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傑以棋諫武則天(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狄仁傑以棋諫武則天(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狄仁傑以棋諫武則天:姑侄之間和母子之間的情分最終戳到她的痛處…續立唐嗣

吳永健
2019-05-15 00:17
武則天兇殘狠辣,不僅擅改大唐國號為“周”,李氏皇族的子孫,不管是自己的兒子、孫子、孫女,還是李氏宗親眾王,幾乎都被她殺光,差點斷了大唐的皇嗣。狄仁傑對於武則天來說,既是她最好的助手,又是她唯一的對手。也正是狄仁傑,最終把武則天的大周又帶回了大唐。這種君臣關係在中國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滷水點豆腐——物降一物”,比喻一個人(或物)總有可以制服他的 人(或物)在。

滷水:鹽滷,熬鹽時剩下 的黑色液體,味苦有毒,加少許可使豆漿凝結成豆腐。

降: 降伏,制服。強中更有強中手, 能人之外有能人!

狄仁傑是武則天稱帝時期的宰相,唐代傑出的政治家之一。他智慧過人,才華出眾,為官剛正,遇事果斷,敢作敢為,且多謀劃,出計為民,建策為國。他一生上承貞觀之治、下啟開元盛世的武則天時代。

然而,武則天兇殘狠辣,不僅擅改大唐國號為“周”,李氏皇族的子孫,不管是自己的兒子、孫子、孫女,還是李氏宗親眾王,幾乎都被她殺光,差點斷了大唐的皇嗣。

狄仁傑對於武則天來說,既是她最好的助手,又是她唯一的對手。也正是狄仁傑,最終把武則天的大周又帶回了大唐。這種君臣關係在中國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下面還是先從網文分享的就狄仁傑的個性特點說起。

狄仁傑(圖片:維基)
狄仁傑(圖片:維基)

狄仁傑

狄仁傑出生於唐太宗貞觀四年(630),這一年,唐太宗的兒子李治兩歲,李治就是後來的唐高宗,他的皇后就是武則天。狄仁傑出生的這一年,武則天已經5歲了。

拒色中狀元

話說當年二十三歲的狄仁傑進京趕考,在旅店遇到一美少婦求歡,幾次三番,拒絕不脫,最終題詩四句,成功拒絕的這麼一件事情,出自《薛剛反唐》的記載:

一日,唐太宗因為一件事情而對李淳風說:“卿既能知未來天意,可曉得今科狀元是誰?”

李淳風道:“陛下暫停一日,臣當魂游天府,便知分曉。”太宗准奏。

是日,李淳風沐浴齋戒,焚香望天祝告,祝畢,遂卧于殿前。直至黃昏,方才醒來,即俯伏奏道:“……若問今科狀元,臣見天榜名姓,乃火犬二人之傑。有彩旗一對,上有詩一首,詩曰:

美色人間至樂春,我淫人婦婦淫人。

若將美色思亡婦,遍體蛆鑽滅色心。

太宗聽了,命李淳風書其姓氏詩句,藏於盒中,加上皇封,置於金匾,候揭榜之日,取出以對。

至發榜日期,首名狀元姓狄,名仁傑,二名楊炯,三名盧照鄰,傳臚王勃。太宗看罷,吃了一驚,心中想道:“我只道李淳風是狂言,誰知連一字也不差,豈非天意!”即召李淳風進殿,問道:“卿說狀元名姓不對,何也?”

李淳風奏道:“臣一時不敢泄露天機,將狄仁傑三字分開,所以說‘火犬二人之傑’,乃是狄仁傑也。

太宗即選狀元狄仁傑進殿,問其有詩之故,命取李淳風寫的詩句,與狄仁傑觀看。仁傑看了大驚,奏道:“此臣于路上旅店之中,有一少婦苦欲私臣,臣被他三番調戲,慾火三發,臣恐累德,唯唯不敢,後遂不能禁止,作此絕欲之詩,才得保全,不損陰鴛。”

太宗大喜道:“此乃朕有福,得此良臣,真真仁厚長者。”回顧高宗道:“我兒有福,當受此仁德之臣。”即欽授為直諫御史。…..

