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縱橫】「英國有條件接受華為5G」= 菜刀戴個套兒能阻止殺人者?

石濤
2019-02-18 18:16

今天大家看這節目的時候應該明天是正月十五,過完正月十五,這年就算過完了,2019年的年就過完了。

我記得有期節目跟大家講過,在海外這麼多年,今年第一次我看到在西方的社會環境中,在慶祝中國,所謂農曆年、中國年的時候,幾乎他們都不用“中國”這個字,全都改成叫農曆年,洋人的環境,全都改成叫農曆年,農曆年他也放上豬,就跟我們通常說的中國年差不多。

在過去時間裡,一直講的是中國年,叫“ChineseNewYear”,現在叫什麼”Lunar“,我英文不好,叫Lunar,你要查就是農曆新年,慶祝農曆新年。

這是一個非常直截了當,沒有任何人去說,我們沒有看到媒體上的報道,但是在西方社會,白人社會的環境中,幾乎都是這樣的改變。

改變的本身去掉中共國的概念,中國被中共佔據了,所以在西方的文化中,從今年的過年開始剔除掉中國的因素,這是我個人的判斷。

昨天去跟幾個朋友吃飯,看到其他的一些中餐館,包括一些大的中餐館在做電視廣告的時候,他還是用“ChineseNewYear”,但是今年你看“ChineseNewYear”,你看到的就是被淘汰的感覺。總歸這地方是西方的社會、北美的社會,被淘汰的概念就是當這些中餐館還在固守自己以為的東西的時候,就是一個被這個社會淘汰,被社會剔除和被社會淘汰的過程。

其實到現在大陸人在北美、在世界各地影響很大,數量不大,但是呢,能出來的人,在他中國社會中就幾乎不是有錢的就是有權、有勢力的,要不然就是有名的,要不然就是技術上擅長的,就是他是一個在中國的體制之下一個基本上成功的人,在成功的基礎上再邁一步出國的,基本就是這樣。

所以數量不大,但是呢到了西方社會又變成了大數量。一個加拿大全國才3000萬人,出來300萬中國人你試試,還就把整個全國就給埋傻了,可300萬人對於中國而言才多少?一個北京,本地人口加上流動的人口2000多萬將近3000萬,上海搞不好還多。所以你一個國家才趕上人一個城市,那一個國家的1/10,跑你這兒,那不折騰死你呀。

所以你就會感覺到他的力量很大。因為這個概念,力量比是這樣,不一樣,感覺到力量很大。而他帶來的文化,現在大家統稱都叫黨文化。所以今年在我個人的眼睛裡,看到的這種變化非常直接,而這個變化的本身我相信跟過去的時間裡面的這種走動,就是我相信是從12月1號孟晚舟的事情出來之後,你看到的影響。

因為在12月份左右,那西方社會都在過聖誕節,沒人去想現在的中國年。聖誕節過完了,陽曆年,我們通常說的公曆的新年過完之後,人們會集中在西方作為零售企業來講,他作為一種過年的氣氛,這是一種市場銷售當中的完全可以利用的,而都是購買力都在中國人身上的時候,他卻拋棄了“ChineseNewYear”的概念。

就是說,在相當程度上,在西方社會,即使做生意,唯利是圖的生意人,他同樣已經開始不接受“中國”兩個字,不接受了,而他不接受的原因就是我不管你有錢沒錢,我看見你就討厭你,把生意人逼成這樣的話,你得下相當功夫了。

生意人就是掙錢的,我才不管你什麼人性、政治,我是掙錢的,我的工作就是掙錢的,我掙錢一定投你所好,就這麼點事。投你所好那買東西的人很多都是隨意花錢的,那我隨意花錢我為什麼不投你所好。

所以你看到大超市裡面全都是叫“LunarNewYear”,”HappyLunarNewYear“,有幾個大陸人懂,看見豬他明白了,噌就上去了,看見Lunar他不明白,那看見“Chinese”呢,他就覺得親,這是人之常情,所以我以為這就是個最關鍵的,已經開始觸及到,就是這個社會開始反對,開始明確排斥中共控制下的中國的概念。

但是呢,他的勢力就是他的滲透的概念,他的文化的概念,為什麼讓更多的人討厭,為什麼讓更多的人厭惡,是因為他的行為,有錢能使鬼推磨,他的很多行為會給人們帶來,當給個別人帶來利益的時候,會給更大、更多數人帶來傷害,鬥爭的文化是中共黨文化中滲透的。

