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談判可能在核心的問題上還是達不到,川普還是不願意輕易的鬆口。
美中貿易談判可能在核心的問題上還是達不到,川普還是不願意輕易的鬆口。

【傑森訪談】美國貿易逆差創新高與貿易戰有關么?為何美中貿易談判遲遲簽不下來?(音頻/視頻)

靜汝
2019-03-12 17:55
中美之間貿易赤字在加大原因不是川普的貿易談判整個思路是錯的,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第一直接效應不會那麼快。第二,美國經濟很強盛,旺盛。第三就是中國很愚蠢的不買美國的黃豆,買巴西黃豆,硬是這麼個政治需求,使得美國在黃豆的出口會減少。再一個是他們會提前出口本來應該今年3月份出口的,但在2018年的12月份就出口了,躲避高額關稅。歷史上中共什麼協議都簽,你要啥我都答應,轉臉我該幹啥幹啥。世貿2002年簽的時候,一切東西都答應,匯率放開,市場放開,什麼都放開,現在17年過去了,什麼都沒有放開,還跟2002年一樣,還是國際公認的匯率操控國。明擺着,中共的信譽幾乎已經進了垃圾桶了,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這次協議中強烈要求,你所有的承諾我怎麼監督你。這事實上是一個討論的另外一個核心的角度。不能怪美國,人家不信任你,因為你確確實實承諾的歷史上都沒有兌現。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美國近日公布的貿易赤字創新高這兩天引來了全球各媒體的諸多不同觀點的評論文章,加上美中貿易談判遲遲不能簽下協議,也引起網上各種各樣的分析、推測。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

記者:傑森,您好,對於美國公布的貿易逆差數字,我看網上有這樣的觀點,說美中貿易戰是川普是為了減少貿易逆差,但未能實現。您怎麼看?

傑森:對,這個數據是要解釋解釋,當然相關的媒體也已經做過很多分析,基本上大家都已經看出來核心的原因。為什麼川普一方面在努力的說要中美貿易談判,減少中美的貿易逆差,但是2018年中美貿易逆差又創了歷史最高記錄,主要有幾方面的原因。就是剛才說的,很多媒體都分析到了。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任何一個國際貿易,這麼大,特別是像製造業,決不可能是由一個政策出台就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因為畢竟廠商都是在中國設的廠,不能說是政策一出來廠家就不在中國生產了,這不可能的。所以所有的政策,包括當年簽署的北美的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的自由貿易區,最開始也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逐漸逐漸美國才發現工作流失到墨西哥等等這樣的因素。

任何一個這種比較大的國際貿易政策,況且現在還沒有協議,只是在談判階段,在這樣的情況下,它的影響決不可能在半年就能展現出來,畢竟美中貿易戰也只是去年2018年的年中才開始展開的,現在還沒有達成任何協議。所以不能說這個努力本身沒有起作用,或者直接造成貿易逆差可能更大。

當然這個貿易逆差變大,跟這個貿易戰是有一定的關係,其中主要在兩點,什麼叫貿易逆差,貿易逆差就是美國這邊賣給中國的東西,減去美國從中國買來的東西,對於美國來說是逆差,對於中國來說是順差。這有個基本概念,任何國家在衡量國際貿易的時候,實際上把國際貿易分成了兩部分,一部分叫貨物,一部分叫服務,英文貨物叫goods,東西的意思,服務叫service。貨物通常就是我們理解的電腦,電視,鍋碗瓢盆,衣服,鞋,玩具這叫貨物。服務通常指的比如說像互聯網的服務,比如雲記算,或者廣告服務,比如谷歌它最賺錢的地方就是它的廣告,你在搜索的時候它給你提供廣告,這個過程也算是一種服務。另外金融服務,比如說,公司合併,美國很多銀行提供這種公司合併,公司合營或者發行債券等等這樣的金融服務,另外包括還有旅遊、教育等等,這都叫服務。就是國際貿易有兩個組成部分。

目前來看美國對於服務和貨物這兩方面是分開來統計的,但對於中國來說,我們都知道中國和美國之間,美國政府是出台了一個有關中美之間貨物貿易逆差的數字,說2018年美國和中國之間在貨物方面,不算服務,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逆差,或者美國赤字是4192億,這個基本的概念是什麼?大約美國賣給中國1200億美元的東西,而美國從中國那買來了5000多億的產品,中間的差價就是4192億,這個幾乎是佔了美國在全世界貨物方面的逆差的一半。比如說全年美國在貨物方面逆差大概不到9000億,其中跟中國一個國家就有4000多億,將近一半。換句話說,全世界跟美國做生意大概有近百個國家和地區,90多個國家地區加一塊,可能剛剛能趕上中國和美國貿易逆差,這還是在貨物這方面。