此類事情在古代出現很多,很多時候一個人要想成就一番大事,就得經過一番道德上的考驗,尤其是美人關,這一關要過了,上天才會真正的“降大任於斯人”也。這與正常的美女喜歡才子,有情人終成眷屬,是兩碼事。後者是正當的,前者是不正當的。

品德高尚

狄仁傑一生一身正氣,為官清廉且勇氣十足,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顧全他人利益。

年輕時狄仁傑就顯示出了很高的情商。他很孝順,有一次去并州當官,登上太行山,看到南邊有一朵白雲,於是潸然淚下:“吾親所居,在此雲下。”我的尊親就住在這朵白雲下面啊!於是悲泣,站了許久,一直等雲朵遠去才重新上路。這種大孝子在唐代很受人器重的。

古人認為人生舞台無非是家庭、朝廷,對家庭要講究孝,對朝廷要講究忠,除此之外一切都是浮雲。以後人們教育孩子,就經常講狄仁傑這個故事,叫做“白雲望親”。

不僅對自己的長輩孝順,對別的老人他也孝順,這就是儒家常說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對待別的老人要像對待自己的長輩一樣,那時候也沒“碰瓷”這一說,所以看到別人家的老人倒地還是有人敢扶的。

在并州,狄仁傑有個同事叫鄭崇質,家裡老母多病,鄭崇質又接到命令,要求他出使國外,那時出使國外可不是美差,走一趟短的要數月,長則好幾年。

當時唐朝政府專門有規定,什麼級別的使臣出使國外死了享受什麼級別的撫恤,可見這差事實在不好乾。所以碰到出國這種事,常有人推諉,但是狄仁傑仗義,他對同事說:“太夫人有危疾,而公遠使,豈可貽親萬里之憂!” 你家老母有病,怎麼能讓她對萬里之外的兒子懷有憂愁!

因此狄仁傑提出代替鄭崇質出使,鄭崇質的感動可想而知。而且受到感動的還不止他一個,當時狄仁傑的上司藺仁基正與司馬李孝廉鬧矛盾,聽說此事後主動對李孝廉說:“吾等豈獨無愧耶?” 我們兩個聽說這事難道不羞愧嗎? 於是兩人竟然由此和好了。

狄仁傑到哪裡任職,都能為民做主,走的時候老百姓都感恩戴德,給他建立德政碑甚至生祠。

才能非凡

狄仁傑有優良的氣質和才幹。史書上說狄仁傑“倜儻不羈”,也就是說他是個氣質洒脫的人,從以後的文字中我們能看到,狄仁傑的確是個不墨守成規,很有性格的人。

瀟洒之餘,狄仁傑的性格也很沉穩,從小就這樣。小時候有一天,狄家發生了一起殺人案,一個門人被殺了,縣吏跑來破案,全家人都接受詢問去了,唯獨小小的狄仁傑坐在書房讀書。縣吏見狀很生氣:“小孩子,你為什麼不動彈?”狄仁傑回答:“黃卷之中,聖賢備在,猶不能接對,何暇偶俗吏,而見責耶!”書本之中,我正想和聖賢對話,這還忙不完呢,我哪裡有空跟你們這些俗人說話!擱着一般的小孩子,看熱鬧還來不及呢,哪能坐得住。縣吏相當于警察,警察來質問,他還如此對答如流,一點也不怵,很酷。這就是狄仁傑的性格——有主見,沉穩,同時又執拗。

狄仁傑有很好的教育背景,而且寫得一手好字。《法書要錄》記載說武則天曾當眾誇獎狄仁傑“能書”,字寫得好。

剛出道的時候,狄仁傑也和其他官員一樣,是從基層任職開始的,但是很快就顯示出他非凡的才幹和品質,經常創造些政壇紀錄出來。他還是個低級官員的時候同事就稱讚他說:“狄公之賢,北斗以南,一人而已。”意思是狄仁傑這樣的賢能之士,北斗星以南,就此一人而已。為什麼強調“北斗以南”呢?因為古人認為,紫微星是皇帝的象徵,而北斗七星是諸侯大臣的象徵。《甘石星經》說:“北斗星謂之七政,天之諸侯。”也就是說,狄仁傑的同事們認為他是天下臣子中最賢能的,要知道此時狄仁傑只是個七品官,他的同事們已經把他推舉到這樣一個高度了,不得不說他的同事們眼光獨到。