在中國的社會中,全是鬥爭的文化,誰是好人誰是壞人,看電影,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你聽吧。就一切都是鬥爭的文化,這是今年過年裡面我個人看到的,非常顯著地變化。

因為呆了這麼多年了。“ChineseNewYear”是怎麼怎麼逐漸起來的,跟大陸人到海外來的時間是完全吻合的,跟他的購買力也完全吻合的,所以當零售業開始排斥的時候,那基本就是在相當層面上,當地的國民對今天來自大陸的人他帶有的文化的氣息,恨之入骨,你說到不到呢,你可以說不到,也可以說到,但是零售的生意人不要你,你想想是什麼概念。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英國自認對華為“免疫”歐洲各國或將壯膽》。

但是同時間豬的消息又是反的,英國的監察部門作出了判斷,認為華為可能給英國帶來,用了華為可能給英國帶來的傷害,他是可以控制的,就是華為的間諜的影響,如果有間諜的話,如果對國家安全問題造成傷害的話,英國有能力控制他。

這是英國的金融時報昨天登的一篇文章,是來自兩個消息來源,無疑這是對華為是一個巨大的好消息,巨大的正面消息。

英國是華為走向歐洲的第一站,在英國本土大概有,在倫敦附近就有1400多人僱員,它的當地僱員大概接近70%。

孟晚舟當初要推動華為走向海外,她的首要的落點就在倫敦,後來她現在轉到波蘭,波蘭是她的地域中心,而倫敦是她的發展基礎。

早在節目中跟大家介紹了,而英國在這樣的過程中,讓我眼睛裡看到的就是利益,很大利益在其中。如果這是真的,現在消息沒有確定,只是英國的《金融時報》它拿到的消息。

讓我感受到的問題就是說,想到的是一帶一路。一帶一路什麼意思?馬來西亞,斯里蘭卡甚至現在出現的薩爾瓦多。薩爾瓦多新的總統上台之後,現在在重新恢復——就是當初薩爾瓦多為什麼跟中華民國斷交,就是跟中共國建交——新獲選的總統,當時出現的狀況。

有用錢買掉一切,有錢能使鬼推磨,這是今天中共政權信奉的天條,所以在英國的問題上,我個人覺得,第一其中恐怕有類似。因為它的時間根基太深。華為在行為上,在這種類似的做法上,你會看到到處都是。華為在非洲已經因為行賄受賄被告到法院,在三個國家,用錢買掉個人,是男的我送你女的,是女的我送你男的。然後給你錢,你把這事給我辦了。

擺地灘對付城管,是這麼對付的。上到習近平,再向一帶一路也是這麼走的。他華為能玩出什麼花花活來?不可能。驢就是驢,騾子就是騾子。

所以在有關英國這個問題上,就我個人來講,我能感覺到是這問題。

【美國官員用各種方法呼籲盟國提防華為的同時,英國卻表示自認能夠消除華為帶來的國安疑慮。不論兩個國家之間誰對華為的評價比較準確,英國這個舉動都扯到美國的後腿。】

是。

【熟悉英國國家網絡安全中心(NCSC)的知情人士告訴金融時報:“其他國家也可以就此推論,既然英國有自信能夠化解華為帶來的國安疑慮,那麼他們也能夠對一般民眾甚至美國政府做同樣的保證:只要他們謹慎行事,採納英國的建議,那他們也可以開放電信商採用華為的設備。”】

什麼叫謹慎行事?我覺著這個就是最有趣的。你今天發生的衝突。今天在北美,人們在歡度中國年的時候,不叫“ChineseNewYear”,人們改成叫“LunarNewYear”。這種細小的變化在北美已經發生了,它意識到“中國”這兩個字是被中共用來欺騙用的,但如果北美沒有經歷過就象孟晚舟的事情這樣的前後的過程的時候,你跟它去說白說,你跟它去數數白數數,沒用的。在它的概念中說,這無所謂,中國人有錢,大陸人有錢。這就是他們的年。他們有14億人,東亞地區都加上還夠不上他們一個零頭。我掙錢我為什麼不能用這名字啊?我們完全可以控制他們。無所謂嘛,中國就是中國嘛。

