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1日下午,鹽城響水縣生態化工園區內一家化工廠發生爆炸 (AP)
2019年3月21日下午,鹽城響水縣生態化工園區內一家化工廠發生爆炸 (AP)

【獨家】發生爆炸的江蘇響水工業園前企業員工曝黑幕

董筱然
2019-03-25 02:11
截至3月23日上午7時,中共官方發布的數據指,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爆炸事故已造成64人死亡、共收治傷員617人 ,其中21人危重傷、73人重傷,523人輕傷。

3月21日,江蘇鹽城市響水沿海工業區內的天嘉宜化工廠發生特大爆炸事故。現已居住在海外的朱莉亞看到這個消息後久久不能平靜。

截止25日,中共官方發布的數據指,本次爆炸事故已導致78人死亡,56人確認身份。此前通報的28名失聯人員,根據DNA技術檢測,已確認死亡25人,另外3人平安並已取得聯繫。據此前數據,由於仍有近600人受 傷,死亡人數可能還會上升。

朱莉亞在第一時間找到了本台記者,通過網絡電話她告訴記者,她想將在天嘉宜化工廠所在地陳家港鎮開發區工作時的切身感受告知讀者。2014年到海外之前,她在那裡工作。

在朱莉亞的印象中,那個每天早起陽台地上的白瓷磚上都有厚厚的一層金屬粉塵的工業園區,早晚會出事。混雜在空氣中的金屬顆粒對呼吸道的刺激、重金屬對臟器的侵害以及癌症是很容易想到的事,但這造成近700人死傷的化工爆炸還是令人始料未及。

朱莉亞是上世紀90年代畢業於華南理工大學的一名研究生。她所學的化工專業正好與響水沿海工業區一間民企對口,在投了一份簡歷後,工作經驗豐富,擁有一份漂亮履歷的朱莉亞被響水陳家港鎮開發區的一家大企業錄取。那時候她並不知道這塊土地已經發生過數次事故,其中一次還令陳家港鎮的村民紛紛連夜逃亡。

朱莉亞2013年1月從上海前往江蘇鹽城。公司對她十分重視,讓朱莉亞住在新蓋的宿舍樓中,並給她分了一套兩室一廳的住房。

“我一開始覺得這裡真的很好,公司也重視我,我居住的空間很寬敞,房子是嶄新的,辦公室也很整潔”,但很快朱莉亞就發現了很大的問題。

在響水陳家港開發區安頓下來後,朱莉亞發現自己屋中嶄新的白色窗台上面每天都有一層厚厚的“灰”,第一天擦完後,第二天又會出現。與化工材料打交道多年的朱莉亞敏感的發現,這不是“灰”,而是一種金屬粉末。

很快,朱莉亞通過向同事了解,找到了這種粉末的來源。

朱莉亞說,這是我們廠房附近的一家鎳廠所排放出來的。每次我出門時經過這間工廠時,這個工廠廠區的樓房都籠罩在幾層樓高的濃濃的煙塵中,每次經過都是這樣的。我當時很害怕,還想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故。看那個濃煙的程度,就像是化學品或有機物燃燒、爆炸形成的,但是同事和我說不是,這個工廠常年就是這樣的。

朱莉亞問同事,這樣長時間的排放是否有政府部門或環保部門管一管,在她看來首先污染這麼嚴重應該先整治再營業。然而同事和她說,這個問題早就有人反應,附近村民也都舉報過,記者也來過,甚至還有外國記者來此處進行調查,不過很快就沒有下文了。

“那間鎳廠保持那種狀態生產,一年那樣濃煙滾滾,粉塵飄飄危害百姓,一走一過誰都能看到。從這個廠的情況,就不奇怪有今天的化工廠惡性爆炸。陳家港開發區對企業的監督在哪兒?”朱莉亞說,“看不到”。

環境不好已成既定事實,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響水這塊地方是鹽鹼地,她發現:這裡的水不能喝,洗完衣服晾乾後,會有一條條白白的鹽漬。她想,原本在中國最富庶省份辦企業的老闆,為什麼要投資上億來這塊鹽鹼地建廠,這裡不但空氣污染,化工廠連年向海中直接排放污水,搞得水質很差。當地幾乎每家都安有凈水設備。

在一次與老闆的談話中,朱莉亞探出了一絲端倪。老闆有一次找朱莉亞大倒苦水說,企業現階段投資額度比當初的預算多出許多,企業壓力很大,下行的供應商以及施工隊都無法結款,項目推進也出現困難。癥結就在於當地政府不履行承諾。她的老闆說,當局招商引資時首先承諾修路的問題,也提到了解決生產中的基礎原材料問題,結果不兌現,錢都是企業自己掏的。光是修路一項,公司就花了很多的錢,這些都不在預算中。

公開資料顯示,陳家港開發區化工集中區(生態化工園)建成於2002年,隨後當局積極尋找企業入駐。《中國青年報》稱,園區內現有48家生產企業,其中響水雅克化工有限公司、裕廊化工、聯化科技[-7.57%資金研報]、威耳化工都已上市,占鹽城市上市企業數量的一半。該園區每年收入100多億元,上繳稅收4億元,佔到響水縣每年財政收入的六分之一左右。目前,化工企業進入園區的門檻是投資規模1億元以上。

