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百家】電影皇帝——趙丹(五)

香梅
2019-01-29 15:30
趙丹身為令人矚目的明星,卻在最好的光陰年華被殘酷批判鬥爭,深陷牢獄之災足有十年,演藝生涯的黃金時間都在無休止的自我踐踏的交代中耗盡了…… 臨終前他留下感慨遺言使人深省……

時光如流,往事如煙。人物百家,回首悠悠歲月,講述真實歷史。百家人物,正如那天上的星星,閃爍在夜空里,常留記憶中。

趙丹在文革開始後遭到共產黨的抓捕關押,中共的所謂專案組一直逼他寫交代材料,趙丹都快崩潰掉了。中共當時抓捕趙丹,理由是趙丹當過“叛徒”。他們就是逼他交代當年“當叛徒”的材料。

 電影皇帝——趙丹。(圖片來源:每日頭條)

共產黨幫趙丹想好了一個時間,就是抗戰期間趙丹在新疆被“新疆王”盛世才抓捕關押那段時間。中共逼着趙丹承認,那時候他在盛世才的脅迫下做過叛徒。趙丹當初是跟幾個中共黨員一起被捕的,所以“叛徒”是比較容易扣上的帽子。

抗戰初期那會,“新疆王”盛世才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曾經採取過親近蘇聯的態度。當時中共跟他結成所謂的“統一戰線”,到1937年的時候,中共甚至還選調幹部到盛世才擴建的新疆邊防督辦公署航空隊學習。後來盛世才跟中共鬧僵了,公開反共,在航空隊學習的中共黨員也在1942年9月被抓捕關押,趙丹就是在那時候被抓起來的。

 趙丹、黃宗英夫婦和孩子在一起。(圖片來源:搜狐)

其實,趙丹是中共建政以後的1957年入的黨,抗戰初期去新疆那會他只是被中共拉攏的懷着左派思想的演員,算是中共左派文藝圈子的名人。

趙丹被中共當局迫害的真正原因非常荒誕——跟江青的個人恩怨。趙丹跟江青(當年的藍蘋)早年合作出演過話劇《娜拉》和《大雷雨》,當時江青對趙丹有好感,主動追求過趙丹,但是趙丹沒回應,等於拒絕了江青。

還有一個原因,趙丹知道江青的事情太多,江青想逼迫趙丹閉口。

 趙丹、黃宗英夫婦。(圖片來源:搜狐)

趙丹在三十年代跟幾位演員(包括江青)一起在杭州舉行過集體婚禮,杭州六合塔下那張集體結婚照曾經風靡一時。後來江青上位成了毛夫人,極力想抹掉當年那段婚姻歷史,所以,當年這張結婚照里的當事人和所有了解江青過去生活的人就都成了江青的眼中釘。

還有一件事:1946年,趙丹從新疆被釋放回到重慶,剛巧那會江青也來到了重慶。她從鄭君里那得知了趙丹不幸的經歷,了解到趙丹已經回到上海,就寫了一封信寄給趙丹表示慰問。

 趙丹在妻子黃宗英的陪伴下,走到人生的盡頭。(圖片來源:炎黃春秋)

後來的一天,上海《世界晨報》一位22歲剛上任的記者袁鷹剛採訪趙丹,約趙丹在咖啡館見面談了一個下午。趙丹對小記者侃侃而談的過程中,順手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了一封江青不久前從重慶寄給他的信。記者覺得這封信是個很好的素材,所以在報道里全文引用了這封信。

江青得勢成了毛夫人以後突然意識到:她給趙丹等老上海的藝人們寫的信是定時炸彈,隨時會要她的命!江青開始瘋狂的尋找她三十年代給上海文藝界人士寫過的幾封信。她動用一切手段,對涉及到的當事人迫害抄家,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毀掉那些證據。江青的這次銷毀證據工作成果巨大,據說後來鄭君里、顧而已在這次迫害里死於非命,都跟江青有關係。

為江青二十年前寫的這封信,趙丹吃盡了苦頭。據說趙丹被抓以後,辦案人員拿着那張刊登江青書信的剪報,惡狠狠地質問趙丹,為什麼要把江青的信登在國民黨的報紙上?有什麼政治陰謀?直到這時候,趙丹才突然意識到,那個曾經和他同台演出《娜拉》的藍蘋已經不再是一位普通演員,而是黨國第一夫人——江青了!

趙丹人到中年遭遇牢獄之災,可是這個年齡對一個演員來說卻正是黃金年齡,多麼嚮往銀幕!趙丹前後拍過40部戲,積累了豐富的表演經驗,可是在藝術的黃金時段,正是收穫的時節,他的演藝事業卻被人為地突然終止了,生命在沒完沒了地寫交代中消耗!

