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評論】“學習強國”席捲中國 開啟習式文化大革命 數位時代的思想控制 (音頻/視頻)

石濤
2019-04-10 09:28

大家好,這裡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我記得原來跟大家在節目中提到過,我說這個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最怕的是最高指示,最高指示發表的時候呢,多晚都得出去遊行去。我現在印象比較深的就是大概晚上十點多吧,因為那個時候沒有什麼燈,一到晚上七八點鐘八九點鐘的時候,因為黑嘛就睡覺了。我小的時候住在府右街,毛主席最高指示一出來的時候都要上府右街去遊行的,敲鼓打鑼打鑔,叫熱烈慶祝毛主席最高指示發表。我現在腦海里還記得就是通常是用這麼大的紙,然後上頭寫着:毛主席最高指示。有的時候是用紅色的紙,有人用毛筆寫的,但大多是油印,毛筆寫寫不了幾個。左鄰右舍要出去遊行,就我們住的地方要出去遊行。對我個人來講感覺到印象比較深的是一種折磨的,就是睡眼惺忪的,老媽就從床上給提溜下來,趕快趕快出去,穿上衣服,出去,出去遊行去,這是有印象的。

 

裡面一個大的背景就是家庭成分不好,對很多朋友可能這聽起來就跟天方夜譚似的,就跟月亮上的事兒的,但那是真的,家庭出身不好,家庭呢是我忘了是富農啊,是小業主還是小地主,家庭出身不好,如果家裡是地主的話,那叫歷史反革命分子。反革命,共產黨是叫革命的,你是反革命。現在有人罵說,就是反革命分子,有,個別有,不多。那現行反革命分子是被槍斃的,張志新就是現行反革命分子;你看打倒習仲勛,反動分子,反革命分子,是那麼說的。像小地主,小業主這種身份的話,你已經隱隱約約被人家扣了一個帽子,你隨時可以是歷史反革命分子,家裡害怕,怕被扣這種帽子,所以一定表現出更積極,大家品味這個概念啊。

 

我為什麼這麼講?現在基本就開始回復都那個年代了,叫學習強國,基本就是文革再現,文革真實的進入了現代人的環境中,而採取的手法就是阿里巴巴的大數據,人再次回到了另外一種強迫性的瘋狂的年代。那是一個閉鎖的年代,現在這種瘋狂的年代是一種,怎麼說呢?你可以說是另類閉鎖的年代,是一個完全強迫強姦式的年代。我到現在依然記得,在七六年四人幫倒台之後,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十年浩劫不會再回來了。再往前三反五反的時候,我就沒經歷過,就不記得。習近平經歷過,習近平五三年出生,他九歲挨批鬥,六二年,九歲開始戴高帽被批鬥,十三歲進少管所,六六年,文化大革命一開始就把他抓了。所以習近平在採取完全報復性的手法,就是極端報復的手法,應該講他是一個很懦弱的人了,可以講這是一個極端懦弱的人變成極端反抗的人採取的手法,完全一樣,他在用現在手段重複着他在九歲、十三歲被批鬥整個那個時代的概念完全強加於今天現在社會上,是這麼個做法,這是沒錯兒的。

 

我跟大家講出這段故事,就這個說法,今天在全中國瞬間就被推廣了,所以我個人的說法就是文化大革命再次回潮了。在學校的舉報制度,這些文人們開始被開除,斷絕糧草,對不對?讓你失去工作是斷絕糧草,這是真正文革的做法。斬殺所有人性的東西,利用人性的惡斬殺所有人性的東西,利用人性的這種貪婪斬殺所有的這個東西,這是純共產黨的做法,所以我才跟大家講這段故事。說當時我印過傳單,你現在可以把我印傳單的那個概念,就是現在大家在學習強國裡面點贊的故事。而人們印傳單的多少,積分制度,就是現在的積分制度,我們一會兒跟大家分享,基本就是一樣的。所以對很多人都是隔代的人,你們沒經歷過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它的內涵就是生命的內涵是一致的,所以是習近平說了一句方得始終,他在兌現他的承諾,方得始終,他把整體這個圈兒畫完了。

 