貨物逆差在2018年美國是8900多億,製造了美國歷史最高峰,而核心的原因就是跟中國貿易逆差幾乎達到近10年最高。而這個逆差一個核心原因是美國買中國的東西的量,沒有降低,反而在增加,這個增加主要是跟美國國內經濟特別好有直接的原因。美國歷史上有這麼個現象,美國的經濟一旦疲軟,比如進入衰退階段,它在國外進口的東西就少了,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手上沒錢了就不買東西了,它也就進口的少了。而一旦美國經濟開始強勁,大家工資在增加,手裡的錢多的話,它立刻開始大量的從國外買東西,為什麼呢?美國整體製造業已經基本上大部分搬到國外了,所以一旦要買東西,你會發現他買的全是國外的東西,其中中國又是國際的製造中心,自然而然從中國那邊進口的東西就會隨着美國經濟的旺盛就會增加很多。

而同時因為在貿易戰的過程中,中國對美國的進口,比如特別是大豆,歷史上都是買很多,幾十億近百億的買,中國現在特意不從美國買,從巴西買,價格要的更高,從美國這邊進口到中國的數量就變少了。此消彼長,美國買中國的東西,因為美國的經濟好,買的越來越多,而中國這邊經濟不是特別好,對於美國高端的商品的需求,不是那麼旺盛,同時對於農產品它又開始不買,最後造成美國和中國貨物上逆差就變的非常大,就創了個歷史高峰,這是我剛才談到的第二個原因,是跟目前中美之間的貿易結構和美國經濟比較旺盛,是有直接關係的。這些東西跟貿易戰有關,是指着中國不買美國大豆,使得美國出口到中國的貨物在減少,這是貿易有關的。

但同時也跟貿易戰無關,跟美國的經濟現實有關,指的美國從中國大量的購買貨物。還有一個跟貿易戰有點關係,就是當時大家認為川普在2019年3月1日,會把2000億中國貨物從10%的關稅增加到25%的關稅,所以有一個叫做搶先進出口這樣的概念。把今年3月份以後的貨在去年12月份,11月份都已經給美國運過來了,所以有一個超前透支的因素在裡頭,這一點真的是應對貿易戰的一些臨時舉措。從這點上來說,也從數字上加強了中國往美國這邊出口的數量。總結起來,大概就是這麼三、四點綜合原因,促成了中美之間貿易赤字在加大。這個加大的核心原因不是川普的貿易談判整個思路是錯的,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第一直接效應不會那麼快。第二,美國經濟很強盛,旺盛。第三就是中國很愚蠢的不買美國的黃豆,買巴西黃豆,硬是這麼個政治需求,使得美國在黃豆的出口會減少。再一個是他們會提前出口本來應該今年3月份出口的,但在2018年的12月份就出口了,躲避高額關稅。所有這些事情擺在一起,最後形成了這樣一個數字。這個數字不說明任何問題,它是宏觀經濟和微觀經濟共同促成的一個現實,跟貿易戰整體的決策是沒有關係的。

記者:還有分析人士認為,巨大的貿易數字會給川普帶來巨大壓力,會不會對目前正在進行的美中貿易談判受到影響,比如,美國把不會更多注意力放在讓中國購買更多的美國貨,放鬆對要求中國作出結構性改變的這個初衷?

傑森:對,是有這樣的說法,但是我並不覺得這個分析是站的住腳。其實中共從貿易戰一開始,就一直說我們買你的東西,我買你多少多少大豆,我買你多少多少能源,訂一個上萬億的大單等等。在中美談判中,這是歷史上中美貿易在過去這麼幾十年的過程中,這是一個循環不變的狀態。美國一看,這個貿易赤字越來越厲害,不行,中國你得改變這個現實,中共那邊就說好,我發幾個訂單去,買你的飛機,買你些能源,買你一些大豆,買你一些糧食,好了,過兩年又開始回復原狀了。這是中共一直從最開始就夢想着根川普也這麼談的。

但是川普認為不是這樣的,中美之間貿易,對美國來說逆差赤字的話,它是結構性造成的。

記者:您為什麼認為是結構性造成的?

