【石濤評論】川普首次高調譴責中共“人質外交” 華為被拒授權 麻煩多多 (音頻/視頻)

石濤
2019-01-9 10:50

大家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有朋友在Youtube上留言,一月二十一號,叫狼血月,類似去年一月三十一號,正好是十五,月亮比平常看起來要大百分之十四,亮度再亮過百分之三十,趕上月全食,主要在北美地區看到。那一天,因為一月份據說是北美狼叫的最厲害的地方,很少有的這種天文現象,但是它又應對了猶太人的節日中,再次應對了它的植樹節。我節目中跟大家說了,一月二十一號是三條七,在七的定數中呢,你當看到這種大的天象,月亮上的天象,月全食,它竟然跟猶太人的紀念神的節日相吻合,不是說一次,去年也是相吻合,這不是跟中國人的天地人的概念一樣嗎?先造天,再造地,目的是為了造人,打開《西遊記》第一段就這個,目的是為了造人造禽造獸,所以天地是給人準備的,而人要超越于天才能有機會出去。當有定數的時候,定數的本身就像人們說六道輪迴不就是定數嗎?你出不去你這個圈這麼轉吧。

 

在猶太人的立法,你現在算起來今年是五千七百七十六年,我剛才查了一下,它起年的時間是公元前三千六百,那第一天是按照當時在他的經文中記述神造人時的第六天作為人中的第一天,大概是這麼回事。我們過的中國年,農曆,你查不到頭,你往前查你查的是軒轅皇帝,軒轅皇帝是在三皇五帝的三皇當中的人皇,他是對應人的;伏羲是對應天的; 神農是對應地的。而神農通常人們說是炎帝,那軒轅帝通常說的是黃帝,他給了人立法,立法去迎合天地,去迎合天皇地皇,而天皇地皇他的一切看似高於人,實際他一切出現是為了在我們人生活這環境中造出個人來,是為了神造人時,而神造人的神超越了人這個環境。所以天地是為人準備的,每一個人的珍貴盡顯其中,而這一份的珍貴,跟你獨立的天、跟你獨立的地是有關的。

 

所以我們講,當談到定數的時候,這個東西是逃不出去的,他有中西的同時間上來講是完全一樣的。西方的宗教往前追,全追到猶太人那兒去,東方的宗教追半天你追到黃帝那兒,而他們兩邊講的卻是一樣的,時間上對人也是一樣的,很有趣的,所以他是融合在一起的。當初神造人的時候,也就是猶太人的立法出現、中國人的立法出現的時候,那是一個起始,我們現在的人說最神話的時候。其實什麼叫最神話的時候?就是最靈魂的時候,在立法中五千多年這圈兒畫圓了。當這圈畫完之後,我們看到了定數,在現實的環境中被人們能夠認識到,因為這圈完了所以你看見這東西了,這圈兒要沒完你看不着。

 

七的定數早在,誰說過呀?都是單一的說,佛說有七個佛,誰也沒有把那七個佛跟那個神造人,這西方的七天,七的數搭在一起,神的殿前有七個大天使,那邊有七個佛。這都是對應的,下到地獄有七層,這都是按七說,誰都沒有給他畫上,為什麼?沒結束呢,當走向結束,這事兒完了的時候才會被人能夠看到,但結束了,在劫難逃。而在結束了這樣一個背景之下,在劫難逃的一個命運之下,負的一面會全力抗爭的。就是說,這結束最敗落的一面它表現出最昌盛,最陰邪、最妖怪的東西表現出最昌盛。你看那妲己,最後殺它的時候,那兵士都靠不到跟前,它看一下要殺它的人,它什麼都不用,它只要看他一眼,那男的全完了,這就是它的最陰邪之力,所以當它最陰邪之力的時候,連二郎神他們都沒辦法,用的陸壓的葫蘆,女媧是用招妖番葫蘆把它招來的,最後姜子牙用了陸壓的葫蘆把它殺了。哪來哪兒去,一切東西都是如此的。

 

