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違背李銳生前遺願,在其過世後強行給其遺體蓋中共黨旗。海外輿論紛紛斥責中共不惜以侮辱逝者人格的做法來為“黨”再撐一次場面的做法太卑鄙。(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中共違背李銳生前遺願,在其過世後強行給其遺體蓋中共黨旗。海外輿論紛紛斥責中共不惜以侮辱逝者人格的做法來為“黨”再撐一次場面的做法太卑鄙。(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李銳遺體被蓋黨旗引反彈 女兒揭中共鉗制直達家中內幕

岳文驍
2019-02-20 18:57
已故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銳的追悼會,周三(20日)在北京八寶山舉行。重重監控之下,李銳遺體終被黨旗覆蓋,令公開李銳不蓋黨旗等遺願的女兒李南央感到痛心。前趙紫陽秘書鮑彤也斥責當局強行蓋上黨旗。李南央在受訪時還首次曝光了中共監控和鉗制直達家中的內幕。

已故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銳的追悼會,周三(20日)在北京八寶山舉行。重重監控之下,李銳遺體終被黨旗覆蓋,令公開李銳不蓋黨旗等遺願的女兒李南央感到痛心。前趙紫陽秘書鮑彤也斥責當局強行蓋上黨旗。李南央在受訪時還首次曝光了中共監控和鉗制直達家中的內幕。

綜合媒體2月21日報導,中共自由派元老、曾擔任毛澤東兼職秘書的李銳于上周六(16日)去世,其遠在美國的女兒李南央公開父親“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的遺願,但官方其後仍宣布按正部級規格辦追悼會。

李銳遺體告別儀式20日在八寶山東大廳舉行,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的後人如胡德平、胡德華及其他體制自由派人士到場。參加者逾千人。但高瑜、北京維權律師浦志強等多人被當局阻止參加,亦有李銳前部下閻淮及一些友人與李南央同進退,拒絕參加官方追悼會。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知情者透露,追悼會現場遍布便衣、警察,嚴密監控到場人士、驅趕記者,弔唁大廳內禁止任何人攜帶電子設備進入和拍照。悼念人士手持的鮮花一律不準入內。

當天,李銳的遺體終被覆蓋上黨旗。現場擺放了習近平、李克強及前總理朱熔基、中組部部長陳希所送的花圈。悼念儀式異常簡單低調,禮堂外未有掛上輓聯。

李銳長子范苗、妻子張玉珍為家屬代表,張玉珍在儀式結束後向部分出席者分發感謝信,表示李銳一生追求真相、民主和憲政。她表示遵照李銳生前囑託,其骨灰將送回其故鄉湖南平江。

李銳遺體被強覆黨旗 李南央表痛心

一直以敢言著稱的李銳雖然沒有公開退黨,但其已被一些人士稱為中共的叛逆者。李銳去世引發強大爭議的焦點是他的遺體被官方覆蓋黨旗。而這是李銳女兒李南央強烈反對的。

李南央此前在聲明中表示,自己知道父親絕對不能接受將他定位為一個共產黨的正部級幹部,亦相信父親在天有靈,一定會對那面蓋着染滿人民鮮血的黨旗慟哭長嘯。

李南央對《美國之音》說,“我不能接受那沾滿了人民鮮血的旗蓋在我父親的遺體上,那是對他的最後的侮辱”,“如果父親在天有靈,他一定會揭去蓋在他身上的那面旗。”

李南央並且拒絕回國參加官辦的追悼會。

官方追悼會後,李南央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父親見證中共建政過程中的血腥歷史,她不希望在父親最後的時刻呈現給公眾的是“中共部級幹部”、更痛心父親的遺體被沾滿“暴力鮮血”的旗幟覆蓋。

李南央說:“我也很替我父親遺憾,我也感到很悲哀,特別是那面黨旗,他和我說過很多次,也和很多人都說過,“AB團”時共產黨殺自己(人)殺了10萬人;而且“六四”的時候,因為他在木樨地,他們在陽台上親眼看見坦克和槍關機是怎麼殺人的,他在那兒看了一通宵。這面黨旗蓋在李銳身上,我要讓大家知道這不是李銳的真實意願,我也不能夠原諒同意把這面旗子蓋在我父親身上的我的繼母、我的哥哥。”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也在受訪時,怒斥當局不顧死者遺願,強行在李銳遺體上蓋黨旗。