傑森:多方面原因,其中有一個原因是美國剛才我說了,它在全球都買貨物,因為它本身製造業流失到國外很厲害,但是美國為什麼還是這麼有錢的國家呢?美國有一點是賺錢的,是服務。剛才我說了,服務包括互聯網服務,金融服務,教育旅遊,包括廣告等等文化這樣的東西,這是美國賺錢的。美國每年在貨物上的赤字,買東西上,全球賠赤字是8913億美元,但是在服務上提供這種銀行等各種服務的話,從全球賺了2703億。

換句話說,美國是服務上賺錢,貨物上賠錢。美國從德國也進口很多東西,但是德國和美國之間的貿易綜合赤字不那麼高,原因是啥呢?德國從美國這邊賣給美國很多東西,同時它又需要美國這邊的IT服務,金融服務等各尖端服務。而中共那邊,它的貨物可以暢通無阻的運到美國,在美國所有的市場,佔領所有的超市。同時對美國的很多服務,它卻設置重重障礙,比如美國各種各樣的金融服務,它完全拒絕之外,最近它雖然開放一些,比如美國支付系統讓它進來,前提是啥?是中國已經形成了自有的支付體系,比如說微信、QQ或者掏寶,它的金融支付已經形成了之後,這時候才說你可以進來了,進來這時候美國金融行業根本就沒有多少利潤可圖了,因為它已經被現有的市場已經充實滿了。

就像前一段時間蘋果想把自己的iphone pay在中國推廣,發現非常非常難,因為中國老百姓幾乎人人都用微信、阿里巴巴的支付系統,根本就沒有空間了,這時候才開放其實已經沒有意義了。同時對於有些領域,比如電信領域,完全是封閉控制的,根本就不可能進來。對於互聯網的領域,谷歌當時是被一腳踢出去的,雅虎也是用各種方法沒搞成功,臉書想進都進不去,谷歌現在想進去又是遇到千般阻攔。這就是一個現實,叫做結構性的問題。結構性的問題之一就是說美國允許你用貨物從我這賺很多錢,同時你卻把我想賺錢的服務行業擋在你的國門之外,這就是一個核心的結構性問題,這就是一個談判的問題。美國提出中國應該降低市場准入政策,以前設立的這種市場壁壘,你得拆掉,中共這邊就非常的不願意承認,這就是我們說的一個結構性改革的問題。

當然還有其他一系列的結構性改革,包括就是有一些企業進入美國,比如蘋果進入了中國,或者微軟進入了中國,很多時候它也面臨比如要用技術換市場這樣的概念,你得公開原代碼,你得要跟我合資才能辦企業等等一系列的要求,使得美國企業在中國哪怕就是進去,盈利也是短暫的,因為技術被偷走了,偷走的中國合辦者就另開一個公司,歷史上出現了好幾個這樣的例子。比如風力發電系統,波士頓有個公司到中國那邊,中共政府要求你必須跟我當地政府企業合辦,合資。合資後成了一個企業,人家什麼技術都知道了,過一段時間發現中國開始製造幾乎跟它同樣的產品,就是他合資的企業跟別人合資,開始生產那個產品。他去起訴,中國政府法院當然就說起訴無理由了。

所有這些過程你可以看到,這都不是你買一個大單,你多買點黃豆,多買點東西就能解決的問題,這些問題其實核心的問題都是結構性問題,川普其實是看到這一點。中美貿易談判其實不是沒談過,歷史上各屆總統都談過,但是為什麼中美貿易的赤字一直在增加。跟你算一個這個帳,就是說中美貿易平衡不平衡到什麼份上,剛才我談到了一點,從貨物上來說,美國全球在貨物上的赤字的幾乎一半,是賠到中國那。中國自己公布了一個數字,它說去年2018年中國從全球貿易凈賺的錢,這是中共報的數字,是3518億美元,全球賺了3518億美元。其中從美國賺了多少呢?從美國賺了3233億。換句話說,全球賺的錢的92%是從美國賺的,其它的地方几乎是收支平衡,出口進口幾乎是持平的。這是什麼概念?如果不算美國,中國在全球貿易是不賺錢的,只有賺8%,只有大概200多億美元。但是它現在賺了3500多億,其中3200多億是來自於美國,這個完全是不正常的。你可以想像,如果說世界貿易有什麼不平衡,就是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它就是貿易不平衡的綜述。美國這邊一半的錢賠給了中國,而中國那邊92%的錢賺自美國,這樣的事情你能讓它持續下去嗎?這是不可能持續下去。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反覆提了,中美貿易一直談,中共一直想用臨時的大單來解決這個問題,但其結果是貿易赤字,中美貿易平衡越來越不平衡。川普這一次核心的是想解決根本問題,就是結構性問題,就是中共必須允許美國企業和中國企業在國際上有一個平等的競爭場所。

