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自媒體自去年開始遭到整肅 (pixabay)
中國自媒體自去年開始遭到整肅 (pixabay)

自媒體也要姓黨 新浪處置50個“時政有害信息”自媒體賬號

董筱然
2019-04-9 02:11
就在中國學校正在興起一股“文革告密”的恐怖時,中國的自媒體也正在經歷浩劫。擁有2億用戶的大陸社交媒體新浪微博近日處置了50個“時政有害信息”的賬號,包括粉絲數量數百萬、具有影響力的大V賬號。這一波針對自媒體的整肅引發關注。

就在中國學校正在興起一股“文革告密”的恐怖時,中國的自媒體也正在經歷浩劫。擁有2億用戶的大陸社交媒體新浪微博近日處置了50個“時政有害信息”的賬號,包括粉絲數量數百萬、具有影響力的大V賬號。這一波針對自媒體的整肅引發關注。

新浪微博管理員8日發布《關於時政有害信息的處理公告》表示,對微博內存在的時政有害訊息和帳號,進行清查處置。

公告指,在3月21日至27日期間,站方對發布時政有害信息的50個帳號採取了禁言、關閉帳號等處置措施。其中特別知名者包括:@于建嶸(粉絲數720.7萬)、@童大煥(粉絲數65.3萬)、@六神磊磊(粉絲數47.5萬)、@鬼燃夢幻方可天下太平(粉絲數26.3萬)、@孔令旗的地盤(粉絲數17.9萬)。

公告表示,包括自媒體帳號在內的用戶,應遵守《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不得製作、複製、發布、傳播法律和行政法規禁止的信息內容。

中央社報導,目前@于建嶸、@童大煥、@六神磊磊等帳號均還存在,並可在已有微博下留言,但部份帖子的留言被刪或禁止留言。

報導稱,這些粉絲數量龐大的網路名人各有來頭。@于建嶸微博認證為中共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代表作品有《中國當代農民的維權抗爭:湖南衡陽考察》等。

@童大煥的微博認證是重慶郵電大學移通學院大煥城市化戰略研究院院長,是微博簽約自媒體人,對城市化研究及房地產投資方面頗有研究。

六神磊磊則是曾任官媒新華社重慶分社資深時政記者王曉磊,曾獲2016中國年度新銳榜年度新媒體(個人)等獎項。他以解讀金庸小說出名,藉武俠人物評說時事熱點、社會現象。

近幾年來,中共對於“黨管媒體”的要求一刻未曾放鬆,這體現在傳統紙媒和互聯網門戶網站,現在擴大到自媒體。

在傳統媒體上,2013年1月,《南方周末》新年特刊事件;2013年7月,《新快報》陳永洲事件;2013年8月,《新快報》劉虎舉報中共國家工商總局副局長馬正其貪腐被捕事件;2014年9月的21世紀網案……面對新媒體浪潮的衝擊和中共當局管控的一度加劇,在與當局的博弈中,媒體人已經亮出了他們手中所有的底牌——擦邊球、隱喻、新媒體,但是種種的突破嘗試,今日看來都已被相關政策堵死。

在互聯網門戶網站上,僅以2017年為例:3月份,網管機構勒令叫停騰訊、新浪、搜狐、網易、鳳凰等門戶網站的自采欄目,騰訊網的管理屬地從相對寬鬆的廣東變更為審核更為嚴格的北京;6月22日,中共廣電總局發布通知,要求新浪微博、ACFUN、鳳凰網等網站關停視聽節目服務。

而較大範圍對自媒體的整肅則是2018年底。中共網信辦在同年11月一口氣查封了9800個自媒體賬號,這些賬號大部份開設在微信微博,也有在今日頭條、百度、搜狐、鳳凰、UC等平台。中共網信辦宣稱,這些自媒體涉及“傳播政治有害信息,惡意篡改黨史國史、詆毀英雄人物、抹黑國家形象”;“製造謠言,傳播虛假信息,充當‘標題黨’,以謠獲利、以假吸睛,擾亂正常社會秩序”等。

其中一些被查封的自媒體帳號比較知名,包括“唐納德說”、“傅首爾”、“紫竹張先生”、“有束光”、“萬能福利吧”、“野史秘聞”、“深夜視頻”等。

到了2019年,吸粉1000多萬的自媒體公號“迷濛”被封,掀起了中國自媒體的恐懼和擔憂。

獨立政治觀察家、政治學博士吳強對BBC表示,“咪蒙”遭全網封禁,對中國自媒體行業發出了一個毀滅性的信號,自媒體寫作者面臨的困境和“咪蒙”是一樣的,行業風險巨大,將引起很強的寒蟬效應。

獨立學者喬木認為,在中國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回歸,強調“媒體姓黨”的大形勢下,自媒體對流量的分割分散了群眾對主旋律的關注,破壞了當局想維護的輿論環境和意識形態。

網絡時代的興起,令自媒體往往比傳統媒體更受歡迎。特別在大陸網絡封鎖的情況下,自媒體往往成為另一種新聞來源。中共不斷對自媒體整肅,可見自媒體的傳播力量已經讓中共政府十分警惕。

喬木說,在“媒體姓黨”的政治高壓下,言論自由被侵犯,商業規則被破壞,即使是傳播雞湯,談旅行見聞和職場信息都有可能遭至審查,這會引起自媒體從業者的恐慌和不安。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4-10 09:25

于建嶸教授很久前就只專心賣畫,不談國是,竟然也被清理了,這是“秋後算賬”啊。有良心的人統統被打成“黑時候”,與當年的“反右”鬥爭有得一拼。

匿名
2019-04-09 20:00

習包子註定遺臭萬年。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