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論】某種力量左右 習近平懼怕面對川普 (音頻/視頻)

石濤
2019-03-13 10:32

大家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昨天拍兩期節目拍的很晚,我也跟大家聊天說了當時的心態,有朋友留言說,哎濤哥,你歲數大,歲數大的人就要多照顧好身體,意思就是長期你掰乎呀,歲數大你就別太那麼要求自己,也不會像年輕的時候如何如何了。我們二零零七年開始拍“今日點擊”,現在是二零一九年,幹了十二年了。其實我昨天兩期跟大家分享的內容都是一個另外空間的問題,就是說人們到底相不相信除了我們人之外還有別的。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都可以理解,輪迴轉世很多朋友接受,對吧?你去歸元寺,去白龍觀,還是去雍和宮,你去拜佛拜道拜財神,你一定相信他的存在,我覺着這個很簡單,相信他的存在。

 

我常說我說幾十億人,地球上沒有倆一樣的,為什麼沒有倆一樣的?他是對着我們的魂魄,人們的靈魂沒有倆靈魂是一樣的,如果有兩個是一樣的話,其中有一個沒有存在的價值,他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我們表面都是不一樣的,而對應着我們的魂魄同樣也是不一樣。這就是我想說,難道在現實環境中人的魂魄是從猴里唰出來的嗎?中國的古書,所有祖宗留下來的書,它都有着另外的空間、另外靈體的概念,很多事情不是我們表面利益能解釋的。

 

在我們介紹的內容中其實我也這麼跟大家解釋,我說首先咱們就講了習近平,習近平從去年九月份,很有趣,我們當時八月底說出了,我說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什麼東西之後,九月份開始打貿易戰,大概十月初還是九月底,他就見安倍晉三,他念稿,我跟大家解釋了,那個東西是有問題的;他見林鄭月娥念稿,那個東西是有問題的;港澳深那大橋開幕的時候,他多一個字兒都不說,我跟大家解釋,他念稿的時候他知道有毛病,他在控制自己,可是到後來他就沒有了。但是到後來我們也看到他基本上就是撿了一條明目張胆的路,哈哈,撿了一條明目張胆的路,這是在他的概念中他表現非常清楚的。而我跟大家解釋就是應該有東西在影響他,而且他行為是出醜的,基本上他的行為是出醜的。

 

十二月一號在會談中,我們沒太意識到,好像說是他拿出來一個小本在念,就是他們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見面的時候,上來他講了半個小時,他是有個小本兒的。接下來就是劉鶴的五百萬噸大豆,再接下來就是任正非的永生永世。我提醒大家,我說有東西在弄他們,那是我當時能夠理解,有東西在弄他們,讓他們故意這麼說,可是他們自己控制不了,而這種表現最先表現的是表現在習近平身上,習近平有着抗爭的概念,但是他一條道走到黑,那後來就沒了。我們講故事啊,劉鶴五百萬噸大豆,他在那麼緊張的談判下,那麼身負重任的情況下,難道中國的農業部長沒有跟他交代過什麼叫五百萬噸大豆?肯定大家說過,要不然那數出不來,特別是他有個標誌就是他先說的是五億噸,然後改口叫五百萬,他改了口說明他沒有任何意識是錯的。現在大家說這是笑話,是口誤,我覺着很大情況下它是不可更改的,它給現在的人作為一種標誌。

 

我一再跟大家講其實跟中共一條道代表中共的人你看到他的愚笨,他的出醜,他的這種不可改變,不可理喻的這種做法,但他們做的時候卻擲地有聲,認為非常對。就像它這次告美國政府一樣,這是兩個憲政政體之間出現了直接的碰撞,在華為身上,華為的首席律師直接痛斥講,美國政府的立法、執法跟這個陪審團,三而合一,侵害令人法律的獨立性的本身的時候,他就在直接指責習近平的絕不能進行西方憲政,絕不能三權鼎立,正好在指責習近平的做法,給中國的定調是邪惡的。這是很有趣很有趣的,你別看它那麼大張旗鼓,它只算自己,所以在我眼睛裡,已經有某種生命,可能是正的,我只能叫正的生命,正的生命故意在現實環境中,在讓中共舉足輕重的人上,習近平、劉鶴、任正非、王毅,再加上華為,他們的行為讓明白的人看到,這是非正常人的行為。在人的表面上極端獲取自己利益的過程中,他使盡一切,你看到他的沒有任何道德的約束,沒有任何行為上的約束,只有利益上的約束,只要我能獲得我自己的利益,我用盡所有手段,我為中心。但是他的這種我為中心,又有着背後的內涵,讓我們跟他保持距離的人看到,這是一個沒有一絲絲人之品質的生命,他只有完全貪慾、慾望的一個追求的勝利者、佔有者。

