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縱橫】美中貿易談判能解決中國貿易政策中的結構性問題嗎

石濤
2019-03-25 19:13

如果做時事新聞的或者稍微關心點時事新聞的,大家都會感覺到現在亂,亂得一鍋粥,分不清個兒。中國裡邊中國外邊港澳台,再加上國際社會中,在歐洲在美國,如果都亂在一塊,基本上沒有一塊安靜的地方。

確實,無論從新聞的角度,從政治的角度,而它亂的核心,是以中共為中心。以中共為核心的概念就是,它的利益它的觀點跟它現在根本就不顧及任何國內的狀況,在展現着它自己這麼多年積累下,大屁股撅起的邪惡的力量的積累下,在現實的環境中,在民間,就是在人的現實環境中,你會感到它的力量無比。

對一般正常人來講,會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恐怖。

神韻藝術團在我住的地方又開始演出,我看那個節目單,第一個節目叫法正人間。我看那個題目之後,給我自己聯想到現實的環境。

在現實的環境中,在走到最表面的環境中,我印象中《封神演義》當中比較讓我吃驚的就是三個妖怪。三個妖怪在最後的時候,已經打到了武門的時候,三個妖怪也披掛上陣,跟姜子牙他們幹了一場。

姜子牙那個時候,他所有的人馬都在,就沒弄了這仨妖怪。你說雷陣子,二郎神加上哪吒,那都是一頂一的,這三個人,後來其實加上木吒,金吒一起去跟三個妖怪打,一隻狐狸一隻雞一個琵琶,並沒有當時就把這仨給弄了。這裡當然有一個生命內在的概念,這三個東西是女媧召來的,所以最後得被女媧收了。

它在整個通篇里迎合著相生相剋始終的一個道理。而這種道理也就是說,如果妖怪,就是在人間出現了妖魔鬼怪,它都有來處,它都有因由的話,人是戰勝不了妖怪的。

而作為二郎神他們,同樣,他們自己是修行的人,他們是從肉身基本上修成,是唯一修成的七個人,他們展示了一個說法,就是換個角度來講,三個妖怪也是幫着這些人修行的。你可以這麼說,但是我想在另外一點強調的是,在最後的階段,它展現出的力量巨大。因為另外的層面,如果你有什麼這本事那本事的話,那些本事都彙集到人的表面來了,所以你會看到,人會害怕的,人會絕對難以抵制的。

我個人覺得是很有這種場面出現的。你完全可以體會到這個過程,但是,你會同樣看到一種比較正的力量。正的力量最大的一個特點,在現實的環境中,他個人私自貪婪的東西,儘可能少。在人中說,這人沒有任何私心。我也不敢說,這人要沒有任何私心,這是不是人就是一回事了。但是在相比之下,在具體的時間段裡面,在具體的事情中,他可以做到。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美國形成廣泛共識支持川普迫使中國改變結構性不公平貿易行為》。

本身是個老話題,因為它現在貿易戰打到這份上,打得有點不知所措。有一種說法說,反正到下個月份這個協議簽不簽得有個結果。等於又延長了兩次。

我有期節目跟大家開玩笑,我說這個也邪了門了,它一延就是延兩次,你再多談一次不就得了嗎?貿易戰打了7個月,見了7次面,然後,這事就了啦那兒了,了啦那兒然後又延長最後沒出結果,這事情就往後延了。往後延了一直到上個星期說出來,要進行第8次,第9次談判。你就第8次不就完了嗎?你幹嘛還第9次?從7一下就跳到9,它一下都給預支了。

我說的是這含義。如果沒有這種定數的存在,它再談一次不就得了嗎?成不成?它幹嘛非弄第9次啊?你們誰家結婚的時候,一次沒結好,再結一回。沒這個吧?哪有這樣的?人家一下給預支了,一支就卻兩回。

我說的意思是個定數。它就得踩着這數走,它有它的原因。但你不在其中的時候,你看到是另外一個故事。哦,一次加兩回。從7過渡到9。我看着就樂。

【路透社3月25日星期一發表分析報道表示,儘管川普總統使用關稅推動“美國優先”的貿易政策受到很多批評,不過,他推動迫使北京改變其補貼和扭曲市場的不公平貿易做法,卻得到了廣泛的支持。】

是。其實很有趣的,我們就跟着新聞報導說,但它貿易戰一開始開打的時候,商會生意人不太接受,很多商會對政府的做法持批評態度。結果到後來,現在反而是在貿易談判協議達不下來的時候,網上就說一直有個說法,川普可能溜肩膀,川普因為明年大選的原因,他希望能夠拿出一個協議來的時候,又是商會的人說,千萬別溜肩膀,一定要干一個強硬的協議。

你看,利益就是利益,橫豎都是它。所以這個事就這樣。當今天的人普遍都利益的時候,那鬼魔一定在人間。它就是衝著利益來的。從一開始就利益的,這個東西在人的生命上就是這樣了。

所以人都怕自己吃虧,妖魔鬼怪亂七八糟一出現的時候,他又害怕。你讓他硬起來,拒絕這些誘惑的時候,他又貪便宜。所以有時候,咱說的人真破,就是橫豎他不想吃虧。碰見鬼的時候,他說,你看神沒有吧?神要有,得幫我把鬼去了,他是中心。今天很多人是這個想法。

【隨着美中貿易談判進入最後階段,美國的政客和企業主管,以及外國外交官,都在敦促川普及其團隊堅持要求中國做出有意義的結構性改革,解決傷害美國和其他國家公司及工人的不公平貿易做法。】