華為,華為呢拚命的抗爭現在。昨天有個消息,華為拿出了它全新的芯片,據說它的三組芯片重新組合之後,它的雲端基本可以完成,甚至可以跟英特爾抗衡;與此同時,華為拿出法律武器,你不是要在美國用美國的法律告我嘛,我今天先用中國的法律告你美國的公司,但它搶的是什麼?它搶了一個二零一九年到二零二三年它使用相關技術的合法性。這裡面有知識產權問題,所以當用中國的法律法院去干這事情的時候,明顯的是國家行為的保護,要確保華為的5G產品和確保華為本身,將在國際社會中遭到巨大衝擊的事件的本身出現對立,這是中共在處理華為危機時的一個全新的策略。

 

川普跟特魯多,加拿大總理,共同發出聲音,譴責中共的做法。川普跟特魯多七號進行了電話會議,就有關中共抓捕兩個加拿大人採取人質外交的政策,來報復孟晚舟被抓,川普對中國任意拘押表示譴責,繼續尋求兩個人的平安獲釋,這是第一次發出聲音。

 

這個事情如果這麼做的話,我們會看到一個單純的法律案子,孟晚舟被抓,卻在中共的處理中把它變成了一個真正的世界糾紛,世界政壇的政治的糾紛、世界國體的糾紛,而這個做法的本身來自於中共的人質外交政策,這種人質外交政策就像ISIS,它也是以法律的名義,以當時ISIS國家法律的名義去對那些基督徒進行斬首,去對那些西方人質採取極端殘酷的手法是一樣的。所以這樣的新的發展,川普直接參与到孟晚舟被抓,直接參与到兩個加拿大人被抓的事件中,使得這件事情就走了一個更加的複雜性。而這一份複雜性卻在金三胖到北京過生日,應習近平之邀,當習近平邀請金三胖的時候,表示習近平黔驢技窮,也是七號,所以很有趣的。在七的定數中,大家想想,這你都很難解釋為什麼。

 

加拿大總理辦公室聲明,川普總統以強而有力的聲音回應兩名加拿大人在中國遭到任意拘押一事,總理表示感激,兩個領袖同意持續尋求兩人平安獲釋,那將意味着川普很可能直接參与兩名加拿大人獲釋的這件事情,那習近平將如何面對?孟晚舟被抓,兩名加拿大人被抓,這沒什麼講的,川普電話會主要是談的兩國貿易的議題問題,裡面涉及到鋼鋁製品的內容,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最新的內容。在最新的內容中,兩國的貿易問題在全新的《北美貿易協定》框架之下應該沒有什麼太多的其它疑問,它都是一種在大的已經簽署的協議的背景之下,在探討這樣相關的關稅問題,他主要是討論取消關稅或者彼此相應的內容,他主要了解下一步的舉措是什麼。

 

在下一步舉措的內容中,很顯然應該是加拿大總理向川普提出這樣的要求,兩個加拿大人因為孟晚舟被抓,作為美國總統應該怎麼辦?美國總統向加拿大總理髮出他的態度。當總理辦公室以聲明的方式公開的時候,這就變成了兩個國家的國家行為,第一;第二,川普直接承擔因為引渡條約加拿大替美國抓捕了孟晚舟之後,中共採取的一切行為,美國人以美國官方的態度他將為此付出責任,所以這是一個很強硬的做法,而這個強硬的背書呢卻在華為強硬的表態的過程中對等出現的。

 

華為起訴美國的數據公司沒有按照公平準則授予技術專利權,這裡面它比較專業術語,給我的感覺就是華為的某些技術專利,就是它現在所使用的技術專利到二零一八年就到期了,到期之後如果它不能夠再繼續使用的話,如果美國公司不給予它使用權的話,它再使用下去一切都是違法的,所以華為在被迫無奈的情況下它沒辦法,它應該是到美國本土去告美國公司,結果它是在中國的土地上告美國公司,那我們就不知道相關法律的約束條例是怎麼樣。

 

華為指控美國網絡數據公司InterDigital未能按照公平的條款來授予相關技術專利使用權,華為在內地提出有關的訴訟。華為在美國可能會遭到相關的法律訴訟,在世界各地有類似的情況,那世界各地類似的情況都是各個國家按照自己的相關法律去起訴它,美國對它的打擊最大,對它的影響也最大,而美國通常動用美國自己相關的法律。這裡很簡單,沒有按照公平的條款授予相關技術專利使用權,那也就是華為自身受到巨大的打擊。