狄仁傑非常善於斷案。上元二年(675),他被召入長安,當了大理寺丞,不久就創造了一個紀錄,一年斷案17800起。這個數字很驚人的,這意味着一年不休息的話,平均每天要斷案49起。那是審理卷宗,不是看小說,我敢擔保多數讀者看小說的速度都沒這麼快。一年下來,上級來考核政績,宰相看狄仁傑是個新來的,隨便給了個低等級。狄仁傑的上級大理寺卿張文瓘趕緊找宰相說:“這不行啊,你給狄仁傑這個成績不公平。”宰相問:“他很能幹嗎?一年審了多少案子?”張文瓘說:“一萬七千八百。”宰相大驚失色,可見這個數字多驚人。結果他把狄仁傑的成績改為上下等。一個新手能達到上下等,可謂出類拔萃。後來狄仁傑那個神探的美名,就與他在地方和大理寺善於斷案有關係。不過可惜的是,這些案子在史籍中基本都沒有留下細節。

這裡順便要說一句,唐代的司法程序和今天的有類似的地方,一般刑事案件(當然,也包括部分民事案件,我國古代歷來“刑民不分”)都是先交由事發地方政府審理(古時官府就是司法機關),然後上報中央各個司法機關,其中狄仁傑所在的大理寺一般負責審理京師判處“徒”(唐代刑罰分笞、杖、徒、流、死五個等級)以上案件,以及金吾衛查辦的案件,還有就是地方移送的死刑案件。

唐代官場有個好傳統,就是並不諱言官府辦案會有冤假錯案,官員如果能糾正冤假錯案,往往會被當做政績加以宣傳,而不是出於官官相護的目的而加以掩飾。所以您要是翻開《舊唐書》、《新唐書》中很多官員的傳記,都會看到他們“為民申冤”的事迹,其中就包括狄仁傑。

有些案犯因為案件遲遲得不到審理,在環境惡劣的監獄裡輾轉哀號,度日如年,天長日久案件越積越多,被稱為“滯獄”。所以說,狄仁傑以極快的速度審案,本身就是一種德政,他的到來大大提高了大理寺的工作效率,減少了“滯獄”現象,他因此獲得了廣泛的讚譽。

膽量過人,原則性和靈活性相結合

前面說過,狄仁傑從小性格執拗,一生堅持原則不動搖。這是他成功的要素之一。

他引起皇帝關注的第一件事情就和他的性格有關。有兩位將軍,一個叫權善才,一個叫范懷義,誤砍了昭陵的柏樹,高宗知道後勃然大怒。你到人家老爸墳頭上砍樹,人家能不憤怒嗎?何況還是皇上的老爸。高宗下令,一定要嚴辦這兩個人。案件交給狄仁傑,狄仁傑按照律法條文一審,認為應該免官。

高宗一聽就炸了:“權善才砍昭陵的樹,是使我陷于不孝的境地,必須殺頭。”狄仁傑據理力爭,保住了他們,那話說得有藝術,他先給皇上戴高帽:“人都說勸諫皇帝難,我看要是碰到桀紂那樣的昏君就難,碰到堯舜那樣的明君就不難,我今兒覺得跟您說這事應該不難。”

好,給皇帝把套設下了——您不想當昏君,所以您肯定聽我的,對吧?然後繼續給皇帝找差距:“您看人家漢文帝,有人偷了高祖廟的玉環,文帝一定要把這人滿門抄斬,執法大臣堅持按律法只能處死盜賊本人,最後文帝不也答應了?”

