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吁各國看清中共危害(AFP)
陳光誠吁各國看清中共危害(AFP)

台商助對華短波泰國被捕 陳光誠吁各國看清中共危害

馨恬、岳文驍
2019-02-10 20:44
泰國警方於2018年8月拆除了希望之聲電台在清邁的電台,並表示是來自於中共的壓力。2018年11月23日,泰國警方在曼谷抓捕了幫助希望之聲在清邁租用于發射短波廣播的辦公室的台商蔣永新先生,蔣先生暫獲保釋,護照被沒收,過年也無法回到台灣與家人團聚,近日案件將開庭。

泰國警方於2018年8月拆除了希望之聲在清邁的電台,並表示是來自於中共的壓力。2018年11月23日,泰國警方在曼谷抓捕了幫助希望之聲在清邁租用于發射短波廣播的辦公室的台商蔣永新先生。蔣先生暫獲保釋,護照被沒收,過年也無法回到台灣與家人團聚,近日案件將開庭。現定居美國、一直關注希望之聲發展的著名中國人權活動家陳光誠先生日前接受希望之聲採訪,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陳光誠表示,整個事件實際上是中共這個大外宣和統戰的一個結合的體現。

他說:“實際上中共一直以來都有一個非常隱密而且規模龐大的大外宣計劃,而且這個大外宣計劃是結合統戰共同進行。所以很多時候即使以前我們提這個大外宣, 很多人也沒有意識到,因為它比較隱密。可能到現在為止也還沒有注意到。”

他認為實際上像泰國這次、包括之前越南,中共通過對這些國家施加影響或者壓力,要他們協助終止像希望之聲這樣的面對中國大陸的短波廣播,也是大外宣和統戰共同作用的一種結果。

陳光誠說:“實際上已經很清楚了,中共的魔爪在全世界無處不在了,西方企業經過多年的吃虧,現在已經意識到中共大外宣所帶來的危害。但是對於這個統戰,我覺得重視得還不夠 。特別是像希望之聲被停播這樣的事情發生以後,我希望通過這樣的事件能夠讓西方社會也警惕:中共除了滲透影響之外,還把魔爪伸向國外直接針對它不喜歡的人、機構或者是做法進行迫害、打擊。”

陳光誠認為:“實際上這也充分說明另外一點,就是說希望之聲這些年來的廣播影響越來越大,對於中國的這個普通民眾所起到的啟蒙或者是喚醒作用越來越明顯的顯現出來。這個可能是讓中共緊張要加大力度來進行阻撓,或者說 為了維護它的專權能夠繼續下去,它不惜暴露自己在海外的這一系列的長期以來的布局,也要公開這樣做的一個結果。”

對於蔣永新這個案子本身,陳光誠認為, 泰國的警察已經說得非常清楚,就是來自中共的影響 、中共的滲透 、中共的直接壓力。陳光誠說:“個人覺得它所引用的泰國國內的什麼廣播商業法,我個人覺得完全不能適用這樣的案子, 因為不管有多少設備在泰國,租用了房子,這個都是合法的。那些架設的設備也不是針對泰國的、也不是面向泰國去傳播去播放。”

他認為泰國以他們國內的這樣一個法律,來對面向泰國以外的地方輸送短波 的當事人起訴,沒有法律依據,法律不適用。

陳光誠認為通過這個案子,可能有一個槓桿作用,讓國際上更加看清中共大外宣之上的統戰的邪惡。他說:“即使是在泰國中共也能有這樣的影響力,不奇怪,但是我們不要悲觀和失望,只要不是在淪陷區,只要不是在中共的魔爪之下的這樣的地方,那麼我想好多民主國家它的影響力一點也不比中共差。所以我覺得這樣的事情發生以後,我們大家應該積極的發出聲音。通過各種各樣的渠道,也要求一些主持公正、維護這個世界秩序的民主國家共同努力,要求泰國呢,能夠非常清楚的看待這樣一個人神共怒的中共政權,對內打壓自己的人民,封人民的嘴,封鎖信息,對外試圖這樣干涉影響統戰的這樣的一個政權,能夠認清楚它,不要協助它們作惡。所以我覺得這樣一個事件,可能在全世界認清中共大外宣的基礎上能進一步認識統戰。我希望這個案子能夠起到這樣一個槓桿的作用。”

陳光誠認為,中共的大外宣已經由來已久,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中共多少年來一直花很多的錢在台灣,我覺得台灣近幾年它可能重視得更厲害。 它一直是向美國不斷的去滲透影響,去收買一些重要媒體的黃金時段,來隱密的做中共的這種宣傳。”

“也收買西方大媒體或者重要媒體有名的主持人來參與。中共在北美或者在歐洲設立的、它們打着外國旗號的這種媒體、包裝了的它自己的媒體,請他們到那裡去工作,當然是高額的薪水了。可能在中共那做一期節目要比他在正常媒體做一星期的收入都要高得多。一是讓這些人起到對西方人的一種欺騙,另一個就是讓這些人如果有機會在西方主流媒體批評中共的時候,希望他們能夠怎麼說呢?能不批評就不批評,必須批評的時候就輕批評,就這樣一個作用。”

