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監控10億用戶 (AP)
微信監控10億用戶 (AP)

來自美國教授的擔憂:大數據下的微信讓中國人無處可逃

董筱然
2019-03-24 00:39
中共發展大數據的今天,微信已經成為人們的安全隱患之一

19年前,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批評中共封堵互聯網的舉動,並取笑,(控制互聯網)的難度好比往牆上釘果凍。他還預言互聯網終將把中國推向民主。時光飛逝,中國不但與民主背道而馳,且對互聯網的審查達到了頂峰。曾在中國發展的眾多社交媒體Facebook、Twitter、Line、Facebook Messenger、Telegram、WhatsApp等一夜之間全部被微信替代,這個在大陸唯一獲得中共當局許可存留的即時通訊軟件,幫助中共“老大哥”監視10億的微信用戶,並在必要時將這些信息提供給中共當局。

儘管如此,中國人還是對微信相當依賴,他們的日常生活、銀行支付、繳納費用以及社群互動已經從現實拉入了這個虛擬的社交APP。甚至在談到微信通過你的支付方式從而了解你的生活習慣,通過你的聊天記錄監視是否涉及敏感話題等這些隱私的時候,很多人不屑的表示,如果你沒什麼可隱瞞的,為什麼要介意當局訪問你的數據呢?說這話的前提是,你的孩子逃過了過期疫苗的注射、禽獸教授的性侵、艾滋陽性的血液製品…你的家裡沒有遇到強拆、沒有在P2P事件中受害、沒有在股市中輸得血本無歸,你不關心兩會、不關心宗教、不討論新疆、不諳世事、不知道中美貿易戰、從不“翻牆”,但是你不能預知你的未來,假如有一天你與這些事情擦肩而過,封號被約談都無關痛癢,很可能陷入牢獄之災。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信息學院兼職教授蕭強一直致力于向公眾闡明使用微信弊病,特別對微信使用廣泛的中國人。

但他看着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南門的小吃店外,進進出出用微信支付的中國留學生時,他發現自己的無力。

這群中國留學生,一面在美國大學受教育,來聽他的課,對他說,他們喜歡蕭強創立的“中國數字時代”網站,討厭信息審查和封鎖;一面又盡情享受着微信帶來的便利生活,絲毫不覺得用微信支付是個問題。

“他們完全意識不到,即使你告訴他們,他們也會說,這有什麼大不了的?”他說。甚至還有學生對他說,中國現在那麼先進,你流亡海外,回不了國,沒法體驗這些一切,實在太可惜了。

“在我看來,這是真正的威脅所在,” 蕭強對美國之音說。

這個星期,在華盛頓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一場研討會上,蕭強講述了他的擔憂。

多倫多大學蒙克全球事務學院教授羅納德·德珀特(Ronald Deibert)也出席了這場研討會。他領導的“公民實驗室”曾做過一系列實驗,並發布報告披露微信的審查機制。

“社交媒體,說白了就是對個人數據的監控” 德珀特說,“我們的全部生活都是這個監控生態系統的一部分”。

德珀特說,一個慘痛的事實是,人們往往意識不到這種危害,社交媒體為生活帶來太多便利,人們過分依賴這些工具,心甘情願地用個人數據換取方便。

出席研討會的幾位專家認為,儘管社交媒體泄露個人數據的現象存在於世界各地,但產生的後果卻不盡相同。在開放的民主社會,人們可能成為廣告商的獵物,僅此而已,但在專制社會,當這些數據落入政府手中時,可能發生十分恐怖的事。

一度,蕭強也和很多人一樣相信,在信息時代,沒有一個專制政權能存活太久,包括中國的共產黨政權。

自2004年創辦“中國數字時代”以來,他一直在地球另一端密切關注着中國互聯網自由的起落興衰,期盼互聯網能改變中國的政治面貌。

不過蕭強卻和克林頓犯了同樣的錯誤。在過去近10年來,蕭強只看到中共竭盡所能打壓信息自由,試圖把互聯網——這個當權者眼中的妖怪重新塞回瓶子里。但他仍然沒有放棄希望。

不過現在中共掌握了人工智能,“這比我能想象的最糟的情況還要糟”,人臉識別、雲計算、DNA採集、社會信用體系……當“大數據”遇上“老大哥”時,“人們無處可藏”。蕭強說。

“我希望更多人能看看新疆正在發生的事,”他說,“這樣的事不僅局限在新疆,還在向地方擴展,搜索一下雪亮工程,到2020年,中國各地各個村莊都會安上監控攝像頭。”

蕭強依然不知道該如何讓他的學生們相信這一切不是危言聳聽。

所幸,並非所有中國人都對數碼科技帶來的威脅一無所知。

“在天朝,用微信等同於裸奔,”北京一位藝術家對美國之音說。

但是能這樣認識的中國人僅佔一小部分。2018年百度CEO李彥宏說,“中國人對隱私問題的態度更開放,也相對來說沒那麼敏感。如果他們可以用隱私換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況下,他們就願意這麼做”。

2017年中共當局要求騰訊在微信上實施公民身份證系統時,微信已經超越了商業信息平台,成為中共電子統治計劃的一部分。

你必須要用身份證綁定微信才能加入群組,自由發言,或者進行轉賬收款收紅包等互動。所以當你分享關於引發公眾憤慨的醜聞的批評文章,比如問題疫苗,以及對高層人物的#MeToo指控時,或者你是群主因為一個敏感話題就能立刻被公安找到,因為你的信息早已被微信提供給中共政府。

