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社會主義說“不”。(網絡圖片合成)
對社會主義說“不”。(網絡圖片合成)

美國社會主義從低調變高調 好在美國制度不會讓它成災(下)

子涵、程雯
2019-02-10 17:55
川普總統在2月5日的國情咨文中重申美國堅決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後,不僅引起華人的關注,也引起美國人的討論。本台時事評論員方偉先生對美國社會有着深入的了解和認知,他受邀來和大家聊一聊川普總統提出這個話題的前因後果,以及為什麼社會主義又能在美國吸引人,還有社會主義在美國的未來命運。

川普總統在2月5日的國情咨文演講中堅決、明確地重申:“美國永遠不會成為社會主義國家”。此話一出,不僅引起華人的關注,也引起美國人的討論。本台時事評論員方偉先生對美國社會有着深入的了解和認知,他受邀來和大家聊一聊川普總統提出這個話題的前因後果,以及為什麼社會主義又在美國吸引了很多人,還有社會主義在美國的未來命運。

接上文

當代民主黨喜歡社會主義的兩大原因:大政府、大福利

說到奧巴馬把美國帶到半個社會主義,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就很典型,加州這邊有很多福利,非法移民可以免費看病、上學,政府管很多事。

方偉表示,整個社會主義政策說起來要說好久,這裡就說兩點很典型的:一個是大政府,一個是大福利。為什麼當代民主黨人認為社會主義好呢?第一是大政府,它認為政府強大啊,政府好辦事啊,政府能把經濟規劃好啊,可以把各方面都安排好啊,可以把所有不合理東西都解決掉。

可是你再往前再想一步,當初中國共產黨、蘇聯共產黨跑出來,就是認為它可以把經濟搞好,用計劃經濟可以避免所有的經濟危機、所有不合理的因素,所以它搞計劃經濟。計劃經濟在蘇聯和中國走下來是什麼樣的結果?大家也都看到了。可是現在的民主黨人還認為大政府可以把社會搞好。

第二個是大福利。大福利就是照顧窮人啊,政府出錢照顧窮人,帶動社會的公平啊,這是民主黨人們的看法。

美國傳統價值觀對政府的看法:提防!不要養成暴政

方偉提到,在美國傳統的概念中看,美國這個國家持續繁榮250年不是偶然的,他背後有一整套的思路,而這個思路我們以前講過,28個美國立國原則,他來自於信仰,來自於上帝的律法,來自於自然法。

簡單地說,傳統的美國價值怎麼看待大政府呢?他認為政府絕對不是上帝,相反,政府是要被提防的東西,政府一旦養成暴政,那對社會的傷害是最大的。

當初里根總統(執政期1981-1989)就說過一句話嘛,他說政府不能解決所有社會問題,政府常常才是問題,政府自己就是問題。

美國的建國先父們遵循的傳統價值認為,政府擅長的領域是有限的,政府的權力不能太大,得看着它,所以政府只能做憲法規定好的事情,別的都別做。

聯邦政府擅長什麼呢?國防、安全、公共秩序,最多也就是一點點公共設施,除此之外,你都別做。

美國憲法規定:福利不是政府管的

如果政府只能管那麼一點事,那麼福利怎麼辦呢?

方偉介紹說,在美國憲法制定者看來,福利是聯邦政府絕對不能做的事情。為什麼呢?他的邏輯是:所謂政府做福利,無非就是把收來的稅拿一部分錢給窮人,這個稅是來自於其他人交的稅,也就是說當政府把一群人交上來的錢給另外一群人的時候,它不會去徵求前者的同意,如果它徵求前者同意就不是福利政策了。福利就是政府制定個政策,給誰多少錢,以下的人我給多少錢,那麼本質上在美國的傳統價值里看,這種福利其實就是一種搶劫,或者叫強制。

政府做福利的結果:製造不公平和養懶漢

方偉接着介紹說,美國憲法制定者在規定政府不能做福利時,打了個形象的比方,很有意思,他們說這種方式做福利,就有點象爸爸跟大兒子說,你給我一筆錢,我給二兒子。

可是還有一種方法,憲法制定者認為是更好的做福利的方法,就是讓大兒子自己把錢給二兒子,因為大兒子出自於自願。二兒子也不會躺在爸爸給的錢里,有我老爸,他一定會養我的。二兒子也不會偷懶,他知道他拿老哥的錢,拿了這個錢他不自立的話,老哥不一定會再給他。這就是出自於民間不帶有強制性,那麼拿錢的人也珍惜。

