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104 文過飾非之罪- 狐媚非情 (音頻/視頻)

雪莉
2019-04-21 21:18

 

收聽選擇128K,  音質會比較好些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節目。我是雪莉。《閱微草堂筆記》是紀曉嵐晚年所著。記錄的都是他自己耳聞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還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經歷的。可信性很高。  

紀曉嵐的敘述在我們面前展現了中國前輩祖先敬天信神,舉頭三尺有神靈,相信善惡有報的民俗風情。

他的文章風格質樸簡淡,自然妙遠;本書內容豐富,知識性很強,讀來饒有興味 。

今天我要給您講的是閱微草堂筆記里關於:

文過飾非之罪

       我去世的的老師,桂林人呂闇齋先生說:他的家鄉有位縣令,上任那天夜裡夢見自己科舉考試的房師某先生。某先生面容憔悴,好像有很深的憂愁。

縣令急忙迎上前去拜見說:“您的遺體寄居在外,是我們幾個弟子的過錯。但我心裡總惦念着這件事,並沒有忘記。如今托您的福得了一官半職,一定會想方設法安葬使您入土為安。”

原來這位先生因犯罪被流放而死在外地,遺體還寄存在廟中。

夢中聽他的先生說:“這倒是很好。但是,與其歸葬我的骸骨,不如使我的靈魂有所歸屬。你只知道我的遺體在滇南,卻不知道我的靈魂仍被拘留在此地。

當年,我在此地任縣令,有百姓試着開墾窪地荒山,我卻錯誤地按熟地上報,使得上面對這些新開墾的土地按章收納賦稅。

百姓紛紛寫狀子上告,我明知他們有理,卻又怕糾正此事對我不利,引起處分。就千方百計地阻撓,讓他們申訴無效,直到現在,新開荒田地上的賦稅,還在加重百姓負擔。

土地爺報告了東嶽神,東嶽神認為這是開始工作失誤造成的,並非出於自私,但怕暴露錯誤被檢舉影響升遷,那麼罪行和自私自利一樣。於是發出官牒,把我的靈魂拘留在此,等租稅免除了,才能回去。”

他的先生還說:“這些年我所受饑寒困苦,也不忍心再說了。回想起來,生前得到的官位俸祿,究竟又得到多少好處?可是造下的冤孽罪業,竟像茫茫大海,見不到彼岸,實在令人泣血錐心,痛苦萬分。今天幸好你來這兒任官,倘若你念着我們師生知遇之情,呼籲免除不合理的租稅,那麼我就可以重新進入輪轉,脫離鬼界。我的遺體就是去喂螞蟻,我也毫無怨言,沒 什麼可遺憾的了。”

這個縣令醒來後翻閱舊時卷宗,果然有這件事。於是他通過各種渠道婉言請求改正原案,豁免租稅。 廢除之後,恍惚又夢見那位先生來告別,遙示謝意,回故鄉去了。

 不知內情的人可能會認為這個縣令怎麼會張揚自己老師的錯誤呢?這就是用人情人心在想啊。殊不知他糾正了老師的罪錯,正是救了老師的靈魂吶。

===

狐媚非情    

   吳林塘又說:有個少年被狐女迷惑,身體日益羸弱,狐女還時常來。後來少年已經疲頓得不能與狐女做愛交合。狐女這才披衣起身,要告辭而去。

少年流着淚進行挽留,狐女卻毫無顧念少年戀情之意。少年很氣憤地指責狐女薄情,狐女也怒形於色地說:“我與君本來就沒有夫妻情義,只是為採補才來的。既然你的精血已經枯竭,我沒有什麼可採補的,不走幹什麼?! 這好比為了權勢交朋友,權勢敗落朋友就會離開,又好比為錢財交朋友,錢財用光朋友就會散去。朋友委曲攀附,本來就是為的權勢和錢,並不是對人有情義。君對於某家某家,為的就是趨炎附勢、攀附門牆,現在為什麼很長時間不通音信了呢?卻單單來指責我!”

狐女聲色俱厲,在外面照顧少年病情的人們聽後無不嘆息。少年這才轉身面向裡面,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所謂‘樹倒猢猻散“, 說的就是這樣的情況吧。

===

文字由紫君根據“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整理

更多故事請看:

紀曉嵐 閱微草堂筆記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