 

跟他相對應的就是川普,而川普震驚的做法就是二月二十八號突然離座而去,跟金正恩扯崩了,那跟金正恩扯崩了,到現在誰也沒說清楚,他為什麼跟金正恩扯了?沒人說清楚,他自己也沒說,他就說,感覺起來買賣不好,買賣不好就不談了。那感覺起來買賣不好,買賣不好就不談了,他在哪兒感覺的不好?美國國務卿也去了,他的主要的談判官都去了,作為金正恩的助手也到了紐約去了,最後就是兩個人一鋪墊怎麼就一下談崩了呢?我說的意思,川普在那一瞬間的決定,他就認為是最正確的,他沒有什麼太多的理由,你非得讓他講理由他一句話,我不舒服,合同要這麼簽我不舒服。他感受的不舒服就是他沒有人的精英的這一面的理由,但結果卻出現了人們看到了他的一種堅定,人們看到了他的一種原則,人們看到了他在面對包括,朝鮮就算共產黨了吧,面對共產黨的一切他的拒絕。所以在我眼睛裡同樣是一種力量在控制着他,表現出來的都是一種情感式的東西,人這邊本來,他很期待要跟金正恩簽成的,他不是不期待,他願意簽這東西,他不願意簽,他跑河內幹嘛去?他之前在推特上那麼高調幹嘛呀,對吧?可是那一瞬間,在我們人的道理上,在一個生命的道理上,我們看到他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而與共產黨相關的生命,都做出了與他的利益第一,但實際在生命角度上,是最醜陋最曝光真相的一種選擇。也正是因為川普的離去,起身而走,把習近平嚇祟了。現在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在三月底不可能存在,而不可能存在談不成的理由就是中國方面只想讓習近平參加海湖莊園談判時,就是簽個字就完了。習近平不願意跟川普面對面討價還價,說明什麼問題?他自卑,習近平自卑,當習近平見到川普的時候他無力抗爭,習近平知道他代表的共產黨的利益是齷齪的利益,他知道這份齷齪,他知道這一份是有悖於人性。他不敢跟川普之間去對壘,因為他懼怕的是川普做人的真實;第三,在這個過程中,如果他事先不定好的話,他去面對面談的話,他要背負着中共境內所有勢力對他的指責,他不想承擔這份指責。所以從整體上他沒有能力去面對川普,而川普的這種要求再次透顯了有着另外空間的一種力量,習近平不敢面對就是出醜,那是出醜啊,對不對?那說明現在共產黨推行政策的一切,都是個體不負責任而自己獲得好處,都是極端邪惡的做法。所以你讓我說呢,我個人感觸呢就是某種力量,某種善的力量,已經在這中產生力量,就是在控制着某種事情,在控制着他們在個體的行為當中的那種行為跟言語,在曝光於世。

 

《華爾街日報》登了一篇文章,它是一個隨時更新的文章。這篇文章跟我剛才開頭的時候差不多,他是一種把整個最近這短時間所發生的事情,其實就是前後十天時間發生的事情,作為了一個總括,總括出來中美貿易談判面臨全新的障礙。全新的障礙就是習近平的懼怕,習近平的懼怕跟川普的真實的人性的表達,成為了非常激烈的衝突。中方不願意在雙方達成協定之前承諾首腦峰會,而首腦峰會最開始是習近平自己提出來的,對吧?所以只做簽字儀式,不至於崩盤,所以他沒有能力控制不崩盤,這是習近平沒有能力控制,也沒有能力去面對真正的崩盤,所以這是習近平的自卑。金正恩的中斷會談令中共擔心,所以出現了這種局面,可能會面臨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如果習近平跟川普在本月晚些時候在海湖莊園見面的話。大家知道這個說法等於是習近平完全曝光了自己的弱點,沒能力面對失敗就是談判破裂,沒能力抬身走開,沒有能力去跟川普討價還價,所以這個事兒要取消,那就完了,全完了。

 

一位學者說,中國部長講習主席這又不是國事訪問,您就這樣去訪美,還指望着川普不會讓你難堪嗎?這是英文翻譯過來的,就是他認為川普會給他難堪的。大使也講了,最後解決問題是他們兩個人解決問題,這個我們都跟大家介紹過,所以它是一個匯總性的文章,而匯總性的文章總結出現在的中美貿易談判的問題。峰會,就讓人想到WTO,當年WTO朱鎔基跟克林頓之間有過直接面對面的衝突,朱鎔基什麼都沒拿到,所以最後回來受到指責,談判差點完蛋。習近平二十二號出訪歐洲,就是法國跟意大利,希望在這個時間裡順道到海湖莊園,原來就這麼說的,《紐約時報》也是這麼報的,那現在看幾乎不可能,對吧?幾乎不可能。