“您再看人家曹丕當年,一個大臣勸諫他不要向河南移民,曹丕不聽,這個大臣上去一把抓住曹丕的衣襟,曹丕最後還是答應了。今兒這事我要是勸不動您,我都羞見前人了。”

然後再曉以利害:“您今天為了一棵樹殺兩位將軍,千年以後人們怎麼評價您?我今天堅持原則,是為了不讓您以後被人戳脊梁骨啊!”我全是為您好啊。高宗讓他搞得說不出話來,最後乾脆耍個賴:“我就是想殺這倆人,你今天給我來個法外施刑如何?”

狄仁傑一聽,冷笑一聲說:“律法是您制定出來的,就要遵守,哪能隨便改變,朝令夕改,那天下豈不是要大亂?您非要法外施刑,行!那乾脆就從今天開始好了。”氣氛越來越緊張,皇帝氣得不得了,大臣們嚇得不敢說話,把皇上氣出個好歹你狄仁傑負得起責嗎?

狄仁傑上司張文瓘手裡拿着笏板,使勁朝着狄仁傑揮動,那意思是:行了,別說了,下去吧。狄仁傑還是不管,硬頂。最後還是唐高宗讓步了,他說:“卿能守法,朕有法官。”你能如此堅持原則,我有好法官了,於是命令史官把這事編入史書。然後授予狄仁傑侍御史的官銜。唐高宗這人真是不錯,性格是軟了點,但是氣度還是有的。

這件事使得狄仁傑第一次走進了武則天的視野。當時唐高宗高血壓日趨嚴重,病重時連眼睛都暫時失明了。唐朝皇室的高血壓是個家族病,很多皇帝都有這個病,除了高宗外還有高祖、太宗、順宗、穆宗、文宗、宣宗等。高宗病了,武則天開始幫助處理一些政務,這人絕頂聰明能幹,處理得很得當,高宗對她很放心,由此開始將一些決策交給她去做。《資治通鑒》說武則天這時候“權與人主侔矣”,意思是權力和皇帝一樣大。那麼狄仁傑的舉動,武則天自然是看在眼裡。若干年後在任命狄仁傑為宰相的詔書里,武則天是這麼說的:“雅達政方,早膺朝寄”,意思是狄仁傑很能幹,早就擔當朝廷重任了,可見她很早就開始注意狄仁傑了。

權善才事件後,狄仁傑再去奏事,唐高宗一見他就趕緊答應,還跟他說:“卿得權善才便也。”意思是你知道我為什麼答應你的奏請嗎?因為權善才那件事我服了你了。換句話說,狄仁傑在皇帝那裡都有氣場了,一過去皇帝就被他的氣場拿住了。

狄仁傑在倔犟之餘,也是很懂得靈活變通的,並不教條。比如說,當時有個現象——“儒門不願持憲”,就是有一些儒生不願意當執法官,有殺氣嘛。但是狄仁傑做過大理寺丞、御史等法官,不論在地方還是在中央,都很善於斷案。他就不受那個教條的束縛,假如你懷有仁愛之心,不去做實際的工作,怎麼能救民於水火?狄仁傑一生什麼事沒遇到過啊,但是他在堅持原則的同時,能很好地保護自己,使得自己的政治理想能最終實現。狄仁傑的一生,以匡複李唐社稷為己任,當時有這種念頭的人還有不少,為什麼大家認為他最成功?那就是他這種性格和行事方式決定的,狄仁傑把原則性和靈活性把握得恰到好處。明代思想家李贄曾經這麼評價狄仁傑:“悟于黃帝、老子之旨,同塵合污,與世委蛇。對主褫裘,當朝縱博,非但全唐,亦以完軀,其事偉矣。”李贄的意思是狄仁傑的最高理想是恢復大唐,所以他就必須有點手段,不能事事剛硬,因此狄仁傑最後做到了既恢復大唐,又保全了自己,很偉大。

我們可以用一個字總結狄仁傑的一生——水。老子說:“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柔弱勝剛強啊。水表面看起來很柔弱,但是很有原則性,流向很堅定,遇到艱難險阻,水可以推倒它,也可以繞過它,也可以持之以恆水滴石穿,最後勝利的一定是水。狄仁傑就是這樣戰勝了許多敵人。具體的事例後面會講到。

