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縱橫】中共是最大的邪教

石濤
2019-03-18 17:58

大概我做節目的半個小時之前,北京時間應該是星期一的晚上7點鐘左右,荷蘭發生了恐怕襲擊事件,現在說是死了1個人,傷了幾個人,槍手跑了,到現在槍手並沒有抓到。

所有新聞剛剛開始報。繼基督城之後,發生的另外一件事情。前後是連在一起的。

具體是什麼樣,槍殺的是什麼人,被殺的是什麼人,開槍的是什麼人,現在沒有任何消息。但是基督城發生的槍擊事件,太具有一種典型的東西了。給我的感覺,就今天的人,今天的精英也好,今天在人的利益層面,想試圖解決這問題,我個人覺得太難了。它的動機跟背後的基礎,早已經超過了今天精英者能夠控制的。精英的人以人的利益為中心,以自我的意識為中心,其實以自我的觀念和思想為中心,你的觀念也好,思想也好,自己在學校讀的書也好,都算其中。

昨天剛聽個朋友說,《紅樓夢》裡面,黛玉最大的特點滿屋子都是書,寶釵屋裡什麼都沒有,一個桌子一把椅子一張床。然後他講出兩個人的根本差距。為什麼寶釵屋裡面沒書,書已經對她沒用了,在她的生命里。而黛玉滿屋子都是書,她一本都沒讀懂,所以滿屋子都是書——咱事先說好了,我沒看過這書,大概裡面有這麼一對兒人是這麼個概念。

現在很多做政治評論的,做經濟評論的——我沒有任何貶低的意思——都把自己背後裝飾的都是書宅,就象書蟲子似的,說明你自己沒東西。你生命沒有什麼升華,你只有是一個就象被灌輸的東西一樣。

我想說,沒有什麼對錯,這是各自生命有自己存在的方式。有些朋友就容易把自己利益上說什麼你貶低別人,你小心眼,你嫉妒,你沒勁。

諸葛亮舌戰群儒,那儒生都是扛着書去的,而諸葛亮拿着雞毛扇就去了。他就這麼個區別。諸葛亮代替不了那幾百個儒生,那個儒生也代替不了諸葛亮,他們相互並生,走過人生一個過程。

所以當你聽着不舒服的時候,共產黨的鬥爭的哲學,妒嫉的哲學,唯我的哲學,我是天下老大的哲學,那種生命觀點就在其中起作用。

我說現在他看不明白原因,就是這東西多,占絕對多數,成為這個環境中的主流價值。專家學者帶了一大堆P打頭的,都是博士,博士後,一大堆。他只能在人的層面去解釋,上嘴唇說下嘴唇,下嘴唇說上嘴唇。

但澳大利亞的槍手他不是,他把自己的律師給辭了,他跟他的律師明確講,我不用你,我自己辯護。

因為在正常的國家裡面,即使他有錢沒錢,他沒有錢,從國家的角度來講,會派給他一個律師,他把那個律師給辭退了,他講說,他在法庭他要給自己辯護。律師對外講,他的思路非常清楚,如果人的思路清楚的話,他為什麼這麼做?有着他很明確的道理和原因。

而當他自己給自己辯護的時候,他就把整個法庭成為了他理念的一個傳播場,這事怎麼辦?可能法庭也就出於安全來講,它會閉門它會封起來,對公眾不開放,有可能。因為他畢竟傷人了。

但是,我想提出來的,大家要能意識到,這件事情的發生,有着它真真正正今天人類必須面對的,有人以暴力的方式觸及了生命的原因,而當他觸及到生命的原因的時候,他打擊的是現實的利益,他主要打擊的是移民難民和不同的宗教,移民難民從利益的角度來講,轉移到這樣的國家,他為了佔便宜。

那一樣啊,中國被迫害,我們就移到海外來了,但是當你移到海外的時候,不改變自己的思維方式,不改變共產黨的思維方式,不改變自己利益的佔有的時候,你對原來的社會就是巨大的傷害。然後你去藉助一個正常的人文的社會你去詛咒這個環境,我這是人人平等,人權平等,如果你說我的話,你就是種族歧視。

其實傷害是這麼來的。

移民來的人出於利益,佔有,出於自己佔便宜,當來到這個環境又不願意改變自己,還是自己佔便宜,他就出現這種事。

當然他針對的是宗教,但是他觸及到是生命的根本。

今天沒多少人有能力討論這問題,但是,從中國人的傳統說法,一方水土一方人,這種混雜的東西,把人種都混了的東西,跟老祖宗傳來的東西是對立的。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白皮書稱近年在新疆逮捕一萬多暴恐人員》

因為槍手把他自己跟中共政權做了比較,他認為中共國是他心目中最嚮往的。結果中共也挺邪了門的,挺絕的,在今天它就出了個白皮書。

這基本都是欺騙的概念在其中了。有沒有?有。任何一個社會都有暴力,這是肯定的。但是如果你去強姦那個人,那個人的兄弟急了,把你給幹了。而你在強姦是有着這種自認為自己是一種高等的。什麼叫低等的?很多移民到了海外,舉個例子,很多中國學生作弊,老師抓着了不高興了,說,你們中國人盡作弊。完了,老師種族歧視。這樣的說法,基本在我眼睛裡,都是混蛋王八蛋。是下賤自卑者的描繪。但說起來擲地有聲。

