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報導中說,下鄉“自願”。她說,我們別無選擇。
公開報導中說,下鄉“自願”。她說,我們別無選擇。

一位母親臨終的選擇

孫凱麗
2019-02-8 20:32
是怎樣的緣故使一位母親臨終選擇了不通知定居美國的子女——難道她不想見她的兒女最後一面嗎?

1957年汪奇玉剛7歲,災難降臨汪家。1949年以前,汪奇玉的父親曾在一家銀行經營部任經理,應銀行總裁委託創辦一所私立高中,父親是第一任校長。為了解決職工子女受教育的問題,父親還用自己的積蓄修建一棟西式磚結構的兩層樓房,聘請幼師畢業的老師,創辦一所全托幼兒園。1949年中共派一名黨員到該校任校長。父親連降三級成為一名職員。而且連續三年提薪也沒有他的份。57年,中共號召知識份子“大鳴大放”,向黨提意見,父親就他本人的不公正待遇提出質疑和意見,被打成“右派分子”,強行遣送離家甚遠的勞動農場勞動改造。學校和幼兒園都被充公。

汪奇玉的母親不得不辭掉保姆,變賣所有的首飾,並在兩個學校兼課,以扶養四個未成年的子女,贍養一位雙目失明的婆婆。

父親被打成“右派分子”,未成年的孩子也受到株連。父親被劃為“右派”那年,汪奇玉的一位哥哥才13歲,因為拒絕學校黨、團委要他同父親劃清界線及“大義滅親”的要求,被認為政治立場有問題。儘管他是全年級最優秀的學生,已考上高中,15歲的他仍被下放到遠離家的一所農場接受“再教育”。

文革開始了,已“揭帽”的父親再次被揪斗。母親則因家族幾代名醫,陪嫁豐厚,曾擁有過旅館和土地,被作為資本家和“漏網地主”被批鬥,被關“牛棚”。

家裡收藏的中外經典名著收繳,母親收藏的10本世界名畫集被撕、剪得七零八落。家裡稍微值錢的物品全部抄走,甚至連毛線、絲棉被等生活必需品也被抄走,不作任何登記。

因汪奇玉兄妹沒有主動揭發父母,被強令參加“黑五類子女”學習班,進行思想改造。

文革後期,紅衛兵和青年學生們被趕下農村,接受“再教育”。汪奇玉家四兄妹均是應屆畢業生,因此統統被作為下鄉對象。當時哥哥因曾下過鄉,汪奇玉曾患過嚴重風濕性關節炎(持醫生證明)因此都不願下鄉,況且按當時的政策規定多子女下鄉,至少也要留一人在父母身邊(父母已60多歲高齡)。當時哥哥將戶口藏起來了,然後去朋友家住。汪奇玉則到已下鄉的好友處住了一周,然後去姐姐落戶的鄉村住下。到姐姐家沒幾天,好友從數百里外匆匆趕來,告訴汪奇玉,她媽媽看到汪奇玉母親與一些學生的父母被掛牌子遊街,牌子上寫着她縱容子女拒絕上山下鄉運動(事實上,母親那時仍關在“牛棚”,根本無法與子女們接觸);而且還聽說站在高凳子上批鬥,其中一位烈屬老人站高凳子批鬥中跌下,導致生命危險。好友特此趕來轉告汪奇玉儘快返城。

汪奇玉當天即返城。

家裡的情況還是讓汪奇玉大吃一驚。碗櫃、衣櫃均貼滿了封條。十幾、二十幾名外校的初中生輪流值班,24小時不停地批鬥母親,不讓她合眼。母親已被這樣連續批鬥了5天6夜。母親雙目悲涼而驚恐,滿頭花白頭髮蓬亂不堪,滿瞼的倦容和憔悴,身軀佝僂,好似一下變矮了許多。

為了使母親不再受連累,汪奇玉立即去派出所下了自己的戶口。

但汪奇玉不知哥哥的戶口藏於何處,所以學校仍讓外校的學生繼續當著汪奇玉的面批鬥母親。學生們讓母親“坐飛機”——雙手向後最大程度上翹,身軀彎曲90度,一位女生還兇狠地用手使勁按壓母親的頭,以加重她的痛苦。悲憤之極的汪奇玉大聲抗議——若繼續這樣斗自己的母親,她就決不下鄉,即使已下了戶口。

汪奇玉母親終於可以上床躺下。

在被窩裡母親緊緊抱住汪奇玉,渾身哆嗦,在學生們的監視下,母女倆互相擁抱着,一夜無眠。至天亮時,學生們開始打瞌睡,母親在汪奇玉耳邊用低微得幾乎聽不見的耳語聲對汪奇玉說:“我實在受不了了,今天他們再帶我遊街,我就從外面的岩崖跳下去,一死了之。我已好多天沒睡覺,也沒吃東西,你去買些包子來,我死也不能作餓死鬼……”汪奇玉不由淚流滿面。

學校開門了,汪奇玉衝破學生們的阻攔和圍堵,以最快的速度飛跑向校革委辦公室。在辦公樓的過道上,汪奇玉與校革委會主任差點撞了個滿懷。汪奇玉不顧一切地對她大聲嚷道:“我已經同意下鄉了,我已下戶口了,你們還派學生沒完沒了地斗我母親,這太過份了,如果她有三長兩短,我們子女跟你沒完。”汪奇玉的母親才停止被遊街,但仍繼續監禁。

一位女生跟隨汪奇玉去找哥哥。在路上她告訴汪奇玉,她們是遵從學校的命令來汪奇玉家的,學校許願,表現好的可免去下鄉。那位批鬥最賣力的女孩就是不願下鄉才這樣兇狠表現的。這位女孩後來被下放到離家很遠的窮鄉僻壤的鄉村。

後來一位親戚聯繫上了汪奇玉的哥哥,汪奇玉的哥哥也立即回家下了戶口。兄妹倆都“自願”下鄉了,對母親的批鬥才暫告結束。

但母親因被剝奪睡眠,連續批鬥6天7夜,心靈受到極大傷害,導致精神崩潰,稍有響動就尖叫……汪奇玉他們將母親轉移到遠離學校的私人住所,靜養數月才恢復。

汪奇玉後來定居美國。

母親去世前不讓家人告訴在美國汪奇玉及其哥哥,以免回國後無法再出國。得此噩耗,汪奇玉不禁嚎啕大哭,想起兄妹倆不得不自願下鄉時母親的艱難與承受,汪奇玉與哥哥以淚洗面,徹夜無眠。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