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其實是貿易戰幾乎是沒法打。它前段時間感覺自己很牛,跟美國這邊完全撕毀前面的協議,結果是自不量力,現在美國稅開始增加了。
中共其實是貿易戰幾乎是沒法打。它前段時間感覺自己很牛,跟美國這邊完全撕毀前面的協議,結果是自不量力,現在美國稅開始增加了。

【傑森訪談】 劉鶴去美國的真正目的?(音頻/視頻)

靜汝
2019-05-13 21:40
劉鶴來到底在幹啥?我感覺非常簡單,他絕不是來簽約的,為啥呢?因為習近平剛剛做了這個決定,川普就立刻給了中共一個耳光。如果在這個時候,中共立刻開始跪地求饒,太沒面子了,所以中共一定得要抵擋一會,但是又怕美國理解是如果你不來一個人來解釋的話,中共這邊跟美國要開始貿易戰了。美國這邊若開始解讀成中共要開始打貿易戰,拚命的在這個貿易戰加碼,中共那邊沒有彈藥,中共可能也覺得怕經濟上承受不住。所以主要這次派劉鶴來,是來關上門做一些解釋。說我們有這樣的難度,那樣的難度,希望你們理解我們,我們是要給你談的。

傑森博士非常感謝網友、聽眾朋友對這個欄目的關注和支持。為了更好的和網友、聽眾進行互動,傑森博士新開了推特。傑森博士的推特是 傑森博士@jasonboshi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目前美國如期開始對兩千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關稅從10%調高為25%;美國還表示,美國正在考慮將再對另三千多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關稅到25%。似乎美國的決定並沒有因為中方的劉鶴上周到訪而受影響。那麽劉鶴去美國幹啥去了?儘管幾天後中共宣布從6月1日起,對已實施加征關稅的600億美元美國商品提高加征關稅稅率,不過,外界普遍認為,中方的回擊非常有限。那下一步中共會怎麼走?會不會對美國服軟?在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里,我們就請旅美經濟評論家傑森博士來談談他的看法。

記者:我看有報道評論說,劉鶴去了美國,好像也沒做什麼。沒有起什麼作用。

傑森:這個事情其實在我的推特上,上個星期天川普發完那個消息之後,我當時預測中共如果這一周完全不來,那麽中美之間的貿易戰可能會升級,但是如果中共答應來,貿易戰可能不會升級,但是中共決不會立刻答應什麼事情,因為面子問題。事實上整體過程中,我們發現好像中共最開始就是川普是星期天,也就是中國都午夜凌晨,發的推特說要提高關稅,

記者:現在關稅已經加了。

傑森:對,已經開始了,剛剛過去都星期五的凌晨開始的,當時川普也是這麼說的,五月10開始提高關稅。當時很明顯中國的高層應該說當天晚上就開會,開完會以後很可能傳出來都第一個消息就是《華爾街日報》報出來的,好像是在當天晚上就報出來,技術中國國內的凌晨。說是有可能中國會考慮取消劉鶴原計畫的到美國談判。當時很明顯有一派人是強硬派佔了上風,說出這樣都消息。因為《華爾街日報》現在是全球我最能信得過的報紙,他們幾乎從來不空口白說話,既然報出來說中共那邊有計划不來,一定是有人告訴他。但是後來很快,美國這邊星期一的早上,也就是國內的星期一的晚上,消息就變了,就變成了原計劃的人還會來,只是規模減少了。另外劉鶴不是不來,是原定星期三來談到星期五,現在推遲一天,星期四來,星期五回去。