 

他下面說,關係到對3G、4G跟5G無線通用標準來說是必不可少的,如果相關的使用權不給它的話,將直接造成今天華為的眾多產品都是非法使用的,因為3G、4G已經有了,5G在過程中。如果都算非法使用的話,哈,就會促成誰也不敢使用華為產品了,那是違法的,因為人家沒給你使用權,大家聽懂這意思了。所以美國在打擊華為的手法上手段上,如果這是真的,國家跟企業與社會聯手在打擊華為,如果是這樣的話。

 

InterDigital在一份監管文件中講,華為元月二號在深圳中級法院提出了有關訴訟,理由是InterDigital違反了授予專利權的義務,他沒給,對不對?未有以公正、合理和非歧視性條款來對待華為取得有關技術專利,而這些專利對3G、4G、5G無線通訊標準來說是必不可少的,這是巨大打擊。華為在拚命的國產化,但在它拚命國產化背景之下,它逃脫不了太多要仰仗海外技術,而當你使用海外技術的時候你必須擁有使用權,而華為告的是公正合理和非歧視性。很顯然,InterDigital,我不給你了。

 

然後他講說,授予專利權是一種義務,那這官司怎麼打呀?大家注意到他報道就這麼報道的,這官司怎麼打呀,對吧?什麼叫公正什麼叫不公正?如果美國國家政府都已經講,美國軍隊、美國政府、美國公司不得使用華為產品,出於國家安全角度來講,那你說他不給予你專利使用權的話,他叫公正合理嗎?他叫不公正嗎?他叫不合理嗎?他叫歧視性的嗎?美國政府的行為,作為美國公司來講他必須遵守的。你在中共的體制之下,那你華為要以習近平為中心呢,你要高舉習近平的新社會主義什麼發展階段的思想,至於說你知道他是什麼思想,知道不知道無所謂,但是你要以那個為中心,對不對?那人家是以國家為中心,你是以習近平為中心啊,如果你不以習近平為中心的話,你是不是違法中國法律呢?這不道理是一樣的嗎?

 

華為請求法院確定二零一九到二零二三年之間使用其無線產品的專利授權費用比率,二零一九、二零、二一、二二、二三,五年,應該五年期一次,所以這是一次整體打擊,這個打擊是相當大的,它現在的很多產品都不能用了,都是違法的,極其致命這個。

 

朋友說這不講理,你記住政府罰款的時候,稅金罰款的時候,也這麼算賬。你看很多做小買賣的偷稅漏稅對不對?弄兩個收銀機,哎呀,這東西見多了,弄兩個收銀機,一個收銀機是真的,是給政府看的,另外一個收銀機是假的。你去買杯咖啡,很多地方都是這個。他一打,機器就開了,把錢一收,你以為他收錢了啊,都記了帳了,因為打這麼寬的小紙條,你看不出有紙條出來,有的也給你撕個紙條,那稅他就全給,但收你可收稅,他收你稅,但他全變成他的營業額了,是不是這個道理?那政府如果抓住一次,說你一天賣了一千杯咖啡,其實你平常呢只賣一百杯,但就那一天賣了一千杯,可那一千杯裡面呢你只交了一百五十杯的稅,被政府抓着了,罰你八百五十杯的稅,每天都按一千杯給你算賬,政府罰款就這麼罰款,所以人說稅收厲害,他就這麼罰款,然後給你滾,按天滾利,如果算你十年按天滾利,你連房子,連你們家的地下溝都沒了,什麼都沒了,那是滾死人的,對不對?放高利貸不就是利滾利嗎?一個道理啊。現在已經影響到它3G、4G,它今天多使一天在相關法律上它就違法多一天,它只能告,這個打擊從我個人的理解上是這麼個打擊,因為它完全違法了。

 