那你現在為什麼改啊?它就知道在共產黨下的“中國”這兩個字,可以把今天很多大陸人變成瘋子,可以對其他人進行污辱。

在我眼睛裡,這是狗屁理論,英國。為什麼?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麼生命。你覺得馬能下駒,能夠下小馬,你就認為騾子也能。那笨蛋的是你。說我可以控制它,你根本就不知道它那種兒是什麼東西,你拿什麼控制?英國沒有一個公司能做成5G,美國也沒有。這些公司在他們努力之下,在政府的支持下,它可以在短時間內能做到,這是擁有這份技術,那是沒錯的。

但大家公認在全球,5G就是華為,瑞典的愛立信,芬蘭的諾基亞,其它的,在這種大一統的全球的經濟範圍內,大家是分開的。那個東西很多人認為沒必要去做,或者說不願意在那方面投資太大。

一個你都沒結過婚的人,不知道異性之間的關係的時候,你說我可以控制他,類似了。你能控制你自個嗎?

這就是對實證科學的一種笑話,所以實證科學講的是論證。當你都在5樓的時候,你非說他在9樓,我能控制他。到時候我認為反正9樓跟5樓差不多。那樓房蓋什麼樣的都有。這不就是對實證科學的一種嘲諷嗎?你都不具備,你怎麼可能控制?

一個拿菜刀的,沒人想到拿菜刀會殺人,人的正常想法菜刀是剁豬腿的。然後就給那爺們手裡,那爺們說,沒事,反正你給他吧,我能控制他。你想不到他能幹嘛。他拿來就把你的小爪給剁了,他是這麼乾的。

所以我覺得反正也是過程,這種事是自然的。人的行賄受賄,吃飯花錢,沒跟你說嘛,老外太便宜。一個加拿大的駐中國的大使,代表加拿大全權大使,弄個七八萬塊錢就買了。比女人便宜多了。你看他們當官的給女人花多少錢?買一個國家大使花多少錢?因為沒見過,沒見過這麼白給錢的。說到中國去免費旅遊,他就高興了。就替它說話了,太便宜了。

所以這是共產黨的黨文化,它的賄賂文化也好,金錢文化也好,它一切走的都是這些魔鬼之道。但今天在我眼睛裡就是這個。如果這是真的,十有八九在這方面是起的作用。

【這無疑是對着美國抵制華為的行動唱反調。美國聲稱華為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很可能被當做監控工具,不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呼籲中歐盟國禁用華為,美國副總統彭斯也在16日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再次與華為作對:“既然北京的國安機構有權取得觸及到他們網絡或設備的所有資料,我們一定要保護我們重要的電信設備。”他說:“美國呼籲所有的夥伴保持警惕,拒絕任何會損害我們通信技術或國家安全系統完整性的企業。”

同場的中方代表、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立即做出反駁,表示“中國的法律並沒有要求任何企業安裝後門或是搜集情資”,也說“歐洲國家非常清楚哪一條是明智的道路”。】

這就是最豬的理論。如果作為明白的人,當他這麼去辯論的話,已經知道這是錯的了。“中國的法律並沒有要求任何企業安裝後門或是搜集情資。”但中國的法律要求每一個共產黨員向共產黨獻身,男人去死,女人去給身體。就是這些精英,讀書讀的,其實裡頭有自己的利益。

法律沒有要求裝後門,但要這個男人獻身,去死。讓這個女人去獻身,還用裝後門嗎?

楊潔篪他們已經在用文字了,他又不敢反抗,他用了個文字。你不是說我們裝後門嗎?我們沒後門,房頂都沒有,要什麼後門啊?這是豬腦袋啊!

楊潔篪這是國家最高的外交官員,國務委員政治局,在慕尼黑國際安全會上說法律沒要求安後門。

在我眼睛裡就是荒唐。所以什麼專家學者?今天很多專家學者就是在利益的層面上的精英。沒跟你說嘛,把自己當成精蛋子了,多半都是貪婪的傻瓜。

【英國國家網絡安全中心重申對華為的擔憂:“就像我們在七月對於‘華為網絡安全評估中心’監督委員會所說的,國家網絡安全中心對於華為的工程能力與安全能力有所顧慮。我們已經列出了我們希望該公司改進的事項。】

這基本都是瞎掰了,沒用的。你把妲己給娶回家去了,說,我們知道它多少有點淫蕩,但是我們會控制它的淫蕩。

這就是男人的聰明,男人愚蠢的聰明。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