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城投債是地方政府巨額融資的一種方式,圖片來源:券商中國
中國的城投債是地方政府巨額融資的一種方式,圖片來源:券商中國

引鴆止渴! “灰犀牛”城投公司債務發放標準放鬆

鄭清源
2019-03-13 21:33
大陸多家經濟類媒體報道,滬深交易所上周窗口指導放鬆了城投公司發行公司債的申報條件。分析指出,這樣將導致城投債的規模繼續飆升,加大地方政府債務潛在危機。

3月13日,大陸多家經濟類媒體報道,滬深交易所上周窗口指導放鬆了城投公司發行公司債的申報條件。分析指出,這樣將導致城投債的規模繼續飆升,加大地方政府債務潛在危機。巨額城投債一直被認為是中國經濟的灰犀牛之一。

據21世紀經濟報道和中國證券報記者獲悉,相應申報條件現在主要包括:對於到期債務六個月內的債務,以借新還舊為目的發行公司債,放開政府收入佔比50%的上限限制,但不允許配套補流。

消息人士指出,該窗口指導並未發文,只是內部執行的放鬆申報標準。而市縣級地方政府平台由於評級較低,發行仍面臨投資人意願不足難題。

放開政府收入佔比“單50%”的限制

據信此舉來自於中共中央的有關部署。今年二會,李克強做《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鼓勵採取市場化方式,妥善解決融資平台到期債務問題,不能搞“半拉子”工程。

此次針對借新還舊發債窗口指導放開的“政府收入佔比50%的上限限制”,過去一直是交易所在審核地方融資平台發行公司債時堅守的一條重要“紅線”。

上交所2016年9月公告,對地方融資平台的甄別標準進行了修訂,具體為:一是將“雙50%”調整為“單50%”。即報告期內,發行人來自所屬地方政府的收入佔比不得超過50%,取消現金流佔比指標;二是調整指標計算方法。為提高指標合理性,發行人計算政府性收入佔比,除了可採取報告期內各年度政府性收入佔比的算數平均值外,也可採取“加權平均法”(各年度源自地方政府的收入總額/各年度營業收入總額)。

根據東方金誠數據,2018年,城投債發行量約為2.29萬億,同比增長29.58%。截至2018年末,城投債餘額約6.9萬億。2019年,約1.4萬億元城投債將到期(不包括2019年發行並于年內到期的短融、超短融),約0.67萬億元城投債進入回售期。

民企債務違約多,加大市場購買城投債的避險情緒

在金融監管趨嚴和國內外經濟形勢下行的雙重影響之下,2018年債券市場違約事件集中爆發。而城投債信用風險明顯低于其他債種,因此,在市場風險預期明顯上升的情況下,更多低風險偏好投資者會選擇城投債作為投資標的。

Wind數據顯示,2018年7月以來,較高評級的城投債收益率就在一路下行。2019年3月13日,5年期中債城投債到期收益率(AA+)為4.31%,與2018年7月2日的5.23%相比下降0.92個百分點。

“現在市場上資質好一些的城投債都比較搶手,如市一級的城投債認購倍數達4、5倍,區縣級的也有2倍左右,認購倍數都算比較高的水平。”某大行債券投資人稱。

海通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姜超認為,由於民企債違約,市場規避情緒重新發酵,“未來城投債避險價值再度凸顯”。

引鴆止渴 “以時間換空間”

大陸的業內人士分析,政府此舉的目的在於“緩解融資平台短期償債壓力,以時間換空間”。

地方政府的這些平台債務,過去很大程度上是倚靠賣地償還,推友@財經真相 分析“但是現在樓市不景氣,收入不增還降,還要給企業減稅,怎麼辦?繼續發更多的發債,總不能債務違約吧,儘管允許城投破產,但那是萬不得已的情況才行。”

從外界環境來看,去年中國經濟嚴重下行,企業投資信心不足,因此中共中央下半年的政策風向轉變,又不肯給企業真正減稅降負,於是又走到要加大政府投資,讓城投公司舉債投資、拉動經濟的老路上。

從債務形式看,放鬆地方債投資限制,也只是部分釋放了地方融資平台的隱性債務,變成公開債務而已。

目前地方融資平台(城投債務)的規模已經很高,根據不同口徑估算,總規模可能高達40-60萬億人民幣。去年5月19日,前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在談及地方政府債務時稱,中國的地方債大概是40萬億,但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的“。

為了防止地方債務爆雷,去年8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文稱,允許嚴重資不抵債的城投公司破產倒閉。由於城投公司一直代表政府搞建設、搞融資活動,民企參與的好多政府工程項目都是和城投簽的合同,政府借的很多錢也是以城投名義安排的。輿論嘩然,網友紛紛質問:破產意味着什麼?

另外,由於很多城投債務是以理財產品的方式銷售,所以一旦允許城投公司破產,也被認為將導致中小投資者損失。

經濟分析人士秦鵬認為,由於地方債大多投放到沒有收益或者收益極低的“鐵公基”項目上,所以所謂的“時間換空間“實際上很難實現,只是把債務爆雷風險後移。

“引鴆止渴罷了”。秦鵬稱。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