但反過來也就表明習近平手裡頭沒有任何新意,任何他的東西都不存在,他在複製着共產黨最惡最殘暴的另外的一面,鄧小平的年代是糖衣炮彈的年代,毛澤東的年代是直接殺戮的年代,他現在又不以殺戮的方式出現,但是在斬殺的人們在利益上貪慾上的追求,他不殺肉身,他殺人的貪慾,而人的貪慾在現實的環境中已經成為了中國人賴以生存的就是人生之百分之百的意義,所以人們會感到巨大的壓力,非常特別非常奇怪的一個年代。我自己的說法,這應該是用他的方式在把共產黨這圈兒畫圓了,因為現在頂到頭了,沒了,上下都沒了。習近平與全民作對,習近平思想強姦了全體的中國人民,以強國之論的概念,以學習強國的手機應用的做法。有一個手機應用叫做學習強國,全國都在瘋狂的點贊,點贊積分,我們可以作為對等,這個討論起來它是一個對等的說法了。有兩個律師在點贊推特上東西,據說是被刑拘了還是被抓了,所以你點贊任何學習強國以外的,跟學習強國的描繪對立的時候,你就是顛覆政權罪,所以現在獲罪就比較容易啦,被抓也比較容易啦。

 

這篇文章原文出自於《紐約時報》,那個更長,我跟大家分享的這個是法廣把它作為節選, 數字時代的思想控制,這就是《紐約時報》的說法,數字時代的思想控制,在我個人的眼睛裡認為這是我們早已經在節目中跟大家分享過的,一定是這個年代。所以你看到一個說法,在逐漸消除戶籍制度,城市在三百萬人口以下的,消除戶籍制度,為什麼消除戶籍制度?沒有用了,他用思想用數字時代的年代,就像那個清潔工帶手環是一樣的,明兒以後一人發給大家一個電子手錶,必須帶,在你的被監控的環境中你沒有帶,會是犯法的,所以這是一個完全把人,把所有人,新文革時代,新奴役時代,這是真正的共產黨的奴役的概念,全體中國人都被奴役,只有一個人沒有,習近平,只有一個奴隸主,這是一個很典型的非常典型的年代。

 

這款手機應用是中宣部跟阿里巴巴共同開發,馬雲成了千古罪人,這是真正的奴役時代。新文革與新奴役時代降臨中國,只有一個奴隸主習近平。中宣部會保存用戶數據,但中宣部拒絕評價,阿里巴巴拒絕評價,這要看美國對它如何反應了。而中國也出現點擊數據作弊的應用軟件,積分跟信用,跟薪酬放在掛鈎,這是完全荒謬的年代。跟薪酬放在一起的話,你給它點贊有飯吃有錢賺,反過來說學習強國可以降臨到這麼一個要飯的年代,就是一個完全被人們唾棄的或者說根本是一個賣身的,它要讓你點,你點它你就能掙錢,是這個概念,這是一個沒跟你說,極其下賤的東西,但是它完全又在迫使對方利用佔便宜的心理,這是摧毀人性的。

 

《紐約時報》,學習強國,每周舉行學習會,共產黨利用了埋頭使用學習強國的應用。在長沙市街頭,一個漁具店,店主坐在那兒,在後面瘋狂點贊,以提高他在應用款上的積分,雖然這樣應用跟賣魚線魚竿魚餌一點關係都沒有,它的概念就是學習強國跟他的實際其它的東西是給栓在一起了,你點這個那個就會點贊,就是說既表現出習近平所推行的習近平思想的那種被人唾棄又急需標榜,極其自卑又急需表達極大自負的一種概念,最大限度的利用現代的工具去誘惑人們表現出就像吹氣球一般的那種虛無的環境。本來沒有用嘛,而利用的是人們的貪婪,人們的貪婪是只顧忌自己的東西,因為他要有積分,但是他卻宣揚出來一種他自己的狂妄,所以應該講是有點瘋了,這是有點瘋了的,因為人家並不是喜歡你、讚賞你的內容,而是讓所有人都在有機會利用學習強國的App,從而為自己的利益上獲得佔有的機會,然後它反過來這成為最強大的東西,就是極其愚蠢幼稚,說不上來,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個完全沒用的東西,卻成為了一個極其有用的東西,只能這麼講,在全國範圍內要形成一種精神的食糧、精神支柱,所以它把它叫做一種洗腦的做法,但是在我眼睛裡類似文革初期的最高指示,重複着毛主席最高指示。

 