狄仁傑一生遇事除了會拿捏事情的“度”以外,更明白做人應該堅持底線不放鬆。武則天時期大行酷吏政治,狄仁傑也沒能倖免,被投入監牢,酷吏威逼他,讓他承認謀反,說這樣可以免死。狄仁傑被迫違心承認了,只有保住命才能有機會翻盤。可是酷吏們見他服軟了,又讓他當“污點證人”,誣告另一個大臣,這下子觸動了狄仁傑的為人底線:自污可以,你讓我誣告他人,辦不到!於是狄仁傑選擇了自殺,以頭撞柱,血流滿面。人倒沒死,但酷吏們都嚇住了,再也不敢難為他。

出身恰逢其時

狄仁傑什麼出身?科舉上來的非貴族家庭子弟。時代需要這種人。說到這一項,就不能不說說當時的歷史大背景了。

狄仁傑所處的唐前期,正是一個新舊交替的時代。前面的魏晉南北朝,貴族勢力很強大,在這些貴族的眼睛裡,家族比國家更重要,他們當官靠的是家族的勢力,只要家族勢力在,即便改朝換代也不耽誤他們的榮華富貴。忠意味着國家利益,孝意味着家族利益,孰輕孰重,那可不一定。而且那時的王朝建國往往依賴這些大貴族,延續統治也需要他們的幫助,所以在忠這方面不敢提出太嚴格的要求。

三國時有這麼個故事,曹丕有一次宴請群臣,提出一個問題讓大家討論:“君父各有篤疾,有葯一丸,可救一人,當救君邪,父邪?”你的君主和父親都得病快死了,這時有一顆葯,誰吃了誰能活,該給君主吃?還是該給父親吃?大家議論紛紛,有說給君主的,有說給父親的,有個叫邴原的重臣一直不吭聲,結果曹丕特地問他的意見,邴原當時聲色俱厲,大聲回答:“給父親!”曹丕也不敢難為他。邴原出身不是貴族,但是他為當時貴族所推崇,代表着他們的思想。由此可見,貴族對於忠君,起碼可以說不是放在絕對第一位的。

隋唐時代,情況有變化了,尤其是武則天時期,變化更大,武則天是在普通官僚支持下,打倒貴族集團登上皇后位的。當時反對她當皇后的主要是關隴貴族集團,支持武則天的多半是一些出身非貴族或者沒落貴族家庭的普通中低級官員,結果這些人勝利了。自此以後,東漢後期以來持續數百年的貴族政治宣告瓦解,普通家庭出身的官員佔據了主流。這些人沒有顯赫的出身,沒有大家族可以依靠。

狄仁傑此時當官,可謂恰逢其時。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狄家屬於普通地主,非貴族,狄仁傑先祖據說是孔子七十二弟子中的狄黑,是否可信尚不清楚。狄家世代居于甘肅,在地方上還算有影響力,但是到了十六國時期,家族衰落了,狄仁傑先祖把家族遷到了太原,所以狄家說自己是太原人。

狄仁傑的父親知遜擔任過夔州長史,但是政績似乎並不顯赫,狄仁傑出道的時候他父親已經退休了。狄仁傑的母親這一系是什麼出身不太清楚,史籍記載狄仁傑母親的堂妹姓盧,那麼狄母應該也是盧姓。當時天下顯赫的氏族是博陵崔氏、清河崔氏、隴西李氏、趙郡李氏、滎陽鄭氏、范陽盧氏、太原王氏,號稱“五姓七家”。還有就是打天下時期有功的關隴集團軍功貴族。狄家不是大族,假如他的母親是范陽盧氏,狄仁傑列傳里一定會有記載,因為按照古人習慣做法,對“五姓七家”這樣的顯赫出身定會濃墨重彩大書一筆。可是沒有,可見其母系也非貴族。

