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華人一定要頭腦清楚,你要知道你在做什麼,你要為你的家人,為你自己的承諾負責。
海外華人一定要頭腦清楚,你要知道你在做什麼,你要為你的家人,為你自己的承諾負責。

【傑森訪談】美華裔因觸犯美法律被解職、起訴、判刑 誰傷害了誰?(音頻/視頻)

靜汝
2019-04-28 19:42
有的華人說我不關心政治,然後帶着中共腦子灌的一套在美國生活,往往會出這樣的事情,他認為中共那一套理就是走遍天下都不錯的理,完全不接觸西方社會的運作方法,就會出這事。美國入國籍的時候,你是要宣示效忠美國,效忠美國國籍的。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你也應該對這誓言有一定的承諾。另外中共利用海外華人,甚至用他們(中共)的行為傷害華人,這是他們從來不會考慮顧忌的。

傑森博士非常感謝網友、聽眾朋友對這個欄目的關注和支持。為了更好的和網友、聽眾進行互動,傑森博士新開了推特。傑森博士的推特是 傑森博士@jasonboshi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最近海外媒體曝出了多起在美國的華裔、學者因違反美國法律或規定等而被解職、有的以從事經濟間諜活動、或違反外國代理人註冊法等被美國司法部門起訴,有的面臨判刑。這類事情曝光後在網上引起了海外華人的高度關注,同時也引起了很多華人對這類事情為什麼會發生的思考。作為華人,特別是海外華裔,應該怎麼看待這類事情?在今年的【傑森訪談】節目里,我們就請本欄目嘉賓、旅美經濟評論專家傑森博士來談談他的看法。

記者:傑森您好,我看到27號最新報道說,根據美國的調查,中共利用在美國很多高科技公司和研究機構任職的華人,包括入了美國籍和退休在美國生活的華裔,以利益為誘餌,使他們不顧美國法律,背着美國為中共做事,甚至盜竊美國的技術等。網上的議論很多。您怎麼看這類事情?

傑森:其實這種情況一般可以說兩類,一類是比較蠢,一類是比較貪財,有可能有的時候是兩種情況都有的。當然我們首先得回顧一下這個事情,美國這樣做的法律基礎。事實上美國有個法律,我覺得是一個聰明的法律,這個法律叫做“外國代理人註冊法”。這是什麼意思呢?美國因為是個法律國家,很多法律特別是這種刑事犯罪的法律,通常你要證明一個人有罪,司法成本非常非常高。要定一個人有罪的話,你有任何的借口這個人都不能給他定罪,除非是毫無懷疑的這個人犯罪了,才能定罪,就是把定罪的標竿立的非常高。

記者:之前我也看到過這樣的報道,說西方國家的法律在起訴一個人有沒有犯罪,是從先假設無罪開始……

傑森:對,先假設無罪,然後要起訴他有罪的時候要證據充分到無庸置疑的這種情況,才可能給這個人定罪,有的時候很多事情司法成本就非常高,特別是像這種幫着另外一個國家做一些事情,比如最近前中國國際航空公司的一個女經理,她實際上做的很多事情,某種程度上講,很難把她定成一個間諜罪這樣的概念。因為那個要在起訴的過程中,司法標竿是非常高的,你要證明她是偷了美國的政府機密,又是有意去做,而做的過程中受授就是中共等等一系列的證據才能把她起訴成一個間諜罪,所以整個司法成本非常高。

但是這個外國代理人註冊法案就把整個有關這個中間人的定罪標準定的非常低。他這個法律非常簡單,就說你可以去跟任何的外國政府去做事情,沒問題,但是前提是你要是給外國政府去做事的話,你得要美國這註冊,你說我是比如說中國政府在美國的一個代理人,因為代理人的意思就是說我要為這個政府做事,你可以這麼註冊,但是你要是不註冊,那就是犯罪。你要是不註冊,但是你為另外一個國家政府做事,不管你做的事性質是啥,哪怕你拿的都不是機密,他也可以起訴你說你沒有註冊。這個如果定罪的話,可以上至判刑十年,所以這個罪有的時候還是挺大的。

歷史上這個罪用很少,但是最近這段時間,我發現美國對於給中共做事情的人,開始用這些了。通常是對於一些人,他不能明確的有很足的證據證明這個人百分之百是個間諜的話,他基本上都是以這個起訴。因為這個起訴的司法成本非常低。

