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百家】電影皇帝——趙丹(三)

香梅
2019-01-15 14:49
傷心欲絕的趙丹單身帶着兩個孩子回到上海,因拍攝影片《幸福狂想曲》遇見了自己後半生的妻子。不過,剛剛恢復正常生活的趙丹,演藝事業卻隨着殘酷的運動走入谷底……

時光如流,往事如煙。人物百家,回首悠悠歲月,講述真實歷史。百家人物,正如那天上的星星,閃爍在夜空里,常留記憶中。

和葉露茜道別後的趙丹,凄涼地回到上海,獨自一人帶着與葉露茜生下的兩個孩子生活。那段時間,他精神上十分苦悶,藉助演戲來恢復自己受傷的心。

1947年,32歲的趙丹在上海迎來了新一輪演藝高峰。他先是主演了由陳鯉庭導演的《遙遠的愛》,接着自導自演《衣錦榮歸》,隨後接下了《幸福狂想曲》的片約。此時的趙丹雖然演藝事業一帆風順,但是,歷經五年牢獄生活的磨難,尤其是經歷和葉露茜生離那種刻骨銘心的痛苦,趙丹再也找不到當初那份單純和快樂了。他總是感覺自己的心漂泊不定,沒有着落,直到遇見了黃宗英。

 趙丹和黃宗英一起合作的電影劇照。(圖片來源:電影網)

黃宗英是一位女演員。她和周璇那種出身坎坷悲苦的女演員不一樣,黃宗英是出身名門的大家閨秀,黃家是老北京一個有着“一門三翰林”的名門世家。黃氏弟子才學博深,黃宗英本人也是大才女,才貌雙全,既是明星又是作家。

黃宗英16歲跟着哥哥黃宗江到上海演話劇,18歲在上海國華話劇團出演話劇《甜姐兒》,結果一炮走紅。

1947年,著名導演陳鯉庭開拍新片《幸福狂想曲》,趙丹很早就被選中做男主角,可是這女主角一直找不到。有一回,導演陳鯉庭和趙丹在朋友家做客,發現朋友家寫字檯玻璃板底下有一張照片。看到照片兩個人驚呼:這就是他們要找的女主角!

趙丹、黃宗英夫婦。(圖片來源:每日頭條)

照片上的人正是人稱“甜姐兒”的黃宗英。這次偶然的發現促成了趙丹和黃宗英的第一次合作,他們在電影里演一對戀人。

趙丹和黃宗英見第一面是趙丹去接黃宗英。那次,趙丹穿了一件短袖襯衫,不知道太緊張還是怎麼的,竟然把襯衫扣子扣亂了,還不留神穿了一雙一隻一樣的襪子,完全是一幅不修邊幅的藝術家的樣子。

不過,這副模樣在黃宗英眼裡倒是顯得很親切,絲毫沒有大明星的架子。這初次見面趙丹給黃宗英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電影開拍不久,黃宗英患急性闌尾炎住進虹橋醫院。也許是因為黃宗英和丈夫感情不好的緣故,手術前是趙丹代表親屬在手術單上籤的字,手術後趙丹也像親屬一樣經常探視。不久黃宗英康復重返攝影棚,但沒兩天傷口又發炎,再次進了醫院。這次住院,趙丹乾脆整天守在黃宗英的病床邊。趙丹的細心呵護,讓黃宗英大受感動。

黃宗英康復後,《幸福狂想曲》繼續拍攝。影片拍完,趙丹大膽地向黃宗英表達了追求的意思,黃宗英動心了。1947年底,黃宗英和感情一直不好的丈夫程述堯提出並辦理了離婚,並且在1948年初和趙丹在上海正式結婚。這一年,黃宗英22歲,趙丹32歲。

 趙丹扮演的年輕武訓。(香梅視頻截圖)

第二年,這對新人又一起合拍了電影《麗人行》和《烏鴉與麻雀》。婚後,趙丹一直叫黃宗英“拉吉”,用上海話來講跟英語中的lucky,也就是幸運諧音。

這之後呢,趙丹接連不斷接拍了很多部片子,還主演了《關不住的春光》等電影,表演風格也更加深沉和成熟,真的成了紅遍中國的一代表演藝術家。

1944年,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找到電影導演孫瑜,送給他一本《武訓先生畫傳》,希望他能拍一部表現武訓的電影。陶行知認為:“真正配得上是山東的聖人的不是孔孟,而是武訓!真正為老百姓服務、為老百姓想辦法的,是武訓先生!”孫瑜導演非常珍惜這個難得的素材欣然接受。

 趙丹扮演的武訓為辦義學,賣掉了自己辮子。(香梅視頻截圖)

武訓是清末山東的文盲乞丐,為了讓窮人能念書,他行乞三十年,終身未娶,討來的錢全拿去興建義學。武訓原本沒有名字,因為他在家族裡排行老七,所以被人稱為“武七”,清朝廷嘉獎武訓,御賜“垂訓於世”的功績,所以賜給他名字叫“武訓”,還獎賞他黃馬褂和“義學正”的名號。民國政府把武訓奉為教育事業的先驅,蔣介石、汪精衛、蔡元培等人都曾經為紀念武訓題辭、撰寫文章。

一九四五年二月,趙丹剛從新疆監獄回到重慶,因為身體原因直接住進了醫院。一天,趙丹在醫院裡看書,偶然翻到一部連環畫書《武訓先生畫傳》,完全被武訓的精神感動了。1948年,電影《武訓傳》開拍,導演孫瑜找到趙丹飾演武訓,趙丹欣然接戲。

