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成都“六四酒案”四君子製做的標識。(網路圖片)
四川成都“六四酒案”四君子製做的標識。(網路圖片)

成都“六四酒案”庭審再遭拖延 律師被當局“解聘”

劉瑩
2019-02-23 00:48
成都“銘記八酒六四”酒案,在最高法批准的第三次延期審理期滿後仍未審理。而要求會見當事人的律師則遭中共當局強行“解聘”。該案的辯護律師及家人敦促依法處理和審理,儘快釋放涉案的四位民主人士。

成都“銘記八酒六四”酒案,在最高法批准的第三次延期審理期滿後仍未審理。而要求會見當事人的律師則遭中共當局強行“解聘”。該案的辯護律師及家人敦促依法處理和審理,儘快釋放涉案的四位民主人士。

成都“銘記八酒六四”酒案是2016年5月,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符海陸在網上以行為藝術方式,製作“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的白酒及標籤,在網上以每兩瓶89.64的價格售賣。符海陸很快被刑拘後,另外3名參與者張雋勇、羅富譽、陳兵當年6月也先後被抓。2017年3月四人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到法院。

2月22日,美國之音報導稱,成都“銘記八酒六四”酒案一直被拖延審理,而由最高法批准的第三次延期也於2月18日到期。

該案的律師和家人目前沒有收到中共當局針對該案的任何信息。而在2月19日前往成都市看守所要求會見張雋勇的辯護律師盧思位,卻被告知辯護關係已遭解除。盧思位表示質疑,受到警察的恐嚇。

盧思位律師表示,在案件進入關鍵期時突遭“解聘”令人匪夷所思。在沒有張雋勇本人的解除聲明或證據前,官方所稱的解除委託不具有法律效力,有權繼續代理張雋勇案。

該案的一位律師對美國之音表示,在中國做律師常常很難依據法律對案件作出預見,本來按照法律應當這麼走,但它不按法律走。不過,他判斷,該案可能會在今年“六四”30周年前有個了結,因為不可能一直拖下去,而人可能不會在“六四”前放出來。

符海陸的辯護律師冉彤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六四酒案”官方方面漏洞很多,一直拖延,目前也不清楚該案何時審理。

陳兵的姐姐陳佳紅2月21日對美國之音表示,希望當局能依法辦事,儘快釋放陳兵。

據報導,“六四酒案”的被羈押人士,在看守所期間曾遭受逼迫認罪和辭退律師,以及長時間審訊等不人道對待。

該案的六位律師一年前曾發布公開呼籲書,批評該案在程序上既不開庭,也無宣判,陷入長期超期羈押的“違法”狀態。相關檢察院和法院不僅不解決律師提出的問題,甚至不接聽電話,致使辯護人無法與承辦人員溝通案情。

成都“銘記八酒六四”酒案,曾引發外界廣泛關注,國際特赦組織曾發表緊急聲明,譴責四川當局以“煽顛罪”逮捕四人,呼籲立即無條件釋放。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