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 習會簽訂城下之盟?取決中共內鬥

伍凡
2019-03-4 18:52

伍凡評論講的題目是《習會不會簽定城下之盟,取決于黨內鬥爭》。

現在中國的經濟持續下滑好幾年了,社會的情況非常緊張,這種抗議抗暴包括退伍軍人上街等等持續不斷的發生,並且共產黨內部反習的力量正在聚集,要對習近平進行進攻。同時在國際上,川普跟金正恩在2月28號河內會議的流產。

在這種情況下,人們會問,習近平你會不會去簽定城下之盟呢?我所講的城下之盟,就是美國提出來要對中國的經濟結構改革作為中美貿易協議中的一個最主要的內容。

美國提出哪幾個方面的要求呢?

第一,要削減貿易逆差。這貿易逆差已經十幾年了,每年的一千多億增加到三千多億,現在還是這麼個狀況,所以美國的要求是非常合理的。

第二,保護美國知識產權,不得強迫美國企業轉讓其核心技術。中共長期以來一直要美國的企業把你的核心技術交出來,從中進行仿造進行拷貝,把它製造自己的產品,再推銷全世界,來賺這個錢。

第三,減少關稅以及非關稅壁壘。中國的關稅對美國的產品非常高,美國的汽車到中國來,25%的關稅,甚至還加到50%的營業稅,等等。美國進口中國的汽車關稅只有5%,所以這非常不平等。

第四,減少行政審批,減少包括美國企業在內的外國企業的歧視政策。有的外國企業它歡迎來,有的外國企業它不歡迎來,不是一視平等對待,說美國的企業在中國60%以上一直抱怨,中國政府對他們非常不公平。

第五,停止企業支持的對美國企業商業機密的網絡盜竊行動。它不但是要強迫你企業把技術拿出來,並且另外一方面從網絡上盜竊你,盜竊在中國的美國企業還可以盜竊到全世界各地的美國企業的技術資料。

第六,改變中國政府對國有企業的補貼和所謂的政策指導。中共一直給國營企業大量的補貼,並且對中國出口的產品也進行關稅補貼,降低價格,傾銷。賺的錢美金收回來再轉換成人民幣,再給出口商。這樣的補貼美國是非常非常頭痛。

第七,停止操縱人民幣匯率或者對外經貿利益。這是中共長期以來這樣做的。我記得在奧巴馬時期,中共和美國已經談了5、6次戰略高峰經濟會談,談來談去其中最主要一個就是人民幣匯率。中共隨時隨地根據它的需要來改變人民幣匯率,來獲取額外的貿易利益。

第八,所有協議必須有強制執行機制和監督懲罰機制。這一點是川普政府已經接受了美國過去幾屆政府以來的教訓,僅僅是跟它談談,從來沒給它懲罰。現在這次川普說NO,你違規,我們訂了協議之後,如果你違規,我們要共同來檢查,違規以後有一個懲罰機制,如果沒有懲罰機制,這個協議不能定。

川普總統在今年2月5號,國情咨文上面已經講到了,要定立一個包括經濟改革又有制裁協定的中美貿易協定,如果不這樣做,這個協定定不起來。

在這種狀況下,中共它怎麼辦呢?它也不得不採取一些動作來迎合美國一些要求,中共現在已經開始行動了。

第一,它大幅度的購買美國的產品,它答應在今後的6年之內,要花費1.2億美金來購買美國的農產品,汽油,天然氣還有一些商業的服務等等,一年有2千億,逐漸逐漸把貿易逆差減少。

第二,中國承諾大幅度的對美國企業開放國內市場,增加行政批審透明度,部分的取消外國合資企業的股權限制。實質上中國現在需要外國資本,你把門鎖得緊緊的,外國資本不進來。現在它把門打開,它需要外國資本,因為資本一進來,對中國實際是有好處的。所以它這一點動作動作得很快。

曾經申請了10年沒有得到批准的兩個信用卡公司,一個VISA公司,一個萬事達公司,這兩個信用卡公司已經進來中國了,可以發行你的信用卡。同時在不久前,中國人民銀行已經宣布美國的標普全球公司可以在中國成立它的子公司,全部是美國資本的公司,叫做標普信用評級中國有限公司,在北京註冊了。