鮑彤說:這樣的黨旗對中共來說是一種待遇,等級社會的一種待遇,所以這是一種陋規,我看李銳他反對這種陋習;另外他對黨旗,他對“紅顏色”,他說這不是一個好顏色。他就是不希望蓋這個黨旗。共產黨黨章有這個規定嗎?共產黨死了,什麼級別以上必須蓋黨旗?我們沒看到這個規定,這叫胡來,人家不要你還湊上去給人家一個東西,這不是“賤”嗎我說。

另據美國之音21日報導,李南央受訪時表示,父親本來對於中共早期在蘇區肅清“AB團”的血腥屠殺並不了解。後來從中組部下來後,他花了十多年時間負責組織和領導中共組織史資料撰寫,了解中共肅清“AB”時殺了十幾萬黨員,非常震驚,有的縣只剩一兩個人。黨旗不僅僅是烈士鮮血,更多是自己人的鮮血。另外就是“六四”事件。當時父親在木樨地,目睹了坦克進城碾壓市民和學生。他所在的大樓面對大街。他在樓里和年輕人一起站了一個晚上,不停高喊“法西斯”。他們一喊,子彈就會掃射上來,他們趴下躲避;再喊,子彈再掃射上來。第二天一清早,他前往旁邊的醫院,看到堆起來的屍體和流淌在地上的血漿。他對共產黨徹底絕望。所以,給他蓋的黨旗上更多是沾的共產黨屠殺人民和自己黨員的血跡。

李南央曝光中共鉗制李銳直達家中的內情

李南央還首次公開了李銳在國內沒有自由的內情。

李南央說,連我父親去世的消息都不是我繼母、我哥哥或者父親秘書告訴我的,而是由朋友和遠親告知的。我這麼多年寫了很多關於父親的文章。尤其2013年他們把《李銳口述往事》這本書扣下以後,我一直在跟海關打官司。北京第三中級法院受理後一直沒有開庭,我已經有55篇文章跟進來表達我的主張,就是憲政要開張,要依法治國,黨要在法之下。這些他們大概是非常非常清楚的。需要指出的是,報導上寫的我說法是“遺願”,繼母的聲明說法是“遺囑”,而我的聲明說的是意願。這是三個不同的東西。我父親沒有留下遺囑,因為任何生活在中國的人都受到共產黨的鉗制,這不僅僅包括派遣馮亦代那樣的朋友到家裡當卧底,更包括通過親人之手來控制。我認為,我的繼母就是共產黨用來鉗制我父親的一隻手,所以父親根本就不可能在生前把自己的意願作為遺囑寫出來。

李南央說,父親向來大膽,但晚年受到親人鉗制。

她舉例李銳在1957年的南寧會議上反對上馬三峽工程,被毛看中當了毛的秘書,後來列席了7月31號和8月1號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也做了記錄。這次會議導致他後來倒霉20年,包括在北大荒差點餓死,軟禁大別山和監禁秦城八年。但他留下了手稿,揭露中共內部高層黑暗;第二次是2006年,當時德國之聲等外媒對他進行採訪,他說胡錦濤是帶着紅領巾長大的,意思是在共產黨意識的熏陶下成長的。中組部找到家裡談話,李銳和他們發生激烈爭執。妻子張玉珍出面調解,並向中共“組織”保證,答應以後看住李銳,看住家裡的電話,讓他再也不接受外媒採訪。

李南央說,過去,父親一直誇繼母“二十六年如一天,醫生護士兼保安”。從那以後,改為“醫生護士兼政委”。此後,繼母正式擔任起看住李銳的任務。她也為自己的作為深感驕傲自豪。當時的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沈躍躍給我父親拜壽時還特別感謝她,說她“政治工作做得好”。這樣一來,父親的發聲渠道被堵塞了很多。而且他時時刻刻要注意,自己的講話是否會得到“政委”的允許。他在日記中也寫下過,今天說了什麼話,玉珍很不高興,等等。

