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 公知和左派學生對習挑戰乃中國大變革之先聲

伍凡
2019-01-21 20:12

今年是五四運動100周年,又是六四大屠殺30周年,也是西藏達賴喇嘛出走中國到印度去的60周年,再加上又是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建政的70周年。所以中國今年會很熱鬧,無論是輿論界也好,外國評論對中國的觀察也好,都有各種各樣的看法出現。那麼回顧一百年前的五四運動,它發生就在北京,尤其是北京大學一批學生上街示威遊行抗議,中國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作為一個戰勝國,而在巴黎簽訂和約的時候居然把中國的利益給抹殺掉了,欺負中國,把在一戰之前被德國所佔領的山東半島的權利全部要交給日本人,甚至日本人還想要擴大他的野心,想要佔領遼東半島。這引起中國社會,尤其大學生們,知識分子們憤怒抗議,最後得知巴黎和約果然犧牲了中國的利益,而中國的外交部長又在和約上簽字了,那就等於出賣了中國的利益,所以大學生們上街示威遊行,還把這個外交部長的趙家樓給燒掉了,這是中國100年前的一件大事,這件大事最後擴大各個方面的影響,又擴大到了文化改革,白話文的推動,那麼當時呢,就形成了左右兩派。

右派是以胡適為首,那左派呢是陳獨秀、李大釗這些左派,後來他們還創立了中國共產黨,這兩派的鬥爭影響了中國,到現在為止。我現在看到最近中國發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啊,好像又回到了100年前的現狀,那個歷史現狀,非常相似,應該從思想界、知識界來講出現兩派,為了中國今後怎麼走的道路,因為當時五四運動之後,形成兩大集團,右派跟蔣介石國民政府走到一起了,而左派陳獨秀創立了共產黨,最後他下台。毛澤東以農村包圍城市,路線成功把中國的大地被共產黨奪去了。左右兩派一直鬥爭到現在,而右派的力量又轉移到了台灣,它沒有被消滅。

而現在一百年以後,中國的知識分子們又走上了這條道,關心中國,關心世界,關心中國該怎麼走,怎麼樣使中國現代化,怎麼樣讓老百姓得到權力。

下面呢,我就想引證一下,從去年一年以來,中國的公共知識分子,這是中國大陸取的名字,世界各國也接受,實際上在我看來,從思想領域或者光譜來分析,這是右翼分子或者右派的知識分子或者知識分子的右邊這一派。他們主張要繼續推動改革開放,保衛改革開放。從去年8月清華大學,許章教授就寫了一篇文章,我們有八個擔憂和期望。他羅列了中國新的現狀,階級鬥爭出現了,又恢復到了文化大革命的狀態,知識分子受到打壓,並且又擴張軍備,準備打仗,經濟下滑,民營企業受到壓制等等一系列都列出來,而老百姓都生活在恐懼之中,他希望能夠繼續進行改革。

到了習近平在改革開放40周年講話之後,他講說"能改的該改的都改了,不能改的不該改的堅決不改",也就是說他根本不想進行政治改革,經濟改革是按照他那一套,擴張國營企業,最終要消滅民營企業。他們已經講出來了,而現在因為局勢的改變,騙民營企業跟他一起推動中國的經濟改革,那麼在這個時候許潤章又寫了篇文章,他說現在我們要走上"民主憲政,人民共和",走上這條道路,他已經要放棄了保衛改革開放,要把改革開放往前推,推到不僅僅是現在的有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他們走下來的那條路,這條路已經不能滿足中國的現狀,要更往前走,這是他現在提出的新的想法。

中國有名的經濟學家吳敬璉,他針對習近平上面講的該改的不該改的話,提出了十個忠告,十個忠告裡面每一個忠告都打擊到現在中共統治下的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各個方面的現象,他提出了忠告。其中最有力的就是說現在的中共官僚是變成了 一個利益集團,而這個利益集團可以控制了資源的分配,使得這個改革開放朝着官僚資本有利的方向發展。中國經歷過馬克思列寧斯大林的那種經濟模式,在毛澤東時代經歷過幾十年,對中國的經濟影響非常壞,現在還保留着,還有保留的國營企業,對中國的經濟發展非常不利,現在應該要下定決心真真實實的,真槍實刀地進行改革,那是一個典型的要保衛保護改革開放的一個知識分子。