第三,中國的工信部已經宣布讓有100年歷史的英國通訊公司BT公司,進入到中國,它獲得了兩個許可證,一個是IP-VPN許可證,再一個就是全國互聯網切入服務提供商ISP許可證。它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呢?就是引進外國的先進技術,引進英國的資本,減少它自己不足,可以增加外國的資本使中國的經濟能夠逐步逐步提高起來。因為過去40年來,重要一個發展因素就是接受外國技術和資本。外國資本不願意來,因為你設了很多苛刻的條件它不願意來。美國公司看到了中國有14億人口,是一個很大的市場,現在正走上消費階段,所以希望進來喝一杯羹。中國看到這種情況,它隨其而為把門打開接納你。

第四,中國承諾立法。今天兩會人大會通過新的外商投資法,要把過去的三個法,外國資本的三個法取消,成立外商投資法,就是強化保護知識產權,禁止強迫技術轉移,換取市場。中共過去,你要要我的市場你要賺我的錢我歡迎,但是不能你一頭上我要賺一點,你把你的技術轉一點給我。在早期技術很低等的時候,美國很願意轉給你,慢慢的中等了,就有意見了。現在到了高等技術,再轉讓的話,美國想,我花了那麼多的時間去投資開發,你要強迫用市場來轉換,這樣不公平。所以美國一直抱怨。

第五,中國不承認有政府支持的網絡盜竊行為,但是它要願意承擔加強對中國黑客的打擊,請問黑客哪裡來?黑客就是中國的。有經濟黑客也有軍事黑客,這個都是中國政府支持的,中國的大學大企業裡邊都有這些黑客來盜竊。所以中共政權完完全全知道它們,所以允許這麼做。現在說我沒有支持它們,我也在打擊它們。這是個相當矛盾的一種說法。

第六,中國政府它願意承諾,不對人民幣匯率加以調控,一旦要調控的時候,情況要立即報告美國政府。

它提出這六條。就這樣的話,美國政府川普他願意簽定這樣一個條約嗎?NO。現在還沒有,現在還在談,現在關鍵在哪裡呢?現在怎麼樣制定一個能夠檢查能夠發現能夠制止甚至於懲罰你中共違背中美貿易協定的條文。因為美國過去十幾年來,開大門接納你加入到WTO,給你15年的時間,允許你慢慢改,最後你可以轉換成市場經濟。可是15年過去了,沒有一個西方的大貿易國家承認中國是市場經濟,原因在哪裡?因為你利用你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利用WTO的有利的條件,但是你又不去遵守,要開放市場要接納外國市場可以進入各個行業,你拒絕,所以這樣的話,你違背了。美國這次接受了教訓,所以一定要制定一個懲罰制度。

在今年2月下旬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他在眾議院的聽證會上講,他說中美貿易談判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這什麼意思呢?一方面要制定懲罰監督制度,更重要的是以後的工作,你怎麼樣去監督它並且去讓中共真正去老老實實的去執行這個貿易協定,如果它不執行這個貿易協定,那麽,萊特希澤說,我們一定要長期保持關稅懲罰這個工具不能放棄。牢牢放在手上,一旦中共違背了協定,馬上就把關稅拿出來制裁它。這是美國的要求。

而同時川普總統在推特上面寫,要求中共政權立即對美國農產品到中國去的關稅全部取消,你現在買我的美國農產品進入中國,全部是零關稅。

這我想就是一個新的壓力,你要不遵守,或者不願意談下去,那麼更大的壓力更大的關稅也會增加,所以在這種狀況下,這是習近平非常巨大的外部壓力,你願不願意,你敢不敢下這個決心,你有沒有這個能力和條件來簽署這個城下之盟呢?要我來看,還是很大的問號。

為什麼?我們看看習近平現在的現狀。

習近平從去年下半年以來,中美貿易談判以來,黨內不斷的有不同的意見出來,批評習近平把經濟工作沒做好。前不久《紐約時報》一個日本作家加藤嘉一,寫了一篇文章,他採訪了中國的一些紅二代以及了解習近平狀況的人。他說去年12月,北京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有人就批評了習近平,你經濟工作沒做好。在政治局會議上有人拍桌子。拍桌子就是大罵指責你,你要負責,你經濟工作沒做好。