比如說這個女經理林英(音譯,Ying Lin),她違背了這個法案,只要證明她在給某一個外國政府做事,同時也沒在美國註冊,就可以定她的罪。那個女經就是以這種方式定的罪。她做的事通常就是比如給聯合國的一些中共官員轉交一些包裹,比如這個包裹,中共的官員不想經過美國X光掃描儀去掃,不想人看包里有啥東西,她就幫這個人,偷偷的繞過X光拿過去。整個過程你說她是間諜罪,這非常難定,因為整個過程她可以用任何理由解釋這個行為,她說我給朋友幫忙,或者說我只是違背了一個regulation,正常的操作過程,最多是在工作上給我記個過,你不能說我犯罪,就是她可以用各種理由把刑事犯罪這樣的責任推掉。但是不是用間諜罪起訴,而是用未註冊外國代理人這樣的法律起訴,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政府要證明一點,證明你在有意的幫着中國政府做事,這個就很好證明,因為不管你做什麼,畢竟聯合國中共官員,包裹也不是中共官員自己的,所以不是你跟他私交,你一定是給他背後的機構就是中國政府中共在做事。整個過程中他不用證明你這個事是不是偷運了什麼國家機密,也不用證明你是不是在中間得利,他都不用證明,只要你最終做了這一點,他就可以起訴你。這個法律就使得很多歷史上類似很難用間諜罪起訴的人,都可以在這個法律下起訴。

特別讓人注意的是最近美國政府在反覆用這個法律。這也就是為什麼前一段時間,中興把自己美國機構註冊成外國政府代理人,因為中興是屬於國家擁有股份的企業,美國也要求新華社、CCTV這些機構,也都得在美國註冊成外國代理人。某種程度上講註冊後有個約束。

其實我主要是想說三點,三種可能性。就是說中美之間的關係,目前已經是非常明確了,原來中美之間的關係叫做競爭合作,幾年之前歷史上美國政府都是說跟中共合作,但是在個別領域有所競爭。但是最近這段時間,基本上逐漸逐漸的美國國策已經把中共代表政府,已經變成了一個叫潛在的競爭對手,是有一些敵對因素在的。而且特別是把中共方方面面的竊取美國技術各方面,放在了FBI的很多工作的重中之重的這個方向上。這就是為什麼最近連着抓了幾個以間諜罪起訴、以偷竊美國技術這樣的罪起訴的在美國的華裔,如果真的罪名成立,可以判二三十年的罪。

如果以外國代理人未註冊的方式起訴,可以判最高十年的罪,個別的情況下,很難具體定罪的情況下,他也會聯繫你相關的工作的單位,如果發現你在中國那邊也在做一些幫中共的事,但是不在美國做,比如千人(計劃)學者,或者長江學者類似像這樣的千人計劃里這樣的,你是屬於在美國有個職位,同時在中國那邊兼一個職,但是在中國你具體做了什麼事,美國這邊不是特別清楚,所以他也不能起訴你間諜罪,也不能起訴你外國代理人罪,但是他就把這個訊息通報給你所在的單位。

比如最近美國特別重要的一個癌症研究中心,在休斯頓的一個MD Anderson研究中心,裡頭有很多中國的研究人員,最近聯邦政府就把他們調查的中間的幾個人,具體有五個人給學校通報,這個學校基本上對這五個人辭職的辭職,開除的開除。因為美國的法律很難顧及你,這時候就變成了機關單位覺得你兼職本身可能是違背很多單位的要求。單位一般都不同意自己的研究人員在外邊兼職,如果你在外面兼職還牟利,這完全可以成為單位開除你的理由,這是第三個級別的這種懲罰介入。這種事最近在美國出現很多,這全都是美國最近基本國策調整之後的具體的一些做法。

美國通常是個法治國家,他做的每件事情,基本上都是合法合規的。前兩個事可以用間諜罪或者偷竊技術罪來起訴,這就判得非常重。如果很難那樣起訴的話,他也有相應的法律,比如外國代理人註冊,這個判的就不是那麼重,最高十年,但是也是非常可怕的罪。這也不行的話,他也會把調查你的一些報告給你所在單位通報,如果你真的違背了所在單位的規章制度,你可能也面臨開除。這一系列的作法,他是想堵住中共在過去十幾年鑽的這個漏洞。