一個利益的人利用這個環境,保護人的權利的本身的這種基本的法規,基本的概念,去最大限度的維護自己邪惡的生命的本身的利益,就象妲己一樣,用了女人的身體,去掩護去保護自己那種動物的邪惡本質,完全一樣。而它變相損害和制約了這個社會本該有的人的品質。

所以共產黨邪惡是在這裡了。但人們會自動產生作用。就象那賭博似的,就象那個嫖娼賣淫似的,他(她)根本管不了自己。一樣的。這是生命的墮落了。

那個槍手把中共比喻成他嚮往的,中共也挺逗,它在講說,它跟對方沒關係,它自己的正當性。

所以在新西蘭發生的事情,是一個本土人,就是白人的環境中,在對着移民和難民以及不同宗教者,他做出的行動。

而在中國,中共站在了自己所謂漢人的基礎上,在大規模打擊排斥外族人,而它打擊和排斥外族人的一個很大的原因,跟它的個人有關係。以反恐的名義,把新疆建立成集中營,成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試驗地。大規模管制,把人象動物一樣完全圈起來,以教育的方式,以任何的借口,把他們非人類化,來進行對等,來達到它自己的目的。這個我覺得就是這麼回事。

新疆的集中營,跟2015年底到2016年之後,逐漸出來的狀況是一樣的。那個時候首次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你查時間吧,肯定查出來。

所以這是試驗地,什麼樣的試驗地?5G,AI產品,智能化產品,各種的跟蹤儀器,都是那個時候出來的。

這是給自己找理由了。一個強姦者給自己找理由。它也不否認,它說抓了有多少,有零有整,這基本都是騙人的了,這基本都是為了它需要而騙人。

“打擊遏制極端的宗教主義者”,這是它說的。如果叫做宗教的話,那就是中共了,這是最大的邪教了。

因為就在3天前美國出了一個報告,大概在新疆被抓捕了150萬左右維族人,而美國人給出的報告說,這是在上個世紀30年代之後,再次出現如此大規模集中的抓捕。

上個世紀30年代,什麼意思?納粹。奧斯維辛集中營,它對比的是這個概念。

【美聯社報道還表示,外界衛星圖像顯示,過去兩年,新疆“再教育營”快速和大規模地增加。中國在新疆維持有強大的安全部隊,而外界獨立核實維吾爾活動人士所稱虐待的努力經常性地被中國阻撓。】

這是從宗教的角度去說的,其實這是種族滅絕,但它為什麼這麼干呢?你讓我說的話,其實我也覺得中共現在的體制從上至下,很多人已經完全逐漸在被某種力量控制着,它的想往,它的努力,共產黨倡導的生命觀就是自我努力的,自我努力達到自己的夢想,竭盡全力,不顧一切,排除一切,出賣一切。不拉熟爭不着錢,不出賣朋友,這爺們無毒不丈夫。所以今天中共走的是這麼一條路。

基督城的槍手稱仰慕中共政權,官媒說這是惡搞。

我覺着這個惡搞的說法很笨蛋。他是槍手他是自己來的,說惡搞的今天中國當大官的有一個算一個,出頭露臉的有一個算一個,如果那女孩子說愛你,你說這女孩子惡搞。她要愛瘋了你,你會說她惡搞嗎?你立刻就變臉了,天下還有這種事啊?你立刻以各種形式接受這種愛。

不是扯蛋嗎?胡說嗎?這個人他自己的表白,你怎麼能說他惡搞呢?

誰說的呢?胡錫進。【稱有人從兇手的極端思想中尋找“中國元素”,是惡搞中國。】

那是中共國,你這才是真正惡搞中國呢。

所以,它的問題就是,這個人留下74頁東西,這個東西,他自己給發到網上去了,所以他是公開的,當他是公開的時候,那這東西你怎麼解釋?

特別是他相當羨慕今天中共政權做的,對維族人的迫害。他認為非常有利。

你看,也就是中共對維族人的做法,吻合了他現在的做法。中間有這樣的故事。

然後胡錫進說惡搞,胡錫進本身存在就是他是中共政權的標誌,就這麼一個高級動物,可以在這個環境中任意去隨便說,而且他可以能夠成為一種所謂的思想主導,這是今天中國社會的一種品質的表現。

所以,我講的意思就是,明白的人只能說這事還得這麼來的,我冤了。我覺得這話是句人話。他說我,我就冤了。這是句人話。如果他說,槍手很羨慕你,那個女孩子很愛你。你告訴說對我是惡搞。

網友們這樣評價,沒問題,在社交媒體中說什麼樣的都有。但是,當你作為一個媒體,你去這麼講的話,沒跟你說嘛,在今天的中國,大鬧豬瘟,豬瘟被共產黨自己說的,就是不傳染,但是,非洲豬瘟有個特點,蒸不熟,煮不爛,凍不死,它永遠活着的東西。冰箱里凍不死,100度煮不爛。什麼意思?中國的豬,就以這個方式,寧肯死去,都不忍心看這些高級動物的表現。

那傢伙,意志多堅定啊。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