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縱橫】中共最高法院陷入貪腐風暴

石濤
2019-01-10 10:55

前兩天北京再次出現了一個男人拿個大鎚子砸傷了大概20來個學生,有3、4個是重傷的——看照片上砸的都是腦袋。

這是最新的一個類似的事件。

我個人來講這種事件發生的本身,在我個人理解上,說實話不是新聞。城管去砸地攤的時候,跟這東西是一樣的。

有人說城管那是執法。他這也是執法,我不騙你。城管執法是在中共政權下說有那麼個條文,而他的做法是反條文的。手心是肉手背不是肉嗎?

中共的條文,法律的條文,會造成只要你進入它的體制,你就是一個權力的擁有者,你是一個法律的代言人,你是法律的執行者。

當習近平簽署了相關的法律說,警察在執法中可以對任何人和物的傷害不負責任的時候,這可不僅僅是個警察國家。任何一個警察國家同樣是站在人的基點上,很少聽說是從法律的角度上說,一個執法者可以任意打砸搶和傷害任意的生命,當他執勤的時候,只要他穿上警服工作的時候,他可以任意這麼做。他代表的是國家,他對他的任何行為都可以不負責的。那叫警察國家嗎?那可不是啊。

這不是人的國家,這是養豬場。但是養豬場,你說那飼養員對豬傷害了,他老闆也不幹啊。所以人都不如豬了。其實裡面的含義是包括這個的。

當他的條文出來之後,北京出現的去打學生的概念,這個人是在他的具體工作中,在這個體制環境中,他的生活受到了傷害。據說是他的合同簽不下來,沒飯吃。

我沒飯吃,我砸你們家的孩子。

有人說,那些孩子跟這個國家沒關係,是我們各自私人的。他不是,他不認為。在這個社會是權力者的社會,當我失去了一個基本生存權的時候,當我又要去表達權力的時候,這是我唯一能夠做到的。

很簡單,我死了,我繞進了20個去,有一個算一個。這同樣是一個在展現權力在展現壓迫在展現這個社會的生命價值觀的。政法委這麼乾的,習近平這麼乾的,省長這麼乾的,城管這麼乾的,開窯子的這麼乾的,賣淫的也這麼干,殺人越貨的也這麼干。它的基點是在一條線上。

而大多數中國大陸人的生命基點,全在慾望佔有上,所以他就一脈相承。中國社會是一個在它的管理過程中,在它運作過程中,非常有條不紊,它的內心核心價值清晰的這麼一個社會。而這個社會是反人類的,所以完全是一個慾望的社會。當是慾望社會的時候,權力擁有着絕對的價值。

習近平在去年3月份,宣誓就職改完權力後,所有的今天中共的領導人從上至下拿他沒招兒了,拿他沒辦法了。那不就是權力嗎?還吹牛皮。拿他沒辦法,只能殺了他,如果你不喜歡他。任何程序都被他廢掉了,但他是藉助程序上去的。這是今天中國社會的權力的根本。

下到最底層,他連飯都吃不了的時候,他拿着孩子出氣,你說,他不對。他說,你對?

就這麼回事。所以你看討論的社會反應的,怎麼又出這種事?你殺當官的,殺這個殺那個,他殺得了嗎?擱你你殺得了嗎?他殺不了嘛,所以扭臉看你兒子他能殺。

軟的欺負硬的怕,就是這個社會的價值。人人如此。只不過這是他最新的一個表現。

我不知道是不是發生在7號,但這事情是這麼來的。

與此同時,在這個體制中幹什麼活的都有。

崔永元,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政法委介入“千億礦權案” 最高法風雨飄搖》

這是崔永元揭出來的,挺逗的。崔永元揭出來呢,被揭示的東西都是這個社會中擁有一番勢力擁有一番背景的人。但崔永元自己也毫不迴避的說,我也是替人家幹活的。

而這件事情,它的蹊蹺來處是當初在夏天的時候,也就是范冰冰的案子比較火熱的時候,叫做王林清的法官,就是具體當初處理這個案子的法官,向崔永元爆了料。但崔永元當時就把這件事給壓下來了,只是最近他把這東西拿出來了。當他把這東西拿出來的時候,現在的問題是,王林清法官到現在是失蹤的,應該是從6號開始失蹤的。這個案子一下給頂到最高法院了,因為在最高法院的卷宗沒了,誰給偷走了。有這種事情。

這種事情就是荒謬了,荒謬到哪兒?荒謬到最高法院上。依法治國,依憲治國,荒謬在最高法院的本身上,誰讓它失蹤的?權力者。

王全璋的太太李文竹女士想進到天津高法去狀告,門都不讓她進。

所以在我眼睛裡,這裡頭包含着相當的黑整黑。

可能有朋友說,你不能這麼說,人家崔永元不一定是黑的。

我沒說他是黑的是白的,我是說,整個事情本身是黑整黑。

政法委介入,前天說的。

橫豎為什麼是政法委介入?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概念,最高法院的上頭是政法委,國家監察委來配合政法委。你聽這個話,這都是非常彆扭的。當政法委這套系統介入之後,就是對依法治國的直接侮辱。有法律就是法律了,而政法委介入連同國家監察委,最高檢察院,把最高法院作為調查目標。