華為發言人沒有就此相關消息做出評價,InterDigital總部在特拉華州的威爾明頓,其收入來自於對該公司所擁有的一系列全球無線技術創新專利的授權,他就干這買賣的。如果我理解不差的話,這家公司有錢,專門去買具有全球無線技術創新專利。它這是門營生啊,因為它的風險就是他購買那些專利如果不能夠產生太大效果的話,等於這筆錢就賠了;如果他購買的專利迫使華為公司永遠要使它,除非你華為公司3G沒了,你只要有3G你就得使我的東西,你交租子,是這麼個意思。華為等於是不給租子,不是華為不給租子,他不給華為租了,那不死了嗎,全死了。種果園的,出果子的時候呢你得租truck拉呀,我租一個禮拜truck,你家果子出來了,truck公司不給你truck了,爺們你用肩扛啊,不就全完了嗎?躉你倆禮拜那果子不就全都廢了一個道理。

 

該公司此前與華為簽有一份專利授權協議,但該協議二零一八年底到期,你看,我們再回復一下前頭這說的什麼?違反了授予專利權的義務,他用的是義務二字,他到深圳中級法院他怎麼告?而涉及到公正、合理跟非歧視性條款的話,如果InterDigital公司拿出美國政府相關對華為的做法,那什麼叫公正、合理跟非歧視性?華為七號,這也是七號,死的過了,這個就會死的過了,就是現在的華為產品是否受到影響不知道,但是從他的說法,3G、4G、5G這些專利都在它相應的產品中。

 

在華為遇到波折的背景之下,鯤鵬,你看他們起的名字,鯤鵬、麒麟、升騰,麒麟、鯤鵬都是中國傳統神話中的東西,包括什麼仙女,在現代人所創新的這樣的芯片產品中他們出現返祖的概念,用中國神話中的傳統的東西去命名它現在的產品。大鵬鳥,是不是鳳的其中的一子,鳳也有九子,我不太確定,可能是。在這種返祖的概念中,在我眼睛裡都是人的生命尚有善念存在的,人的善念就是對生命的認可,對生命傳遞的認可,就叫人的善念。他認為,鯤鵬才能描寫他的志向,他認為麒麟才是他得以驕傲能夠配上他的產品,所以即使像孟晚舟這些人,這個東西應該是他們商量的吧,像孟晚舟這些人,無論她現實中多利益,她個體生命中,都有對生命本身的一種殘留的痕迹,有輪迴轉世就有這樣東西的殘留,這就是生命文化。沒有人會拒絕麒麟的,沒有人會拒絕鯤鵬的,都會認為麒麟跟鯤鵬比較高,心目中就是高的。但是呢當你痛斥別人,就是痛斥石濤你滿腦子都是迷信,他更迷信,你現在就使的麒麟九八零芯片的手機呢,你想過你是什麼東西嗎?你在侮辱你自己呀。迷信,人說這是個形容,容你個大頭鬼,還形容呢!共產黨用的形容詞去殺掉中國人對自己生命尊嚴的認識,最邪惡的就是這個,對吧?迷信,你說是形容還是叫定性,還是叫殺虐,一樣的。

 

鯤鵬九二零有望于已經投產的麒麟九八零,你看看,升騰九一零人工智能芯片合在一起,幫助華為構建起結合雲服務的物聯生態體系。物聯生態體系,這都是現代詞啦,這種物聯生態體系不就是靠人工智能做出一個所謂的生態,一個生命的本身?這裡頭就有這樣的含義,那這種做法就跟這個基因編輯嬰兒的,給他改變的概念是一樣的。那個是在人的身體上改變,它是一個憑空造出來的機器人嘛,對吧?它在拚命往那兒跑,這個東西出來之後,這個體系出來之後,搭在它的5G的這個軌道上,統治全人類,人類命運共同體,真的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在這個背景之下,阿里巴巴、騰訊、劉強東未來都得為它服務,都要搭在它的5G基礎上,你想吧,意思就是這電視再好你得通電啊,那5G就是那個電,所以都要為華為服務的,這是習近平使出渾身解數一定擠出時間來的又一個保障。

 

