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興醫藥公司1.2萬靜注人免疫球蛋白艾滋病抗體陽性 網絡圖片
上海新興醫藥公司1.2萬靜注人免疫球蛋白艾滋病抗體陽性 網絡圖片

豬年不利 正月初一中共央企藥廠被曝上萬瓶血液製品艾滋抗體陽性

董筱然
2019-02-6 00:59
中國的食藥品安全問題一直是一個硬傷。從毒奶粉、毒疫苗、鴻茅藥酒事件,再到2018年長春長生生物的25萬支百白破問題疫苗,幾乎每一年中國民眾的心中都會增加一塊陰影面積。2019年正月剛剛開始,中國上海又曝出藥品安全問題,這回的事兒看起來更嚴重。一家醫藥公司的逾萬瓶血液製品檢驗出艾滋病抗體陽性,這意味着這批血液製品可能感染HIV,人體注射可能短期沒有什麼事,也可能突然之間患上艾滋病。

中國的食藥品安全問題一直是一個硬傷。從毒奶粉、毒疫苗、鴻茅藥酒事件,再到2018年長春長生生物的25萬支百白破問題疫苗,幾乎每一年中國民眾的心中都會增加一塊陰影面積。2019年正月剛剛開始,中國上海又曝出藥品安全問題,這回的事兒看起來更嚴重。一家醫藥公司的逾萬瓶血液製品檢驗出艾滋病抗體陽性,這意味着這批血液製品可能感染HIV,人體注射可能短期沒有什麼事,也可能突然之間患上艾滋病。

大陸媒體援引知情人士透露,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新興醫藥”)靜注人免疫球蛋白(批號:20180610z)驗出艾滋病抗體陽性。

報導稱,河南某醫療機構人士稱,已經接到來自中共衛健委通知,要求立即暫停使用新興醫藥生產的批號為20180610Z靜注人免疫球蛋白,並對產品進行封存。

這批批號為20180610Z的靜注人免疫球蛋白,共批簽發12226瓶,規格是5% 2.5g/50ml/瓶,有效期至2021年6月8日,由上海市食品藥品檢驗所批簽發。

據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官網藥品展示一欄顯示,靜注人免疫球蛋白(pH4)的適應症為,急性炎症、血小板減少、川崎病、控制化療感染。

血液製品中出現了艾滋病抗體陽性,這會給注射者帶來哪些後果?北京大學醫學部免疫學系副主任王月丹稱,血製品抗體是陽性,說明有人HIV抗體呈陽性後進行了獻血或血液成分。應該是採集血漿的流程出了問題。

王月丹推測,目前血漿被污染的源頭可能有兩種,血站、血車,或是企業的單采血漿站進行檢測時出現問題。

對於使用了該批次的免疫球蛋白人群是否會感染艾滋病,王月丹表示,有一定風險。“首先該產品批次的批量有一萬多瓶,需要參考該抗體的陽性值來判斷污染的血漿在總量中的佔比,陽性值越大可能說明混入的HIV感染者血漿越多。其次就是產品在加工過程中病毒會有部分被滅活。”

企業有背景

據新興醫藥官網顯示: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系國家血液製品定點生產企業,主要從事血液製品的生產和銷售,是一個集科研、生產、銷售為一體的高科技外向型生物醫藥企業。

上海新興成立於2000年8月,由中共國務院管理的央企中國新興(集團)總公司等單位共同發起,在原中共總後衛生部上海新興血液製品研究所基礎上改制而成,於2009年隨新興集團整體重組併入中國通用技術集團。

中國通用技術(集團)控股有限責任公司是中共重要骨幹央級企業,是重要的裝備製造商、國際工程承包商、醫藥生產與供應商、技術服務與諮詢商、建築地產商。

新興醫藥戒備森嚴 負責人仍未露面

茲事體大,上海新興醫藥被曝出現了抗體陽性產品後,無異于在熱鬧的節日中澆了一桶冷水。大陸記者針對此事詢問了上海新興醫藥工作人員,但被回復需要等候白天有負責人時再進行聯繫。

2月6日上午,有記者前往上海新興醫藥公司,卻被告知正逢春節假期,沒有相關負責人在,拒絕接受採訪。報導稱,新興醫藥仍有不少車輛及人員出入公司,公司內血液製品研究所的設備也正在運作。