陳光誠說,中共這種做法已經是由來已久,而且花了很多錢:“據我所知在華盛頓每年就是兩億美金,這個就不是說在華盛頓去試圖影響,就是光那個北美電視網站投資好像是27億美金。所以這是非常非常驚人的一個數字。”

陳光誠認為,這是因為面對像美國這樣的民主國家、超級強國 ,中共沒辦法去通過暴力通過流氓的手段來抗衡,那他就通過這種隱密的手段來進行滲透和影響、腐蝕。

他認為中共這種手段有非常強大的危害性。陳光誠:“中共是個邪惡的政權,是一個被邪靈附體的一群人,它抓住了人性的一些弱點,比如說貪婪這些東西。那它的危害……比如說它可以花一些錢把聯合國一些警察請到中國去,好吃好喝好招待,然後給他很好的待遇,讓他們感到過得舒舒服服的……回來以後 聯合國如果有什麼事情,如果是不利於中共,比如說抗議、比如說一些事情發生的時候,這些警察有意無意的就站在中共那邊,對於中共不喜歡的人可能就打擊得嚴重點,對於中共一些喜歡的人,可能也就在他們可控的範圍內他就能放就放一馬。實際上這就是一種行賄手段。”

陳光誠認為,這種賄賂手段 在西方民主國家雖然能有效果但是畢竟還有限制的,但是對於民主程序或者媒體監督不是那麼成熟的一些國家、一些地方,這些個人的權力或具體某些辦案單位或者辦事機構,在他們的權力範圍內,他們還是有空間可以做的。所以這個危害非常大。甚至有時候可能就使這些人為了他們的利益 就可以罔顧自己國家的法律、 罔顧國際法、罔顧這些基本的國際人權準則去做一些助紂為虐的事情。

陳光誠舉例說,甚至有些人為了一些現實的利益也會出賣自己國家的利益 。比如美國前一個階段就有一些人幫中共偷美國技術而被抓。

陳光誠表示,對人類腐蝕,使人類思想墮落,是共產專制政權這個毒瘤所主要體現的一種危害性,中共它的本性就決定了這一點:“只要它存在,它就會把跟它有任何接觸有任何聯繫、甚至只要有它在,它就會使盡渾身的解數把整個人類社會的發展方向向陰的一方、 向邪的一方面去拖去拉。”“中共一個最大特點就是沒有原則,為了達到它的目的什麼都可以做,任何一種手段它都會用。就包括它在邀請西方國家的一些官員的時候,它甚至去給你找一些美女作陪,然後事後弄一些照片,等你回到民主國家如果你不聽他的,它就會說,你還記得嗎?那次我們不是去哪玩得挺開心的,這就是一種威脅,你要是不聽我的,我就把你這些東西發出去了,這也不是個新鮮事。”

陳光誠:“中共向來是無惡不作、無所不用其極的,所以我覺得它的威嚇,我們知道的還只是小小的一部份,還有更大的還沒看到的,還沒有看到的原因也包括一些民主國家不願跟中共撕破臉皮,很多東西還沒有被公開。我想這個隨着時間的推移會公開的越來越多,就象當年蘇聯解密的那些資料一樣,將來也會有更多的資料被解密出來,大家回頭再把整個證據串起來,你就會看到中共它對人類的危害究竟有多大,到那個時候你就看到不僅僅是錢的危害,不僅僅是土地上的、環境上的危害,可能最嚴重的大家會看到是靈魂的危害,凡是沾染上中共的這樣一些組織、地方它們的靈魂都是趨向于墮落的,如果畫一條線的話我想就像股市的那個線一樣,大家就能明顯的看出來,凡是跟中共走得近的往往都會受到這樣的影響,這非常的明顯。”

陳光誠強調說:“哪裡有中共,哪裡都別想好;哪裡有共產主義的國家,哪裡人民有好日子過的嗎?災荒、政治鬥爭、餓死人等,共產思想所到之處,就是一片狼藉、就是一片災難,這個永遠不變,除非共產思想被徹底放進歷史垃圾堆之中。”

最後,就台商蔣永新在泰國的案子,陳光誠呼籲美國政府應該發揮影響力,支持民間對突破中共信息封鎖的努力,要求泰國政府停止配合中共迫害。

陳光誠:“短期來說,我覺得美國政府應該發揮它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要求泰國政府停止與中共為伍,停止打擊自由信息的傳播。從長遠來講,美國也應該考慮支持法輪功開發像原來的自由門這些突破網絡封鎖的軟件,支持像這種民間的軟件壯大起來,來避免中共這種信息的封鎖、除了網絡防火牆以外的這種對於信號的干擾、對於短波的傳播的干擾、對於衛星傳播的干擾。”

美國能這樣做,一方面是降低中共的這種能力,另一方面就是要自己增強這方面能力。陳光誠認為其實美國政府是完全可以從這個角度去做,中共這些封鎖信息的東西是完全可以推倒的。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