很明顯後面的理性派或者對美貿易的鴿派也好,中國政府里的鴿派佔了上風。當然了,緊接着有很多報導都出來了,具體的原因也明確了。正如川普所說的,中共後來大家用的詞叫“毀棋”。大概原因是川普這邊的談判人員和中國的劉鶴為主的談判人員,在整個這麼幾個月的談判過程中,事實上是確定了一系列的決定,但是好像特別是《南華早報》報導是對於中間的一些條款,習近平很不滿意,後來習近平拍板說要把一些協議改了。所以上個周末中共正式的提出來一些條目要改。這就直接引發上星期天川普決定要完全恢復到增加關稅的道路上。很明顯目前來看責任好像是在中方毀約這樣的一個概念上。

當然事情本身是很有趣的,就是說中方第一方面提到中方購買美國產品的數量要切和實際,這個原因可能是最開始承諾購買很多很多東西,但是中方又覺得數字太大了,可能完成不了,所以提出一個概念叫切和實際,說原來的數字不合實際。後面有提出來一點,互相文本之間要符合對方的規矩。

記者:您怎麼看中方說的這個“規矩”?

傑森:這個有多方解讀。具體的解讀就是說有一些條目,美方要求中國在法律層面要予以體現,換句話說中方有一些法律要求技術轉讓,要求一些產業要外國企業和國內合資才能在中國進行等等這樣的法律,在談判以後要體現出把這個法律要改一改,這個法律是美國談判要中國改變的地方。中方在這方面不同意改法律這個事,他們好像不答應。另外很多具體事情中方不想形成文字,有兩方面的解讀。

一方面解讀好像是說中共想抵賴。我對這個解讀倒是覺得有點站不住腳。中共就是形成白紙黑字,中共也可以抵賴。入世貿的時候啥都形成文字了,中共還是抵賴。所以抵賴不是一個核心的,怕形成白紙黑字,將來抵賴不了,這我覺得對中共還是低估了,中共啥都敢抵賴。

核心的原因我倒更覺得另外一個分析,就是說中共不想形成文字,將來美國報出來以後,中國老百姓看見中共這邊示弱的狀態,因為畢竟中共這兩年把自己架成世界救世主了,又是一帶一路,建立全球的技術設施,又是“戰狼”啦,什麼流浪地球啦這樣的文化層面,宣揚中國已經是救世主的概念。整個這種情緒,這種概念,跟要簽成的文本的內容怕對國內老百姓思想衝擊太大,接受不了。其實也就是怕中共自己的面子損失太多,因為畢竟中共一直對它的執政合法性是非常敏感的,它知道它的權力不來自於老百姓的選票,它現在的權力都是來自於國內聲稱給老百姓提供美好的生活,同時對老百姓另外的忽悠辦法就是我在國際上形成了一個世界的強國,用強國夢來忽悠老百姓對它的執政合法性的認可。如果這點上削弱了,對它的執政合法性其實是一個削弱,對它以前忽悠老百姓的話打了一個耳光。所以這點上我感覺這個分析就是中共不想在很多東西上形成文字,甚至改變法律。

所以這點上明確了以後,回頭再看這次劉鶴來到底在幹啥?

我感覺非常簡單,他絕不是來簽約的,為啥呢?因為習近平剛剛做了這個決定,川普就立刻給了中共一個耳光。如果在這個時候,中共立刻開始跪地求饒,太沒面子了,所以中共一定得要抵擋一會,但是又怕美國理解是如果你不來一個人來解釋的話,中共這邊跟美國要開始貿易戰了。美國這邊若開始解讀成中共要開始打貿易戰,拚命的在這個貿易戰加碼,中共那邊沒有彈藥,中共可能也覺得怕經濟上承受不住。所以主要這次派劉鶴來,是來關上門做一些解釋。說我們有這樣的難度,那樣的難度,希望你們理解我們,我們是要給你談的。

