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回首】原北大教授夏業良:走出自己的人生路(十二)——第十一篇 清算中共

齊玉
2019-01-11 03:45
夏業良總結自己的人生,能夠有現在的思想認識,既有天性使然,也得益於古今中外的先賢和先進的理念。他認為中共在中國作惡多端,欠中華民族的血債必將清算,中國的未來也必將光明!

上一篇我們談到,由於中共的迫害,夏業良在母親彌留之際不能回家盡一個長子的孝道,這是他終生的遺憾和傷痛。其實,夏業良最初選擇走上這條路的時候,就做了思想準備,在強權面前,絕不妥協。不管遇到什麼困難和挫折,也絕不改變自己的選擇。和他的同道們相比,他認為自己已經是很幸運的了。

 前北大教授、經濟學家夏業良在美國。(圖片來源:中國禁聞網)

“我感覺到我還算是比較幸運的,就是說我一生中雖然也不是那麼一帆風順,也有一些波折,但總的來講,沒有甚麼大的災難,你像跟許多民運的先驅、民主的這些志士相比,很多人坐牢,長期的坐牢,甚至死在牢中,像我的朋友劉曉波死在獄中,彭敏也死在獄中……還有王炳章至今無期徒刑還在獄中,太多了!

那我呢迄今為止沒有坐過牢,當然我不是說我特別的怕,到那一天我也會坦然的去應對,我跟很多人都談過這方面的事情。其實我幾次都想回去,你像我母親病逝的時候我就想回去,我太太還是阻止我不讓我回去,我家人其他人也不讓我回去。其實我都是想豁出去了,我回來為我母親奔喪,你把我抓到牢裡面,你共產黨多麼可恥!但是他們都不讓我冒這個險。

我是一個外表上看是一個文弱書生,但是我自小其實內心非常強大的,我從小受到家庭的教育以及別人對我的影響,我心裡很強大。我在六七歲,七八歲的時候,別人都害怕什麼鬼,狗,我都不害怕,那時候小孩遊戲規則,你要是膽小鬼就不跟你玩,我從很小的時候很多次冒險的行為,很多次都差點死。 但我一直都是屬於那種堅強的。我從小學學過武術,我跟老師學繪畫學武術,過去小的時候也有打架,你會打人,人會打你,你一出門就有人打你,而且你越害怕他越不行,他追着你打,後來我一開始也很膽小很害怕,我跟我媽說我不能出去玩,出去有人打我,我媽就說你在家裡玩,給你買很多的玩具,那東西在家裡面玩,在家裡玩看書,所以我看了很多書,但也不可能不出門,一出門就挨打怎麼行,後來我想豁出去了,誰打我我就跟他死拼,人家拿鋼絲鞭抽我,我也不怕,我沿着鋼絲鞭就衝上去了,***抓着他不放死打,有一次有一個人用磚塊砸我的腦袋,砸了十幾下,流血腫了很大一個包,後來他們知道我很頑強,**而且也不哭,人家是一邊打架一邊哭,我從來不哭,他們也就怕,怕了以後出門就沒事了,人家示好的跟我玩。

所以我心裡上比較堅強,到各個的單位,你再大的**領導再整我,我自已覺得第一我沒做虧心事,我沒有什麼愧疚,第二個我不怕你,很多人覺得不理解,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怎麼會這麼硬,比那些魯莽大漢還要堅強,我說一個人的強大,是不是男子漢絕對不是看外表。”

從小到大,夏業良是在中共的極權統治下生活的。而他思想的轉變、成熟得益於很多中外的先賢。他們先進的思想、理念一直是夏業良所敬仰所追求的。

……

來說幾句


Will·Patton
2019-01-11 10:52

我很佩服夏業良教授,,, 我覺得夏先生還是很理智的—— 這種『理智』折射出他對中共邪黨邪惡本質的透徹的認識!
我雖然從未與夏業良教授打過交道,但看了這麼多期的介紹之後,我感到我們很投緣——每次見到您的照片,我心裡都有一種特親切感、幽默感……

高永福
2019-02-03 04:26

我也是。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