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法輪功學員向民眾講真相。(SOH/周揚攝)
比利時法輪功學員向民眾講真相。(SOH/周揚攝)

比利時法輪功學員感恩李洪志先生 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

陳亦然、周揚
2019-05-12 15:29
2019年5月13日,是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68歲華誕,也是法輪大法弘傳世界27周年和“世界法輪大法日”20周年慶典日,比利時法輪功學員們提前聚集在一起,向師父表達感恩之情,恭祝師父生日快樂!5月11日星期六下午,在首都布魯塞爾中心火車站的門前,他們通過煉功、弘法、講真相的形式,向人們傳達“真、善、忍”的美好,引來不少行人駐足觀看。

2019年5月13日,是法輪大法(也叫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68歲華誕,也是法輪大法弘傳世界27周年和“世界法輪大法日”20周年慶典日,比利時法輪功學員們提前聚集在一起,向師父表達感恩之情,恭祝師父生日快樂!5月11日星期六下午,在首都布魯塞爾中心火車站的門前,他們通過煉功、弘法、講真相的形式,向人們傳達“真、善、忍”的美好,引來不少行人駐足觀看。
比利時法輪功學員恭祝李洪志先生生日華誕。(李月攝影)

(圖片:新唐人記者李月)

布魯塞爾市民:“我也想嘗試着煉法輪功”

居住在布魯塞爾的露茲(Luz)女士來自西班牙的馬德里,法輪功學員向她詳細介紹了法輪功,她說:“我從沒聽說過法輪功,看到這裡的活動,感覺放鬆,很安靜,我認為這是一種非常好的煉習方式。以前,我煉過印度的超越冥想(transcend meditation,簡稱TM)等,但是非常貴,我花了很多的錢。”
比利時法輪功學員向露茲(Luz)講真相。(SOH/周揚攝)

        布魯塞爾市民露茲(Luz)女士:“我也想嘗試着煉法輪功”(攝影SOH周揚)

學員告訴她,煉法輪功是免費的。有兩本書非常重要,《法輪功》和《轉法輪》,都可以在網上找到,不管是對精神上,還是對身體健康來講,都有很大的幫助。她非常高興,“我也想嘗試着煉法輪功。”

她還跟學員交流了身體、靈魂、天堂等話題,她說:“我們不僅有這個身體,人死了以後,靈魂可以去另外的層次,人的精神可以達到很高的境界。”
比利時法輪功學員做功法演示。(SOH/周揚攝)

(攝影:SOH記者周揚)

她在這裡呆了很久,不願離去。

還有幾位路過的年輕人也被現場的功法演示所吸引,欣喜地跟着學員學煉法輪功。

老上級評價元明:“像你這樣金融機構的老總 全國找不出第二個”

比利時華人移民元明先生今年77歲了,他曾經是湖北省武漢市某信託投資公司的老總。1997年,兒媳婦送給了他一本《轉法輪》。他煉了法輪功以後,腦供血不足、前列腺炎、膝蓋損傷、慢性胃炎、腰椎盤突出等七八種疾病全部消失了,他親身體驗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神奇。

1999年7月20日,法輪功被迫害以後,他同其他學員到省政府講真相。後來,他被監視、跟蹤。2000年10月至2010年10月,他突然被關進了看守所。他說:“他們查了我一年多,想找到證據,整我。”調查的結果是,他沒有貪污,沒有挪用公款。“最後有人告訴我,‘你要是不學法輪功,什麼事都沒有。’”

他的一位老上級——中國人民銀行總行某領導對他說:“一青二白!像你這樣金融機構的老總,全國找不出第二個!”