響水給出的一系列優惠政策顯然是吸引各企業來此投資的原因之一。朱莉亞的公司也是被各種優惠條件吸引的企業之一。

據陳家港化工園區網站介紹,該園區對國有土地使用權的50年有償出讓價為每畝3.5萬元人民幣,這幾乎是屬於全國較低水平。投資較大的、外商投資項目經營15年以上的,化工園區還可以特辦。這一出讓價相比緊鄰響水的另一化工園區3萬到6萬元的每畝土地價要便宜一些。

此外,陳家港化工園區還提出,對國(境)內外投資商投資的生產企業,從獲利之年起,地方留成部分先征後返,前2年全額、後3年減半的政策。而就在200公里之內的另一蘇北化工園,則給出了3年內企業繳納的增值稅地方留成部分,由同級財政獎勵50%的政策。相比之下,陳家港的財政政策更具有吸引力。

一家化工公司的高層也告訴大陸的記者,某些企業一旦入駐了工業園區,當地政府會從長遠回報來考慮,主動在初始幾年免稅或少收稅,以便長久地留住公司。“對於響水而言,1億多元的稅收返還政策力度並不小。

當局採用“虛實結合”的方法讓企業進入響水縣,發展當地經濟,但承諾究竟落實了多少還真是未知數。畢竟中國百姓的對於中共當局騙術已經“免疫”,上世紀70、80年代號召夫妻只生一個孩子,響應政府號召可以享受住房優先、醫療免費,結果這些沒有一個實現,連獨生子女上大學都花錢。中國有句俗語說,與流氓談條件,你永遠只有被欺負的份兒。

像公司這樣被政府騙了的民營企業不知還有沒有其它企業。有的企業享受了部分優惠,有的壓根就沒有優惠。但是你一個民營企業能撼動政府嗎?陝西千億礦權案的餘波還尚未平息,凱奇萊法人趙發琦用了12年至今未討到公道,案件連中共最高法院長周強都牽扯其中。受騙企業只能層層下壓,最後還是普通百姓為當局的“獅子大開口”買單。

朱莉亞的公司不像此次爆炸的天嘉宜公司經營危險化學品項目,雖然沒有危險化學品,但也對環境的污染非常厲害,朱莉亞回憶說,據我所知也沒有環保措施。而天嘉宜生產包括間羥基苯甲酸、苯甲醚、KSS產品,處理有毒廢料、廢水和廢氣則需要花費大量資金。

她說,通過天嘉宜6次被罰、其法人還被判刑的軌跡來看,該企業在處理廢料殘餘問題上劣跡斑斑,而當局的做法就是罰錢意思意思,沒有更多的動作。

天嘉宜一直違規不外乎兩種可能:一種是像朱莉亞的公司一樣,政府承諾不兌現,企業資金緊張,只能從最費錢的地方“瘦身”,於是一查一個準,問題一大堆;第二種可能是企業就是無良商家,以危害百姓破壞生態環境為目的,政府為追求GDP,無限放任,被舉報罰罰款了事。無論哪一種,中共當局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很多時候,人們總覺得一件事情的發生是偶然的,只要你認真分析一下,發現偶然當中已經存在必然。這種必然從中共當局以犧牲自然生態環境大力發展經濟開始;從“響水模式”圍堵記者封殺消息開始;從“709”抓捕專為弱勢群體發聲律師開始,自此陳家港鎮的民間意見聲音被完全扼殺,只剩下官方與企業的微妙關係,企業缺乏監督的情況下,出事結果也就成了必然。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3-26 00:43

厲害了共匪的黑鍋:幾十年如一日,黑奸商勾結共匪黑官僚,不停地向華夏大地、大氣、水源排放多種多樣的毒氣、粉塵、廢液、重金屬納米微米顆粒,用百姓的肺、胃、肝、腎的亞健康乃至癌變來換取共匪官僚及黑奸商的鼓鼓腰包和肥下水。然後再讓習包子擺出一副自信、霸道的嘴臉恐嚇台灣同胞、恐嚇腐化全世界,居然還打着命運共同體的招牌!其心可誅!!!

匿名
2019-03-25 23:40

30年來,大陸礦產資源、煤炭石油等能源挖光;所有河流嚴重污染;環境也被破壞殆盡;沒資源、能源和廉價勞動力支持,血汗工廠大量破產;外國資本大批撤離;官商們紛紛逃離;到處是殘破的豆腐渣建築、爛房子;只剩下十億餓殍……以前日本鬼子跑了我們還有資源,以後中國鬼子都跑了我們怎麼辦?【周孝正:“以前我們國家是:國破山河在!現在是:國在山河破!”】

匿名
2019-03-25 18:55

共產黨‘’領導‘’(統治)一切的必然結果。

滅共衛道
2019-03-25 16:16

對已經確認是邪惡的中共,滅之是唯一正確的善舉!怎麼滅?三退,斷邪靈的養分來源即可令邪共枯萎消亡。而非暴力革命那一套邪共才推崇的手段。

匿名
2019-03-25 15:03

有關回憶天津大爆炸的新聞也屏蔽,甚至海外有關一篇浙江爆炸是天津大爆炸的翻版,一文也屏蔽,只能說明習對中共已徹底失控,比文革更殘酷的暴政以黑企業黑勢力黑社會的形式出現,取代紅色中共的黑色革命已經爆發,滲透進中共內層,最後老百姓反抗,軍隊起義。

匿名
2019-03-25 13:00

96.天津洗自己,在本地媒體官報大批特批江蘇爆炸,針對主官,卻不提812天津港大爆炸,落井下石,又一次天津黑

匿名
2019-03-25 23:29

現在看看天津官方的觀點,很有意思滴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