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好男人在生活中對自己的妻子忠貞不二。(示意圖,圖片:Angie)
北宋好男人在生活中對自己的妻子忠貞不二。(示意圖,圖片:Angie)

北宋好男人:他們在官場上相愛相殺,在生活中都對妻子忠貞不二,拒不納妾

慧明
2019-02-18 18:01
宋朝,經濟發達商業活躍。北宋是個重視文人的時代,文官的地位很高;北宋是個講究享受的時代,文官的生活很奢侈。眾多官人、文人樂于納妾,在這樣大的社會環境當中,王安石、司馬光就更顯得難能可貴了,他們一生都只娶了一位妻子,不曾納妾。雖然他倆是同朝政敵,相愛相殺,但在生活中都對自己的妻子忠貞不二。宋朝「模範丈夫」為後人所稱頌。

在古代,是中國普遍的婚姻制度,但一夫多妾也非常的普遍。多妾制,不同朝代對於納妾的條件、數量都有特殊約定,總的來說和你的社會等級(皇族或官員級別)、財富有關。

宋朝,經濟發達商業活躍。北宋是個重視文人的時代,文官的地位很高;北宋是個講究享受的時代,文官的生活很奢侈。眾多官人、文人樂于納妾,在這樣大的社會環境當中,王安石、司馬光就更顯得難能可貴了,他們一生都只娶了一位妻子,不曾納妾。雖然他倆是同朝政敵,相愛相殺,但在生活中都對自己的妻子忠貞不二。宋朝「模範丈夫」為後人所稱頌。

王安石終生不納妾

王安石(1021-1086),字介甫,號半山,臨川鹽阜嶺(今江西省撫州市東鄉縣)人,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文學家、思想家,唐宋八大家之一。他二十二歲就中進士第,並開始當地方官。四十六 歲登上宰相高位,一做八年,一度呼風喚雨、權高一世。長達二十多年的官職,以王安石的社會地位,娶個妾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但他卻堅守一夫一妻制。

王安石(圖片:Wikimedia Commons)
王安石(圖片:Wikimedia Commons)

著名理學家邵雍之子邵伯溫着《河南邵氏聞見錄》一書,卷十一記載了這樣的一件事。王安石四十歲擔任知制誥時(知制誥為唐宋兩朝專掌內命,典司詔誥的官吏),有一天,他的妻子吳夫人替他買了一個小妾回來,想要小妾好好侍奉平時公務繁忙的王安石。想不到,王安石退朝回來看到陌生且年輕貌美的女子在自己家中,嚇了一跳,問她:「你是誰?幹什麼的?」

女子說:「我是吳夫人買來要侍奉老爺您的啊。」接着,女子把自己家中情況跟王安石說了:她本是一個將官的妻子,日前,她的丈夫在一次奉命押送軍糧的途中不幸遇到大風,船翻了,軍糧也沒了。丈夫為了賠償損失的軍糧,把家中所有東西都變賣、典當了,但還是湊不夠錢。無奈之下,只好把她也賣了。王安石聽了女子的泣訴很同情,便問她:「夫人用多少錢把你買回來的?」

女子說:「九十萬錢。」這筆錢在宋朝當時不是個小數目,但王安石沒有說什麼。之後,王安石命人把女子的丈夫找來,讓他把妻子領回去,告訴他們夫妻倆好好團圓,過他們原本的生活。不但不必退還九十萬錢,臨走時,王安石還送給他們一筆錢,讓他們可以重新過日子。

《邵氏聞見錄》:王荊公知制誥,吳夫人為買一妾,荊公見之,曰:『何物也? 』女子曰:『夫人令執事左右。 』安石曰:『汝誰氏? 』曰:『妾之夫為軍大將,部米運失舟,家資盡沒猶不足,又賣妾以償。 』公愀然曰:『夫人用錢幾何得汝? 』曰:『九十萬。 』公呼其夫,令為夫婦如初,盡以錢賜之。

其一生,王安石只有一個夫人。此事之後,吳氏便再不給他買妾了。

司馬光不為美色動

司馬光(1019-1086),字君實,號迂叟,山西運城夏縣涑水鄉人,世稱「涑水先生」,北宋文學家、史學家。主持編纂了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編年體通史《資治通鑒》。