所以習近平從去年下半年以來,他一直擔心,他的位置穩不穩,他的生命能不能有保障。因為從去年3月份,上一屆的人大通過了他可以無限期的可以當國家主席,他以為他很神氣了。不料到下半年,形勢大為轉變,因為中美貿易戰開始了,到了現在他的狀況如何呢?我們看看。

1月21號,習近平召開了一個有幾百人參加的黨政軍部級以上的幹部會議,會議名字叫做“堅持底線思維,着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這麼一個講習班。主要是習近平講話,據說這些人進去,不準帶筆記本,不準記錄,不準錄音,所有的手機都得交出來,你只能聽,聽習近平發高論。誰幫他寫的呢?王滬寧幫他寫的。

習近平在這個會上提出來中共面臨七大風險,第一個是政治風險,就是牽涉到他的政權。第二個意識形態風險,現在很多老百姓年輕人根本不相信共產黨這一套,在網絡上的批評他調侃他諷刺他甚至於反對他。第三個經濟風險。第四個社會風險。第五個科技風險,最明顯表現在中興事件和華為事件,這是典型突出的。下一個就是外部的風險,那就是中美貿易談判。最後就是黨內建設,黨內不聽他的。

這七個風險,歸總積累就是一個他的政權不穩。這個會議結束之後,王滬寧做了總結髮言,他講得更妙,他說我們要做好最壞的準備。最壞的準備是什麼?就是喪失政權。一喪失政權,你們這些人往哪裡走?所以他們非常擔心,尤其是習近平。

到了今年2月27號,發表一個文件,就是要加強黨內建設的文件,這個文件提到要堅持兩個維護,維護黨中央和他的集中領導,維護習近平總書記作為核心。這兩個維護目的是什麼?就是一個,要保障習近平的安全,他的掌權。他在文件里提到要堅決反對做兩面人,說低級黑,高級紅,當面是人背面是鬼,不講實話。這種人又出來了,那麼這些人在哪裡?就是在你的中央委員會裡頭,各個省部級裡頭。這些人是決定了中共政權的走向。

現在這些人都不願意聽他的,到了2月28號,更妙了,習近平應該當小學老師了,他要求所有的政治局委員包括他是25名,24人要把他當小學生,你們統統寫你們的工作報告,由我這個小學老師來審批,來修改。你想想看,一個政治局委員都是一方的大官,他們也有相當工作經歷和經驗,他們怎麼樣能夠忍受侮辱,過去都是同事啊,我們都是平級的,你是政治局常委,我也是政治局常委,現在我什麼都得聽你的批准,那麼這些人心裡服嗎?絕對不服。

有人說現在中國出現三種人,這三種人是什麼?是攻擊中共高官以及省一級的中層官員,這是第一個,這一類人看笑話,我也不說NO,我也不說YES,你願怎麼做隨你的便,好戲在後頭,所有的責任都是習老大一人承擔,看笑話。第二種人事不關心,什麼都不做,就是磨洋工,怠工,位置坐着錢照拿,各種享受都有,可是就不做事。第三種人,拚命三郎,你習近平叫我往東,我就往東沖,叫我往西,我就往西沖。所以產生的扯爛污,我不負責任。

那麼請問,一個14億人口的大國,最高的中央領導層是處于這樣一種狀態,我想更多的人那就是抱怨,從去年下半年以來,物價高漲,消費降低,老百姓抗議上街,中國人火氣非常非常大。我們可以看到各種人為什麼火氣大,心裡不平嘛。他要出氣啊。出不到你習近平頭上就出到別人頭上。所以整個社會風氣相當不正常。

在這種狀況下,習近平你能依靠誰?你依靠你的左右大手嗎?這左右大手都是你的小學生耶,都聽你的。他們要做的事情,要靠你審批啊修改,所以他沒人可以依靠。

你看很明顯啊,去年12月1號,習近平見川普,做了中美雙方會談,談中美貿易談判的關鍵事件,按說是由劉鶴來講話,主講嘛,他是這個談判的主將嘛。結果相反,他把劉鶴晾在一邊,他一個人在會議上2個多鐘頭的會議,習近平一個人講了40分鐘,再加上40分鐘的翻譯,去掉了一半了。所以你這種人,你還能做什麼事呢?