華為這個公司,為什麼可以在全球獨步天下?那是因為第一,它整個開發過程是有抄襲的過程,多少Cisco的產品或者代碼,它直接抄襲來。有人開玩笑說,華為當時的程控交換機,它很多內部操作系統全是從Cisco拿的,有的時候它都懶得寫自己的用戶手冊,它直接把他用戶指到Cisco網站上,Cisco(思科)公司的網站的用戶手冊,說你就去那兒看,跟我們的一樣。幾乎是完全抄襲那邊。

另外包括中共本身有軍隊支持的從美國竊取技術,然後在民間轉化,一系列的過程使得在開發的階段速度很快,而且成本很低。另一方面,在全球推廣它的網路技術的時候,一直有中共的背書。最開始的時候,非洲這些國家中共的前期是有技術建設鋪路,還有一些銀行幫着貸款,然後華為去幫着鋪設網路的。還有一些其它地方,包括阿富汗,伊拉克這些戰亂的國家,都是中共去提供一些安全服務。這在美國是不可思議的,民間企業做生意,你是你,我是我,政府是政府,不會有相應的這樣一個特殊服務的。

最近中共想在全球用華為鋪設5G,讓華為5G在全球佔領統治地位。它的做法就是非洲的國家,你沒錢,我華為給你鋪設網路,而且我華為從中國找來銀行給你貸款,你這些國家一分錢不用出,你網路就有了,然後你只是在網路運行的過程中,你收費給銀行還錢。這樣的設施沒有任何一個西方國家有這樣的全方位的競爭的狀態,這邊的公司怎麼可能幫你貸款呢?怎麼可以幫你維護其它的基礎建設措施?怎麼可能跟你的官員賄賂的一蹋煳塗?因為西方這邊像美國這個國家有反行賄法,任何一個公司的高管,在世界任何國家,你行賄任何一個官員,你這個公司都有可能被關閉,然後高管被進監獄的。

而中共那邊在整個舖設一帶一路的過程中,華為推廣的過程中,它全是走的國內那種腐敗道路。直接到一個國家和國家當權的人行賄,最後買通官員簽成協議。馬來西亞不就這樣一個情況嗎!跟以前馬來西亞的總理……。這一切你可以看到中共在整個國際競爭的過程中,不管是它的技術偷竊,從它的全方位的金融資助和運作方式,西方公司跟它根本沒法競爭。西方有一個道德約束,有一個法律約束。還有一個是國家和企業分離,互不相干的法律限制。所有這些東西,你會發現沒有一個國家的企業可以跟中共代表性的企業、高竿企業競爭的。這是中美和談的另外一個問題,你要減少你對你的企業變相的這種資助,使得你的企業有額外的競爭優勢。

就說這些談判,如果這些問題不解決,如果僅僅是中共再買幾個大單,這個談判不會拖這麼久,早就談成了,去年五月就談成了。如果川普想拿幾個大單的話,去年五月份在貿易戰開打之前就談成了。為什麼拖到現在?就是因為美國第一要求中共結構性改革,中共非常難答應,而且特別美國這一次要有一個監督性可執行的要求。

歷史上中共什麼協議都簽,你要啥我都答應,轉臉我該幹啥幹啥。世貿2002年簽的時候,一切東西都答應,匯率放開,市場放開,什麼都放開,現在17年過去了,什麼都沒有放開,還跟2002年一樣,還是國際公認的匯率操控國。明擺着,中共的信譽幾乎已經進了垃圾桶了,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這次協議中強烈要求,你所有的承諾我怎麼監督你。這事實上是一個討論的另外一個核心的角度。不能怪美國,人家不信任你,因為你確確實實承諾的歷史上都沒有兌現。