《宋史》曰:「群兒戲于庭,一兒登瓮,足跌沒水中,眾皆棄去,光持石擊瓮破之,水迸,兒得活。其後京、洛間畫以為圖。」這是司馬光童年的一段逸聞。

至和元年(1054年),龐籍知并州事,兼河東經略,司馬光改并州通判。那時他三十好幾,尚無子嗣。龐籍曾對司馬光有知遇之恩,讓自家夫人與司馬光妻子張氏商量,主動為司馬光納一房妾,以便延續司馬氏的香火。張氏經過一番考慮,答應了這事兒,並且承諾不會刁難小妾。

司馬光(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司馬光(圖片:wikimedia commons)

於是某一天,龐氏夫婦就把選來的小妾送到了司馬府上,然而司馬光卻不理不睬。剛開始龐籍還以為是張氏從中刁難,於是讓妻子邀請張氏來龐府賞花,以便讓小妾與司馬光獨處。張氏了解其中關竅,也順水推舟,出門前囑咐小妾好生打扮一番,直接去相公書房。小妾來到司馬光書房之後,司馬光很是驚訝,對小妾說:「夫人出門去了,你來做什麼?」趕忙把她打發走了。

《邵氏聞見錄》:司馬溫公從龐穎公闢為太原府通判,尚未有子。穎公夫人言之,為買一妾,公殊不顧。夫人疑有所忌也,一日教其妾:『俟我出,汝自裝飾至書院中。 』冀公一顧也。妾如其言,公訝曰:『夫人出,汝安得至此? 』亟遣之。

明馮夢龍《古今譚概•拱手對妾》也記載了這段故事:溫公未有子,清河郡君為置一妾。一日,乘間俾盛飾送入書房。公略不顧。妾思所以嘗之,取一帙問曰:「中丞,此是何書?」公拱手莊色對曰:「此是《尚書》。」妾乃逡巡而退。

司馬光夫人終身未育,司馬光也沒有納妾,所以沒有一兒半女,後來收養族人之子為嗣,即司馬康。

《邵氏聞見錄》作者邵伯溫說:「荊公(王安石)、溫公(司馬光)不好聲色,不愛官職,不殖貨利皆同。」

王安石和司馬光二人不納妾,是自律自覺的行為,這與西晉的賈充和初唐的房玄齡情況不同。賈充和房玄齡都是因為夫人吃醋而又特別厲害而不敢納妾。房玄齡的夫人寧可違抗聖旨喝毒酒,也不同意自己的老公娶第二個夫人。這都是歷史上有名的故事。王安石和司馬光一切障礙統統沒有,依舊堅決不肯納妾,更見其高潔。

王安石與司馬光的是非恩怨

清代的大詞人納蘭性德在《木蘭詞》中寫道:“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用這首詞來形容王安石和司馬光的關係,再恰當不過。

慶曆二年(公元1042年)王安石中進士,寶元元年(公元1038年),20歲的司馬光考中進士,倆人紛紛踏入仕途。

司馬光在談到他與王安石十數年的交往時,認為自己于王安石,應當算是益友。在他們各自的文集中,至今仍保留着許多互相讚賞的詩賦。但是好景不長,兩人後來因為政見不同發生了分歧。

宋神宗時,王安石施行變法,司馬光堅辭樞密副使,離開權力中心,來到當時的文化中心洛陽專心修史。

雖然王安石與司馬光的關係破裂,但兩人互相保持着對對方人格的敬重。一個反對新法的官員死後,司馬光為其作墓志銘,其中有諷刺變法的話。有好事者將這個墓志銘獻給王安石,以為後者會遷怒於司馬光。不料,王安石卻將銘文掛在牆上,向其門下士贊曰:“君實之文,西漢之文也。”而司馬光在洛陽記述宋朝歷史時,也能對王安石作客觀評價。

王安石變法失敗後,元豐八年(1085年),司馬光被重新起用。司馬光後來得知王安石逝世的消息後,深為悲憾。根據司馬光的建議,王安石被追贈正一品榮銜――太傅。元祐元年(1086年),司馬光執政一年半後,也與世長辭。

宋欽宗時尚書左丞馮澥說:「王安石、司馬光,皆天下之大賢。其優劣等差,自有公論。」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