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江蘇鹽城市響水縣發生重大爆炸事故。(視頻截圖 )
3月21日,江蘇鹽城市響水縣發生重大爆炸事故。(視頻截圖 )

江蘇鹽城大爆炸 官方極力維穩 環境監測報告受質疑

蕭晴
2019-03-22 13:30
3月21日14時許,江蘇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天嘉宜化工廠(生產農藥)發生重大爆炸事故。當地政府立即啟動全面應急維穩,數百名受害者家人和到現場採訪的記者,都遭受監控。

3月21日14時許,江蘇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天嘉宜化工廠(生產農藥)發生重大爆炸事故。當地政府立即啟動全面應急維穩,數百名受害者家人和到現場採訪的記者,都遭受監控。另外,當地民眾多年來舉報該工廠造成環境污染的網貼,也全部被迅速刪除。

奔赴爆炸現場的記者 遭當局維穩

據自由亞洲電台(RFA)報導,趕赴化工廠爆炸現場的記者透露,爆炸事故發生後,當局立即開始維穩及輿論監控。官方要求媒體只能刊發官方“新華社”授權發布的通稿。為應對多家媒體記者攜帶航拍機拍攝現場,當地官方則出動無人機干擾設備,嚴防記者採訪,導致一家媒體記者的航拍機失控墮毀。

此外,當地政府還將受害者家屬分散到周邊多個縣市的賓館,進行異地監控。

當地一位高校老師趙先生表示,官方日前的維穩手段,和12年前並無本質的區別,地方政府對這些東西有套固定的模式。

據當地媒體此前報導,12年前,響水縣化工廠也曾發生過爆炸,當地政府曾以軟禁、跟蹤、送錢、安排妓女等方式,阻撓記者進行現場報導。報導還披露,爆炸發生後,當地多次傳出險情,均遭當局強力封鎖消息。

趙老師還指出,早在幾年前就有環保組織對響水縣的密集化工提出警告,並且這種密集的化工,在蘇北已成為最大的隱患。但迄今為止,官方無意麵對這個現實。

另有網友挖出中共響水縣委宣傳部在12年前(2007年)發布的對媒體的應急穩控措施,文件中赫然寫着:“突發事件傳播,最可怕的不是記者搶發新聞,而是記者搶發的不是政府發布的新聞。”

文件中還要求指揮部嚴控事故現場,“任何記者未經同意不允許進入採訪拍照。”同時,當局還要求公安部門每日檢查縣城大小賓館、旅舍,“發現記者入住立即報告”。

有網友諷刺響水縣應對媒體的“極品做法”,當局卻仍“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當局發布環境監測報告被質疑

中共官方通報稱,截至3月22日上午7時,此次爆炸事故已造成死亡47人,危重32人,重傷58人,還有部分民眾受輕傷。目前,當地醫院16家醫院,共接收醫治傷員640名。

江蘇省環保廳也于同天發布最新環境檢測數據,稱只是在下風向3500米處,監測存在二氧化硫及氮氧化物超標。而對化工園區內水閘內水質監測,只有二氯乙烷和二氯甲烷超標。但園區內新民河閘內、新豐河閘內和新農河閘內,不同程度檢出三氯甲烷、二氯甲烷、二氯乙烷和甲苯的揮發性有機物組分。當局稱,已採取措施,防止園區內河受污染水體進入灌河。

上述檢測結果遭到民眾質疑。

曾調查過當地化工廠聚集問題的媒體人吳先生對RFA說,從事發後當局調動的消防規模可以看出,此次爆炸後果非常嚴重。

吳先生說:“昨天抽調那個消防,它基本抽調了整個江蘇三分之一的消防啊,一個是高爆一個是高毒嘛。判斷的話,當地可能不止一個呀,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吳先生推測,周邊可能還存在更多的隱患,但官方為了維穩的需要,並沒有對所有可能存在有毒氣體的區域民眾進行疏散。

吳先生說:“它肯定不會那樣疏散,因為那樣疏散的話,人數那麼多,他們會認為可能造成‘大混亂’,只能說是把近一些的地方(民眾)疏散一下。”

吳先生還指出,在江蘇北部的連雲港、鹽城、徐州、宿遷等地,密集的化工業已經導致環境被嚴重污染,“地下水、地表水、空氣、土壤,基本上已經毀得差不多了”,而官方發布的那個所謂的環境監測報告,“沒法再評論這種無恥了”。

涉事化工廠前科累累 民眾舉報網貼已被盡刪

據陸媒披露,涉事的響水縣陳家港天嘉宜化工廠,自2016年以來至少被處罰6次,就在去年(2018)還直接被點名要求整改。此外,當地民眾一直持續舉報、抗議該化工廠造成的嚴重空氣污染和水質污染,但始終未得到解決,直至釀成重大爆炸事故。

但截至目前,民眾舉報的所有貼文和求援微博,都已被刪除。

環保人士趙女士透露,環境監測資料被官方視為“國家機密”,非常敏感。即使有民間機構能監測到數據,也不允許對外發布。而官方的資料則只是根據“政治需要”,其真實性一直備受質疑。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3-22 16:17

有關回憶天津大爆炸的新聞也屏蔽,甚至海外有關一篇浙江爆炸是天津大爆炸的翻版,一文也屏蔽,只能說明習對中共已徹底失控,比文革更殘酷的暴政以黑企業黑勢力黑社會的形式出現,取代紅色中共的黑色革命已經爆發,滲透進中共內層,最後老百姓反抗,軍隊起義。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