從這方面的角度來說,目前來看壓迫下買大單這樣就行了,我覺得其實倒不是的。當然川普壓力非常大,他的選民很多來自於農村,而農民在整個貿易戰中,中共直接針對美國的農民確確實實使很多手腕,使得川普覺得2020年有這樣一個壓力,還有其他國內的這種……華爾街也給川普很多壓力。是的,我自己以前說過,川普在什麼時候會讓步?這個是一個巨大的問號,全球誰都不知道。但是絕不會川普就是簡簡單單的讓中共訂幾個大單就行了。

前一段時間提到了中美之間貿易和談可能很快就會有一個協議出來,但最近這兩天又有很多的消息展現出來,好像這事又很難談了。換句話說,可能在核心的問題上還是達不到,川普還是不願意輕易的鬆口。

聽眾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3-20 10:23

或許預言大師也有誤算的時候。

嶗山隱士
2019-03-20 15:31

這個么?怎麼說好呢?:“預言大師”的套路與背景也是很複雜滴…… 但有一點,層次不夠、功力不夠、智慧有限的預言家,你不能武斷地說他有“誤算”—— 只不過是,他所觸及到的影像與信息是有能力的極限的!而超出了他的境界以外的東西,是不允許他知道的,,, 所以,他認為“很真實”的東西,只不過是在他境界以外的高處還有對應的“真實景象與信息”,只不過是他的能力有限而無法探知罷了。

匿名
2019-03-19 09:34

我猜測,華為公司極有可能是中共“權貴利益集團”中某位大佬或某幾個集團成員的私人產業,他們自以為富可敵國就能監控全球啦?! 天意呢?“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呀,他們完全忘記了蒼天在上、茫茫天意不可違!“天滅中共,天佑中華”可不是說著玩兒的一句話啊……

皮特·張
2019-03-19 09:18

我倒是並不擔心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共的“拖”字決與撒幣外交手段是很蠢的行為,“黨文化”的束縛與冒進使得一個個西門大官人都走入了誤判與失算的尷尬局面,,,,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江湖秀才
2019-03-20 10:07

晚生今天突然感悟到傑森博士在上一期的《傑森訪談》中,在談到2020年總統大選時而“擔心”的問題!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揣摩罷了:
我在海外網上看到一個名家談預言的視頻,其實就有一位很著名的預測大師談出了一個“2020的預言”,這個預言中明確地指出來川普的將來或多或少的會出現一些不順利的地方,而且他竟然還具體地指出來這些麻煩來源於何處?…… 所以當我有幸看到這個預言以後,再回想起傑森博士所說的比較含蓄的話—— 我大腦瞬間就醍醐灌頂了,什麼都明白。。。。。。

李梅
2019-03-18 20:26

《傑森訪談》,越看越有味兒!。。。。。。

匿名
2019-03-18 20:14

中共在外交這一塊兒使用了很多的流氓手段,他們一方面緊緊封鎖中南海高層層層內幕的真實資訊,另一方面又到處盜竊別國的技術資料與黑進民主自由國家安全網絡機構去竊取保密文件與數據!
這種無法無天的行為、到處鑽別國法律空子的行為 —— 我想在不久的將來肯定會有所制裁與打擊的,所以我個人認為:有些事情不能光顧眼前的痛快與快活,必須要有長遠的眼光與顧全大局的胸懷和膽識,只有這樣—— 才能會有“精準的靶向剿匪”……

David·Bobby
2019-03-15 08:36

我與傑森博士有不同見解!雖然說美國川普總統目前在各方面都面臨著很大的壓力,但川普總統自上台以來—— 他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美國人民都可以見證這一點……

大陸網民
2019-03-15 08:22

感謝傑森博士對經濟學專業名詞“貿易順差”、“貿易逆差”給我們來了一個通俗易懂解釋與闡述!以前,當我碰到這個名詞都感到很頭疼的,不知道它到底是什麼意思。

匿名
2019-03-13 05:52

美國給了淪陷區共匪恐怖團伙什麼樣的市場準入條件(幾乎沒有限制),極權控制淪陷區的共匪恐怖團伙就應該開放同樣的市場準入條件,讓美國的法律、金融、保險、網絡、製造業有同樣的方式進入,但是共匪恐怖團伙是各類匪類和非人的聚集物,共匪恐怖團伙只想獨霸淪陷區這幫愚昧難民的民脂民膏,讓美國在淪陷區無以立足,美國才出此下策搞出貿易對等。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