這個事就很有趣。一開始他們都嫌川普很粗魯,現在呢,又怕川普溜肩膀。把這話就都說出來了。

所以我說就是個過程,你看起來就是過程,它到底意義有多大?怎麼說呢,就是如果川普今天想溜肩膀都難了。

【報道表示,美國和國際商界對中國的經濟和貿易政策不滿出現了一個廣泛的轉變,越來越同川普總統的目標相吻合。】

你看,它路透社也不過如此。

【儘管中國提出在未來6年購買多達1萬2千億美元的美國商品,以減少美國的貿易逆差,但這些不會解決中國貿易政策中的結構性問題,包括系統性盜取知識產權、強迫外國公司為市場准入轉讓技術,提供巨額工業補貼等等。】

川普提出的說法更有趣了,就是說,買1萬2千億不管用,我認為得2倍或者3倍。

3倍的話,那就是3萬6千億,一年增加6千億,意思就是立竿見影,今天就給貿易逆差給打平了。他實際是這意思。

反正你笑話不笑話真的假的,他就這麼幹了。在當初打貿易戰的時候,他就這麼幹了。

【報道表示,在中國的美國商會今年2月底的一個調查顯示,多數美國公司贊同美國增加或維持對中國商品的關稅,而支持美國政府推動中國做出結構性改革的公司比去年增加了一倍。】

你看,說明什麼?說明人家川普就用推特這麼玩,大傢伙認可了,大傢伙接受了,說人那一把是對的。

那你當初幹嘛來了?就是眼前的東西也不想放,外邊的東西又想拿過來。就是一份貪婪。沒跟你說嘛,利益的人必下賤,哪兒都一樣,不分膚色,什麼都不分。

【報道說,當川普總統推遲3月1日增加關稅的期限後,美國各界曾擔心川普被中國的大額訂單所動,放棄推動結構性改革。大批的遊說人士、企業主管、外國外交官,以及民主和共和兩黨的議員等都敦促川普不要妥協,堅持要求中國做出結構性改革。】

其實這個平台,這個氛圍,還增加了一個東西,增加了一個川普。如果現在一旦談不攏,或者說他失去耐心,那會加征2千億的產品關稅增加到25%,當增加到25%的時候,整個美國社會它會有一個更廣泛的支持。

所以這東西是相輔相成的,你會看到,這個打擊中共力量的本身卻把美國人給聯在一起了。這是很有趣的變化。

與此同時,川普面對着國內調查,《通俄門無證據結案 川普斥調查“國恥”》。

穆勒,原來FBI的老闆,他進行了2年時間的調查,就是川普成為美國總統不久,就展開了調查,通俄門,是指在川普大選時,他的團隊跟俄國之間的關係。

調查結果,沒有川普跟俄羅斯勾結的證據,但也指出美國總統並未就此免除其它罪行。

這是很有趣的一個結果。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 (William Barr) 周日 (3月24日) 表示,特別檢察官穆勒的報告沒有發現美國總統川普競選團隊與俄羅斯有共謀或合作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證據。巴爾說,穆勒的調查沒有發現總統犯罪的證據,也無法證明川普妨礙司法公正。】

當然他說話很嚴謹了,他又沒說川普完全什麼事都沒有。

但這種事情的做法,只有在美國社會中才會出現。而在美國社會的出現裡面,又包含着很多政客的本身的政治意圖,就是以公正的名義,以司法的名義,當它是精英的概念。這裡精英的概念,當它缺乏生命善惡的認知,它只立足於人的層面的利益的取捨的時候,它會藉助這些所有的公正公平象權力制衡的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即使我不成功,我也打死你。我也傷着你,傷了你就變成是我的成功。

這種說法其實很類似於共產黨,所以美國的民主黨本身很類似於共產黨的做法,它們大概的概念就是在生命善惡上強調的就弱,它們更多的是所謂人的公平。用人的公平的說法,類似於共產黨的打土豪分田地。而它實際卻充滿了欺騙,是維護它個人精英的本身。它所謂民主的概念一切,就是它用人的層面沒有生命的含義,在利益上民主概念的一切,卻是以欺騙的手法來獲取這些個體者的最大的利益。

很有趣的。這些民主黨的黨魁們,包括他成為總統之後,他們是藉助他的政治仕途的提升,跟他的財富是等同提升的。

共和黨情況不是,共和黨它確實是有差距。川普到現在甭管他是賠錢賺錢,但是他個人不用國家的錢。這是真的。

克林頓多聰明,再加上奧巴馬,他們都會用國家的錢,會藉助政治聲望來提高他們自己。

所以這裡面的差距有這個東西。當有這個東西出現之後,你會看到象川普而言,這種特立獨行的人,他會遭到這個體制本身的相當大的制衡或者干擾,就看他個人的意志了。

【川普說:“這是國恥,你的總統居然要受這種待遇。”他也指出,通俄門調查是“一場失敗的非法打擊行動”,還說應該要有人去調查“另一邊”。他也發推特表示:“沒有共謀(通俄),沒有妨礙(司法),完整和徹底的清白。讓美國持續偉大!”】

不好說,也有人說,他調查報告沒有結果也沒有完成,也不代表他完全是清白的。

這種事情我覺得就是永遠會有這樣的聲音,在所有司法法律Case上,你看到原告被告的過程中,輸的一方一般都會這麼表達,但法律本身是法律,對他的調查,同樣是這個社會環境背景之下出現的。

就我個人的說法,你會看到以中共為核心,在人的層面它表現非常強大,但所有人都不理解它的強大,就是說,它的內部完全是空掉了,就象一個縱慾者,在吃了葯之後的那種狂躁,野蠻和在某種程度上又具有誘惑力。

我感覺就是這種氛圍。因為在中國出的事情,國內今天完全走向一種新疆化,就是完全管制,非正常人的。在你的色慾上,在你的利益上,你可以任意放縱,但在你人的尊嚴上,你卻被這個權力的本身任意虐殺。

這就是今天的中國社會。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