在那段日子裡,趙丹心裡很清楚,不管交代什麼歷史,只要和江青有關,一個字也不能寫。

1973年春天,趙丹從上海監獄放出來時,他已經不大會正常地和人溝通了。家人再三問他在監獄裡怎麼過的,趙丹啥也說不出來。他只是不斷重複:“我在想戲。沒人打攪我時我就想戲。齊白石的電影劇本在我腦子裡已經分好鏡頭了。山坡下,奔泉、溪流、短笛、牛群、牧牛的孩子們站在牛背上過河,小白石……”

那時,趙丹常常在半夜裡自言自語、自問自答。黃宗英經常被丈夫驚醒。她聽到趙丹喃喃自語,以為他在夢遊,不敢接話、不敢開燈。等趙丹安靜下來,就叫他一聲,然後問:“你睡著了嗎?”要是趙丹回答:“我醒着。”黃宗英就說:“你想說話,就把我和孩子叫醒了說,別自己跟自己說話,怪嚇人的。”趙丹說:“習慣了。我擔心失去說話能力,不能再演戲了……”

後來文革結束,共產黨對江青公審。那時候人們才知道,當年派人抄鄭君里、趙丹等五位電影人的家的,正是江青。

黃宗英記得,文革開始不久,有一回抄家,來的似乎不是普通紅衛兵,因為這些人居然抄走了趙丹家裡所有帶字的紙和全部照片。結果蹊蹺的是,抄家的人在桌子上留下了趙丹的《入黨自傳》,趙丹馬上明白了。他偷偷告訴黃宗英:“這是給我一個暗示,只交代我自己的事情,不能牽扯到別人。”

文革結束以後,中共給趙丹下了一個結論材料,“屬人民內部矛盾,說了些錯話,做了些錯事”等等,讓他簽字,趙丹非常氣憤,堅決不簽。他對運動複查組的人說:“你們說哪句是錯話,哪件是錯事?立案是為定叛徒罪,結論是根本不能立案。還留下一個留莫名其妙的小尾巴,我不簽!”

可是,運動複查組的人走了以後,趙丹開始犯嘀咕了。他跟黃宗英說:“我這樣發脾氣,他們還會整我。”晚上,趙丹一直在嘆氣,睡覺後還做了噩夢,夢見奇形怪狀的孩子在追他。醒了以後趙丹說這個夢意思就是“犯小人”。趙丹惴惴不安,擔心不放過他,甚至跟黃宗英商量:“是不是還是簽了?”黃宗英就勸他:“忘了它!找你再說。”

“忘了它”這三個字從此成了趙丹家裡的口頭禪。

劫後餘生的趙丹慢慢恢復了精神和身體,也一直渴望重返銀屏,但是一直沒有被允許。直到後來,他終於等到了一個機會,獲准參與拍攝中日合拍影片《一盤未下完的棋》。趙丹非常興奮,這個機會他等了太久了。

趙丹萬萬沒有想到,就在電影準備開拍的時候,趙丹查出了胰腺癌晚期,再也沒能返回舞台。

在病榻上,趙丹把自己長期演出積累的經驗總結整理成了一本書《銀幕形象的創造》,把寶貴的經驗留給了後人。

趙丹離世前留下了心裡話:“我們有些藝術家,一聽到要‘加強黨的領導’,就會條件反射地發怵。因為,積歷次運動之經驗,每一次加強,就多一次大折騰、橫干涉,直至‘全面專政’。記憶猶新,猶有特殊的感受。此後可別那樣‘加強’了。”

趙丹還說:“黨大可不必領導作家怎麼寫文章、演員怎麼演戲。……從文藝的風骨——哲學觀來說,並不是哪個黨、哪級組織、哪個支部管得了的。非要管得那麼具體,就是自找麻煩、就是禍害文藝。”

巴金後來寫了一篇標題叫《沒什麼可怕的了》的文章,說:“趙丹說出了我們一些人心裡想說而說不出來的話。可能他講得晚了些,但他仍然是第一個講話的人。”

1980年10月10日,趙丹病逝于北京醫院,終年65歲。他走的時候,耳邊播放着貝多芬的交響樂。

趙丹的屍體做了解剖,參加解剖的醫生宋慕琳說:“趙丹身上,沒有一塊地方沒傷,包括兩隻耳朵,太慘了。”

黃宗英說:“趙丹的一生大起大落,老是挨批判。可是他挨的批判我都不了解為什麼,所以我沒法勸他,我就只能抱着他,告訴他我站在他這邊。我一輩子作為趙丹妻,大概也就是這個作用。……我們之間的感情,是大苦大難鑄成的。他永遠活着,不管我想不想他,他永遠活着。”

【人物百家】電影皇帝——趙丹(四)

【人物百家】電影皇帝——趙丹(三)

【人物百家】電影皇帝——趙丹(二)

【人物百家】電影皇帝——趙丹(一)

【人物百家】唯一敢跟毛澤東吵架而不道歉的人——中國第一大儒家梁漱溟(五)

(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