但是如果政府作為大佬,收了張三的錢給李四的話,張三會覺得你沒有徵求我同意,他是不服的;李四也不珍惜,政府給我錢理所當然啊。這樣下來政府福利其實就是左手對交稅的人不公平,右手很可能養出懶漢來。

政府福利還會滋生腐敗和浪費

除了不公平和養懶漢,方偉指出,不光如此啊,因為政府不擅長管理很細緻的社會項目,它會滋生很多腐敗,這些福利錢一路走過來,經過這個部門、那個部門,政府需要為此擴邊招一大堆人,每天寫寫支票就沒別的事做了,也沒人監督他們,因為政府不象私人公司,監督得非常緊密嘛,所以就會養出很多的腐敗,很多的福利錢也會在那裡浪費掉。

政府對很多事是不擅長的

方偉講到,這麼說的意思就是,政府不是什麼都擅長的,政府是很多事都不擅長的。比如說,你想想看,現在加州政府規定一個公司的董事會裡必須有幾位女性,還規定你家裡裝修的話,你的公司有個房子要裝修的話,你得要到政府去批多少許可,現在都已經約定俗成了,習慣了,好像是政府當然要管我呢。

但是從美國的傳統價值來看,你說一個房間要如何如何裝修,對於粗的地方,比如要有個滅火器也就算了,可是在細緻的方面,政府其實就不擅長了,這都是民間經濟生活,老百姓自己的事情,但是美國今天已經不是這樣了。

話說回來,就是在憲法規定里,福利根本就不是政府做的,聯邦政府不可以涉入福利。

今天還知道立國傳統的美國人是川普的核心選民

今天的美國和傳統美國其實很不一樣了,可是大家並沒有感覺到已經是生活在不同的環境當中了。方偉解釋說,這說明美國今天社會漂離了當初的美國立國傳統,而且已經是漂離很久了。我剛才說的那些道理,大約70%的美國人都不知道了。美國人中還知道這些道理的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川普的核心選民,他們知道這個東西。美國的“保守派”也是維護傳統的“傳統派”。

美國學校和媒體灌輸的“均貧富”思想很吸引人

前面提到美國向左走的原因,除了川普總統上台以後,刺激了民主黨向更左,不讓美國跟着川普往右走之外,方偉提到還有一個很長期的因素,就是美國的學校,包括大學和中學,但主要是大學,還有媒體長期灌輸“均貧富”的思想:為什麼你富我窮啊?為什麼這麼不公平啊?你有的我為什麼不能有啊?這種想法非常容易引起共鳴。

共產主義“均貧富”思想源自人性中的妒忌

方偉繼續解釋說,人性中有妒忌,共產主義就是這麼起來的。打倒富人,分他的土地,分他的工廠,為什麼他可以有,我沒有啊?共產主義其實就是這麼起家的。

兩種共產主義:暴力的和溫和的

方偉提到海外著名的歷史文化學者章天亮博士,因為本台對章天亮博士做過系列採訪,章天亮博士對共產主義分析得很清楚,他認為,簡單劃分的話,這個世界上有兩種共產主義,一種叫做“暴力共產主義”,就是那種摧毀舊制度,然後建立一個新制度的。這種暴力共產主義就是以蘇聯和中國共產黨為代表的。第二種叫做“溫和共產主義”,或者“溫和社會主義”,它是以當初英國的費邊社,從蕭伯納那時候開始的這麼一脈,它是慢慢來的。它舉的旗號是女權主義啊、環境保護啊等等的,這些旗號都舉得非常好。

女權主義和環境保護走到極端就成為社會主義

方偉繼續介紹章天亮博士的分析說,女權主義環境保護本質上是社會主義,但是你會覺得環境保護這麼好的事情,怎麼會是社會主義呢?它其實就是舉着一個很好的旗號,然後把它推到極端。當環境保護推到極端的時候,企業動輒得咎,就是企業動不動就要挨罰,這樣企業運行成本就很高,它的目的是扼殺自由企業,所以一般人會想象不到的。

還有對於同性戀的、或者變性男孩的保護,或者要保護那個變性的女孩子,這讓人覺得好象是同情心很強的,可是它推到極端之後,就會導致男女沒有辦法分別了,它摧毀的是傳統的家庭和男女之分,它摧毀的是傳統的倫理概念。

