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和川普(圖片來源:AP)
習近平和川普(圖片來源:AP)

德媒:習近平和川普不對等 北京臨真實危局(視頻)

岳文驍
2019-02-17 19:12
最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15日剛剛在北京結束。美中雙方在關鍵問題上出現僵局。德媒文章認為,觀察貿易戰的兩大情形,暴露的是中共治下所謂“崛起大國”的虛弱。

最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15日剛剛在北京結束。美中雙方在關鍵問題上出現僵局。德媒文章認為,觀察貿易戰的兩大情形,中共政權或最終如同泥足巨人一般地坍塌了。

德國之聲2月16日刊發政論作家白信文章認為,中美貿易談判北京回合的結果並不出意料,似乎完全按照美國總統川普在談判前所定調的劇本展開:非常接近協議達成,中方甚至承認達成了原則性共識,卻未簽署任何文本,包括備忘錄。

白信認為,接下來3月1日最後期限到來前的最後一輪談判,將簽署正式備忘錄,既為川普總統延緩加征關稅創造條件,也為中國(中共)領導人贏得了拖延時間,還有面子。

文章歸結說,經過一年的貿易戰後,中國(中共)政府最初表現的各種桀驁和強硬,例如從文宣單位警告美國“不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到習近平在去年底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說“堅決不改”,似乎都在過去一周的釣魚台國賓館裡煙消雲散了。

在去年底的官方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除了說“堅決不改”,還提到準備面對“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

白信文章認為,這一切均和美中貿易戰相系。假設這就是全球化時代的新冷戰,那麼,勢必像冷戰時期圍繞各種裁軍談判的進程逐漸將蘇聯這一泥足巨人拖向深淵。中美間的貿易談判如果不斷反覆、繼續,也可能最終引致一個相似的結局。而且,一旦入局,哪怕只對最低限度的結構性改革讓步,那麼,未來都再難逃脫貿易戰的框架,並且在此框架下不斷地在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壓力下進行結構性改革的和平演變。這恐怕就是中國(中共)政府最為防備的,在貿易談判中對美方“結構性改革”建議十分抵制的原因,然而缺乏戰略性的反制,無時不刻暴露着所謂“崛起大國”的虛弱。

德媒文章提到貿易戰引發中國兩個罕見的情形:一是高壓環境下貿易戰作為事實上的公共輿論熱點,成為中共政權安全威脅。二是習近平和川普因為體制不同而不對等,致中共危局。

高壓難掩公共輿論影響 中共高層憂政治不安全

白信文章認為,貿易戰為中國的公共輿論和社會經濟預期創造了一個持續性的窗口,這在過去六年的互聯網和公民社會整肅的高壓下是罕見的。

文章認為,研究表明過去一年中國互聯網新聞審查其主要目標就是貿易戰的有關內容,這卻也間接證實中美貿易戰成為中國社交媒體最為熱烈的主導性議題,美國對貿易戰的發動和動作一直引領着中國的公共議程,進而對中國(中共)的決策層發揮着間接影響。

比如,這其中,不僅發酵出私有企業退場論等社會恐慌,從去年12月起北京的各方人士開始打破沉默,公開批評最高層的失誤,中國公眾也在少有的持續性討論里意識到,美國政府所提出的結構性改革方案其實正是中國未來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南。這對不敢驟然拋棄改開路線繼承者的中共領導人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輿論挑戰,黨內分歧在去年下半年後也隨之加劇,動搖着“定於一尊”的領袖權威,故此,原定2018年秋天的十九大四中全會因此遲遲難以召開。

日經此前曾報導,北京政府在貿易談判中被施壓要求執行結構性改革(structural reforms)的情況下,引發中共領導階層擔憂爆發顏色革命(color revolution),危及共產黨的統治基礎。

報導說,中共國務委員兼公安部長趙克志1月17日在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罕見公開提及公安單位今年須全力防範顏色革命和政治風險;在往年類似會議上,中國公安部長從未如此表態。而在共產黨統治的國家,官員也很少會公開提到防止民眾起義的必要性。

趙克志在談到如何防止顏色革命時提到要利用最先進的科技技術,將以“大數據戰略”深入實施警察體系來維穩。

過去一年,有關中國經濟不穩的討論在大陸盛行。日經報導表示,中共擔心信息的自由流動可能會威脅到共產黨的治理體系。當局運用數位科技監視維穩,並對海外社交媒體平台谷歌、臉書、Line等封鎖信息。

1月21日,習近平在在中共省部級官員研討班的開班講話中稱,中共面臨“七大風險”,需要防範“灰犀牛”和“黑天鵝”。這“七大風險”分別是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和黨的建設等。其中“政治安全”放在了第一位。