在去年年底,將近100個知識分子網絡上對開放40周年發表感言,集中起來的這一批知識分子的感言上網不到兩天全部給刪掉了。他們所談的,為什麼我們要出來講話?因為知識分子是引導社會向前走的一股力量,如果知識分子都不出來講話,不能夠抵制專制獨裁的話,那中國就沉淪不會前進了。那麼他們要求改革什麼呢?要求政治改革,人權改革,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實行憲法。他們的要求反映出現在的中國的公共知識分子,知識分子右翼這一批人他們強烈的要求,這也類似於一百年前的五四運動,當年的大學生教授們上街示威遊行一樣,非常關心中國,一戰勝利了,中國打贏了,結果受到了侮辱,膠東半島還要交給日本人。

現在同樣類似,二次戰爭,中國打贏了,中國的領土被俄國人搶佔,兩三百萬平方公里還沒拿回來,中共又把他出賣了,所以這些知識分子們都在這個時候大聲的講話。

那麼在這個時候,有一個知識分子出來了,他叫張雪忠,是華東政法大學的教師,他寫了很長的一篇文章,1萬多字。他說要推進憲政制度的建立過程,並且他寫了一個"中華統一共和國"的憲法,他的目的非常簡單。他說我們再也不要提四十年來所進行的改革開放了。那不過是一個滿清時代洋務運動的翻版,新洋務運動。洋務運動是在1860年太平天國起事之後暴動,滿清政府依靠湖南軍隊,安徽軍隊,也就是淮軍湘軍,把太平軍消滅之後又發動了長達30年的洋務運動,可是洋務運動並沒有挽救滿清,甲午戰爭一戰把洋務運動所有的成果給摧毀了,不久清朝滅亡。

那麼現在中國又走了第二次洋務運動,因為沒有進行政治改革。慈禧太后拒絕政治改革,結果孫中山起來鬧革命,等她發覺不妙再要回頭實行君主立憲的時候太晚了。那麼中國現在的現狀,中共的那個政權一直拒絕政治改革,一直去推動它的所謂的經濟改革,走到現狀,新洋務運動又走了40年。現在所面臨的是美國以及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強烈的從貿易上進行制裁,還沒有全面制裁,最近經開始了,你這個仗要不要打?你能打得贏嗎?如果打不贏,那它的結果就是步滿清王朝的後塵,退出歷史舞台。所以張雪忠先生提出我們不要再提倡什麼保衛改革開放了,我們要建立憲政制度,讓中國真正走上民主共和。因為現在的改革開放實際上也走不下去了,要能走下去的話,不會有那麼多知識分子出來大聲疾呼要求改革。因為你不能改早就改了,改不動了,而習近平卻說能改的該改的都改了,剩下的我統統不改。那剩下的是什麼?政治改革、國營企業改革、法制改革、建立憲政,他通通不想推行,那到了這個地步,下面結果會如何呢?

張雪忠先生之後又一個先生出來了,北京大學鄭也夫教授,他非常明確寫了一篇文章《中共政權應該退出歷史舞台》,他說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統治了70年,這個黨作惡多端,已經不能領導中國,因為它本身已經不能培養出新生力量來使中國往前走,它的這一套制度,阻礙了中國的社會發展,使得共產黨變成欺負老百姓,對外向擴張,張牙舞爪,浪費金錢。中國社會沒有辦法進步沒有辦法改造。他提出現在共產黨的領導人,雖然他沒提名字,實際上就是指習近平,他說你習近平你今後最大的歷史上的功績就是帶領中國共產黨很體面地退出歷史舞台, 歷史上會記你一筆。

那麼這條路走的什麼路?這條路走的就是,許章教授在他寫的一篇文章里提到從16世紀以來,全世界經過了八場改革,有俄國革命、美國革命、中國革命、現在正在進行中的伊斯蘭教的大變動等,還有西班牙革命。他說你應該像台灣一樣,台灣屬於西班牙革命的一種,就是說最終它的領導人呢,發現他統治不下去了,所以他有計劃得很體面的使這個政治平台多元化,不是一黨獨裁,讓其他的政黨能夠建立起來和它公平競爭,選舉失敗了也體面地下台,你下次再上來競爭。台灣走的是這條路,西班牙、葡萄牙、智利都是走的這條路。說白了就是說你已經不夠資格領導中國,更不要說你把領導中國走向光明,你把中國走向黑暗走向深淵,所以我上面所講的右翼知識分子們大聲疾呼地講出了他們心裡的話,但是這並不包括全部知識分子。