 

美國商會講,市場波動很大,經濟疲軟,兩國政府都面臨著希望達成協議的這種壓力,但是川普有着他非常獨特的做法,就是在那瞬間,你讓我說,一種正的力量在迫使他當時做決定,而這個決定對邪惡的力量來講是個打擊巨大的,朝鮮現在是這問題,那你看到就是美國又向朝鮮發出邀請說,我們還可以接着談,我們還可以接着談。很顯然這一份邀請很有趣,當他說還可以接着談的時候,那當初川普為什麼不把整個談判順利的結束呢?當時午飯都準備好了,你就坐着一塊吃頓飯,什麼都不談,你把這過程走完就完了,你就算是給金正恩留面兒了,對不對?那他當時為什麼要給做成尷尬的樣子?所以我自己認為,川普同樣受着某種力量的驅使,受着某種力量的驅使造成他當時跟金正恩多待一分鐘他都受不了,而客觀的結果卻成為了他表現出正的力量,我以為就是這個。如果習近平不去見他,同樣就是被這一份東西給嚇壞了,那習近平自己也就把自己的底牌亮了,完全亮了,習近平到美國完成協議,可能在最後談判時讓美國獲得優勢,因為習近平面對壓力。

 

然後講川普希望跟習近平見面,在無法敲定內容的達成協議下他們願意,川普跟習近平個人達成,這個在川普上個星期五就是八號的時候他也這麼說,劉鶴貿易談判結束的時候他也是這麼說的,最後有些的大的事情我得跟習主席我們倆人敲定,包括一些小事,他一直是這個說法,而習近平不敢面對他,不就這麼回事嗎?如果把結構性改革的內容都已經交涉完了,往那一放,川普說了,我就要這個,你簽吧!習近平怕他簽又怕他不簽,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你看,他就是這麼一個在中共體制之下他表現出一個極端不負責任,極端自卑的一種生命品質。在大陸人來講,擱誰可能都會這麼干,誰也不願擔責任,沒錯吧?所以川普的行為促成了這一次貿易談判本身就到這兒為止了,川普的做法跟習近平生命的做法和背後的力量,促成了整個在這一次的貿易戰的過程中,七個七對完了,結束了,後頭另外一回事。

 

在三月一號我就跟大家這麼說,看到川普對金正恩做法時已經跟大家說了,後來朋友提醒說,濤哥,他是七月七號開始的,二零一八年七月七號正式開始貿易戰,那就對了,對吧?見劉鶴,整個那個都是說要達成協議,要達成協議,但是實際習近平不敢來,而且川普還取消了這個上調關稅,所以川普表達了自己的善意。上星期五川普說了,如果不是個好協議我不簽;大使也說了,最終的日期沒有確定,縮小了雙方的差距,那都無所謂的,這麼講吧,現在是習近平祟了,你這麼看就是習近平祟了,而川普要求一定面對面的壓住,起身離走也是壓主他。美國駐華大使館,感覺立場非常堅定,必須有重大進程我們才召開峰會,我們沒有達到這個程度,但我們的立場接近。這都無所謂了。美國的貿易代表直接講說,川普不會接受一個糟糕的協議。所以這都是關鍵的。在這點上,在三月一號開始,傳出來華為要狀告川普政府,所以這事走絕了,習近平只敢隔山,就是不見面的胡來,不敢面對面的承諾,因為他的承諾已經一切都變成欺騙了。

 

在十二月一號他的承諾就包括結構性改革,這是最反共的納瓦羅在第三天,就是阿根廷會議結束之後的第二天,記者採訪時他明確講,他說他沒想到習近平上來就發表了長篇的演講,而且確實承認要進行結構性改革,而今天面對的問題卻是中共在這個問題上騙人了開始。在我眼睛裡就是習近平同樣懼怕川普會問他,哎,爺兒們,當時在阿根廷的時候你怎麼說,你現在怎麼這樣啊?那川普會問的出來的,對吧?你現在怎麼這樣呢,幹嘛啊,大老爺兒們說話算數不算數啊,抖什麼激靈啊你?哈,對不對?跟你說,騙人的人,抖激靈的人怕這個,冠冕堂皇的人最怕。你少跟我說這個,你別給我念稿,我就問你當時你怎麼說的,你現在怎麼整這個?啊,你別跟我說什麼形容詞,我什麼都不要,我就問你為什麼,不就完了嗎?老爺們你說句痛快話,川普他會這麼做,習近平知道自己在幹嘛,所以他就這樣了。