醫院違規操作更可怕 無辜民眾感染艾滋

除了藥品不合格外,中國民眾還要承擔醫院違規過失的風險。2017年,就有5名民眾因為無良醫生的違規操作,感染艾滋。

浙江衛計委2017年2月9日通報,浙江中醫院技術人員在1月26日的醫療過程中,違規操作,重複使用一根吸管,造成交叉感染,導致至少5名患者確診感染艾滋病毒。報導發出後不久,轉載消息的各門戶網站及微博的相關內容都被刪除。

消息指,事件起因是一位感染艾滋病的患者在浙江中醫院接受治療時,該院的一名技術人員用吸管為患者治病。此後又將這根吸管重複使用多次為其他患者治病,導致交叉感染。

微博部分官方賬號已經刪除了相關文章鏈接
微博部分官方賬號已經刪除了相關文章鏈接

“中國特色”的艾滋患者

“我不嫖不賭潔身自愛,結果被醫院給傳染了” ,這是來自中國艾滋病患者的內心獨白。除了上文介紹無良醫生和血液製品外,引發中國艾滋病高發的還有中共當局諱莫如深的“血漿經濟”。

中國河南省是中國艾滋病患者最多的省份,這是有原因的。河南中醫學院著名婦產科教授高耀潔出版的《血災10000封信:揭開中國艾滋疫情真面目》指出,河南省的艾滋病患者高達60、70萬甚至更多,感染源於“血傳播”。

1992-1998年江派原常委李長春任河南書記,為推動河南GDP,鼓勵貧苦的農民“以血致富”賣血換錢,因此賣血成為河南農民主要產業之一,但當時農村醫療衛生條件嚴重不合標準的情況下,檢測、采血、儲存、使用等多環節存在安全問題,導致艾滋病毒在河南大面積擴散。

李長春與省衛生廳長劉全喜在事發當年,發現大量農民感染艾滋病後,極力隱瞞艾滋病毒大面積傳染的真相,打壓上訪的受害者。

到1998-2004年李克強繼李長春主政河南期間,大批艾滋病毒感染的河南農民相繼發病、死亡。直到2001年國際社會才得知河南爆發了流行的艾滋病。

前中共衛生局官員、原中共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在2014年的文章中,援引河南省衛生系統內部知情人士的統計數據稱:“1992-1995年間,河南全省至少有一百四十多萬人賣血,其中大多數是農民,艾滋病毒感染率高達50-70%。可是河南省衛生廳上報的數字先是說二、三萬,後又是三、四萬人,一直是謊報瞞報態度。”

一手炮製艾滋病命案的李長春,在多名紀委官員和訪民的舉報下依然被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提拔進入中共政治局。而河南的艾滋病訪民承受病痛死亡和黨官打壓的雙重威脅下,成為河南“血漿經濟”的受害者和李長春等罪人的犧牲品。

而為了調查艾滋病疫情,救助艾滋病受難者與艾滋孤兒,揭發這場災難後面的重重黑幕,高耀潔耗盡上百萬家產,同時成為中共官方重點監控與打擊對象。她的人身自由越來越受到控制,電話被監聽,出門被跟梢,特別是2007年初和2009年初美國、法國分別向她頒發人權獎時,警察日夜包圍她的家,以致於不得不遠走他鄉。

2009年5月,已經近83歲高齡的高耀潔只帶着裝有多年來收集的艾滋病調查資料的硬盤,匆匆離家出走,從河南,到北京,又到四川、廣東。2009年8月,她到了美國,將這場血禍最全面的資料公佈於世。

 

來說幾句


白大褂
2019-02-07 01:45

這個國家已無藥可救了!徹底的爛掉了!

匿名
2019-02-07 16:53

應該說“中共已無藥可救了!徹底的爛掉了!”

血友病人愛滋肝炎門事件
2019-02-06 15:48

血友病人愛滋肝炎門事件早在2000年前後爆發.上海生物制屏研究所生產的假藥含有愛滋病毒

匿名
2019-02-06 12:57

有多少人被感染了?

匿名
2019-02-06 09:40

底線上儘是黨和領袖引領捅出的窟窿。人民關天的國企都如此行,相關的私企如長春長生類的只會比爛,按這節奏搞下去,南海造的島要靠結石寶寶去守衛,月球火星只待愛滋一代去探索,
中國夢由毒疫苗腦癱兒來實現,究竟是誰在維護中國人民的福祉和權利?

不具名
2019-02-06 07:19

毫無底線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