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邊溝記事】《告別夾邊溝》(7)

齊玉
2019-04-16 07:01
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現在是長篇連播節目,我是明回,今天我繼續為您播出楊顯惠先生的紀實文學《夾邊溝紀事》之《告別夾邊溝》。

從住進醫院以後,王永興身旁抬出去了三具屍體。除了蔡子賀,另外的兩個人他連名字都不知道。因為那兩個人是新補進來的,進了病房就躺着,護理員端來了飯就吃,吃了就躺着,一句話也沒說過。

一個病號死了屍體抬出去了,又拉來一個新病號補上,補上的人死了再拉一個人補上。

王永興是最幸運的了。那張驢臉皮吃完的第三天,他的女人巨勤英千里迢迢來看望他,帶來了四斤熟面和一包甜菜乾。女人也被饑饉的日子折磨得瘦巴巴的。還患着嚴重感冒,高燒把她乾瘦的臉燒得紅紅的,乾巴的嘴唇因為高燒貼在牙床上。女人按照老父親的話到了酒泉縣城後去坐班車,可班車要等到第二天。她怕晚一天王永興就會餓死,女人連夜走到夾邊溝來了。王永興既感動又可憐女人,連夜把女人領到韓大夫的辦公室,請韓大夫給女人看看病。韓大夫給了女人幾片阿司匹林。翌日晨,女人的身體還沒退燒,王永興不叫女人走,怕她在路上病倒,叫她多住兩天,燒退了再回去,可女人也說出了父母說過的話:我是給你送吃的來的,住上兩天我把糧食吃完了,你不就挨餓了嗎?

女人回去後不幾天,又打發弟弟巨生才來了一趟,送來幾斤熟面和幾個雞蛋。

他的姨媽從郵局寄來了兩斤熟面。

雖然親人的接濟不斷,但那僅僅是杯水車薪,只能是一點補充,吊住命餓不死而已。到了12月下旬,他的身體還是到了不可逆轉的程度:他已經下不了火炕了。身體一天比一天乾癟,頭一天比一天腫大,小腿的浮腫已經蔓延到大腿根。

他已經不能去豬圈的牆根處撿菜根了。他的身體哪一部分也不覺得痛,但是哪一部分也不聽從大腦的支配——軟得動不了!  睡覺和起床成了很困難的事情:當他挪動一下身體,拉開褥子,拉開被子,拉一下枕頭,或者端起飯盆的時候,每一個動作都要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能完成。每一個動作都和電影的慢鏡頭一樣緩慢。他自己感覺,每做一個動作,就如同拉一輛滿載的架子車爬坡一樣費力:氣喘,心跳,頭昏,眼黑,耳鳴。每一次起床或者睡覺,穿衣或者脫衣,收拾被褥都要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才能完成。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