不過,李銳在國內的家人顯然也是受害者。

李南央對美國之音說,20日晚接到國內一個年輕人的電話,說追悼會之前我的繼母發推說拒絕參加追悼會。多方打聽之後,看到一個我繼母與中組部的人爭吵的視頻。她說,說按正部級待遇開追悼會,但是即將出席的只有中組部的局級和處級,這樣自己就不出席了。

而據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20日報導,李銳妻子張玉珍指有30多名“親屬”參加追悼會,但她不熟悉這些“親屬”。她沒有見到有現任政治局委員參加追悼會,也不知禮堂外未有掛上輓聯的原因,而在記者詢問遺體上蓋黨旗時電話突然被中斷。

學者評李銳晚年大徹大悟

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就事件表示,在中國傳統中,死者為大。李銳作為逝者,本人的真實意願應該得到尊重。

章立凡認為,李南央公布了李銳的日記,令人相信李銳應該是表達過不覆蓋黨旗的意願。但只要生活在中國就一定會受到黨的鉗制。因為“黨”無法佔有逝者的心,卻要佔有其遺體,所謂生是黨的人死是黨的鬼;只要你沒有退黨,我就有權給你蓋上黨旗。這是中共的邏輯。

章立凡還說,中共黨內確實有一批老人當年為了救國救民,包括要見證民主的理想,在國難當頭之時,參加共產黨隊伍。但是他們在中共內部待了以後看到的並非如此。尤其李銳經歷延安整風,遭受政治家庭雙重打擊,釀成了一生的個人悲劇。但他醒悟比別人早。他因為“廬山會議”,看到高層內部的權斗和決策過程。加上近20年的流放和監禁,他對中共體制積累了深刻的認識。這批人在改開年代確實想通過體制內改革使得中共走上憲政之路,但這種衝動主張也是站在中共的立場上提出的。李銳真正的大徹大悟,是發生在晚年的深刻反思之後。他的心發生了變化,不再相信共產主義那一套。

享年101歲的李銳生前政治生涯起伏,晚年越發敢言,其離世在中國網絡上激起眾多人士自發悼念,預計熱潮還會持續。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2-26 17:15

李銳把資料交給女兒帶出大陸,是高明的一招。否則就被消失了。
李南央值得點贊!

匿名
2019-02-21 08:59

在中國共產黨內部,這樣的人只有極少數,多數都是在撈錢,貪污腐敗,驕奢淫逸的。

匿名
2019-02-21 16:50

還靠這些人建立共產主義,真是愚蠢可笑!

炎黃子孫
2019-02-21 06:56

李銳生前有沒有公開聲明退出共產黨?!

匿名
2019-02-21 23:07

沒有

蠢人
2019-02-23 07:11

您又是怎麼知道的?能具體談一談分析的思路嗎??

馬列混蛋
2019-02-21 17:40

這個?,,, 與前總理趙紫陽一樣,只能意會 不能言傳!

匿名
2019-02-21 16:51

估計共產黨不容許他這麼做

KKK
2019-02-23 07:14

我就在大陸,中共同樣也不容許我這麼做—— 但我卻依然堂堂正正地退黨了!您說的這句話不是分析思路,所以站不住腳。

匿名
2019-02-21 03:17

中共邪黨在人類歷史上是登峰造極的壞,必然被淘汰的最徹底。

KKK
2019-02-21 02:12

陳小魯走了能夠不該黨旗,為什麼李銳就非得要蓋黨旗、進八寶山?

匿名
2019-02-21 04:28

影響力更大吧,畢竟歲數更大,知道的內幕更多,且又干過毛的秘書。中共這是臨死不安生!

匿名
2019-02-21 01:58

任何時候其本性都不忘耍流氓,政治綁架死者遺願。希特勒沒這麼流氓,為維護權貴洗劫國民財富,比西特勒更甚者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