所以我說,在這種狀況下,他還敢說你同不同意啊,我就簽字啊。他現在也不想問了,沒人說NO,你要簽你就簽嘛。他要維護他的統治,維護他的威望,他不斷的下紅頭文件。

據統計,2018年,下了74份紅頭文件,內容就是強調要兩個維護,加強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要維護習中心,統統都是這些內容。

習近平你的威望,你的權力是靠什麼建立起來的?作為這樣的一個大國,也靠你的智慧,你的能力,你的政績,你的為人以及你和你的同事之間的關係,才能建立你的威信。你現在完全靠文件,文件來文件去,一個審批象小學生的文件,這樣建立的工作關係,請問,事情能辦好嗎?完全是虛的是空的。

所以我不知道,在這種外部壓力之下,加上內部這樣的矛盾重重,他敢下決心去簽署城下之盟嗎?是個大問號。

事情還沒了啊,這是共產黨內部的,那共產黨外部還有事情發生啊。現在在網絡上看見,簡直是令人吃驚啊。

有一個叫做崔永元,這個人過去是中共央視的大牌主播,現在當教授。他突然就在2月下旬上了網,說最高人民法院犯了個錯誤,把一個重大案件的卷宗丟掉了。這個涉及到十幾年前一個山西省的煤礦上千億人民幣的案子的卷宗丟失了。

因為當時社會看得很奇怪,最高人民法院怎麼做出這種擺烏龍的事情呢?但是過了沒幾天,另外一個人叫王林清出來講話了,他自己製作了一個視頻上網,說這個事情是我做的,我把這個卷宗偷着帶回家去了,我把它拷貝了。為什麼這樣做呢?他說因為工作不順,和同事關係不好才這麼做。這個理由說得通嗎?

我們要問,你崔永元發表這麼一個推特,你目標是誰?目標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他是團派的人,是胡錦濤的人,甚至也可以說是江澤民的人。你現在去打他,那麼你崔永元後台是誰?據網上說,他的後台是現任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一定是習近平的人了。習近平跟團派跟江派有矛盾啊。拿這個打手崔永元出來挑撥是非。

這個事情出來,到現在沒完了。最後怎麼了結,我們也沒多大興趣了,因為他們是狗咬狗嘛。

最終,據說周強在這次兩會出現,他做最高人民法院的報告,出台了。證明他安然無事。這個說明,共產黨內部你死我活的狗咬狗的打仗的這事情也公開的亮出來了。所以人家講,習近平你管住你的部下,或者你有意的在挑動打擊你的對手。

我就想,是不是黨內的各個大派都在聚集力量來圍剿習近平,因為可想而知,你把鄧小平家族,江澤民家族,朱鎔基家族和其他家族,就財產你都拿走了,他不跟你拚命嗎?

就是前不久,鄧小平的長子也出來講話了,說你習近平不知道你多輕重,這話講得很重啊。

所以我就回過頭來我做個總結,在美國外部的壓力,在共產黨內部鬥爭,在這種局面底下,又沒有人幫你,你這是孤家寡人。你能不能夠下定決心做一個這麼大的賭博,我簽字,你敢不敢?這是個問號,所以這樣什麼時候能看出一個結果?我就看今年的兩會結束之後,能不能流出一點消息,對中美貿易談判有什麼看法。這是一個指標。

再一個指標,就是習近平對川普現在要求立刻停止美國農產品進口的關稅,你到現在還沒有反應,這是一個指標。

最後,或者說3月底吧,習近平要去佛羅里達,去跟川普見面,最後敲定。那人們要問,會不會再出現一個川普和金正恩的再版啊?當場不同意,川普又翻桌子走了呢?

所以這些事情有很多難以預料的因素都存在,所以今天我把這個問題是出來,就看習近平敢不敢願不願意簽定城下之盟。我們拭目以待。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