所以大家看起來是個清廉的,大家看起來是解恨的。但是在它真正的現實環境,國家管理中,它卻透顯出回到了周永康的年代。你可以說,從來沒離開過周永康的做法。你完全可以這麼說,只要黨在那兒,這東西一定是這樣的。因為只有政法委擁有這種力量,擁有這份權勢。

【中國最高法院近日陷入貪腐風暴,前央視知名主持人崔永元接二連三爆料,直指該院高層涉嫌貪贓枉法。目前中共中央政法委已經宣布介入此事。】

但是反過來又說,如果碰到周強,這肯定會碰到周強了,之前的最高法院院長。如果周強因此出事,是他活該,是他遭到報應。就這麼回事。如果他沒有為此承擔任何責任,人家權力夠大。這東西就這麼回事。

崔永元也不能象那哥們拿鎚子把周強腦袋給錘了,不會的。

【中共中央政法委1月8日晚間發布消息稱,針對網上反映最高人民法院二審審理的陝西榆林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訴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西勘院)合作勘察合同糾紛案卷丟失等問題,”近日,由中央政法委牽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參加,成立聯合調查組依法依紀開展調查,相關事實查清後將向社會公布。”】

“政法委針對網上反映最高法院”,網上反映多了,你為什麼挑這個啊?這話就是這樣了。這個國家的社會從正常一個國家管理的角度來講,完全就是混亂的,但從權力和慾望的角度來講,完全就是有條不紊的。

【針對崔永元的爆料,中國最高法院起初通過媒體表示,沒有任何事實和證據證明卷宗丟失和被盜,相關消息”屬於謠言”。幾天之後,當崔永元明確表示掌握確鑿證據並公布了一些文件照片之後,最高法院才再次發布情況通報,承認崔永元公布的文件照片屬實,並表示啟動調查程序。

但事件並未就此平息,承辦”千億礦權案”的最高院法官王林清所錄製的三段視頻先後浮出水面。按照王林清在視頻中的說法,最高院在”千億礦權案”審理過程中出現諸多不尋常現象。比如,二審卷宗在最高法院大樓內離奇失竊,相關領導人物卻並不加以追查;辦公大樓的監控設備也恰恰在此期間出現故障。此外,王林清還點名包括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內的多名負責人直接干預辦案,強迫他做出沒有法律依據的判罰。

王林清還透露,最高法領導還曾對他辦理的另一個案件直接插手。他因為拒絕配合而遭到高院領導層的打擊報復。】

所以目標就沖最高法院去了。

當這個消息出現之後,我就想起了一張照片,2017年十九大,當王岐山祼退的時候,王岐山很低調在走過周強面前的時候,當時的最高法院的院長周強和最高檢察院的檢察長,兩個人的眼睛看着王岐山,那是很有趣的。

後來我當時評價,我說這張照片就留着,如果那個攝影師要明白的話,到了2018年3月份,王岐山成為國家副主席的時候,你再給他們倆照一張照片,當王岐山從他們倆跟前走的時候。沒有,沒照。

勢力的人,勢力的生命,權力的間架結構,陰損的那種整個的生命品質都在那張臉上了。

很奇怪,在政法委的系統中,最高法院跟最高檢察院確實一直在他反腐中沒動,這一次為什麼會藉助這一件事情,卻動用了政法委,再次顯示法律的一切是黨的一切。所以回歸到周永康的年代。那隻能就說遭報應了。

【王林清在事件爆發後始終沒有公開露面。1月7日,中國媒體財新網曾發布據稱來自”接近王林清的人士”的消息稱,王林清1月3日曾到單位露面,之後被帶到最高法院附近一家賓館接受最高法院一個調查組的訊問,其家屬對該調查的方向感到擔憂。

崔永元轉發這條消息,並表示”王林清,請馬上聯繫我,我要確定你安全,這是我們約好的。”】

龐大的社會,龐大的黨的組織,在清理地攤的時候,都是戴着國徽的,你看那個騎小電動車的,那警察去劫電動車,拿大棍子往下打,這是這個社會的真實,這個是這個社會整個上下的權力系統。可是在這樣的事情上,卻出了一個崔永元自己來辦這事。這就是這個國家權力的荒謬,一切都是在遊戲,因為裡面滲透着各派勢力的權力者本身的表現。

崔永元後來展示了一個委託書,是去年的時候王林清給他的,而案子本身是10多年前的事情,是2003年到2005年相關的事情,一直到了2006年,所以這是個老事情。老事情翻出來,就衝著當時當官的。

所以應該講,這個案子,政法委接手,是衝著周強去的。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