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日,廣東肇慶市居民,連續2天上街抗議政府在該市祿步鎮建設大型垃圾焚化爐計劃。 圖片翻攝網絡
2016年7月3日,廣東肇慶市居民,連續2天上街抗議政府在該市祿步鎮建設大型垃圾焚化爐計劃。 圖片翻攝網絡

外媒:垃圾焚燒是災難 中國生態的未來正在被燒毀

岳文驍
2019-04-14 19:16
美國雙月刊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近期報導關注中國新的環境問題——城市垃圾處理,認為中國慣常的垃圾焚燒處理無法解決根本問題。而且這是一場潛在的環境災難,中共正在燒毀中國生態的未來。

美國雙月刊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近期報導關注中國新的環境問題——城市垃圾處理,認為中國慣常的垃圾焚燒處理無法解決根本問題。而且這是一場潛在的環境災難,中共正在燒毀中國生態的未來。

《外交政策》題為“中國(中共)正在燒毀其(中國)生態的未來”(China Is Burning Away Its Ecological Future)的文章指出,這(中共發展垃圾焚燒廠)是一場潛在的環境災難。

文章指出,在中國,“垃圾到能源”(Waste-to-energy)被錯誤地推廣為是“循環經濟解決方案”,其論點是燃燒垃圾的過程中能回收部分能源,但實際情況遠非如此簡單。

文章分析,焚燒不會消除垃圾,只是減少了體積,每噸垃圾產生約0.3噸灰燼,其中90%是無毒的底灰,可在爐下收集,但另外10%是飛灰,是危險垃圾。焚燒垃圾過程的各個階段都會產生污染物排放,包括滲濾液、鍋爐和煤灰、爐排篩屑、空氣污染控制殘渣和飛灰等。

“垃圾到能源”技術並不環保,因為它需要非常高的溫度,因此會反過來產生最大量的污染物二惡英(dioxin),這樣導致能源回收與減少二惡英排放在技術上無法相容。

二惡英是一種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很容易進入食物鏈,並且極具毒性。儘管複雜的過濾器被用來防止其在空氣中釋放,但是現在沒有技術可以阻止二惡英的形成,這是燃燒的自然結果。其它有害物質,如呋喃、重金屬和納米粒子中含有二惡英,而飛灰中同樣含有二惡英。

文章指出,飛灰的處理極其重要。在技術最發達的國家,飛灰將被倒入防滲袋中,並埋入特殊的垃圾填埋場,例如德國埋在鹽礦。其它國家試圖通過將飛灰與其它物質,如水泥混合來使其穩定,從而製造出固體材料,用於人行走道、建築等。

但是在中國,包括飛灰在內的污染物排放主要通過填埋來處理。中共“十三五”規劃還規定,如果某個省沒有足夠的土地用于新的垃圾填埋場,焚燒殘渣可填埋于鄰近省份,以此“鼓勵相鄰地區通過區域共建共享等方式,建設焚燒殘渣、飛灰集中處理處置設施”。

文章認為這是一種令人擔憂的情況。雖然規劃中制定了一些規定來控制飛灰,但不幸的是,這些規定實施性很差。在許多情況下,毒灰與普通垃圾一起傾倒在垃圾填埋場,沒有任何監督或適當的信號標識。

另外,雖然《中國環境法》要求在主要污染物排放單位應該建立垃圾焚燒設施,並應積極報告其環境狀況。但在具體操作上,污染單位的這些信息常常不向公眾提供。

《外交政策》的文章強調,中國的環境破壞已經非常嚴重,估計2013年就有超過160萬中國人口死於空氣污染。根據綠色和平組織的報告,中國的水污染已達到警戒線,位於中國八大省市的主要江河一半以上在2015年被確認“不適合人類接觸”。而中國當前面臨的新環境問題是城市垃圾處理問題,垃圾焚燒不僅無法解決根本問題,還對中國生態的未來造成巨大隱患。

資料顯示,在中國,垃圾通常會通過垃圾填埋場(60.16%)或垃圾焚燒(29.84%)來進行處理,有時甚至未經處理而排放(8.21%),但這樣的比例每年都在變化。由於垃圾填埋場佔地大,無法滿足發展中城市的需求,因此垃圾焚燒正在增加。

據安徽省蕪湖生態中心2018年7月18日發布的《359座生活垃圾焚燒廠信息公開和污染物排放報告》披露,中國目前擁有359座垃圾焚燒廠,遍布全國各地29個省市自治區。到2020年,中國將擁有大約500座垃圾焚燒廠。

儘管中共政府宣稱垃圾發電廠是處理垃圾的清潔方式,但民眾經常反對建造新的垃圾焚燒爐,因為這會導致更多的污染,抗議活動在中國也到處爆發,見諸報導的包括湖北、湖南、廣東、海南等地。

來說幾句


高永福
2019-04-14 22:22

愚蠢的中共採取的是殺雞取蛋式的垃圾處理方式,禍害無窮。

匿名
2019-04-14 22:17

我覺得不破不立,必須加速這種狀態,不然更得猴年馬月才能看到它們亡了。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