接下武訓這個角色後,趙丹到服裝間借了霉味很重的破棉襖,太太黃宗英在棉襖上灑了花露水曬了兩天,之後趙丹就天天穿着。那時候,他連吃飯都不上桌了。黃宗英說離電影開拍還早呢,你先來桌上吃,他說:“我要現在在桌上吃,我在戲裡就不會在地上吃,就不知道袖子往哪擱了。”

不光是吃飯不上桌,趙丹還為了劇情需要剃了光頭,只在頭頂留一撮小辮子,遇上平時上街就戴頂法國呢帽敷衍一下。拍到武訓被欺侮的戲的時候,趙丹就跪在地上,要求別人“真踢真打”。趙丹拍完戲回家已經傷痕纍纍了。

那段時間趙丹分不清戲裡戲外,整個人都從上海明星變成了山東農民。據說當時他年幼的女兒趙青還以為,再也找不着又帥又疼自己的爹了呢。

趙丹為演好武訓嘔心瀝血,以真聽、真想、真觀察作為“三真原則”來要求自己的表演。趙丹在生活中完全變成了武訓,整天學自己父親的口音講山東話。最後連口音都變了。

《武訓傳》 1948年開拍,拍到了一半內戰爆發,拍攝中斷,1949年2月由崑崙影業公司接手續拍。1950年12月,歷時兩年多的《武訓傳》正式完成拍攝。劇組請中共華東局和上海市委共同審查,當時夏衍、僅舒同、馮定、饒漱石等人都參加了。最後他們一致表態:《武訓傳》是一部好影片。連趙丹都說,《武訓傳》是自己最滿意的一部作品。

1951年初,《武訓傳》連續幾個月在上海各大影院和南京公映,獲得了巨大成功。雖然片子長達四個小時,票價也比平時高出兩倍,但還是場場爆滿。那段時間,上海街頭到處都是巨幅海報,上海先施公司甚至掛出了三層樓高的廣告。人們見了趙丹都叫他 “武訓”,趙丹每次上街,都被粉絲圍堵得水泄不通。

黃宗英說,那時候大夥都說“這片子拍的太好了,武訓的辦學精神值得我們學習”,大家以為要得毛澤東獎章呢。

正當黃宗英為《武訓傳》的成功而歡欣鼓舞的時候,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暴降臨了。因為黃宗英在這部電影一開始出演了一個女教師的角色,所以連她也被牽進去了。

1951年2月,導演孫瑜親手重新剪輯影片,然後帶了一份拷貝帶到北京,這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三小時版的《武訓傳》。2月21日晚,朱德、周恩來等百餘名中共高官在中南海開會後,一起觀看了《武訓傳》,結束後都給予熱烈的讚許。朱德和孫瑜握手說:“很有教育意義”。周恩來還建議把武訓被狗腿子毒打的殘暴鏡頭剪短一些,第二天孫瑜也照辦了。

2月25日,《武訓傳》在北京公映。不過那天晚上,毛澤東沒去參加觀影。3月初,毛和江青一起看了一遍《武訓傳》,看完電影,江青表示不滿意,毛則是默不作聲。

1951年初的兩三個月里,各大報刊連續發表了四十多篇讚揚武訓和《武訓傳》的文章。上海幾家出版社推出了孫瑜寫的電影小說《武訓傳》,還有李士釗編的《武訓畫傳》等相關作品,社會上也一時掀起了武訓熱。

這時,江青悄悄地把讚譽《武訓傳》的文章和書籍材料整理後,呈給毛澤東。很快毛澤東打電話通知周恩來,組織對《武訓傳》和《榮譽屬於誰》兩部電影進行批判。 1951年4月底,毛澤東決定親自指揮一場“意識形態領域的大鬥爭”。

很快,報紙上開始說電影《武訓傳》反動。1951年5月20日《人民日報》發表了社論《應當重視電影〈武訓傳〉的討論》。緊接着,大量文章有關批判《武訓傳》到處都是。一場空前的政治運動在全國範圍內展開,這就是長達半年多的文藝整風運動。趙丹和黃宗英無論如何沒有想到如此成功的《武訓傳》竟然會受到嚴厲的批判。

《武訓傳》迅速停映。文化部電影局全體幹部開始了關於《武訓傳》問題的討論,一時間,所有凡《武訓傳》上映地區的製片廠、發行站、電影院等所有電影從業人員,都必需在各單位負責人有計劃的管理下,開展對《武訓傳》的討論。運動逐漸從批判武訓擴展到批判陶行知及陶門弟子。

從批判《武訓傳》開始呢,毛澤東有意識地讓江青插手文藝主管事務,從此,電影界乃至文藝界的主管權,逐漸落入江青手裡。一場腥風血雨正在降臨……

【人物百家】電影皇帝——趙丹(二)

【人物百家】電影皇帝——趙丹(一)

【人物百家】唯一敢跟毛澤東吵架而不道歉的人——中國第一大儒家梁漱溟(五)

【人物百家】唯一敢跟毛澤東吵架而不道歉的人——中國第一大儒家梁漱溟(四)

【人物百家】唯一敢跟毛澤東吵架而不道歉的人——中國第一大儒家梁漱溟(三)

(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1-28 14:57

江濤火了,這個節目也真人出鏡吧,一定能火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