他因為修煉法輪功而失去了工作,2011年,他出國,來到比利時,再也沒有回去。多年來,他出於對法輪功的堅定信念,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都堅持發真相資料。

他說:“我從開始修煉到今天,整整22年了!每年的師父生日,全世界大法弟子恭祝師父生日快樂,那些視頻,我邊看邊流淚。沒有師父,就沒有我今天!我能不能活到今天,還不一定呢,不知道是什麼樣子……錢呀,財呀,名呀,這些是身外之物,不是我要的東西。現在我走的路,是真正的路,清清白白做人。”

蘇菲:“我們有很多語言,但可以用同一部法修煉。”

2007年,比利時弗蘭芒居民蘇菲女士的一位顧客向她推薦了法輪功,她因此走入了修煉。

她說:“我們比利時非常特殊,有三種官方語言:荷蘭語、法語、德語。布魯塞爾又是歐洲的心臟,有很多不同國籍的人生活在這裡。所以,法輪功學員在一起讀《轉法輪》時,有用漢語、荷蘭語、法語、波蘭語、俄羅斯語、西班牙語等等,而在交流修煉體會時,只用兩種語言:英語和漢語,並且一直有人義務當翻譯。可能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我們這樣,雖然我們使用不同的語言,但是卻可以用同一部法修煉法輪功。”

大學教師愛勒可:“我的秘訣來自於修煉‘真、善、忍’。”

在比利時魯汶-林堡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euven Limburg)任教的法輪功學員愛勒可•丹•布蘭德(Elke Van den Brande)介紹稱,自己在2011年腳部和骨盆都面臨著劇烈的神經疼痛,醫生無法確診。她的一位朋友提醒說,壓力也可能是導致這一系列看似嚴重疾病的癥狀的原因。“我當時的理解是,如果是壓力讓我生病了,那我也有可能自我治癒。於是,我開始尋找可以減輕壓力的生活方式。” 2012年的2月份,愛勒可在比利時當地的一個活動上遇見了法輪大法。她被一位法輪功修煉者寧靜與平和的打坐深深吸引,覺得自己找到了可以自我治癒的方法。隨後,她開始修煉法輪功。

到現在已經修煉了7年的愛勒可表示,自己只是在開始修煉的初期,有過一次腿部的劇烈疼痛,之後就再沒有經歷過這種疼痛。此外,她還經歷了其他方面的健康改善,包括精神和身體方面的。之前她因脊柱側凸而患上腰痛,一隻腿在某種程度上比另一隻短,在髖關節發炎時,有時很痛苦,需要吃藥、卧床休息,也不能去上班。在修煉法輪功後,再沒有經歷過這些。

愛勒可的母親在她修煉不久後,也開始煉法輪功。她們母女倆曾都戴眼鏡,在修煉幾個月後,她們不需要戴眼鏡就可以看得很清楚,此後愛勒可就徹底摘掉了眼鏡。修煉法輪功,也讓她對生病有了積極的看法。

作為一名講師,愛勒可需要聲音來講課。過去每年冬天,她至少有一次喉嚨發炎,失去聲音,所以當她感覺自己要生病了,總是很害怕,擔心由於生病耽誤工作進度等。在修煉大法後,愛勒可表示,她變得能積極的看待這個問題,“當我夜間醒來喉嚨痛時,我就想‘明天我會好點的’,‘我明天還是去工作,一切都會沒問題的’。就這樣兩三次後,神奇的是我的喉嚨再沒有發炎。”

在精神方面,通過閱讀轉法輪,愛勒可稱自己的壓力水平現在低多了。她的同事和學生都說她是一個平靜的人,也把這種安寧帶給了他們,“我的老闆最近說,我是一個‘例外’,因我從來不抱怨。她甚至問我秘訣在哪裡,我誠實地回答,這來源於我的心態,來自於修煉‘真善忍’。”

今年是第20屆世界法輪大法日,愛勒可希望還不了解法輪功真相的中國人能打開心扉,找尋真相,“更多的了解迫害法輪功背後的真相,珍惜中國的遺產和中國五千年的古老文化,恢復道德價值和失去的傳統,因為這些可以讓你有一個安寧平靜的生活和美好的未來。而這些道德和傳統理念都來自於中國五千年的佛道神文化,來自於真善忍”。

來自波蘭的羅伯特:“我變得比以前更加的平和和容易相處。”

來自波蘭的比利時法輪功學員羅伯特•沙丘思給(Robert Czyszewski)稱自己一生都想知道“人為什麼活着?生命的意義是什麼?”但沒有人能解開他的疑惑,同時他有很多健康方面的問題,“我之前一直隨波逐流,直到我決定要改變自己,我開始在網上尋找,但沒有結果,”直到有一天他的妻子拿回了一張法輪大法的傳單。