現在中國的左派知識分子也正在起來,早幾年有烏有之鄉,烏有之鄉在胡錦濤時代慢慢消滅掉了。可是到了習近平時代,北京大學出了一批學生,才二十幾歲正在讀書的學生,他們非常關注中國的社會問題,更要關注中國的方向,他們來自北大、人大、北航、中國南京大學、西北大學,這一批知識分子非常關心中國的運動,他們支持中國工人建立獨立工會,從去年的7.27深圳工人罷工,他們去現場支持,當時的規模並不是很大,但是逐漸聲勢就大了,他們就發表《北京大學就深圳工人7.27罷工聲明》,最後他們喊的口號是"工人階級萬歲、社會主義萬歲,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這些話從哪裡來的呢?這都是從馬克思、恩格斯那裡來的。

他們非常專註學習馬克思的書籍,他們自認為他們是馬克思信徒。那麼兩個月之前,中共下令把北京大學的馬克思主義研究小組全部改組,裡面32人全部驅逐出去,有的被抓被關,後來又被放,因為他們是學生僅僅是言論文字方面的,沒有社會暴動的行動,但是這條路走下去了。當時的左派陳獨秀和李大釗還有北京大學的一個學生張國燾,參加了中共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建立共產黨,他們這樣走,是不是會走上武裝暴動?如果中國問題不能解決,右派一直要去改革開放,走不動了,那麼左派就你們走不動我們來。

那麼回復100年前五四運動以來中國的整個經歷,我們是不是要再重複歷史呢?這是個很大的問題。那麼相反,張雪忠先生提出來的,他不主張武裝暴動,他主張走憲政制憲道路。制憲道路寫得比較完整了,在他之前在海內外也有一些知識分子寫過類似的文章。只有走上制憲道路那麼才能夠使中國不受戰火的殘屠,人民社會財產生命不受損害,能夠保持國力民力和財力使中國能走上發展一個正常的道理,這就是走上西班牙道路。既不要俄國革命也不要中國共產黨的中國革命,走上西班牙革命,就是你習近平如果你能帶頭把中國走上帶上了一個和平發展道路,那就是一個大工程。

我剛才所講的現象,這正是正在發生在中國?我想它一定反映了中國共產黨內部鬥爭的一種現象,在社會上的反映。前兩天趙紫陽逝世16周年,有一大批人去到趙紫陽家去悼念,其中趙紫陽的部下杜導正,他在紀念簿上寫:"要老老實實的走鄧、胡、趙的路線,否則沒有出路"。那就是走1989年大屠殺之前的道路,是不是這樣?大屠殺之後鄧小平已經成了罪人了,那麼那條路能不能走得通?鄧把胡趙撒職罷免後也就不存在所謂的鄧、胡、趙的路線了。

我們再回過頭來看,鄧、胡、趙的路,不進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儘管鄧小平講要政治改革,結果沒有成功。六四大屠殺以後更沒有走這條路,所以你這個政治改革沒有成功,沒走起來。還要走這條路,還保留四個堅持,共產黨統治一切,擴大國營經濟,壓制民營經濟,這條路能走得通嗎?走不通啊,到現在為止走不通。再加上中國的社會在這四十年來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40年前,能夠一呼而起進行改革開放,那是中國是一窮二白,大家都想要有錢有房子最後有汽車,有一個強烈的願望。現在這個願望已經實現了一部分,但是最大的願望老百姓沒有講話的自由,上網被封鎖,講一句它不中聽的話,它就說你是危害國家安全,甚至把你當做間諜特務,這個不是老百姓想要的,改革開放走到這個地步,你還能走這條路嗎?杜導正你還要老百姓跟你走這條路嗎?他這話是對着誰講的呢?他是對着習近平講的。習近平要把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通通甩掉。在這個40年紀念大會上只提鄧小平一個人,胡耀邦、趙紫陽兩個名字不提,那就是你這條路不能走,而杜導正要他再走,這就發生了強烈的衝突。這是共產黨內部有一派人要保護鄧胡趙的改革路線這批人講話。那麼我相信還有很多同意右派知識分子的講話他們沒有出聲,我想共產黨內部還是有。所以共產黨內部鬥爭非常激烈。

