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師範大學楊濟余教授發文“我言說,故我在:教師獨立宣言”。(視頻截圖)
重慶師範大學楊濟余教授發文“我言說,故我在:教師獨立宣言”。(視頻截圖)

許章潤事件激起千層浪 各界學者聲援

蕭晴
2019-04-4 15:13
中共近期鼓動學生告密,致使多位敢言的大陸教師被停職。中國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上周剛被校方停職、停課,重慶師大副教授唐雲又遭學生舉報後開除。中共接連對大陸學術界的整肅,引發海內外各界人士的強烈反響。

中共近期鼓動學生告密,致使多位敢言的大陸教師被停職。中國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上周剛被校方停職、停課,重慶師大副教授唐雲又遭學生舉報後開除。中共接連對大陸學術界的整肅,引發海內外各界人士的強烈反響。

重慶大學教授發《教師獨立宣言》力挺學術言論自由

4月1日,網絡上流傳着重慶師範大學楊濟余教授的文章《我言說,故我在:教師獨立宣言》。文章痛斥中共監控學術言論的行為是“新坑儒”、“新文革”。

文章中寫道:“新『坑儒』運動或新『文革』運動已經開始了,而且來勢洶洶,短期內將一發難收,這是早就意料中的事。收拾了記者、律師,現在來收拾教師,這不是什麼新玩意兒。高級黑不一定是壞事,這個荒誕時代的黑色幽默笑話真多:流浪漢講幾句話就晉陞為大師,大師講幾句話就貶謫為流浪漢。”

楊濟余在文中表示自己膽小而心高,為了妻女的安寧,自己盡量不惹事非,“我退休十年來長期應聘多所大學教席,這飯碗如果丟了,憑我那點微薄的退休工資很難養家餬口。不少好心的朋友和領導也勸我好自為之,說憑一己之力改變不了什麼。”

但他認為,恐懼也有底線,“對那些無關痛癢的小事,我信奉『沉默是金』;但面對思想逼迫,我信奉『沉默是狗屁』。”

最後,楊教授以托爾斯泰《我不能沉默》的結尾作為結束語:“從高級到低級的參加傷害的人們,你們都想想你們是誰,停止你們所做的事吧。停止吧,⋯⋯不是為自己,不是為個人,不是為人們,不是為了人們不再責備你們,而是為自己的靈魂,為不管你們怎樣摧殘都活在你們心中的上帝,我不能沉默!”

大陸學者聯署聲援許章潤教授

同一天,8位高校校友聯名發出《要求清華大學立即恢復許教授工作的聲明》,並鼓勵更多校友加入簽名。

聲明中寫道:“大學是思想自由的殿堂。清華大學歷來具有『自由之精神,獨立之思想』,建校百餘年來歷經風雨,然而獨立自由的精神大旗不倒,位居中國學術界、知識界的金字塔頂端。清華大學剝奪許章潤教授的工作權利,不僅有違學術自由的傳統,也違反了憲法和教師法。校訓為『厚德載物,自強不息』,而清華大學此舉委實是德寡器小,自裁不已,令清華學子和知識界、學術界扼腕嘆息。”

聲明還呼籲立即恢復許章潤教授的工作,停止一切迫害行動,並恢復清華大學的自由獨立之精神。

該聲明立刻引來上百位校友簽名。

此外,美國“外交政策”亦採訪了多位專家學者,並報導了他們對許章潤教授被停課事件的看法。

中共束縛意識形態 中國難成科技強國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唐納德·克拉克(Donald Clarke)說,中國學者(和在中國的其他人一樣)不享有表達想法的自由,這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中共政府正在穩步加大對那些“不守規矩”的學者施壓,越來越多直言不諱的人被解僱;還有一些人發現自己被禁止出版刊物,他們現有的作品已從書店和大學閱讀清單中被除去。

這對中國的高等教育意味着什麼?克拉克對中共在遏制知識分子自由思考的情況下,能否實現科技強國表示質疑。他說,“當中國(共)堅持要進行意識形態整合時,中國能在任何領域成為領導者嗎?”

中共操控學術研究方向

耶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張泰蘇表示,雖然將許章潤的停職和潛在的解僱,可作為中共反自由派鎮壓的一部分來解釋,但這一評估大大低估了問題的嚴重程度。他認為,近期中共對學術界政治控制的升級,跨越了整個意識形態範疇,影響了幾乎所有在大陸工作的社會科學家和人文學者。

張泰蘇譴責了中共對學術自治的攻擊。他指出,總的來說,官僚和行政實體對學術屆的影響,要比過去更大和更加正式。中共利用“升職”或“在最高級國家資助的期刊上發表論文”等為誘餌,誘惑(年輕)學者不僅遠離那些中共不喜歡的話題,更引導學者朝向當局喜歡的話題和立場發展,明顯地加大了對學者研究的操控。

令學者噤聲只是中共鎮壓公民社會的冰山一角

前政法大學講師騰彪說,中共侵犯學術自由和言論自由並不是什麼新聞。中共對那些偏離黨路線的人進行懲罰從未猶豫過,讓他們噤聲、侮辱他們、並將他們投入監獄。

騰彪還說,他在2003年開始在中國政法大學任教。他任教期間也擔任人權律師。因為他的工作觸及到了中共的禁區,所以“我從未獲得晉陞,獲得研究經費,也未能被允許出版書籍”。

2009年,騰彪因為參加在北京舉行的紀念天安門大屠殺20周年的會議,再次被停職;之後又被祕密警察綁架了三次,最終於2014年9月被解僱。

騰彪指出,近年來,持有批評意見的大陸學者,更容易被當局解僱和拘留。而中共加強對大學的限制,只是中共鎮壓公民社會的冰山一角。所有支持開放社會的力量,包括維權律師、持不同政見者、互聯網、記者、非政府組織和地下教會,都已經受到嚴重壓制。

因敢言身陷險境 學者讚許又擔憂

原中國藝術研究院學者、旅美專欄作家吳祚來,稱讚許章潤教授“如此敢言,撞槍口式地頂風而上,無所畏懼”。

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傑羅姆·科恩(Jerome A. Cohen)則對許章潤教授的處境,表示擔憂。

他說,正如騰彪所描述的那樣,“失去工作”和“失去言論自由”僅僅是與中共持不同政見教授所面臨的風險之一。中共的任意拘留,包括綁架,旅行限制,甚至對不同政見者的配偶和子女的報復,都可能隨之而來。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4-07 02:50

這是中共邪黨最後的瘋狂之舉!越是這樣它的魔鬼原形就越加顯露出來!讓更多的人看清邪黨的魔鬼本質!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

匿名
2019-04-04 18:40

中共控制言論,打壓以致迫害敢言的良心學者,說明他們對人民覺醒已經恐懼到了極點。

匿名
2019-04-06 02:30

四個自信????一點自信都沒了!!!!剩下的全是恐懼!!!!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