其實這個目的達到了,劉鶴來了以後,一方面表明說我也沒啥最後拍板的權力,第二,我代表中方真的想以後跟你們接着談,我們不想撕破臉。但是你們現在提的這個條款,讓我們又很難實踐,所以說這樣吧,我們堅決談下去,但是我們立刻答應的可能性還是很小 。所以說劉鶴回去的時候,再次邀請美國這邊包括貿易代表萊特西澤,還有財政部長能不能再到北京跟我們接着談?又想恢復到當時談判的狀態。基本上美國這邊也答應了。所以我感覺劉鶴此行事實上是達到目的了,一方面沒有立刻跪地求饒,另一方面又保證美國這邊不會解讀成中共敢打貿易戰,又形成了一種接着談下去的共識。從這點上來說都是可以理解的。

記者:我看媒體有很多分析,就是中方下一步會怎麼走?這也是大家都關心的問題。

傑森:當然就是說中共是不是自此開始強硬起來,會不會真的談成?談崩?反正我自己的結論是這樣子的,除非中共是又傻又瘋,光傻還不行,光瘋也不行,得是又傻又瘋,才可能敢跟美國這次貿易和談最後談崩,然後雙方打貿易戰。因為中共那邊基本上完全沒有任何一點點的回手之力,就從一點來看,當時中方還懷着僥倖心理,覺得川普也許是嚇唬他們一下,並不是要星期五真的把關稅從10%升到25%。

記者:我也看到網上有這樣的評論。

傑森:對,所以當時他們也放了狠話,說如果美國敢加大關稅,中國一定會還的,就是回敬的。結果美國現在關稅已經增加了,星期五已經開徵了,這已經大概三天過去了,好像中共那邊零反應。狠話都放出去了,但是零回報復。兩方面,一方面確實是中共那邊幾乎沒有可報復的對象了,就是中國也知道,中國只從美國進口一千多億的東西,前一 段時間咬緊牙對着大豆,對着豬肉等等這些農產品作為抵抗的對象,其實最後傷害最多的反而是中國那邊。現在中國豬肉開始漲價,本身中國非洲豬瘟問題也很嚴重。黃豆也給中國飼料業等各方面帶來很大的問題。中國那邊真的是咬著牙在那用他的一千億對美國對中國的出口抵擋了一下,現在完全手裡沒有任何彈藥了。而做一些很過分的其它的事情,比如對於在中國的美國企業下手,或者其它的東西下手,一方面它會把已經想離開中國的美國企業嚇跑,另一方面,對於未來的貿易和談可能會激怒美國,會使和談更難進行,所以基本上中國現在對於美國對它的貿易制裁幾乎是零反應,不是說它不想反應,是它沒得反應,沒有任何彈藥,拼刺刀都沒得拼。

所以整個過程中,你可以看到,中共其實是貿易戰幾乎是沒法打。它前段時間感覺自己很牛,跟美國這邊完全撕毀前面的協議,結果是自不量力,現在美國稅開始增加了。你估算一下你就知道,這個是一個概念是啥,是兩千億美元的貨物從10%增加25%,增加15%,意味着每天中國要交一億美元的額外的稅。中國那邊牛了一下,學費就是一天一億美元的學費,現在還不知道交到啥時候為止呢。

整個過程中可以看到,在貿易戰是不均衡的,目前來說,這個不均衡不是說美國欺負中國,是中國在過去十幾年長期在經濟上欺負美國,給美國了五千多億發彈藥。美國只是在抵抗,但是他確實有很多彈藥,他一抵抗就把你打敗了。整個貿易戰其實是不可打的,沒法打。

有人說,也許中共可以很牛呢?它歷史上為了給蘇聯還錢,60年的時候可以餓死上千萬中國人,它也不眨眼,還說是甚麼三年自然災害。它會不會重干呢?我感覺這個可能性真的是非常小,因為畢竟現在中共自己也沒有當年那麼能吃苦了,中共自己那些官員的經濟上的敏感度其實也是很大的,因為它畢竟很多財富,這個損失他受不了。我們就舉個簡單的例子,其實去年年底中共習和川普,去年底十月份在阿根廷見面了以後,達成了一個暫時貿易戰停火的協議,當時中共其實是利用了這樣的機會。今年年初大量的投入錢,第一季度投入了將近三萬億人民幣額外的資金,然後各地政府拚命的貸款,發展鐵公雞行業,整個鐵路、公路基礎建設項目,好像今年第一季度鐵路公路基礎的投入,幾乎超過了去年同期的47%,所有這些錢全部倒進去,中國的第三季度整個工業的PMI(體現工業擴張程度的數量),真的一下子顯得非常亮麗,大量反彈,但在四月份又軟下去了,基本上到了持平的狀態,又不擴張了。換句話說它堆很多很多錢,能把經濟往前推一推,但是他只要不堆錢,不燒錢,整個經濟又開始軟下去了。