女權主義和環境保護打的旗號都很好啊,就象共產黨說的,窮人為什麼要餓死啊?但是這些東西會把整個的社會秩序全部摧毀了。舉着個好看的旗號,然後將它推到極端,這就是共產主義的迷惑性。

美國人沒有汲取社會主義的教訓

現在的美國人為什麼會被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迷惑住呢?方偉說,社會主義的實踐,我們都知道它是二十世紀人類最慘痛的實驗,很多國家都相信這個事情,世界上三分之一的國家都投入到這裡,最後上億人死掉。對不對?你看從蘇聯、中國、古巴、越南、柬埔寨,經濟一片凋零,死亡了很多很多的人,現代版就是前面講過的委內瑞拉。

但是這段慘痛歷史沒有被美國人汲取,我們中國大陸人汲取了,中國、東歐這些走過社會主義慘痛歷史的人有了免疫力,汲取了教訓,但是美國沒有汲取教訓。

美國沒有經歷過共產主義 教科書也不講

為什麼美國會沒有汲取教訓呢?方偉解釋說,原因非常簡單,我們的聽眾、讀者你回去查查你的小孩子中學教科書、大學教科書,你也不用去問他要了,你就在網上查一查就知道了,你查查加州,你查任何一個州,看到的都是:美國的中學教科書、大學教科書里關於共產主義都是語焉不詳,根本就沒有講人類二十世紀最慘痛的這個實驗,前因後果什麼都沒說,關於蘇聯的罪惡也沒說,中國的就更別提,根本就不講這個事情。

這又是為什麼呢?因為在整個的冷戰過程中,美國是打贏了的,所以共產主義並沒有統治過美國。美國等於是隔岸打仗也打贏了,這是一方面,美國自己沒有經歷過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慘痛歷史。

另一方面是,美國的大學、中學都是被一些傾向于社會主義的教授或者老師去主導,所以他們在教科書的編撰中,或者他們平時的教課中,他們就跳過這些事情不講。

美國年輕人又受到了共產主義的迷惑

方偉感嘆道,明明人類走過了這段慘痛歷史,但是歷史卻沒有被美國的年輕人所汲取。不管我們中國人、東歐人感覺多麼慘痛,很可能美國還要重新來過一遍,你會覺得這多麼荒唐啊!我們已經走過那麼多慘烈的教訓,美國人還要重新來過一遍嗎?

因為年輕人不懂共產主義,他們沒有經歷過嘛,所以共產主義給他們那種鴉片一樣的幻想,“均貧富”:我雖然窮,但我有權利得到福利,我有權利得到工作,我如果沒有的話,我覺得社會不公。

美國的傳統是“機會均等”  不是“結果均等”

方偉說,可是呢,美國的傳統是,創造“機會均等”,不是“結果均等”,人人通過勤奮都可以得到財富,人懶惰才不能夠養活自己,就是用勤奮換來你的成果,叫做“不失不得”。

但是這些幻想的東西,“均貧富”,“結果均等”,一代一代的迷惑人,我們中國人經歷了這些事情,才有免疫力。如果既沒有經歷,教科書又不去講的話,美國就出現了這樣的現象。民主黨今天就有點變成社會主義的樣子了,讓人非常嘆惜,特別是它裡頭的年輕一代。

傳統民主黨人不認同現在的民主黨

說到這裡,方偉提到了最近美國社會裡的一個熱點事件,就是咖啡連鎖店星巴克的前總裁霍華德·舒爾茨(Howard Schultz)站出來要競選2020年總統的事。舒爾茨本人一輩子都是民主黨人,但是他要以中間派、獨立派候選人身份來參加競選,結果被民主黨攻擊,這是怎麼回事呢?

方偉介紹說,星巴克的前CEO霍華德·舒爾茨跑來說,我來參選總統,我作中間人、獨立派競選,這讓民主黨氣得要死。民主黨說現在兩軍對決,大家想要把川普搞下來本來就不容易了,你本是個民主黨人,卻跑出來作中間人來參選,你這不是分我們的選票嗎,要把我們搞得更懸了嗎。

所以現在左派媒體和民主黨人都在拚命罵舒爾茨,說你這不是搗亂嘛,明明你也選不上,你還要分我們的票。但是如果你自己去聽舒爾茨的採訪,可以看出這個人真的是一個傳統民主黨人,就是溫和派的民主黨人。