中共過去十幾年幾乎是使用了一切他能使用的資源,在從美國竊取技術。比如前面判偷竊技術這樣的人,很多都原來是美國這邊的大公司,包括一些重要的軍事公司或者包括波音公司這樣高技術公司的員工工程師,它(中共)看你退休了,要求你把一些重要的技術交給中共那邊。它(中共)當然會給一些經濟利益,像這種人有的時候為了一些小利來出賣整個技術,但他沒有想到這個小利會把他下半生都放在監獄裡。

有的人特別像最近(前)中國國際航空公司這個女經理,她獲得的利益是非常非常有限的,比如中領館讓自己的工程隊給她的房子做點裝修,不用花錢,或者花很少的錢。其實這種錢有多少呢,幾千美元,上萬美元,頂到頭了。換句話說我覺得她做的很多事情,很可能並不一定是為了利益,她很可能是有一種跟中共的那種理不清的情節,愛國愛黨混到一塊,自己已經入了美國國籍了,但還覺得自己是中共的人,幫着中共偷東西,你可以感覺這就是有一點傻,或者說是被洗腦,被洗的非常嚴重的人。

另外那種像長江學者、千人計劃這樣的人,他通常也是利益,兩邊名利兩邊都想拿,兩邊都不想丟,美國中國那邊,海外海內都想占利益。所有這些人都有漏洞可鑽。中共就鑽一切漏洞,希望把美國已有的技術偷到中國,中國自己把這個叫做“彎道超車‘,其實就是強取豪奪。美國自己計算說,中共竊取的技術每年造成美國的直接經濟損失是三千億到六千億美元,是巨大龐大的數字。所以美國現在想非常堅決地要堵住這個漏洞。而在研究機構的華人基本上首當其衝的特別是跟國內有聯繫的成為調查的對象。

而相應的一些中國的學者到美國來開會,他也在調查的範圍之內。所以為什麼有的時候,中國的很多學者說我的簽證被check了,不是被拒,他就說要調查你,往往這一調查就調查兩三個月,基本上把你的背景各方面都要跟蹤調查一下。實際上是給在中國的中國研究人員和在美國的華裔都帶來了很多的生活的不便。

當然這個過程中,在我看來一方面中國華裔的一些人員,他們行為不檢點,使得華裔整體來說在美國進入了一個名譽受損的狀態。另一方面,中共在這個過程中,如果你一旦出事它絕不會為你站台。你關很多年,他也不會給你請律師給你辯護。基本上很多人這一折騰就整個破產,一輩子奮鬥的財富請律師、打官司、進監獄、賠錢等各個方面基本上也都折騰完了。

記者:那落到這種結局您怎麼看?

傑森:我的感覺很不值,很多中國在這邊的華裔,他一輩子做學問,幾乎說我不關心政治。但事實上他做的很多事,因為他這種說自己清高的不關心政治,造成他對於很多問題極端的愚蠢不敏感,包括對美國新的國家戰略策略。他以為以前做的事情,現在也可以做,其實不行了。以前你可以兩邊通吃,在中國掙一分錢,拿一份名,在美國同時有一個固定穩定的收入,以前你可以這麼做,現在基本上我的感覺上千萬不要再這麼做了。你要麼選擇回中國,帶着孩子老婆一塊回去,要麼就留在海外過一個正常的海外人的生活。

記者:您是說留在海外,就應該遵守當地的法律。

傑森:對,尊重當地的法律。美國入國籍的時候,你是要宣示效忠美國,效忠美國國籍的。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你也應該對這誓言有一定的承諾。舉着拳頭髮誓,你以為輕飄飄的是騙人,其實是有上天都在看。所以從自己的良心,你也不能說我入了一個國籍,宣示要效忠這個國家,同時你還去為另外一個國家出力。這個其實都是不合適,某種程度上講我覺得海外的華人應該注意的。
而另一方面,中共利用海外華人,甚至用他們(中共)的行為傷害華人,這是他們從來不會考慮顧忌的。當年我印象好像有人講這樣的事情,說當時國際共產運動要在全世界擴張,在蘇聯開會,中共周恩來誇口說我們在東南亞幾百萬華人,我們一聲令下,我們就可以把那個地方都變成共產主義的政權。這話一說,像馬來西亞或者其它地方的一些國家就非常害怕,就開始排華。當然有的時候排華的因素很複雜,但是中共這種背後的暗示這些華人都是它可利用的對象。這樣的做法本身就把很多地方的華裔放在了很危險的地方。

而目前來看,中共這種竊取技術,謀求自己發展而不顧海外華人的這種身家安全這樣的做法,其實就是那種行為的一種延續,一種展現。它利用你的時候,決不會考慮它會對你的人生、對你的家庭是有多麼大的影響。從某種上講還是回來說,

記者:另外,您剛剛提到也要在美國註冊成外國代理人。註冊後有個約束。具體是怎麼約束的?