華為這個宣布的本身,有着太多的一種虛無的因素啦,因為它是備受打擊的,它有十八萬員工,它要保持員工的凝聚力,它的全球範圍內的業務,一百七十個國家,它要讓那些儘可能多的國家對它產生相信,不能懷疑它,其實裡面的很多因素是在這兒,所以華為無法低身發展,它只能高調宣布,跟大的在正常國家,在發達國家對它阻擊的這種現實狀況中,是完全有着一種對比的。這個消息跟剛才我們看到的那個消息幾乎是等同發生,所以華為在公布這種消息的時候,是全力在拚命,在保自己的命,這是拚命的。

 

孟晚舟事件,技術安全猜疑,陷入泥沼,華為加速技術突破與生態合作方式,破解未來科技發展跟其它因素帶來的任何不確定性局面,英國《金融時報》寫的,就是說它以這樣的方式就是強力的突出自我的成功,突出自己的獨立性,來打消那些對它產生懷疑的公司也好,國家也好,因為它沒有出路。鯤鵬九二零是基於夥伴安謀(ARM)授權提供的技術,經華為優化調整設計而成,同樣是一月七號。

 

我跟大家講過,有人說濤哥共產黨會怎麼樣?我說會死在七的數上,出事出在七上,結束結在九上,有可能。一月七號,二零一九年第一個七,咱就看,七,中美會談,美國的軍艦進入了十二海里區域,這是七;金正恩到北京;川普首次針對孟晚舟事件發出聲音;華為說自己有了鯤鵬九二零,你怎麼解釋這七?就是這個。所以這些東西就是它要活命的過程,但它在定數中,它跑不了。

 

安謀(ARM),我不知道這是誰家公司了,同樣是授權使用的,啊,它的基礎同樣是在授權使用的,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天在美國社會,在西方社會,直接公布華為將危害人類的時候,所有正常公司都必須撤掉他的授權的時候,華為是遭受打擊的,跟剛才那個概念類似。ARM產品的優勢在於高性能低功耗,是為提供更好客戶價值而做出的自然選擇。哈,華為它在產品我看過,包括任正非的某些說話,都想在很人文的角度去表達。形成物聯生態,華為並不是專門一家專門生產芯片的,它自己說啊,不是為了與Inter競爭,更不會代替,這是它自己說的,但不可能,啊,不可能,競爭已經出現了。

 

面對媒體質疑,華為一方面強調將長期堅持多供應商策略,繼續跟Inter等專業芯片合作。我不知道現在二零一九年,Inter會怎麼面對現實的場面了。5G技術領先,彭博社三號,工業信息化部發展委員會、科技部共同發起的5G推進組宣稱,中國5G技術研發實驗第三階段中,華為率先完成5G核心網安全技術測試,從而為運營商5G的規模商用做好了準備。中國以國家行為與整個國家的背景資料,把華為的5G全力向外推,安全技術測試是以中國國家技術測試,國家的概念作為背書的,當然人家說華為是個人產品。所以5G就是今天習近平拖延時間的關鍵,任何其它打擊都要拖延時間的關鍵,所以二零一九真是在劫難逃啊,這是一月三號啊。

 

我們看到他告到深圳的那個是一月二號,所以華為是在竭盡全力逃生,竭盡全力在為5G鋪墊。芯片生態宣告初步成型,華為目前不打算與更多芯片商全面競爭,不會成為一家以芯片生產為主的公司,不好說了。鯤鵬芯片不對外銷售,只為華為自己服務。這個鯤鵬芯片到底有多大本事,它不讓你知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它的心理作用,就是現實的心理作用,現實的一種虛槍虛晃,華為的命運生死在線, InterDigital不給他授權,應該說對它打擊巨大,那個不給授權是實實在在的打擊。鯤鵬芯片到底產生多大內在的實效,就是它的本事到底有多大?不讓外界知道,所以這是宣傳的手法,裡面包含着宣傳的手法,包含着欺騙,包含着忽悠,包含着要把華為不能散掉,在外力的情況下。任何一種聯網硬件功能背後,幾乎要有不同的芯片支持,華為也依然需要同高通等傳統芯片里獲得大量進口芯片,沒有能力逐漸代替進口芯片。孟晚舟被抓如何如何,董事長郭平十二月十七號在致辭中說,不公平把我們逼向了世界第一。他還有一句話呢,沉舟側畔千帆過,孟晚舟死活被他說死了。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