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美聯社圖片)
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美聯社圖片)

中國觀察:華為美國遭“罪” “黨支部”之罪?

岳文驍
2019-01-31 17:14
掌握號稱最先進最廉價電訊技術的華為公司在美國遭遇“滑鐵盧”,這是誰之過?最先受到質疑的包括將中共“黨支部”強行建在民企甚至外資企業之中的這一特定的“黨管企業”模式。而企業老闆本身的主動“唱紅”和“為黨背鍋”行為也難脫關係。

掌握號稱最先進最廉價電訊技術的華為公司在美國遭遇“滑鐵盧”,這是誰之過?最先受到質疑的包括將中共“黨支部”強行建在民企甚至外資企業之中的這一特定的“黨管企業”模式。而企業老闆本身的主動“唱紅”和“為黨背鍋”行為也難脫關係。

法廣1月31日一篇文章引述海外分析指出:“華為與孟晚舟案件很明顯是政治性的司法案件,但誰將華為推上了中美競爭的祭台?中共在華為建立了300多個黨支部,擁有超過萬名黨員,活脫脫將華為打造成了一個黨的機構,怎麼不令西方人擔憂。此外,中共國安法規明確規定,公民有義務配合國安工作而且要保密,難怪有美國官員懷疑每個中國人都是間諜!”

中共向來要“領導一切”,黨要管“槍”(軍隊),黨管教育(專責洗腦),黨管金融(控制財源),黨要管一切……當然黨要管國企,不過早已經不止國企了,上市公司,民企。實際上,不僅民營的華為公司被打造成一個受到共產黨監督的組織,連一些在中國的外資企業也是如此。

中共要在企業設立黨委、黨支部,當然是為了政治目的,相對於國內的的維穩功能,在國外更多上擴張的野心,以及間諜式的功能。特別是當企業走出國門,這些戰鬥的“堡壘”飄移到國外。

美國之音1月31日文章《華為的困境從何而業》分析說,美國對華為的懷疑由來已久,理由是擔心中國政府在華為設備中安插“後門”,盜取美國的機密信息。儘管目前鮮有證據證實華為參與了任何間諜活動,但專家指出,問題焦點不在於華為是否已經替政府進行了間諜活動,而是中國政府的專制本質,導致企業和政府間的界限正在消失。

許多西方機構認為,中國政府的專制性質意味着,如果被要求與安全機構合作,無論是私營企業還是國有企業,都將不可避免地被迫合作。而且,中國2017年生效的《國家情報法》就明確要求中國企業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

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達了美國對華為危害國家安全的新憂慮。他表示:“中國政府與表面上的民營企業之間的界限‘模糊不清’,尤其是合法行為及公平競爭與撒謊、黑客行為、欺詐以及偷竊之間的界限模糊不清。”

英國《金融時報》1月28日也曾經發表社論表示,許多西方安全機構相信,北京政府在經濟中的主導地位意味着,如果被要求與安全機構合作,無論是私營企業還是國有企業,都將不可避免地被迫合作。5G網絡作為發展未來數字經濟和物聯網的重要科技尤其敏感,隨着中國地緣政治野心明目張胆地日益擴張,華為的5G網絡技術更令西方世界的擔憂大大增加。

華為事件只是一個代表和象徵。華為5G技術的快速進展意味着北京的政治野心,和美國一樣,各國開始提高對華為的警惕。美國的傳統盟國英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日本等國已禁止或正在審查是否允許華為設備安裝在它們的電信網絡中。

特別是華為財務高管孟晚舟去年12月1日被捕後,一直到近日華為被美國司法提出23項控罪,華為事件無疑是北京面臨的一個難為之局。不過這核心的“問題”,如上所述,外界認為華為只是一個替罪者。

在華為被美國控23宗罪後的第三天,親北京的海外華文媒體多維就刊登一篇反思文章,題目為:中共力推企業“黨支部”的政治隱患。該文直指2012年中共十八大後要求加速向傳統政治和意識形態回歸,強化對基層社會的整合,通過反腐、黨建等重新激活腐敗蛻化的黨組織,重建“黨支部”及其領導力和凝聚力。所以2012年以來中國興起了企業基層黨建的新一輪高潮。

根據中共資料顯示,大陸公有制企業的黨組織,覆蓋率達9成,民營企業亦超過4成。盈利最高私人企業,有半數或半數以上存在黨組織。如新浪、百度、騰訊、小米公司,及阿里巴巴等,皆設有黨委會。

中共體制內人士曾指出,“黨委”能在企業員工中宣傳“共產黨”、“統治”企業發展,這也是共產黨在企業中的所謂戰鬥壁壘。

另外,從諾基亞到家樂福、沃爾瑪,從渣打銀行(中國)到普華永道,從北京現代到阿卡特朗訊上海貝爾,一些外企紛紛建立黨組織。據中組部數據,截至2016年底,已有70%在華外資企業設立中共黨組織。”

但多維前述文章也坦言外界對中共強推“黨支部”的擔憂:儘管中共重建“黨支部”具有整合社會的意義,但它的負面效應也不容忽視。它本身帶有的威權體制特點和對社會控制的加強,都令外界產生了向左轉的擔憂和恐慌。