傑森:比如說新華社如果註冊成外國代理人的話,可能還是可以到處去採訪,但是在極個別的情況下,美國政府有權力,如果美國政府願意的話,但大部分情況下美國政府並不會使用這個權力,但是如果你註冊成外國政府代理人的話,他在個別的情況下可以以此為借口,不讓你參與一些新聞採訪活動,但是這種情況也是用的非常非常少。

某種意義上說這種外國代理人註冊這樣的方法,他只是防止那些背着美國政府做事的那些機構,但是一旦註冊以後,他其實也沒有特別多的限制。

美國在很多情況下,他講一個叫做公開。比如在美國這邊企業做事的時候,企業每年都會要員工做一些公開自己個人潛在利益衝突的情況,比如他會問你的太太是不是在我們競爭公司里工作,或者你的太太是不是在我們相關管我們的這個政府工作。你每年都要把這些訊息給公司上報,上報以後公司並不會做任何事情,但是他希望通過這種公開你的所有秘密的方式,使你自律,使你坦蕩去做事(Honest System)這樣的運作的方法。他讓你自己報告說,我是某個國家的代理人,無形中他知道你要報告後的話,你會相對來說自律一些。因為這個社會沒有那麼大的像中共一樣搞一個全國警察,就是警察國家互相監督,美國這邊還不允許監督你私人通訊等各方面這樣的事情。所以從某種上講,他就是一種Honest System,讓你公開你的祕密,同時希望你公開以後能自律。

記者:那會不會因為有些華人不懂美國的法律而在不知道的情況下觸犯了法律?

傑森:不能因為你不懂法律,就成為犯法的理由。就是我剛才談的那個情況,有的人說我不關心政治,然後帶着中共腦子灌的一套在美國生活,往往會出這樣的事情,他認為中共那一套理就是走遍天下都不錯的理,完全不接觸西方社會的運作方法,就會出這事。出這個事以後,沒有一個辯護律師會以他不懂這個法律給他做辯護的,你違背了法律就是違背了法律。

記者:另外我看到一些報道說,這些一旦這些人因為給中共做事觸犯美國法律被美國起訴後,中共政府一般都會和這些人撇的很清。

傑森:對,決大部分這些人員,他們一旦被起訴的話,傾家蕩產的去找律師辯護。一般很多人一切,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絕對不會說我給我給你請律師,保證給你最好的律師辯護成功,幾乎沒有這樣的情況。比如說那幾個最後給中共偷取技術,最後被判刑的那些人,在美國這邊很多人在打官司過程中,不是官司賠破產,是請律師請破產。通常一般的律師,每個小時的付費是大約300-400美元,換句話說他給你工作一天,有的律師加班一天就是三千到四千美元,而一個官司打下來,一般官司像點樣的比較重要的官司,要出庭的等等,可能你得想辦法有十幾萬美元,這是初始的費用。哪怕你有上百萬的家產,打官司能打光的都是非常可能,可能性都非常大。

聽眾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裡,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來說幾句


李梅
2019-04-29 23:41

有些個別華人精英最大的弱點可能還是出於“怕心”而違心的不得不與中共合作,聽從他們的調遣!愛錢、貪財、喜名、好色……這些東西都將會成為中共捏拿自己的“痛腳兒”……

匿名
2019-04-29 23:34

這期的話題比較敏感啊,,,

匿名
2019-04-29 06:17

傑森博士:假如某個科技公司(美國)的華人,他先以某個冠冕堂皇的名義在美國註冊一個為中國(中共)政府做事的代理______ 那這不是他即使偷竊美國專利的高科技技術資料不也成了合理合法的嗎?

匿名
2019-04-29 23:32

現在問題是美國的“間諜罪”是如何定性、取證與起訴?成本高不高?拖的時間長不長?

匿名
2019-04-29 06:10

美國的法律不健全,有“Bug”!跟不上時代前進的步伐!——我想這個問題可能會在川普總統或川普以後的總統執政期間發生大的改變。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