姜術球, 35歲,退役軍人,他有與眾不同的嗜好:在“學習強國”上賺積分。這是一款專門幫助習主席及共產黨的應用,類似於毛澤東的《紅寶書》。姜術球每天要花幾小時,瀏覽有關習近平的新聞,社會主義理論。他的積分名列前茅,所以這個積分的名列前茅就像我們當年印傳單。我跟大家介紹過,印傳單曾經出現過,舉個例子就是說,當我印傳單的時候,是不同顏色的紙,在家裡這麼大一個小桌子,上頭是油滾子,油滾機器,那個用墨的,垮垮一張一張印。那時候鄰居左舍有大一點的孩子在那個蠟紙上刻字,所以那個時候很多人練字的,練字是因為要寫傳單,所以那個年代很多人的字很好,是跟當時印傳單有關係。刻蠟版,刻蠟紙,刻完之後,我自己都刻過,那東西刻不好的時候,那個蠟紙啪就給刻碎了。蠟紙就是透明紙,它能夠滲下去墨,然後上頭鋪了一層蠟,你把蠟刻掉之後那不就是字了嗎?所以是那麼油滾子印。現在不是,現在都是用App,性質上完全一樣,這是跟文革時的遊行、傳單是一個概念,這是全面回復全面回潮。

 

毛澤東的年代是一種被迫的,因為是會死人的,他的年代是一種利益,完全是一種利益。那個時候積累傳單,你比如說,府右街那兒有14路公共汽車,我記得最清楚的,那個時候長安街22路還沒有呢,大4路,大1路汽車那個時候還沒有,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沒有。新安門大街上就在北海公園那兒,9路汽車,一頭到動物園,一頭到胡家樓。我那個時候用軍挎,現在都沒了,軍挎是這麼大的書包,綠布的,就是軍裝綠布,你看那老兵抗議的,就是那種綠布,是棉布的,不是的確涼的,帶個蓋兒。所以能有那麼一個軍挎,斜着挎上,把那個傳單塞裡頭,傳單有不同顏色的,比我大的人騎個自行車,我坐在後頭,然後就順着那公共汽車的線走,見着公共汽車,抓一把傳單往裡扔,哈,這是真的生活啊,你看那個人頭,垮,誰家裡傳單攢的多。一個最高指示出來之後,有着不同形式的,誰家攢的多,誰就積分,完全一樣,所以習近平沒有任何創新的,這是極其邪惡的做法,這是滅絕人性的。

 

數千萬中國上班族、學生、公務員在使用“學習強國”,迫於政府壓力。全面行動的一部分,意在加強意識形態控制並重申共產黨的至高地位,毛澤東曾經那樣,成為中國人生活的中心。是,純粹是文化大革命再現,這是真正的,所以全國只有一個奴隸主,習近平。很多人接受,視為愛國,也有的認為過分狂熱、負擔,也是對自毛時代以來最強勢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個人崇拜日益增強的又一跡象,這是真正的個人崇拜。已成為蘋果下載最多的應用,官方說已突破1億——一個令任何新聞應用製作者羨慕不已的東西。這個東西應該是一種敗落跟崩潰的標誌啦,因為這是文化大革命重新回來,文化大革命重新回來用了一個大數據的數據監控着每一個人,所以會促成所有有手機的人,如果你沒有下載這學習強國的話,你一定會被人家知道的,這是一個每個人都會被監控,所以你就是黨的異類,共產黨人的異類。

 

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共產黨推動的,成千上萬的官員收到命令,必須使用它,要滲透到日常生活之中。是,我覺得沒什麼可講的,這就是一個非常瘋狂的年代,他的東西又沒有用,但為什麼這麼做?是習近平的夢想,習近平的虛無虛榮,他真正個體的無能和自我的那種自戀的狂妄,由自卑到自負,一直到狂妄的自戀,來報復着整個中國社會,就是當年在中國出現這個場面的時候,是他習近平真正被迫害的,但他這個做法會促成他成為了真正的共產黨的代理者,所以當有一天共產黨崩潰的時候,所有共產黨的罪惡會落在他習近平腦袋上。

 

跟大家分享一個視頻,我不知道這視頻是哪兒來的,是真的是假的,就是說他是不是這麼宣傳的,宣傳教育視頻《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有“文化”懂習“無我”,男人不富女人不愛,燕窩熊掌兼得,共產黨厲害。這是說學習強國,四平市的:

