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在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網絡照片)
法輪功學員在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網絡照片)

“植物人”的復活

慧光
2019-03-12 22:01
本文講述的是在中國大陸湖南長沙鐵路機務段工作的一名工人,因突發腦溢血而昏迷不醒、入院搶救的過程。面對如此嚴重的病人,專家、教授和院長都決定放棄了,認為沒有希望了。可他妻子是一名法輪功學員,自己有絕處逢生的經歷,她堅信大法的神奇能夠在老伴身上展現,在她的不懈努力下,奇蹟真的再現了,昏迷四十多天的老伴終於健康的走出醫院。

我是中國大陸湖南人,是一名普通女性。1996年8月我幸遇法輪功,從此走上大法修煉之路。我原來一身是病,已經走到了生命盡頭,是因為走入大法修煉才使我有了第二次生命。大法不僅改變了我,也改變了我家。今天我就想說說我老伴經歷的一件神奇的事。

我老伴原在湖南長沙的鐵路機務段工作,1999年3月15日,他突然倒地人事不省,我們趕緊將他送到了鐵路醫院搶救。在搶救室里他一直處于昏迷狀態,好像知覺都沒有了。醫生檢查後說是腦血栓引起的顱內出血造成的。

搶救期間,我兒子請了當地醫院有名的專家、教授,包括院長也親自會診,但都表露出了無法挽救之意。院長對我說:“我院心腦血管的專家自己都是因為這個病成了植物人,你丈夫送來時已經超過了最佳搶救時間,還能有什麼辦法?”有些醫生、護士也對我說:我們醫院的職工得這種病的已經死了好幾個了,不死也是植物人,你也得想開點兒,言外之意就是我老伴已經沒有生還的希望了。

面對這些專家權威的結論和諸多的議論,我思緒萬千,可一想到我本人絕處逢生的經歷,我就有了信心。師父說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這種事情在法輪功學員中有很多很多,我老伴雖然自己不修煉,可他支持我修煉,也算是有緣之人,師父一定會救他、保護他。當然,這件事情本身也是對我的考驗,看我在關鍵時刻能不能堅信大法不動搖,想到這裡,我毫不猶豫的對醫生說:“我一定要他活着走回家!請你們不要放棄。”

趁兒子在醫院陪護時,我回家取了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轉法輪》和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到醫院,然後就在床邊恭恭敬敬的讀《轉法輪》給老伴聽,或者在老伴的耳邊播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同時我也在心裡祈求師父救他。那段時間,只要有機會我就堅持這麼做,不知為什麼,我堅信在老伴身上一定會有奇蹟出現!

大約過了半個月後,有一天我發現老伴的手指能動了,慢慢的腳也動了,我的心情非常激動,我清楚的意識到——他有希望了!之後他每天都有變化,漸漸的在蘇醒。儘管這個過程很緩慢,但幾乎每天都有進展。我提醒自己不能着急,仍然抓緊時間與老伴一起學《轉法輪》。又過了十來天,他就有意識了,慢慢的能坐起來了,還能吃一點點流質食物了。又過幾天他就能說話了,儘管發音聽不清楚,可我能聽懂他的意思。到這個時候,我就讓他跟我一起讀《轉法輪》,我讀一句,也讓他跟着讀一句,慢慢的他的發音也就漸漸清楚了。到四十天的時候,我跟兒子扶着他,他就可以慢慢的下床了,還能在病房裡慢慢的走幾步了。

看着老伴逐漸的清醒,我就每天與他交流。我對他說:“是我們師父救了你,你的生命是師父給的,你今後唯有用宇宙大法‘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做一個大法修煉人,才能對得起師父,對得起大法的慈悲救度。”老伴默默的點點頭。看到他終於明白了,我的心裡不知有多高興了。

從老伴清醒的那天起,從未修煉的他,好像比以前明白了許多,在交流中我能感覺到他的心態也變了,對自己這次身體上的磨難以及周圍的人和事,能夠用法理去衡量了。我知道這是大法的法理啟迪了他的靈魂,讓他真正的蘇醒了。隨着心性的不斷提高,他的身體變化非常明顯。

同一病房的幾位病人,剛開始看到我每天這樣做他們都不理解,有的還露出了不屑的表情。我知道他們心裡會怎麼想,可是我更清楚,大法修煉本來就是超常的,我又何必在乎普通人是否理解呢。看到老伴一天天在改變,到他能下地走路的時候,周圍病人的態度全變了,同病房的病人都露出了驚訝的神情,有的還很虔誠的向我們借大法書看。隔壁病房有一位患心臟病的男士,將《轉法輪》借去連續看了三天,還抄下了許多章節,到了第四天他就要求出院,他說“我全看明白了,我要回家修煉法輪功”。其他病房的人,也紛紛找我們要電話號碼與聯繫方式,很多人都表示了想學法輪功的願望。看着老伴從死亡邊緣獲得新生的事實,很多人都被感動了。

我老伴是三月份住進醫院搶救的,五月份醫院就宣判了他的“死刑”,想放棄搶救,在我的堅持下,老伴終於得以康復。我們在八月份辦理了出院手續,在醫院裡前後住了五個月。當我陪着笑容滿面、精神抖擻的老伴走出病房、走出醫院時,很多醫生、護士及病號都出來與我們告別,在那一刻,我情不自禁的熱淚盈眶。那天我一路上是哭着走回家的,可是我心裡又是無比的高興和激動。看着老伴能穩健的走在路上,我真是心潮起伏、感概萬千,我清楚的知道,是師父給了老伴第二次生命,是師父的慈悲再次降臨我家,是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在人間的展現。

看着老伴自己走回家了,周圍的鄰居、朋友無不嘖嘖稱奇,也無不為大法的神奇所震撼。

就在老伴剛剛恢復的時候,正趕上1999年“7.20”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瘋狂鎮壓也開始了,面對中共媒體鋪天蓋地的謊言和誣陷,我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毫不動搖,每天堅持學法從未間斷。那時候他已經能下地走路了,到了晚上,我就扶着他到樓下的球場煉功。

我倆還互相配合,用鐵的事實、活生生的事例向遇到的人現身說法,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告訴人們,媒體上對法輪功的一切說辭都是騙人的謊言。當時還不知這叫“講真相”,就是知道這麼好的功法,中共卻要反對、要鎮壓,心中特別難受。

如今我們在大法中修煉已經二十多年了,經歷的神奇的事兒還有很多,今天想跟大家分享這個發生在我們身上的真實故事,只是想讓那些還不明真相的人對法輪功有個正面了解,不要再受中共的矇騙了。無論什麼人,只要肯衝破阻礙,走入大法修煉,也能像我們一樣受益,也能體驗到大法修煉的神奇!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