舒爾茨自己把一個小小的咖啡店經營變成了850億美元的一個全球連鎖企業,他當然知道公司是怎麼開的,他當然知道政府和公司的關係是什麼,他當然知道政府有些事情為什麼不能幹,他看到民主黨被極左派把持之後,他在民主黨里根本就不可能出頭了,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現在民主黨的政策,他根本就不認同,他無法認同,他說他無法認同那些政策,怎麼能以民主黨人來竟選呢,所以他跑出來做獨立參選人。

其實說深一點,這要怪民主黨自己,是民主黨自己變了,舒爾茨沒有變。舒爾茨要堅持他的理念,他說他不能夠違背自己的想法去做,結果他就只剩下一個中間派的可能。這其實也是民主黨逼出來的一個現象。

民主黨繼續向左的話可能會被邊緣化直到消失

民主黨再往下會怎麼樣發展下去呢?方偉認為這是個很大的問題,很好的問題。他談了他個人的看法,他覺得民主黨如果繼續往左走的話,如果民主黨的中間派、傳統派不能掌握這個黨的話,就象現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難以掌握這個黨的話,民主黨在全國範圍內,很可能會讓自己更極端,會讓自己被削弱、被邊緣化,搞不好民主黨最後真的會沒了,這是有可能的。

美國獨特體制  加州在有社會主義敗象後可以再走回來

但是民主黨在加州的勢力實在是太強了,他們的社會主義這股力量在加州太強了。對此,方偉感覺民主黨在加州可能還有個漫長的過程。他認為加州的發展可能會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走社會主義走到一半的時候,它就醒過來了,中途改道;第二個情況就是它醒不過來,民主黨帶着加州一起在社會主義的路上往下走,走到真的有點象委內瑞拉那樣。

但是,方偉覺得加州不會走到象委內瑞拉那麼慘,它走到一大半社會主義的時候,已經出現敗象的時候,就應該回頭了,因為它可以和美國其他不走社會主義道路的州比較,這就是美國的獨特之處。

美國的50個州都有相當大的自主權,各州都可以選擇自己的政策和道路,然後人們可以看到各州的發展結果,比較優劣,並選擇自己喜歡的州去工作和生活。比如最近幾年,加州已經有很多公司、企業和中產階級都在離開加州,他們都搬到共和黨主政的州去了,比如搬到德克薩斯州,因為他們已經受不了加州民主黨的政策了。按照這個趨勢下去,如果有錢人都離開加州的話,加州就會變得窮困潦倒。

方偉認為,到了出現敗象的時候,加州就要做選擇了,換句話說叫做“跌到谷底再檢討”,加州還有可能走回來,但是中間的代價和折騰還會是很長時間的。

方偉感嘆說,我們中國人已經走過了社會主義的慘痛經歷,加州人、美國人何必再走一遍呢!

(全文完)

上文:美國社會主義從低調變高調 好在美國制度不會讓它成災(上)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2-11 17:08

說得很有道理

匿名
2019-02-11 14:52

美國歷史上不是沒有象現在的這種社會主義思潮,遠的不說,1930年代,就有路易斯安那州的休伊朗格,此人是個天才,作為該州的聯邦參議員,完全控制了該州,在美國其它地方也有大批的追隨者。甚至對當時如日中天的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都造成了威脅。此人利用美國當時大蕭條,在路易斯安娜州實行社會主義,規定每人所擁有的最高財產限額,高稅收,政府控制所有的一切。而且此人手段高明,在路易斯安那州隻手遮天,作為聯邦參議員,在國會也有不少的追隨者。並有進軍華府當選總統的能力。和休伊朗格比起來,現在這些所謂的民主黨激進派都只能算是跳樑小丑,不值一提。然而休伊朗格太強勢,惹來很多仇家,被一個該州受迫害的醫生在休伊朗格數位保鏢面前一槍將他撂倒斃命。他的那一套也就無疾而終。(參看《光榮與夢想》)。從休伊朗格的例子來看,任何人想要在美國實行社會主義,都是非常困難的。而且,美國可以合法擁有槍支這個憲法第二修正案,保證專制暴君在美國會面臨極大的危險。

匿名
2019-02-11 12:13

加州民主黨人離開加州前往共和黨州,並不是變成共和黨人,而是代表民主黨去赤化共和黨州。

匿名
2019-02-11 12:10

和平演變中國,結果卻變成”和平演變美國”,哈哈!

獨醒
2019-02-10 19:24

說得平和卻透亮,大明白人!佩服。。。

匿名
2019-02-10 18:46

寫得好啊,貿易戰是中美兩國人民一起覺醒的過程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