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在煉靜功(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煉靜功(網絡照片)

正念正行顯神奇 ——我所經歷的髕骨粉碎性骨折【音頻】

慧光
2019-02-9 12:49
在中國大陸的黑龍江省有一位女教師,修煉法輪功以後經歷了很多神奇的事兒。本文記述的是她在2003年因一次意外導致髕骨粉碎性骨折,一般情況下如此嚴重的損傷都要馬上送醫院處理,但她始終不忘自己是一名大法修煉者,應該用超常的法理為指導,所以她沒有去醫院,而是按照自己的思路走正自己的路,結果奇蹟發生了,而且出現了多次,這就是正念正行的力量和結果。

我是中國大陸黑龍江省人,是一名普通女教師,教過高中,也曾在一所大學裡工作過。因為身體有病,從1995年起開始修煉法輪功,沒多久,多年的疾病都好了。不僅我的身體健康了,我兒子從小就有頭疼病,疼起來會持續很長時間,還不時的嘔吐,無論怎麼治都斷不了根兒,一直讓我很擔心。從我煉功以後,他的頭痛病就一直沒犯過。

修煉後我親身體驗過很多神奇的事兒,今天只想說其中的一件。

2003年3月的一天早上,我準備做早餐,因廚房的灶台改到了晾台上,我就到與廚房連接的晾台上淘米做飯。晾台上沒有暖氣,頭一天晚上地上灑了一些水,去的時候看到地上結了一層冰,這種情況很平常,就沒有在意。我當時穿的是塑料拖鞋,一個不留神就滑了一下,當時就摔倒在地上。摔的時候是左腿膝蓋着地,崴過去了,當時就感覺左膝蓋有東西支出來了,但並沒有感覺到疼。我趕緊叫丈夫過來,他把我扶進屋裡坐到床上,然後幫我把毛褲脫下來,這時我才看到左膝蓋上有一根像食指一樣長的骨頭豎著,眼看着就要把皮捅破了。整個膝蓋全碎了,破碎的骨頭七上八下的,膝蓋下面的小腿骨好像也塌下去了。丈夫看到這種情況後臉都嚇白了,立馬兒要送我上醫院。

我想我是修煉人,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就對丈夫說:“我沒事兒,不用去醫院。”說完,我就用右手把突出的骨頭一塊一塊輕輕的按回去了,這樣腿就能夠放平了。

我弟弟當時也在場,他對我說:“你自己是把骨頭按回去了,可是不知道是否對正了,還是找接骨大夫給看看吧,不住院也行啊?”我說:“不用!我心裡有數。”我當時沒有一點兒害怕的感覺。

接下來看到這條腿慢慢的又紅又腫,半天時間就像碗口那麼粗了。

丈夫以為我不能上班了,就向單位的領導請假,引來單位領導和同事都來看我。他們看到我的左腿整個都是紫的,上面還有很多血點點,而且腫的那麼粗,就要用車拉我去醫院。一位領導曾經在部隊當過軍醫,他說:“這是髕骨粉碎性骨折,必須馬上去醫院。現在腫成這樣了,如果不趕快治療,後果會很嚴重,不堪設想。”

我謝絕了領導和同事們的好意,告訴他們我會沒事的,好說歹說才把他們勸走了。因為這期間我想起了一件事,有一位學員早晨騎自行車上班,被汽車撞到頭部,流了一大灘血,圍觀的人都以為沒救了。抬到醫院時,頭腫的很大,醫生見了都搖頭,可他自己很清醒,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沒事兒,不用住院,就回家了。結果二十二天全好了。我想我的情況比他輕多了,這算什麼!

晚上睡覺時,往左翻身可以,往右就不行。我想修煉人應該能主宰自己的身體,我要自己說了算,想到這我一下子就翻過來了。第二天醒來,看到紅腫的左腿仍然像大海碗的碗口一樣粗,就想作為煉功人就要煉功、做事情,不能走路怎麼行?於是我開始加強正念,排除干擾,並在心裡請求師父加持。到上午十點鐘,我就能下地了。雖說腿還在腫着,可我走到客廳的沙發上,試了試還能雙盤腿煉靜功,這時我的心裡就有數了。在場的家人都感到很吃驚,但也不再阻攔我了。接下來,我就到廚房去做飯,燜上米飯,還炒了六個菜,家人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像往日一樣學法、煉功、料理家務,雖然腿還是很疼,但我想這樣的疼痛不就是考驗嗎?它影響不了我!