所以馬雲不願使用支付寶的例子讓人極為深刻。他在重慶酒吧消費竟然不給支付寶打廣告,令中國網民大為不解。後知後覺的網民發現,馬雲不是不給支付寶打廣告,而是不願意用支付寶。因為支付寶不但需要用身份證、銀行卡等重要資料進行綁定,還可以通過用戶的消費習慣統計可以判讀各人特質、興趣、愛好等等。顯然馬雲走過路過,卻並不想留下痕迹。

華為的員工用iphone發新年賀詞,而不使用被懷疑有後門程序的華為手機;馬雲用現金或刷卡支付也不用支付寶;那麼是不是微信團隊的很多人已經悄悄放棄使用微信了呢?又有多少人只是安裝微信,但盡量擺脫微信控制呢?相信已有一些人開始覺醒,擺脫這種來自極權的鉗制。畢竟微信近年來在中國也是毀譽參半,大量封殺公眾號、建群限制、群主負責制,搞得人心惶惶。

輿論上,中國富豪也對微信批評毫不客氣。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吉利汽車董事長李書福公開批評,馬化騰在用微信觀察每個人的一舉一動。他還說,現在的中國人人幾乎是全部透明的,沒有任何隱私和信息的安全,走在路上到處是攝像頭,開個車到處都是閃光燈。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3-29 07:19

不用微信不用支付寶,就要用支付非常艱難,還受到共匪限制和控制,雜亂收費高昂的共匪銀行,是因為難民都用網絡支付,如今是倒逼共匪銀行降低了高昂的雜費和限制,現在微信和支付寶又落入共匪銀行統治,共匪銀行的惡習又帶進了網絡支付,網絡支付越來越難了。

匿名
2019-03-25 20:00

共匪“懂”技術,共匪這群妖魔鬼怪更恐怖邪惡更肆意殺戮。

匿名
2019-03-25 19:02

全民共振 鏟滅共匪

匿名
2019-03-25 09:36

上次開啥會,我的qq被封號永久。我半年沒有上過那qq,不管你裡面還有餘額。
習近平還比不上胡錦濤那時候。
微信 qq留個心眼,不得不信上面說辭

匿名
2019-03-25 06:05

習子規下馬桶5毛屎一堆

cpmc
2019-03-25 05:03

狗,貓和兔子在家,家中由兔子當家。選下期誰主事,候選者有:灰兔,花兔,黃兔,白兔,請選擇。而且候選兔子發誓保證個個吃上胡蘿蔔。貓說,我要吃魚….狗說,我要吃肉,哪怕肉骨頭也行。

匿名
2019-03-24 23:27

你要戰勝共產黨,首先你要明白共產黨是怎麽通過網絡技術和軟件應用程序對你進行監控的。只要弄清楚了就能有效應對共產黨的監控手段,更無需有任何恐懼,繼而與之反制和進行對抗。其實微信監控我覺得無需恐懼,反而更加堅定我的倒共反共的意志!一來,因為這樣邪惡的賊匪政權我根本不可能認同。二來,微信監控自會讓更多的反共人士選擇拋棄,而翻牆組建更龐大的倒共勢力,凝聚更多身在牆內的仁人志士,共同策劃未來倒共的策略和方向。這反而讓共產黨更難掌握和控制!光蘋果手機就有獨立的溝通渠道可以繞過共產黨的監控!但前提是不能用共產黨生產只要的手機,這個是先決條件。因為連華為的孟晚舟自己都是用蘋果手機,你就知道共產中國生產的手機根本就是一個間諜手機!

匿名
2019-03-24 19:59

共產極權社會……政府權力無限大,民眾權力無限小……把公民踐踏成一盤散沙的奴隸!

匿名
2019-03-24 10:40

在中國被中共裹挾強迫使用微信,把每一個人民都置於極度危險之中。

Kingsward
2019-03-24 08:49

中國人在中共的長期教育下,變得功利性很強,只關心身邊,當下,切身的利益。只有在遭遇不公的時候,才會想到要投訴,上訪,但那時一切都遲了。

匿名
2019-03-24 17:14

所以說,現在的中國人基本沒救了,有錢就逃離這個鬼地方吧,沒錢,就只能忍了。自己能幹什麼?你只是一介小民而已。

匿名
2019-03-25 04:08

為什麼要走呢!?所以說中國人是這個世界上最窩囊的民族!中國這片土地是我們的家園,家園遭賊匪搶奪淪陷,你就這樣甘心被共產黨蹂躪踐踏?甘願離開自己的家園徹底放棄屬於自己的這片土地!?環顧世界,有哪一個國家的人民會如此窩囊甘為賊匪之犬馬走狗?唯獨中國人!這個民族最盛產的就是漢奸、叛徒、賣國賊、叛國者!十幾億中國人面對僅一億多的共產黨以及武裝力量,不選擇反抗共赴國難,卻選擇遠走他鄉避世避禍!?人家當年南宋國破家亡,全數漢人選擇絕命身死,共赴國難以死明志,再看看如今之漢人,猶如牲畜般苟活,任由共產黨肆意鞭撻踐踏剝削摧殘。或許……這個民族確實應該死絕吧!?唉~~~~~~

匿名mars
2019-03-24 05:27

昨天發現能替死人發信息!噁心死人!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