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享】《一滴淚》(46)——團聚

齊玉
2019-03-8 10:24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下面請您收聽長篇連播節目。今天我們將繼續為您播出巫寧坤先生的自傳小說《一滴淚》。

每想到華爾讓出獄後處處受到歧視的悲慘遭遇,我就很不願意在安大校園裡拋頭露面,只得“深居簡出”。後來,經不起怡楷再三再四催我儘快去看病,一周之後我終於走出家門,到衛生科去求醫。一路上,對面走過來的人瞪眼看我,滿臉驚愕的神色。到了衛生科,一位醫生輕而易舉就診斷我患有嚴重浮腫和肝腫大,隨即開了處方:維生素乙1一瓶、白糖一斤、黃豆一斤。我向醫生致謝,因為我知道這些正是我需要的,而到黑市去買要花很多錢。不料,等我拿着處方去藥房,女藥劑師盯了我一眼,跟我要醫療證。她輕而易舉就弄清我的身份,順手把處方撕得粉碎,扔進字紙簍。

   為了補充我配給的山芋乾、玉米面、高梁面,怡楷下班後騎着自行車到市內的食品黑市去找便宜貨。當初關在農場,我還能靠自己勞改所得養活自己,每月還能省下幾塊錢。現在說起來是“自由”了,其實只是挨餓的“自由”。我成了怡楷“養的漢子”。要養活一家三口,她不得不計算她每月五十九元收入的每一分錢。平均每天合一百九十六分,除去房租、糧食定量、水電、傢具租金、幼兒園學費、一丁醫療費、工會會費等等,就所剩無幾了。靠寧慧每月支援我三十元,我們可以從黑市補充一些植物油、雞蛋、紅糖、大米,和少量豬肉。雞蛋一般要賣六毛錢一個。有一個星期日,怡楷從外面採購回來,用一條手絹包着四個小雞蛋。她高興地說:“一塊錢四個,真便宜!丁丁,今天中飯可以吃炒雞蛋啦!”一丁高興極了。沒想到,她把雞蛋往碗里打的時候,一股臭氣冒了出來。一丁大叫:“好臭!好臭!”他媽急忙走出去,把臭東西倒進垃圾桶。“你這壞蛋!你這壞蛋!”她咕噥道,彷彿在責備一個看不見的人影。

   後來,我稍好一些,可以騎我們當年在天津買的那輛舊英國自行車出去,我也偶爾去逛食品黑市找便宜貨。看到白面花捲和熟肉,我饞得口水直流,可是我只買得起一毛錢一根的小豆冰棒,在寒風中解饞。還有一次,碰上一個小販兜售一筐又大又紅的蘋果,我馬上想起在北京動物園一丁被大象捲走的蘋果。小販叫賣道:“大蘋果一元一個,又脆又甜,真便宜!”我對自己說:“你一定得給他買一個。別捨不得!”這價錢讓我發憷,但我還是硬着頭皮掏出了一張一元的票子。一丁一拿到蘋果就歡喜得直喊“大紅蘋果!好香啊!”他咬了一口,我急切地問他:“甜嗎?”他咕嚕道:“甜倒還甜,就是味道好像棉花一樣。”顯而易見,沒有什麼法子補償他失去的金蘋果了。

   我的病體逐漸復原。為了減輕怡楷的負擔,我也學着做一些家務事。最難的活兒是用舊報紙和劈柴生煤球爐,需要的時候把火搞得大大的,晚上把火封起來過夜。我往往要搞兩三次才能把爐子生着。做飯需要好火的時候卻往往看不見火苗,不管我怎樣用我們的破巴蕉扇拚命煽。有時,一早起來,發現爐子沒有一點熱氣,我的心也就涼了,如同在勞改營發現一個長期挨餓的難友在夜間熄滅了生命的火焰。碰上這種情況時,一丁就從他每月半斤的“兒童餅乾”定量中帶上幾塊去上幼兒園。怡楷乾脆“枵腹從公”。

   合肥的溽暑是令人膽寒的。我們的兩間小屋子,白天熱得受不了,夜晚悶得喘不過氣來,蚊子成群,一絲風也沒有。我們儘力用配給的大巴蕉扇扇風,趕吸血鬼。時間一長,汗流得更多,我們只得躲進蚊帳避難。人泡在汗水裡,無法入睡,我就給怡楷講一千零一夜北大荒和清河大獄生與死的故事,同時納悶兒我們會有怎樣的未來。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