到了第三天,我想既然能走路了,就應該上班啊。好在單位有班車,離家也不算遠。開始決定上班時心裡還有點兒打鼓,可真走出去,腿也就不那麼痛了。領導和同事們看到我上班來了,很多人露出了驚奇的表情,有的質疑,有的點頭稱讚。一位領導悄悄的對我說:“姐,你這麼快就能來上班了,看來法輪功真是很神奇!”我說:“對!我的親身體驗就是證明。”

說也奇怪,上班的當天正趕上辦公室搬家,我的辦公室要從一樓搬到二樓。看到大伙兒都很忙,我也沒猶豫,照樣忙着樓上樓下搬東西,還要處理日常工作,一天就這樣忙忙呼呼的很快就過去了。下班回到家時,一看腿腫的更粗了,像根大木頭。整條腿的顏色不光是跟紫茄子似的,還上來一塊一塊青色,像鋼筆水潑上去一樣。但我照樣不去管它,照常學法、煉功。神奇的是,煉功時能明顯感覺到有法輪在腿上轉,膝蓋處在出汗,因為膝蓋處的褲子上濕了一大片。

雖然能走路了,但是腿發木,不聽使喚,只能拖着腿走,一瘸一瘸的,有同事看到後說:“你都這樣了,何必勉強呢!你讓我們情何以堪啊,好像大家都不關心你似的。”在家裡丈夫也不理解我了,看着我拖着腿走路就呵斥我。當時我真是有些心酸,覺得我摔成這樣,無論是工作還是家務都沒耽誤,我跪在地上擦地,還去市場買菜,你做丈夫的不知道心疼我還這樣說,心裡難過極了。

可是換個角度想,我又明白了,修煉就是要吃苦,沒有苦吃那就誰都來修了,就都一樣了。既然這樣,我為什麼還要給人留下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我要堂堂正正的修,走好我自己的路。想到這裡,我把心一橫,絕不能再給人留下不好的形象,我要正常的走給大家看。

大法修煉就是這麼奇妙,心性提高了,事情馬上就跟着變化。無論在家裡還是在外面,我都能正常的走路了,腿也沒那麼疼了。接下來腿腫的現象一天比一天輕,能明顯的感覺到一天一個樣。很快,膝蓋的皮膚顏色正常了,其它的紫、青部位每天都在縮小,最後都消失了。

大約是在十多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坐在床上歇着,突然感覺膝蓋部位有兩隻手在上面動,有東西在上面鑽眼兒似的響聲,還有骨頭對接的聲音,我靜靜的數着,骨頭對接的時候有輕微的“咔吧”聲,前後響了十二下。這個過程中,有一隻手在下面托着,一隻手在上面操作。我當時眼淚“嘩”的一下就流下來了,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修復膝蓋。緊接着就更神奇了,左腿一會兒抻的很直,蹦的緊緊的,一會兒又很放鬆,不僅膝蓋在“咔、咔”的響,整條左腿也有“咕咚、咕咚”的響聲,可是我一直靠着床頭坐着,這些動作全不是我自己想做的,即使想做也做不了的。我激動的將家人都喊了過來,他們都看見了,這個過程前後持續了約有半小時。

從那以後,我的腿就能正常走路了,但是有一段時間,總能聽到腿部有響聲,隔着褲子都能看到腿的骨頭在動,我讓很多同事、朋友看,大家都覺得很神奇,一位同事的妻子一邊看還一邊摸着我的膝蓋,感覺熱乎乎的,她疑惑的說:“按理說腿摔壞了,膝蓋應該是冰涼的呀?法輪功真是太神奇了。”

大約是二十幾天後,有一天我正在跟朋友學說腿摔後的一些事情,當時是坐在沙發上,突然這條腿被一股力量往上抬,像被吊車吊起來一樣,我自己想抬也抬不了這麼高,當時朋友們都看呆了。有人馬上拿小凳子讓我把腿放下,我說不用。這樣抬起、放下共有兩次,由於是親眼目睹,朋友們對我說的話再也不懷疑了。

如今十幾年過去了,我這條腿無論走多遠從不感覺累,比出事兒之前還有力量。

在我家附近住着一位出租司機,因為車禍大腿骨折了,前後做了兩次手術,骨頭上打着鋼板,兩條腿接好了還不一樣長,一年半過去了還在拄着拐杖。他經常坐在外面曬太陽,我有一次就跟他講述了我的經歷,他露出了十分羨慕的眼光。同時我也由衷的感到,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太幸福了!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2-10 00:17

謝謝師尊的慈悲救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修煉大法神奇的事真的很多啊。
謝謝師尊。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