中國經濟其實現在是非常疲軟的,同時美國經濟是極端的強盛,美國現在經濟, 人家說是好到了不可思議的,所有教科書不可解釋的。一方面GDP快速的增長,另一方面它的就業快速的擴張,前一段時間美國出現了美國現在欠缺的工作要比美國要找工作的人多。美國現在是歷史上就業人數最多時期,失業率是過去50年最低的。黑人,西班牙裔這些原來低收入人群就業的情況是歷史上沒有看到過的這麼好。同時,通常美國經濟這麼熱應該通脹很高,沒有,美國的通脹又處在一個歷史很低的位置,只有百分之一點幾,不到2%左右,整個通脹又低,經濟又快速增長,就業又非常好,在所有這些情況下,美國經濟處于如此強盛的狀態。

所以貿易戰對美國幾乎是零影響,貿易戰如果引發中國的出口減少的話,對中共已經羸弱的經濟更加致命的一擊。而且更緊迫的問題是,中共其實前一段時間反覆爆出來的,中共手頭上現在美元其實是非常缺的,美元,很多銀行作為流動就是現金的話,它有很多國際支付的債務,但是它美元確實是極端缺失的。而中美之間是中國全球貿易利潤的主要來源,如果中美貿易開始損失了,中國其實在全球貿易是不賺錢的,進口出口幾乎是快持平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就進一步進入了美元吃緊的情況,就出現像當時美國金融風暴的時候,有個一百年的金融公司一下就垮了,一百年的老金融公司,原來就像金融界的長青樹一樣的,結果一下子就垮了,垮了原因是啥?不是說那個公司沒錢-財產。那個公司很有錢,全世界到處有它的分布,但是它手頭沒有現金流了。現金流可以讓非常富有的一個機構垮掉,就像這個人住了一個百萬豪宅,但是因為豪宅很難變現,他手頭上沒有現金去買糧食,他可以餓死在這個百萬豪宅里,就是這麼一個基本概念。

中共目前有可能會出現這樣一個問題,如果它跟美國在貿易戰的問題上,使它從美國賺錢的機會減少了,它會出現很大這樣的問題。而且人民幣現在在整個貿易戰讓人民幣貶值,如果人民幣貶值,美元升值的話,會進一步造成國內的美元或者外資往外流,或者熱錢往外流,它拚命的在卡一個底線,有人估算大概是一美元兌7.1人民幣的話,目前是6.8,如果兌到7.1的話,中國外匯的防線就會失控,很多錢會用一切辦法流出中國,那時候中國經濟就會垮。

所以很多因素造成中共那邊幾乎是沒有能力在貿易戰這方面跟美國撕破臉,開始進入真的中國和美國完全兩個產業鏈開始分割的這樣的情況。雖然劉鶴在談判的時候,放下了一句狠話,說是中美之間都形成比較完善的產業鏈,好像威脅就是說,我離了你我也能活。是,其實美國離了中國也能活,當然兩方面都會出現一些不舒服的時期,但是對美國可以從東南亞其他國家進口衣服,進口鞋子,進口一些玩具,但是中國卻非常難彌補從美國每年賺四千億美元這樣的現金流。這個現金流會讓未來中國經濟進入一種極端危險的狀態。