 

有朋友說他這樣的原因,他放不下自己的東西,我覺得他太想自己成功了,放不下自己什麼東西?放不下自己人的生命心理不健康,自卑的被傷害的生命,他要有機會做主了,他要做這人類的主,他放不下這個,而他也知道,藉助共產黨要做人類的主的話,川普也不幹,很多人都不幹,我感覺是這麼回事。在這個背景之下,某種正的力量,某種另外空間的正的力量,似乎在幫助着川普,在玩弄着共產黨的一切這些露臉的官。大概在劉鶴說完五百萬噸大豆之後,我跟大家解釋過,我說現在看來,中共的官,大官,大官是指跟具體事件直接有影響的官,你看,王岐山現在連面都不露,有影響的官只要他們露面,他們就會出醜。當時我跟大家解釋過,就是他出醜都是他認為做的很對的時候,他認為只能這麼做的時候他出醜,所以根本不是他自己在把握自己,他們自己的做法是完全向著非人類的那種價值觀、純粹利益的價值觀在傾向,而傾向的時候觀看者會意識到他生命中的邪惡。

 

華為狀告美國總統簽署的《國防授權法案》,他是講這個法案了,《華爾街日報》講,這一份訴訟,代表華為要奮起反擊,在美國本土採取行動,華為請了美國社會中最著名的這些憲法律師,花了大價錢請了他們,然後在美國本土美國法院,去告了美國政府。你翻翻共產黨的顛覆國家政權罪,你就知道美國社會的偉大,美國政府是服務於人的,而不是管制人、領導人的,所以這個做法是極端邪惡的生命用了它邪惡的價值觀,在利用了人的正常社會的環境在傷害着人,達到自己的目的,確是直接透顯出中共政權的邪惡,是不是?高智晟、江天勇,你現在看的維權律師有一個算一個。所以這是很有趣的,如果你現在你還不明白在人家華為的努力下,習近平的努力下,你還不明白共產黨的邪惡的話,我覺得就基本就被邪惡傷害的很重了。

 

威廉姆斯在喬治大學法學中心的演講中說,優秀的談判者的關鍵素質是知道什麼時候跨過中線,然後想辦法做到這一點,同時包括轉身離去。是,談判者不是談成買賣是成功,是堅持自己的原則不喪失,那是成功了。而且他講,沒有任何去北京的計劃,購買更多的什麼農產品,無所謂了。中國以往執行協議不利的問題,所以呼籲制定一個執行機制,確保中共履行承諾,根據正在討論的計劃,如果出現爭議的話,兩國官員開會決定。而貿易代表已經說,如果雙方沒有在這些會議上達成一致的話,美國強行徵稅,所以美國佔有優勢。

 

其實這裡面大家要明白,每逢中共在歷史上要去跟敵對方簽署協議的時候,是它要逃命的時候才簽署協議,所以它逃命的時候簽署協議是一種欺騙。美方採取這類行動,中方至少在某種情況下不得報復,這是一個很大的讓步,中共擔心,國內輿論譴責他們簽署不平等條約。我懷疑他們在看我的節目,我真的懷疑他們在看我的節目,因為當時我跟大家解釋了,他只要簽署那個協議他就是喪權辱國,在中共體制之下,所以今天習近平沒有任何出路,沒有任何出路,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拋棄共產黨,他拋棄了共產黨一切都解決,他不拋棄共產黨一定勒死。

 

美國大使說,中共一直採取報復的手法,這種報復的手法在持續的過程中。中美貿易代表的高級副總裁艾文說,任何機制都必須是可持續的可執行的,不能讓企業重新面對關稅不斷提高的局面,所以它必須是一個完全Ok的;另外一面就是政府補貼,政府補貼對美國人而言,很難查證,太難了。然後這裡提到中國製造二零二五,李克強根本就沒有提這個問題,李克強沒有提這個問題是指在輿論宣傳中自甘衰敗,輿論宣傳中他知道不能再提了,但並不代表計劃本身的實施,你看一看他們對華為的維護,那是中國製造二零二五真正的內在的心臟。

 

這篇文章當時是一個隨時更新的文章,隨時更新的文章現在來講應該是更新剛剛完,隨時更新的文章他在匯總着一個結果就是,中美貿易談判出現的問題是一個全新的問題,而不是之前人們討論的一切,所以生命的因素在其中佔據着極其關鍵的位置。而這裡面你可以看到習近平個人的生命品質,自卑、沒有能力、不敢面對和他又很想達到自己自負的權力的那種稱霸,交織在一起,促成了今天的場面,就是你在哪個角度看,你換一個角度看的時候,你看到的事情是非常清晰的。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