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享】《一滴淚》(49)——四清

齊玉
2019-03-29 07:18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下面請您收聽長篇連播節目。今天我們將繼續為您播出巫寧坤先生的自傳小說《一滴淚》。

在猛批“蘇修”的同時,為了保證農村的人民公社不“變修”,全國農村從1962年底開展“四清運動”,肅清公社和生產隊幹部中的貪污腐化。1965年,安大中、青年教師和高年級學生被派下去搞一年運動。老年教師不參加“四清”,又無課可上,1966年初,由校黨委統戰部長、原外語系李主任率領,到郊區一個公社去“觀察四清”。我雖然是個“臨時工”,也算“統戰對象”,有幸和數十名教授和老講師同行。我們住在一所小學,輪流到各生產隊聽報告,了解各生產隊和公社幹部在“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各方面取得的成就,然後各人結合自己的“活思想”寫學習心得,大多冠冕堂皇,敷衍了事。

   在農村“觀察”三周之後,李部長又領我們去安徽北方的煤城淮南市,“觀察工業戰線上的大好形勢”。淮南市分五個區,每個區都是以一座煤礦為中心的小城鎮。我們乘車經過的街道都蓋滿了煤灰,空氣中煙霧瀰漫。作為李部長的老朋友、潘市長的客人,我們下榻在可稱(的上)豪華的洞山賓館,客房設施包括地毯和現代化的衛生間。白天,我們分乘兩部大客車參觀煤礦、工廠。每到一處,都有領導幹部陪同參觀,中午有豐盛的午餐招待。晚間,安排宴請和文娛活動。潘市長設盛宴歡迎,以善飲聞名的姚主任在席上代表大家祝酒,頻頻用罕見的茅台酒乾杯。散席後,他踉踉蹌蹌回到屋裡,在衛生間地上滑了一跤。馬上請來一位外科醫生,縫上他腦門和鼻子上的傷口。

   這次的淮南之行,給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到“紅旗單位”謝一礦的參觀訪問。那是一個晴朗的冬天早晨,我們來到這煤城的驕傲,煤礦的領導幹部非常客氣地把我們迎進寬敞的會客室。一面牆上掛着大幅的毛主席像,對面牆上掛滿了獎旗、獎狀,五顏六色,名目繁多。超額完成生產任務獎、最佳礦井安全記錄獎、礦井衛生獎、如此等等。我們一面飲茶,一面聽黨委書記做報告。他首先對我們表示熱烈歡迎,接着介紹煤礦過去在日軍佔領和國民黨剝削下的悲慘歷史,(和所謂)解放後迎來的新生。如今,生產突飛猛進,礦工生活無比幸福。可惜我們無法知道生產如何突飛猛進,礦工生活如何幸福。

   從會客室出來,我們由幾名幹部領進貴賓更衣室,換上保護服,包括礦工頭上的照明燈。然後,我們先乘電梯下礦井,再換乘小火車,一路上嚮導講解地下掘煤工作如何進行。我熱切地盼望親眼看到礦工是怎樣幹活的。但是上級有指示,嚮導不能把我們一直帶到採煤工作面。我們回到地面,又到更衣室,換上了自己的衣服。接着,嚮導說要領我們去洗澡。我們先穿過礦工浴室。一間大廳里有四個巨大的水泥浴池,裡面盛滿了熱水。嚮導說,第一個水池裡的水洗黑了以後,第二個水池就開放。他接着又自豪地說:“這些浴池是解放後新建的。”我問他:“我們用哪個池子?”他笑着說:“哪裡的話,我們怎麼能讓貴賓洗大池子?那怎麼行?”

   說著我們已走到一間單獨的屋子,門口掛的牌子上面寫着“貴賓浴室”。一名服務員遞給我們每人一塊雪白的大浴巾、一雙浴室拖鞋、一小塊香皂。我們在清澈的熱水中洗了個澡,水一點也沒變黑。

……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