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維權律師、齊魯工業大學講師劉書慶。(劉書慶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山東維權律師、齊魯工業大學講師劉書慶。(劉書慶提供,拍攝時間不詳)

高校再現因言治罪 山東學者劉書慶因公權力文章遭校方打壓

岳文驍
2019-05-8 18:11
山東維權律師、齊魯工業大學講師劉書慶的教學生涯陷入危機。校方繼去年停止劉書慶授課,近日又以他“多次在媒體上發表不當言論”為由,對他記過處分。

山東維權律師、齊魯工業大學講師劉書慶的教學生涯陷入危機。校方繼去年停止劉書慶授課,近日又以他“多次在媒體上發表不當言論”為由,對他記過處分。

山東齊魯工業大學化學與製藥工程學院近日發聲明,指劉書慶多次在媒體上發表不當言論,違背教師執業行為準則,影響惡劣,劉的言論與法律對高校教師的要求相違背,決定給予劉書慶記過處分。

本身有律師資格的劉書慶對本台記者表示,校方的處理和網上兩篇分別探討律師分級制度和公權力的文章有關。為此學校里三個正處級幹部曾約談他,說他發的兩篇文章內容有問題,還發表在外面的網站上。

兩篇文章分別是:《公權入侵私域,不服從者不得食》、《神聖化公權力不允許批評嗎?》。

但是劉書慶說文章不是他發到外網的,他本人也不知道是誰發到外網的,但是處分卻由他承擔。所謂外網一個是“獨立中文筆會”網站、另一個是“新公民運動”網站。

劉書慶:“外網確實不是我發的,可能被人看到給轉載的,但他認定是我發的。一是內容,二是轉載,兩方面原因。”

劉書慶:“內容實際上完全沒問題,因為這兩篇文章發在微信公號上的,微信是有個審查機制的。而且直到現在這兩篇文章都安全的在,顯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他至於說外網,外網也不是我發上去的,是別人看到之後轉載的,與我有什麼關係。關鍵你不能光看那個平台,你應該看那個文章的本身。文章本身有沒有問題是更主要的,對吧,我那個文章本身沒有任何問題,當時就給我一個處分,我確實非常生氣。”

劉書慶感覺校方處理不公正。

劉書慶:“所以說不公正嘛,本來這算什麼!就發在外網又怎麼樣?如果是我發的又怎麼樣?你就應該看兩篇文章的內容,對吧,文章內容是關鍵的,你不能說以平台論。當然文章確實不是我發的,對不對?因為我沒有這個能力發在外網。”

劉書慶認為這是校方算總賬,給他累積“罪名”。

劉書慶:“第一,更關鍵的是這個文章本身沒問題,你如果說外網,外網也不是我發的,你(能)怪罪我嗎?你給我這樣一個突然襲擊式的、羞辱式的(懲罰)假如我做的事情真的很敏感,考慮到中國的現實,我也認了。這個東西,當然他們算總賬,實際上是積累起來的。算總賬包括前期我做律師的時候,和後來我雖然沒有律師證了,但是我仍然以律師的身份做了某些事,包括兩個法律行動。他們都是算總賬,如果說孤立的一個人僅僅寫了兩篇文章,肯定是不會受到懲罰的。”

另外,有關化工學院對劉書慶的考核,考核領導小組評定他是學院里唯一一位不合格的老師。之後學院書記告訴他,給他一個“考核基本合格”,希望他理解。劉書慶對所謂“基本合格”非常不滿意。

劉書慶說,因這兩年來校方一直對他逼迫,還引發了心臟病。

劉書慶:“因為我那個心梗確實跟他們關係很大,他們脫不了干係的!我當時犯病那天就是我們學院的張書記和學校的尚處長約談我,就當時我(提出)外國留學生超過國民待遇的事,約談,當時我那天犯的病。當時我確實很生氣!心臟病與情緒關係很大。我當時想起這個事,你又逼迫又調崗,不讓我教書了,然後又調崗之後又這樣。你一個一個確實趕盡殺絕的意思,我當時很生氣。”

劉書慶去年已被校方以他長期發表不當言論,違反請假規定為由,將其調崗,從授課老師調整到類似教學助理,劉認為此舉打擊了他的尊嚴。

劉書慶曾代理許志永和709律師王宇案等維權案,也因此被山東當局視為重點監控對象。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田溪採訪報導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