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玉嬌(視頻截圖)
鄧玉嬌(視頻截圖)

刺死“淫官”的鄧玉嬌有新消息

岳文驍
2019-05-10 20:40
鄧玉嬌曾是湖北巴東縣野三關鎮雄風賓館的服務員,十年前曾正當防衛刺死“淫官”。日前陸媒披露鄧玉嬌的最新消息,並回放當年案情細節。現被關在獄中的維權人士吳淦曾因參與“鄧玉嬌案”一舉成名。而當年時任湖北省長李鴻忠,被問及鄧案時曾當場搶奪記者錄音筆,則成為轟動一時的“奪筆事件”。

鄧玉嬌曾是湖北巴東縣野三關鎮雄風賓館的服務員,十年前曾正當防衛刺死“淫官”。日前陸媒披露鄧玉嬌的最新消息,並回放當年案情細節。現被關在獄中的維權人士吳淦曾因參與“鄧玉嬌案”一舉成名。而當年時任湖北省長李鴻忠,被問及鄧案時曾當場搶奪記者錄音筆,則成為轟動一時的“奪筆事件”。

陸媒“大河看法”5月10日報導說,“鄧玉嬌”案至今整整十年。當年的辯護律師介紹,今年32歲的鄧玉嬌早開始了新的生活,目前已經有了孩子,當了母親。生活平靜下來,不希望受到干擾。

根據湖北巴東縣法院當年6月份的判決書,鄧玉嬌講述了事發情況:

2009年5月10日晚上8時許,我在“夢幻城”VIP5房間洗衣服時,一個高個子男人進來坐在床上。我將衣服洗完後準備離開,他站起來提出要我陪他洗澡,我拒絕了,繼續往外走。他動手拉我,我擺脫後,就到服務員休息室,當時休息室有三四個服務員在看電視。

我剛進入休息室,高個子男人跟着進來辱罵我。接着一個矮個子男人也進入休息室,除了辱罵我之外,還從口袋裡拿出一疊錢朝我臉部和肩部扇擊。這時領班來了,對他們進行勸解、解釋,並要我出去。我先後兩次出去,都被矮個子男人拉回來,並將我推倒在單人沙發上。

我用腳蹬矮個子男人,但他們仍不罷休。這時我才站起來掏出隨身攜帶的水果刀,朝向我走過來的矮個子男人刺過去。他受傷倒地後,我就打電話報警,稱在雄風賓館殺了人,並在賓館等候派出所派人過來。沒過一會兒,派出所的人就過來將我帶走了。事後,我聽說黃德智手臂也受了傷。

我之所以用刀刺他們,是因為他們進休息室時態度兇狠,不聽旁人勸解。我又用腳蹬了他們,他們肯定要打我,我怕被他們打死。我用刀刺他們之前之所以沒有警告他們,是因為如果我警告他們,他們肯定會將刀子奪過去。死的就肯定是我。

鄧玉嬌口中的“矮個子男人”,就是時任巴東縣野三關鎮招商辦主任的鄧貴大,“高個子男人”則是該單位的原副主任黃德智。

巴東縣法院審理查明,鄧貴大等人酗酒後到“雄風賓館夢幻城”玩樂,黃德智進入5號包房,要求正在洗衣的鄧玉嬌提供異性洗浴服務。鄧解釋自己不是從事異性洗浴服務的服務員,拒絕並擺脫黃的拉扯,走出該包房進入服務員休息室。

黃德智對此極為不滿,緊隨進入休息室辱罵鄧玉嬌。聞聲趕到的鄧貴大一起糾纏、辱罵鄧玉嬌,拿出一疊人民幣炫耀並搧擊她面部和肩部。在多名服務員先後勸解下,鄧玉嬌兩次欲離開休息室,均被鄧貴大攔住並被推倒在身後的單人沙發上。

鄧玉嬌朝鄧貴大亂蹬,將其蹬開。當鄧貴大再次逼近時,鄧玉嬌起身用隨身攜帶的水果刀朝鄧貴大刺擊,致其左頸、左小臂、右胸、右肩受傷。黃德智見狀上前阻攔,被刺傷右肘關節內側。鄧貴大因傷勢嚴重,在送醫搶救途中死亡(歿年45歲)。

經鑒定,鄧貴大系他人用銳器致頸部大血管斷裂、右肺破裂致急性失血休剋死亡,黃德智受輕傷。此外,鄧玉嬌被鑒定為心境障礙(雙相),屬部分(限定)刑事責任能力。

法院認定,鄧玉嬌在遭受無理糾纏、拉扯推搡、言行侮辱等情況下,實施的反擊具有防衛性質,但明顯超過必要限度,屬防衛過當,構成故意傷害罪。鑒於她是部分刑事責任能力人,並具有防衛過當和自首等法定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情節,最終判處免于刑事處罰。

但陸媒報導認為,直到鄧玉嬌被判免予刑事處罰,政府也沒能挽回失去的民心。

鄧玉嬌刺死淫官鄧貴大,當時成為轟動一時公共事件。網上群情激奮,各類QQ群和維權網迅速建立,“鄧玉嬌無罪”、“烈女斗貪官”之聲四起。

當年,網名“超級低俗屠夫”的維權人士吳淦也曾因參與“鄧玉嬌案”一舉成名。當年5月,“鄧玉嬌”事件案發後,吳淦以網民身份前往湖北巴東,第一個在病房見到鄧玉嬌並拍照上網,發動網民關注鄧玉嬌案,並為其募捐。

不過,一直積極推動民間維權的吳淦於2017年12月26日,被官方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