(視頻)

說實話,我個人真不知道這東西是真的是假的,如果真的是這麼宣傳的,那基本就是中共走向完全自我瘋狂,就是自我失去生命,自我瘋狂,極端自戀,學習強國已經達到了一種流浪地球的程度。因為這個年代還不是我那個年代,發傳單的年代。在我評價當中我覺得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評價了,有車有房子掙五位數,身高一米八,所有這些女人不嫁,女人只嫁學習強國,追夢的人。我不知道彭麗媛干不幹,說句難聽話,真不知道彭麗媛干不幹,你說這到底是嘲諷還是真的?但他說的是真的。

 

所以我看過這段之後,我覺得在七六年四人幫被打之後,幾乎所有人的反思,三年傷痕文學期間,反思就是說文革不會再回來了,但是在瘋狂的在劫難逃的二零一九,文革瞬間透過學習強國來到了每一個人的生活中。在這個年代裡男人都不是男人,男人只能是學習強國的化身,女人只愛習大大,只能這麼說,因為他們都是他的化身了嘛,你沒有這個東西人家女人是不嫁的,人家女人是不愛的,這是黨的宣傳,這是宣傳部的宣傳。如果是這麼乾的話,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應該說這是迎合了習近平的話,這是一個崩潰的年代。我不知道誰搞的,這是王滬寧搞的話或者是誰搞的話,無語,這是一個無語,這是一個完全走向再度瘋狂,毫無人性的年代。

 

那麼我們再回到這篇文章,數字是共產黨推動的,其實很多你很難說它是假的,因為有一部手機就得下載,如果任何學校企事業單位,只要他有一條規定,誰的手機上如果沒有學習強國的話,要找你學習的,你的收入工資會受到限制的時候,每個人都會下載的,對吧?應用能夠滲透到儘可能多的公民的日常生活中,這是肯定的。什麼叫滲透日常生活中?在當年文革的時候,父母早晨六七點鐘出去上班了,晚上五點鐘下班,然後開始學習,學習兩個小時,到七點鐘,父母親回到家八九點鐘,要做飯,做完飯吃完飯,那就睡覺了,這就是一天的生活。所以那時候的人們都是非常苦悶,都是住四合院,所以你聽到家家都會吵架,家家都有爭吵,因為人們內心的鬱悶與憤恨,無可宣洩,壓抑,那種精神被強姦之後的表現,那現在可以看到再次的出現。所以我一直講,這純粹是習近平以極端報復跟自戀的心理出現的,那是不是他自己要求的,但現在瘋狂到這個環境中。

 

學校點名侮辱得分低的學生,你看,是非常一樣的,這是當年習近平曾經遭受過的。辦公室舉行課程,迫使進度落後的人寫檢查。盼着巴結黨員官員的私營企業,在根據條款使用上並給得分高的人授予學習之星。這是文革了,所以誰都跑不了,全都被在監控中,所以這是馬雲的罪惡,這是阿里巴巴的罪惡,這是真正的罪惡,這就是我們講這是中國製造二零二五的再現,這是新疆集中營式的這種表現在瞬間進入到整個全國,這是集中營的做法。用人單位提交當天賺的積分的截屏,政治宣傳無處不在,但表示學習強國有所不同,因為政府在強迫人們使用它,懲罰落後者。關於新聞來取積分,比如說,看習近平訪問法國的視頻賺一分,而相關經濟的小測驗可以賺十分,所以這是運用了懲罰程度,運用了一切,中國人被奴役。

 

我只能說這是他報復全國人民,報復跟黨走的一切人,只能講滅絕人性,侮辱中國人的尊嚴、自由、公平、人的基本的道義,他的文化教養,因為你可以什麼都不學習,但你必須學習習近平,就人存在的整個三百六十五度的全方位都被侮辱了,你的上學,你的知識,你的精英,你的一切都被侮辱了。掌權後領導言論自由遭受打壓,數十人被限制自由,多次談他所謂的有必要防範網絡威脅,如不掌握數字媒體,共產黨會失去一切,所以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他今天就採取了真正的概念是他的概念。有一個名為《習近平時間》的電視連續劇,還有關於他的中國夢的整個話題,有他每天推送的最新的演講中的摘錄金句,習近平金句就是毛主席的最高指示,完全一樣的。

 

