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共享】《一滴淚》(50)——文革初起

齊玉
2019-04-5 04:45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下面請您收聽長篇連播節目。今天我們將繼續為您播出巫寧坤先生的自傳小說《一滴淚》。

6月1日清早,從附近的廣播大喇叭中,我們聽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6:30新聞播送當天的《人民日報》社論,號召全國革命群眾“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打倒“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和“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社論的語調比1957年反右派的社論更加歇斯底里。我從怡楷的眼睛裡看到不安的神色。一丁問我:“爸爸,牛鬼蛇神是什麼?”我答不上來,他媽給我解了圍:“一丁,我們不知道。我們從來沒見過。等着瞧吧。”

   我急急忙忙去文科樓上八點鐘的課,精神有點緊張。一進樓門,我就看到門廳兩邊的牆上貼滿了大字報。我飛快地掃了一遍,發現都是針對冒教授、楊教授、和姚主任的,感到鬆了一口氣。也許作為臨時工,我夠不上“反動學術權威”吧。走進教室,發現一個學生也沒有,我便去系辦公室了解情況,卻看到我班上幾個學生正在舊報紙上寫大字報。我想跟他們打招呼,可是誰也不理我。我不知怎麼辦,走出辦公室,碰上楊主任皺着眉頭在過道里走來走去。我焦急地問他:“楊主任,我們從此停課了嗎?”他結結巴巴地說:“沒有,沒、沒有。暫時停、停一下。長期停、停課怎麼受、受得了?”他的口吃比平常更厲害了。他是一個革命烈士的兒子,當過海軍艦長,從南京一所軍事學院調來接替李主任的。他有在莫斯科大學教過幾年現代漢語的經歷,比較重視業務工作 。

   與楊主任的想法相反,課一停就是好幾年,我也從此以後就沒在安大教過書。學生吵吵嚷嚷要鬧革命,校領導慌了陣腳。既然中央文件已將“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列為鬥爭對象,校黨委就姑且先“拋出”三名老教授和中文系一名常在本地報刊發表文章的青年教師,作為“靶子”。幾乎一夜之間,校園變成了一座用竹桿和蘆席搭起來的迷宮,蘆席上貼滿了大大小小的大字報,肆意攻擊校黨委拋出的四個靶子,也不放過其它中、老年教師。我在這些稀奇古怪的曲徑中遊盪,東張西望,暗自希望這一次我或可幸免於難。不久,我就看到一張把我畫成“笑面虎”的漫畫,下面的說明是“死老虎沒死!”我不免有點驚慌:難道這次他們真的要把我整死嗎?一張大字報羅列了我的極右罪行。另一張揭發了我的罪惡歷史:我當過飛虎隊和國民黨空軍的翻譯官。還有一張譴責我在教學工作中用腐朽的資產階級文學和修正主義思想腐蝕社會主義青年。我的罪名包括:抵制教學改革,堅持用英文文學原著作教材,而不用中文政治性文章的英文翻譯;在聽能課上散布敵台的反動宣傳;選用歐•亨利的短篇小說《警察與讚美詩》,宣揚腐朽的資產階級生活方式,其中包括吃野鴨、喝法國白葡萄酒、呷小杯濃咖啡;抬高一名英國資產階級的中學教師,用來美化所有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利用《格列佛遊記》含沙射影攻擊新中國;如此等等。我本指望可以倖免,但我又錯了。一名右派分子,哪怕已經“摘帽”,是理所當然的“牛鬼蛇神”。在家裡孩子們也把“笑面虎”當作我的綽號,他們哪裡想到眼前可笑的胡鬧可能會對我們全家帶來怎樣的後果。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