時至今日,在中共當局更真趨嚴厲的封鎖和控制下,中國民眾維權更難,當年鄧玉嬌案留下的維權和正當防衛精神也變得更珍貴。轉發于大陸“頭條新聞”的《拒絕陪洗澡遭羞辱後刺死“淫官”  女服務員鄧玉嬌10年後已為人母》一文,在本台記者寫稿期間,已經被刪去。

另外,鄧玉嬌案舊事重提,也讓外界憶起當年湖北高官李鴻忠的“奪筆事件”。2010年3月7日,時任湖北省省長的李鴻忠在北京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接受媒體採訪。當中共《人民日報》下屬的《京華時報》女記者劉傑詢問李鴻忠怎麼看待“鄧玉嬌案”時,李沒有回答記者的提問,而是反覆追問提問的女記者為哪家媒體工作;李鴻忠還說要將此事告訴劉傑所在報社的社長,並一把拿下了劉傑的錄音筆,隨後徑直走向電梯。

2010年3月13日,作為轟動一時的“奪筆事件”的後續,部分中國媒體人士聯署公開信給全國人大,要求李鴻忠向新聞界及公眾道歉並辭職。不過當時中宣部已禁止中國媒體報導“李鴻忠搶錄音筆”事件,中國網站也不斷刪除媒體人士和學者的公開信。

當時網上有知情者透露,鄧玉嬌案發後不久,時任湖北省委書記羅清泉就已經了解到實情,鄧案的核心犯罪是:逼良為娼,強迫婦女賣淫罪,引伸出暴力、流氓、侮辱、性侵害婦女罪,或曰涉嫌強姦婦女罪。而該案核心人物則是福成礦業公司礦長周程,以及鎮人大主任、主管招商工作的副書記鄭建武。

據網絡作家草蝦披露,周程為遼寧省遼陽市一客商,是時任湖北省長李鴻忠的“親密戰友”。如果周程被曝光,可能涉及此案背後的上百億人民幣的利益。當記者提鄧玉嬌案,實際上觸動了李鴻忠最敏感的神經,所以才會出現他馬上陰沉下臉,搶過女記者的錄音筆事件。

李鴻忠同時還涉多樁湖北貪腐醜聞,但依然不斷升職,現已官至中共政治局委員、天津市委書記。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5-14 21:56

如果這件事發生在現在,那個女的和所有維權的人肯定會成為黑惡勢力。那時屁民們還能說一點話,現在屁都不能放一個,

Steven·Risner
2019-05-14 01:42

公民自我佩槍,其實是為了在萬不得已和特殊情況下對自己人權的維護和保護——而沒有執政合法性的中共流氓政府卻想歪了:它害怕人民老百姓們學梁山好漢們“替天行道”推翻了他“紅色江山”……那要是這個想法,那美國公民佩槍早就已經納入法律了,可這麼多年過去了—— 也沒見美國政府被他的人們推翻呀?!

匿名
2019-05-13 06:05

楊佳一把大刀砍死6名警察,那個場面簡直太過癮了:昔日耀武揚威、狐假虎威的警察一個個全都傻眼,並且跪在地上向手舉大刀的楊佳哀求:“我不想死,,,”楊佳怒吼:“你不給我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一般在面對拿砍刀的人來說,尤其是憤恨不已的人;一個沒有武術基礎、再或者是說功夫不到家的警察來說,最好趕快逃命——你即使有一定武術功夫的話,“空手奪刀”實際上是很危險的舉動,而影視裡面的“空手奪刀”一般都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武林高人才有個能力的……

Will·Patton
2019-05-13 05:53

要是發生在美國,早就被一槍打死了。難怪中共連買菜刀都要實名制……

aaa
2019-05-12 07:32

祝賀鄧玉嬌女士。為某紅中而汗彥!為中宣布汗彥!為某歷害國的選拔體系汗彥!

匿名
2019-05-12 04:34

中共信奉的是馬克思,與五千年中華文化格格不入,打倒中共,恢復中華!

匿名
2019-05-11 23:25

鄧鬼大

XUNAN
2019-05-11 19:15

這個案子在當年如此判下,對鄧女來說雖是不公,無論那個國家,像這樣強行要求色情服務,並實施暴力的,無論如何那個壞人死了都屬於自取!絕不會讓鄧女承擔罪責。但此案要是放在當下,可能就沒有那麼幸運了(請原諒這樣的說法),現在可以說是只要有權,哪有法?

匿名
2019-05-11 18:03

為鄧玉嬌女士祝福!

匿名
2019-05-11 13:41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反抗就有希望,沉默就潰爛,群體吞食苦果。

匿名
2019-05-11 12:06

這本是中國內部的事,咋知道還是要通過外國才能知曉鄧玉嬌已經有了新的生活,目前還有了孩子,當了母親。甚感欣慰。

匿名
2019-05-11 08:49

死去的冤魂都不會放過中共

匿名
2019-05-11 08:08

李鴻忠顯然已經反戈一擊,成了習近平的奴才,對於這樣的奴才,只要他對習忠誠,那麼,他有天大的問題也會被“定於一尊”的習近平私下裡赦免了。

你說呢
2019-05-11 05:07

我可是清清楚楚得記得,官方媒體宣布其死罪的哦,隔了這麼多年,一個板上釘釘的舊案,竟然反轉了??

匿名
2019-05-11 04:05

【馬雅可夫斯基】:“當社會將你逼得走投無路的時候,不要忘了,你身後還有一條路,那就是犯罪,記住,這並不可恥。”

高永福
2019-05-10 22:24

吳淦何罪之有?

匿名
2019-05-14 10:16

莫須有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