《紐約時報》說,並不是所有人有熱情,工人學校很多人抱怨說他們評分低遭到老闆威脅,如果他不更新的話,被扣工資扣獎金,甚至遭受懲罰,這是種什麼現象?一位用戶說,我的天,現在的黨是怎麼了?黨從來沒變,黨一點問題都沒有,文革再現,所有這些人沒經歷過那個年代,現在的年齡,五十歲往下的全都沒經歷過,真正的文革瞬間回到中國,他要愚弄全國人民。這是完完全全的文化大革命,五十歲以下的人沒印象,他的年齡的人印象比較深,他的年齡的人就是當年文革的主力,打殺老師的過程,同時是上山下鄉的主力,我相信刻骨銘心的應該是王岐山,就是這個年代這些人是真正刻骨銘心的。如果說大家還差一點的話就是跳廣場舞的人,但是要在六十歲左右,六十歲左右的人最清楚,五九年出生到了六九年他十歲,基本就知道了,那是文革的高峰,所以五十五歲往上有一些記憶,五十五歲往下都沒有記憶。

 

應用強國截圖下載量最大,用毛澤東時代之後中共通常會用避免的方式,侵害中國人民公民的私人生活,而這款應用讓他的信息很難被忽視,看一篇文章,觀看一段視頻至少三分鐘才能得分,他是強行的,他自己知道沒有市場的。我以為習近平在其中呢能夠看到這些東西是一種快樂,我跟大家介紹過,他的現在的概念基本就像《蝙蝠俠》當中的小丑,第二集小丑那個角色,他沒有任何目的,他只看到人們被傷害時的那一份歡樂,他自我的滿足,這是極其瘋狂的。所以在那個小丑的概念當中呢,所有黑社會都不是他的對手,你也可以這麼說,他同樣不在得失中,他真正是在一種無我中。但是呢當他跟中共合在一起的時候,共產黨會抽掉他所有的精華,他會達到一種忘我的境界,他非常滿足,他非常快樂,而且他認為做了一件很大的事,整個國家任他蹂躪,整個人民任他蹂躪。但他一切都綁在共產黨身上,這是我一再講過的,就是說妲己滿足紂王的淫蕩,是為了把紂王吞掉,而紂王卻以為他是最偉大的君王,最偉大的男人,非常一樣。

 

澳大利亞的一個人說,你無法把注意力從上面轉開,這是一種數字監控,他將數字獨裁者帶入到一個真實的全新的高度。是,我們節目中早給大家講過了,一定是這樣的,所以全中國人民被奴役啦。中宣部跟阿里巴巴開發的在蘋果跟安卓可以下載,我不知道美國會有什麼動作啊。不清楚政府對他的用戶追蹤有多麼密切,但是用戶提供了手機號碼來註冊,開通視頻會議和聊天功能需要提供身份證的號碼。那基本就全完了,所以這是一現代的戶口本,當今現代的戶口本,所以為什麼還要戶籍制度?他把整個中國統一了,把中國人統一了,統一關在一個監獄裡。應用作弊行業蓬勃發展,有人做的非常的有聲有色,有一個人在作弊廣告軟件列出了聯繫的方式,接受採訪時說,一千多個客戶中很多人認為應用是老闆強加的,怕遭到報復,就是說他可以隨意點擊。政府採取措施調查作弊行為,會懲罰的,抓了一個人,90塊錢價格出售作弊軟件,哈,官方說這給予大量的好評,這都不用講了。

 

這種作弊的軟件就像我們原來曾經跟大家介紹過,很多一些自媒體的人哈,說那個視頻就是一百萬還是兩百萬觀看,我跟大家解釋過,用被共產黨洗腦後的方式,同樣採取偷搶騙的概念,去進行反共,來獲得自己利益的人,你是共產黨生命體制當中的小丑,它是活的,它完全知道你在幹嘛。有人說小罵大幫忙什麼這個那個的,這都是表面的說法,當你的思想你的生命意識被共產黨控制的時候,你是個被侮辱被羞辱其中的一個慾望的滿足者。

 

我們來到了共產黨崩潰的最後時刻,完全最後時刻,習近平個人代表了共產黨的全部,他的做法將承擔共產黨一切的罪惡,在共產黨崩潰的時候。所以人永遠是被控制的,這個確實我也沒有想到,這前後的時間是非常塊的。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