日經認為,中共高官的這種“焦慮”反映了中國在1991年看到蘇聯解體時所遭受的創傷,中共反對和平演變理論的態度,後來演變成了對顏色革命威脅的警惕;貿易談判正如中共高層所說的,更像是“保護中共的政治安全”。

兩國元首不對等 習近平受制僵化意識形態和體制

白信文章還指出另一個更值得關注的情形,就是本次北京回合談判:不在談判現場的兩位元首並不對等。

文章認為,雖說美國總統川普,受着三權分立的約束,還因國會牽制而被迫關閉聯邦政府,但是美國民主體制下的總統制設計卻賦予總統在對外談判上極大的自主性。而中國的談判決策者卻面臨著尷尬的境地:他雖然消滅了所有黨內外的反對者或挑戰者,但是受制于每年一度橡皮圖章似的——3月5日即將召開的“兩會”。

清華大學政治系原講師吳強近日曾對自由亞洲電台說,美中談判一旦破裂,下月的中共“兩會”將非常棘手,“在會場內外都會對習近平的執政權威產生嚴重的懷疑,這是中國(中共)政府不願意看到的。在目前國內困難的經濟形勢下,也沒有做好足夠的準備。”

白信文章認為,習近平雖然在過去六年里成功顛覆了政治局集體領導體制、空前強化了個人威權主義,即“定於一尊”的超級元首,但是他的近乎不受約束的個人權力卻受限于中國的僵化政治,一個雖然充滿唯唯諾諾和層級服從卻被錯綜複雜的官僚機器和程式化的表演政治所固化的體制,而且越來越像勃涅日列夫時代的僵化和停滯。區別只是,他可能通過發動一波又一波的微型文革來動員官僚體制,而不必像勃涅日列夫那樣通過不斷討好地方大員來維持權力,製造出一片繁榮穩定的內部幻覺,但是在國際事務上卻陷入勃涅日列夫時代的冷戰陷阱。

白信文章還認為,貿易戰所暴露的最關鍵,在於過去一年中國的談判方式再次印證了一個過去幾十年的中共外交模式:以強硬的姿態開始,然後突然全盤放棄。連戰爭模式也不脫其窠臼,如1962年的對印戰爭,和1979年的對越戰爭。在其間不多的重大外交談判,例如1954年的日內瓦和談、1979年元旦前夕的中美建交談判和1990年代末到2001年的入世談判,等等,幾乎都一再重複了這種“紙老虎”的外交模式,表明中國的外交缺乏堅實的戰略基礎,外交談判和最高決策層之間也缺乏足夠信任。

意識形態的僵化始終沒有得到重視,也遮蔽了意識形態與外交路線的分裂。

而且意識形態本身的虛偽和過時,不僅無力解決小外交的制度瓶頸,造成連外交人員在無論輸出革命還是“一帶一路”時期都在抱怨的——外交部門對國內話語和對國外話語的割裂,這種割裂充分體現在貿易戰談判進程中,也體現在中國政府對華為案的態度上;意識形態的僵化正加速着中國的國際孤立,或許不得不在最後以投降換得和平,對習近平的外交決策來說,更是最為體制性的牽制。

北京臨真實危局 中共如泥足巨人

白信文章最後指出,外界不難發現,他們面對的咄咄逼人的對手,或許更像冷戰後期的蘇聯,陷入停滯的蘇聯全力以赴地盜取西方的先進技術,並且掩蓋自身的困境,而最終如同泥足巨人一般地坍塌了。這或許是中國政府在2019年伊始便意識到的危機來臨。

今年2019年,適逢中共屠殺“六四”學生30周年、《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中美貿易戰等諸多問題,令坊間“逢九必亂”之說再起。

中央社早前報導也指出,目前中國現實上潛藏着危機,最顯而易見的,就是隱藏多時的金融危機逐漸浮現。同時,在政治高壓下、特別是日趨緊縮的言論空間下,社會上原就潛藏的不滿情緒,可能經過一定累積,藉由單一事件而爆發,正如中共當局在2019年新年賀詞中所表示的,中共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2-18 18:48

快結束魔鬼統治吧

匿名
2019-02-18 16:31

滿朝文武藏綠卡!
半壁江山養紅顏!
紅顏二奶藏美國!
猥褻惡靈中國共慘黨!
鬥爭、貪污的劣根性!
腐敗、淫亂麋爛本質!
中國極權統治的共業!
隨時都可能改朝換代!
改朝換代時殺戮屠城!
慘如屠宰場人間煉獄!
個個都隨時準備逃難!
這是中國的魔鬼詛咒!

匿名
2019-02-18 10:30

邪靈不死中國不安

匿名
2019-02-17 23:00

TG流氓政權,早死早超生

匿名
2019-02-18 06:04

這次死,應該沒有超生的機會,是直接銷毀,沒有來生!

炎黃子孫
2019-02-18 08:39

沒錯,中共邪靈徹底完蛋!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