所以從各個角度來看,在我看,未來中國那邊是要妥協的。但是妥協到什麼程度,或者說什麼時候妥協,這個就是一個中共怎麼運作,怎麼攢面子的問題,或者說是怎麼樣讓它能耍賴成功,最後拖到它想拖的時間的問題。整體我感覺,未來貿易戰,中國和美國之間真的翻臉,開始進入兩國去耦合的情況,可能性極低。一定在未來的某個時間,這個時間不會特別長,因為下一次針對剩下的三千億中國產品的稅,美國現在也提到的議事日程上,也在考慮,那個時間川普是給了三到四個星期,就是一個月。換句話說,中共有一個月的時間跟美國再次討論到一個讓川普滿意,至少讓川普滿意到不再考慮下一次征下面的三千億稅這樣的程度。

因為中共各方面實在承受很難,有的時候美國這邊反川普的媒體說,你說這個是中共那邊的稅,其實美國這邊很多稅都是美國這邊交的。是的,整個25%的關稅可能美國這邊也得承受一些,不是單純都是中共那邊承受,但是不管是歐盟的研究機構,還是其它第三方的研究機構,幾乎結論是一致的,美國這邊25%承受4%-5%,中國那邊承受20%-21%,所以大頭都在中國那邊承受。

記者:能舉個例子嗎?

傑森:比如說,蘋果的手機是在中國生產,蘋果手機現在還不在徵稅的範圍之內,如果下一步進入徵收的範圍之內的話,比如說原來進口一個手機是1000元,增加25%的稅,就得有1250得有人出,一千元是消費者出,剩下的額外的250誰出呢?因為蘋果是美國的公司,那個公司是在中國生產,其實最終這個錢有可能蘋果那邊得攤很多。這就是說為什麼有人說,對中國產品徵稅有的時候會落在美國公司頭上。但這種情況不是多數,大部分是中國那邊生產產品,比如汽車配件,替代品,到美國這邊銷售,美國這其實在零售商或者批發商,從中國那些企業進口的時候,它是有一定的協議的,協議中是規定了中方承擔一部分外貿稅務方面比例的,根據每個商家之間協調的不一樣。最終的結果目前來看,要麼是美方覺得最終從中國這邊進貨因為稅的原因,中國那邊不願意承擔很多,這邊成本會很高,價格會很高,在這邊賣不出去,美國這邊進口商就不從中國進口了,找其它的地方進口,這對中國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有人也說,說中共可以印錢,人民幣貶值。前一段時間,美國這邊徵稅10%,中共就把人民幣從一美元兌6毛43,變成一美元兌6毛9,這一下幾乎把10%的稅給抵消掉了有。人說你可以接着做呀,現在是6.8,你在貶個7毛錢,就是一美元兌7毛5了,但是幾乎這個是不可能的,人民幣如果貶到7.1,很多經濟人員推算,中國會出現資金瘋狂外流的現象。所以中共決不會這次這麼大幅度的再貶15%,它會貶一點,比如貶到6.9,低檔一點,但是最終目前新加的15%,至少有12%-13%會實實在在的落在中國那邊企業的頭上,這事實上就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各方面分析,我已經分析了很多角度,中共那邊可以輕鬆的跟美國開始開打,讓美國對它的兩千億徵收25%,剩下的三千億徵收25%可能性極小.中共一定會在一個合適的時間跟美國這邊達成某種協議,把這個事情化解開。