諸如中共要求在國有企業強化黨組織的領導作用,自2016年以來,至少有32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國大陸國企提出重組方案,由黨組成員擔任董事局顧問,讓海外市場人士就曾擔憂,黨組成員會幹預企業決策,可能影響投資者的利益。

在民企當中,隨着民企“黨委”不斷的增多,這些在外國有業務的民企公司亦面臨著“水土不服”的危機。近年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等國分別以網絡或國家安全為由,限制或禁止一些設有“黨委”的中國科技公司到當地投資。

而外企本身則對於這些“黨支部”進入企業處于實質上的排斥狀態,前段時間德國企業反彈較大。

對於中共強推“黨支部”,多維文章指出其潛在的政治隱患不容忽視,指中共政治外溢效應明顯,國內的任何動作都可能招來國際影響。對於政治意識形態色彩極為敏感的“黨支部”在民企、外企的設立,自當極為慎重,避免負面影響。尤其恰逢中美貿易戰之際,中美博弈加劇將是長期的過程。

該文還向當局建言稱,在“黨支部”問題上,建或不建,主動權應交于外企,無需刻意,防止因小失大。

法廣據此認為,中國華為在美國遭“罪”之際,如果北京能在美國司法的“23宗罪”以外,也能在自己的政策中拋棄那些與普世價值嚴重對立的意識形態教條,那華為所遭之“罪”也就算不白遭。

不過,如華為之類企業,雖被指為中共“替罪”,但也有商人自己主動“獻身”和“背鍋”的因素。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有法律界和企業老闆認為,在中共治下,民企要做得成功須有官方支持,和政府保持某種關係。因為權力可讓你短時間暴富,也可一夜間把你變階下囚。

本次陷入麻煩的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一直不迴避與共產黨的關係,任正非本身是中共黨員,他自己也不否認。任正非還說:“華為文化就是共產黨文化”。故此當他今年1月中聲稱華為不會向中共泄密,根本沒人相信。

再比如阿里巴巴董事長馬雲,去年9月宣布明年退休,其實就是為了保命。同年11月,《人民日報》刊登中共表揚“改革開放百人名單”,揭露馬雲的黨員身份,外界相信他選擇急流勇退,應是服從黨的意願。

騰訊創辦人馬化騰和京東CEO劉強東,去年“六四”前曾高調去延安“表忠心”。劉強東早前因在美國涉性侵案名聲敗落,而馬化騰則因中共加強網絡遊戲監管,導致騰訊前景不明朗股價暴跌而身家大縮水。

王健林掌控的萬達集團曾在過去數年中進行了規模龐大的海外併購,但中共金融監管機構在2017年對萬達集團實施懲罰。此後,王健林不斷拋售資產,並向北京方面表忠心,在貧困地區投資,對受災地區給予巨額捐款等。王健林去年底更公布要在陝西省延安市投資120億元建一個紅色主題文化旅遊項目——延安萬達城。

由馬雲控制的香港《南華早報》,就在馬雲黨員身份被曝光前後,離奇發了一篇專欄文章指出,中國一群私企致富的有錢人,自誇是中共信條的維護者,難免令人啼笑皆非。

文章指出,中國成功的企業家基於內心欠缺安全感,在公司成立黨組織成為他們抵禦政治要脅的護身符。但私企成立黨組織只不過是當作自保或跟政府打通關係的工具,而非對黨的忠誠。

文章認為,健康的政治,絕非建基於恐懼或利益的基礎之上。黨組織對私企和外資公司是一個成本的負擔,但換言之,也顯示了法治的乏缺。

有海外評論指出,腐敗而且專制的中共政權,在正當強勢時,獲得一些趨炎附勢者的追捧,相當正常。不過,中共黨組織也絕非真的護身符,一旦黨認為某人沒有利用價值,就會拋棄,或者是當這個黨不行了,這些利益與恐懼的依附關係也轟然消解。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2-01 02:37

法廣1月31日一篇文章引述海外分析指出:“華為與孟晚舟案件很明顯是政治性的司法案件,但誰將華為推上了中美競爭的祭台?中共在華為建立了300多個黨支部,擁有超過萬名黨員,活脫脫將華為打造成了一個黨的機構,怎麼不令西方人擔憂。此外,中共國安法規明確規定,公民有義務配合國安工作而且要保密,難怪有美國官員懷疑每個中國人都是間諜!”這怎能說華為的國際形為,不受共產黨支配,不為共產黨政治目的服務呢?

匿名
2019-01-31 21:38

知道習二為什麼力保孟大小姐嗎?
告訴你答案:
因為孟小姐手上有,
習二關於伊朗、敘利亞、朝鮮違法文件上的親筆簽字,
華為這家私企就是國家開的小偷公司,
董事長曆任:江澤民、胡錦濤、習二傻子,
副部級的孟大小姐就是一個小馬仔,打工仔而已,
任正非放出了狠話,國家不出面救出女兒,
他們就要立功贖罪,點出習二傻子及江錦恆…
反正你習二看着辦吧,
因為小偷公司的初衷並不是任正非所想的那樣,
如今讓他一個人及女兒背鍋,他就魚死網破。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