那麼習近平現在怎麼對待這些人呢?怎麼對待這些知識分子呢?不管左派還是右派。從最近的報道來看他採取兩個措施。第一個在中紀委第一次提出來要打擊"經濟利益集團",這是經濟利益集團正在賄賂收買中共官員,這是過去沒有的,那是打老虎取得了壓倒性勝利之後又要發起一個新的運動,那就要抓利益集團,那利益集團是誰?不外乎國營經濟里的大老總,民營經濟里的大老總,把這兩個拿起來目的是什麼呢?既要把財權拿到手,又要打擊支持這些財團的共產黨的後台更高的後台,要把他幹掉。所以很明顯,習近平為了保護他的政權,他絕對不會聽知識分子左派右派的話,也不會聽你杜導正的話。一股勁地走下去,他要保衛他的權力,他要保護他的皇權,他絕不會放棄。這樣看來兩軍要對壘了,在今年一定會發生,為什麼?已經公開講話了,我要抓這些財團的頭頭。

那麼對民眾中共用什麼辦法呢?兩天之前中國公安部部長公開宣布要防止在中國"顏色革命"的發生。什麼叫顏色革命?顏色革命就是成千上萬的老百姓起來包圍了國會,包圍了總統府、行政大樓,軍隊警察中立不動,那個政權一夜之間垮台了。這個發生在烏克蘭,克魯吉亞這些國家發生了,結果政權倒閉了,還包括南斯拉夫分散以後的一些共和國。所以他要防止。為什麼?現在中國的社會,你要建立軍事基地,像毛澤東那樣去打游擊不太容易。可是在城市裡號召幾百萬人上街把政府包圍起來,把軍隊統統包圍起來,這事件會不會發生?他們已經感到有可能。所以他現在提出來要防止顏色革命。

現在可以看到,不管是明的老百姓對共產黨、共產黨內要想改革開放的要對着習近平,或許可能還有另外的力量交匯在一起,正在摩擦正在格鬥博弈,最後這個結果會爆發,這個是我講的一個方面。

再這方面看看中國的經濟狀況,現在中國經濟狀況非常非常壞,這是28年以來最壞的一年,剛剛得到的消息2018年的GDP6.6,又是造假。因為向松祚教授已經講明了,中國一個特別的研究小組研究出來中國的2018GDP1.67甚至是負的。外國人也不相信,美國人不相信。川普很高興,因為中國的經濟繼續下滑,習近平急得要跟他談判達成協議,真的能達成協議嗎?No Way(不會的)。因為中共不想從根本上改變他的政治制度和經濟制度,所以最終美國不會信任他,因為你過去欺騙了全世界18年這麼長時間。美國人會相信你嗎?不會相信了,所以外界的壓力非常大。到今年32號,如果雙方簽字簽不下去,第二天馬上320點,美國對中國貨品增加關稅。這次美國要求你不僅答應着ABC,可是我要有個制度我要檢查你答應的ABC,你能不能夠執行。這是世界通常的貿易協定裡面沒有這一條制度。可是美國非得要求,沒這個我們不要簽字。所以這個外頭的壓力非常非常大,這就能夠促使中國改革。

再一個就是華為,華為的影響越來越壞,華為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標誌,中國的某些企業就是間諜(Spy)機構。華為、中興都是屬於這一類,那人家怎麼敢跟你做生意呢?不敢。

我把話說回來,最後我做個結語,中國走到現在這個地步,搖擺地非常厲害,文革以後這40年來向右轉,向右轉到一個瓶頸。現在又開始向左轉。鐘擺現象正在出現。當右得過頭了以後過了中心了以後又回到向左走。向左走老百姓不同意,共產黨內部一部分人不同意,世界各國也不會同意,因為你是一個龐大的野獸,你要欺負其他國家,那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聯合起來抵制你,會不會發生戰爭?很難預料。要阻止這個龐大野獸欺負其他國家,所以這個鐘擺現象過程中會不會要求徹底改變,使中國走向民主化、憲政化,老百姓得到了自由,民主、共和這樣事件的發生呢?這個機遇會不會出現呢?非常有可能。中國這個急劇的矛盾不能解決了,那就把一切都把現有的政權通通拋棄掉,建立一個新的政權,這個可能就會出現了,所以我說今年會有大事發生,是基於我上面所講的,知識分子、共產黨、美國以及世界各國對中國的局勢關心和重視,在這個基礎上分析得出來一個想法。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4-02 18:38

公知這種說法不妥。當公共知識分子被說成公知是對公共知識分子的污衊啊。

匿名
2019-04-02 18:24

用左右來評價不準確,太簡單化了

匿名
2019-01-23 00:15

中國文人遭受鎮壓已經很正常了。只有爆料中共醜惡,讓世界各國認清中共這個大惡,才能形成壓倒中共的氣候。空洞的喊話,呼喚改革,邪惡的中共能順從嗎?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