記者:我看到網上有一種分析說,如果兩國貿易衝突惡化,不僅影響到美中兩國,也會影響到全球經濟,就是拖累全球經濟。

傑森:這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推斷。其實很多國家聽到這消息在敲鑼打鼓,比如柬埔寨,印度,越南,菲律賓,這些國家高興死了。 現在越南逐漸成為跟美國貿易逆差逐漸增加的國家,因為好多企業逐漸都往越南轉。歐洲我也不覺得有什麼直接的影響,它的經濟跟中國這邊是直接的關係。當然有可能澳洲可能會受點影響,如果中國的經濟非常差,澳洲那邊的礦產或者巴西的礦產,可能會賣得稍微少一點。但是整個來說,中共那邊其實就是沒有貿易戰,中共那邊的經濟也逐漸不行了。其實澳洲長期以來過分依賴中國瘋狂發展搞建設這樣一個經濟模式,我想也不是澳洲可以持續依賴的一個方向,越來越因此喪失澳洲自己的自主權,甚至經濟依賴太過高各方面,其實我覺得都不是好事。讓有些國家因此減低對中共的經濟依賴,我想不應該是太大的壞事,雖然過程中可能有一些艱難的時刻,但是整體,對其世界它國家來說是大好事,絕不是一個噩耗。

記者:還看到中文媒體有評論說,劉鶴都趕到周五之前去了,但川普還是沒有改變加稅的決心。還有網民說,在中美貿易衝突最開始的時候,美國不是希望零關稅嗎?

傑森:當時最開始的時候,川普說我們雙方都不征關稅,基本要求說是,我征你多少稅,你征我多少稅。比如說汽車,我征你3%的稅,你也征我3%的稅,而不是你現在征我15%的稅。以前是因為中國在世貿中談判的時候,它以自己是發展中的國家的原因,有個保護的稅利在那,美國在過去十幾年真的是每天都在吃虧。所以美國現在的要求是合理的,因為中國現在畢竟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了,整個流浪地球都是中國救的,最後怎麼還是發展中國家,還得讓美國那邊在稅上這麼吃虧呢?這個其實是一個長期看來都是一個不合理的情況。

但是中國老百姓很多時候,說那樣話的人,他不知道具體的背景,他只聼中共那邊說。中共那邊不說具體的內容,只挑起民族主義情緒。劉鶴去了,劉鶴面子有多大,美國的要求至少你得答應以前你答應的事,以前的東西全反悔了,我為啥憑着你的面子,我就可以不征呢?本來今年2019年三月一日就要征這個稅的,就是因為你說你要認真跟我談判,所以我才把這個稅往後推了。此時此刻,你說你全部反悔,過去談了幾個月你都不認帳了,我為啥還要再等你不征呢?所以這個過程,我的感覺上其實國內的人很多時候是沒有這個訊息量,這也是為什麼很多股民,當時五一節剛一結束,也就正好上個星期一,一回來股市狂跌6%,7%的,摸部著腦門子是怎麼回事呢?是不是五一節玩得太興奮了懲罰我。訊息不對等,中國完全消息封鎖,很多時候國內的人,就是訊息不對等的時候,他好像說話很傻,其實不是智商的問題,主要就是一個訊息量的問題。中國人很聰明,但是被人圈在房子里啥也不說,他能想出啥事?但是如果把訊息量告訴中國人,中國人會明白這些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違者必究。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5-18 12:28

傑森博士的這次訪談很含蓄、很有趣味:有錄音、有視頻,文字文章特殊情況下就省略了—— 我覺得這樣做反而省去了不少麻煩……

李在印
2019-05-15 12:42

“愚昧”和“野蠻”是一對難兄難弟,知識貧瘠的人恰恰其自尊心、名利心特強、特要面子,心胸狹窄——這樣一來,在前進和進步的路上會形成不可收拾“惡性循環”……

匿名
2019-05-14 22:10

借用劍鳴兄的一句經典名句來噴一下習近平、劉鶴:“守着個大糞坑,還指望能飛出個蜜蜂出來?!……“ 哈 哈 哈 哈 哈 啊 哈 哈 哈 哈 哈哈哈哈!!!