在修煉法輪大法後,羅伯特的健康得到了明顯的改善,“我之前是輕度近視,戴眼鏡,修煉後眼鏡放在了一邊,再也不用戴了。我修煉前有非常嚴重的頭痛問題,修煉後也消失了。我之前經常需要吃降壓藥來控制高血壓,修煉後的一次健康檢查中,我的血壓看起來非常正常。我之前從來都沒有過血壓正常,一直都是很高。我的背痛也得到了明顯的改善。”羅伯特還稱,他變得比以前更加的平和,與其他人相處也更愉悅,也不像以前那樣害怕了。“現在我知道我為什麼而活了,我應該怎麼做了,”羅伯特最後表達了他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感謝,“謝謝師父”。

來自烏克蘭的奧米里亞紐克:“法輪大法教會了我正確的生活方式”

康斯坦體•奧米里亞紐克(Konstantin Omelianiuk)是來自烏克蘭的比利時法輪功學員,他和羅伯特一樣,想知道人生的意義在哪裡,“在我們的生活中什麼是對的什麼是不對的?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為什麼有些人是殘疾?”他在年輕時喜歡讀一些關於宇宙的書,“那些神秘的故事總是很吸引我。”他還對東方的武術和氣功很感興趣。康斯坦體也讀過一些關於修煉的書來試圖找到答案,但沒有結果。

康斯坦體介紹稱,他在烏克蘭的哥哥的一位朋友是修煉法輪功的,那位朋友曾經給他哥哥郵寄過一本俄文版的《轉法輪》,後來這本書奇蹟般地到了他的手裡,“在讀《轉法輪》時,我明白了這本書回答了我所有對生命的疑惑,從那時起我扔掉了其他的氣功書開始修煉法輪功。” 康斯坦體提到,他修煉法輪大法後最大的變化是,能用積極正面的思維來思考問題,“法輪大法教會了我正確的生活方式”。

來自越南的女子:“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來自越南的年輕法輪功學員阮圖海圖(Nguyen Thu Hoai Thu)於201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作為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我感到非常的高興。”她表示自己過去是個脾氣很火爆的人,傷心的時候很少對人敞開心扉,“在我周圍不斷產生的矛盾讓我變得更自私和自嘲,總是很害怕和孤單。”阮 圖小的時候有頭痛的毛病,長大後有時心臟病會發作,“在那個時候我的臉色總是很難看”。一位朋友介紹了法輪功給我,讀了《轉法輪》後我覺得自己找到了一直在苦苦追尋的東西。在我朋友家煉了三天功後,我媽媽看到了我臉色、身體和個性的變化。一個月後,她也走入了修煉。修煉近三年的圖稱,自己的健康狀況明顯得到了改善,人也變得更平和,“我想要對李洪志師父說謝謝,祝師父生日快樂,永遠快樂!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比利時法輪功活動吸引民眾駐足觀看。(SOH/周揚攝)

(攝影:SOH記者周揚)

比利時男子:我沒有聽信那位中國女子的話

在1999年迫害開始前,一位比利時男子曾在布魯塞爾自由大學(VUB)上學期間,接到過一份法輪功的傳單。在迫害開始後,給他傳單的中國女子找到他,讓他別再煉了。但這位男子對中共有清楚的認識,知道某些中國人只相信中共政府說的,他沒有聽信那位中國女子的話。雖然他現在沒有繼續煉法輪功,但他知道法輪功非常好。他也談到了中共對歐洲的滲透,比如與意大利簽署的“一帶一路”備忘錄。

“法輪大法日”的由來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利用手中的權力,發動了一場針對法輪功的迫害,當時很多民眾受政府誤導對法輪功是不了解或存有誤解的,在這樣一個背景下,由紐約地區的幾位法輪功學員倡導通過這樣一個方式讓大家能夠了解法輪功,在得到很多地區法輪功學員的響應後,於2000年5月13日舉行了第一屆“法輪大法日”的慶祝。5月13日同時也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生日。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