Jimmy·Sweet
2019-05-14 22:06

這個習近平哪沒有一點兒決斷能力,一方面他的“政敵們”假模假樣、陽奉陰違地好像是特顧全大局、特為中共江山社稷着想——故而大力支持習近平將“貿易戰”進行到底,將中美貿易戰持續打下去,反正人人都各懷鬼胎:反正他們的家族企業、家族資產早已經富可敵國了,習近平的皇帝當不當得下去關他們鳥兒事?所以,他們支持習近平打下去——萬一習近平慘遭美國KO,那這正是他們求之不得的好事兒,因為當時他們想把習近平趕下台,換上自己的馬仔都流產了,這下可好了:機會來了,簡直就是“天助我也”!……
所以,習近平如果連這點兒利害關係都搞不清白的話,那他就真的是個大棒槌啦。

匿名
2019-05-15 12:24

他的確是需要吃點“七個核桃”補補了●●●

台灣網友
2019-05-15 04:42

從習近平幾次出爾反爾的“悔棋”就可以看出來:他真的是碰到了嚴峻的考驗了,原來這個天朝的“皇帝”也並不是他想象的那麼滋潤、那麼舒服的好當啊!也難怪當年大清順治皇帝年紀輕輕的就堅決要出家當和尚了~~~ 反觀習近平上台以後的“反腐打虎”,其實是一步極具風險的險棋!台灣有一位資深的政治學博士曾經早在習近平還沒有開始“反腐”時,就已經預測到了他會以“反腐打虎”來極權,這步棋雖然冠冕堂皇很容易拿出來唬人,但其實是一條騎虎難下的不歸路,,,, 但如果真能破釜沉舟地將“迫害法輪功”撥亂反正正過來以後——那習近平就真的要當個舒舒服服的終身皇帝了,,,

李梅
2019-05-15 12:17

切,做夢!我倒不說對他要求那麼高,就是稍微遏制一下:不要再在暗處隱蔽地迫害法輪功學員,他都無能為力,而且還叫囂什麼“不忘初心,堅決跟黨走!” 我看惡報臨頭,你又如何來演戲?……

龘龘
2019-05-14 06:21

晚上早點回家,把腳 丫子洗了早點睡覺_____ 看看馬克思會不會託夢點化你: 有啥子好主意可以化解危局沒有?......

皿煮群眾
2019-05-14 22:15

哈哈哈,哥們兒 您太有才了,我感覺你這個“腳丫子”是兩個詞語!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
2019-05-14 06:09

習近平不好搞哇!這個鋼絲不好踩喲……現在美國政府已經徹底覺得中共政府沒有信用,言而無信、翻雲覆雨滴!真正要是強硬起來跟美國川普政府打到底的話—— 其結局是十分凄慘的:一旦真把中國老百姓們拖苦了的話,人民老百姓們一旦感覺活不下去了的話,必將會群起而攻之、千千萬萬的陳勝 吳廣不用你去組織—— 他們主動就會揭竿而起了,反正怎麼都是死路一條;與其被活活悶死,還不如起來砸爛這個讓我們做奴隸多年的吃人政府—— 咱們自己當一回自己的主人!!!…… 所以,這一點才是中共政府極其恐懼的。
另外一點,國際形勢同樣是在逼迫着習近平政府,這樣不自量力地將中美貿易戰打下去的話—— 中共政府自然是不能長時間地耗下去的…… 到時候,內憂外患——趙家,家裡家外團結一心來個連鍋端,那就出大麻煩啰!假如說,美國政府再給予中國民眾尖端武器空投的軍事援助的話:習近平就乖乖在家等着歇菜吧……

匿名
2019-05-13 23:10

習老大屌子沒有特朗普的屌子粗,就老實一點。還花樣搞這麼多?古代早就說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既不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也不知道對方的分量是多少。就在那裡自以為是的開打貿易戰。在中國是誰都怕你。你以為整個地球都是你可以說的算,大家都要繞着你走?真是幽默。你這種特有的幽默會被載入史冊的!

匿名
2019-05-15 12:30

人家“豬頭”、“豬頭”的叫他,看來如此稱呼也確有其中的原因和其中的道理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