但是壞事變好事,雖然貴族風光無限,怎奈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武則天時期,普通家庭出身的官員,尤其是科舉上來的更受重視。武則天一生討厭貴族,武家是小姓,因此武則天受到了貴族很多的阻撓和鄙視。

當年要立她為後,站出來反對她的是關隴貴族集團的幾個主要代表,領頭的是高宗皇帝的舅舅長孫無忌以及褚遂良、于志寧等。當時高宗召集宰相們開會,要商討廢王皇后、立武則天為後,長孫無忌等激烈反對。他們此時當然不可能看出武則天想當女皇,反對的主要原因就是王皇后家族地位高(她正是“五姓七家”中的太原王氏)而武則天家族地位低。褚遂良當時就說:“皇后名家,先帝為陛下所娶。先帝臨崩,執陛下手謂臣曰:‘朕佳兒佳婦,今以付卿。’此陛下所聞,言猶在耳。皇后未聞有過,豈可輕廢!臣不敢曲從陛下,上違先帝之命!”王皇后家族地位高,怎可輕易廢棄,更何況太宗皇帝去世前把你們小夫妻交託在我們手裡了,所以堅決不行!武則天由此也種下了對貴族的仇恨種子。當權之後她採取了很多措施來打擊報復,比如消滅長孫無忌集團,修訂《姓氏錄》等。她在潛意識裡器重狄仁傑這樣的人,因此他可謂生逢其時。

武則天(圖片:維基)
武則天(圖片:維基)

武則天

武則天(武曌) (624年2月17日-705年12月16日),籍貫并州文水(今山西文水東),生於利州(今四川省廣元市)。

武氏本名無記載,為唐開國勛舊武士彟次女,母親楊氏為隋朝宗室楊達之女,是武士彟繼室,不見禮于正室諸子。

她十四歲時(貞觀十一年)因貌美而入後宮為唐太宗的才人,唐太宗賜號武媚。高宗時為昭儀,後封為皇后(655年-683年)。一時尊號為天后,與唐高宗天皇李治並稱“二聖”。由於唐高宗患風眩病,無力聽政,660年11月開始臨朝,史載“自此內輔國政數十年,威勢與帝無異”。

弘道元年(公元683年)十二月,高宗病故,武則天把準備繼位的太子李顯貶出京城,讓兒子李旦當傀儡皇帝,自己以太后身份,臨朝稱制,攬權掌政。這時候,狄仁傑出任寧州(今甘肅寧縣)刺史。寧州是少數民族與漢族雜居的地區,民族關係複雜,狄採取一視同仁的政策,深得各族人民擁護,稱他為狄使君,為其樹立了德政碑,狄因政績顯著開始受到武則天的注意。

狄仁傑一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一切行為都以大局為重。有一次武則天曾經在他面前回憶往事,說:“以前曾有人誣告過你,你想知道他的名字嗎?”狄仁傑的回答是:“他告我,我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無礙大局。您告訴我他的姓名,則不利於同僚相處。請求您還是別說了。”武則天聽了後大為感嘆。

正因為一身正氣,所以歷代對狄仁傑評價極高。

而武則天當了女皇,也充分暴露了她好色的本性,先後寵幸馮小寶(後賜名薛懷義)、張昌宗、張易之兄弟等人。

還將自己的後宮制度化,設立了“控鶴監”機構,豢養了一些美儀容的男人,輕薄自賤的文人,陪女皇說笑玩樂。

皇帝好色,必然荒政,所以很多大臣都很憂慮,但是沒人敢勸。朝廷中,惟有宰相狄仁傑敢于狼嘴奪食,虎口拔牙,奉勸女皇戒色。

武則天終日泡在美男堆兒里,七十多歲的人了,有時候還通宵宴飲。大臣們擔心她的身體會吃不消,可沒人敢出面勸諫,只能私下干著急,狄仁傑當仁不讓出面制止,在他的干涉下,女皇下詔撤銷了控鶴監。

得知女皇名義上取消控鶴監,私下裡仍然保持與男寵的交往。狄仁傑直言:“臣請求撤銷控鶴監,不是要虛名,而是要看實際效果,陛下雖然表面上撤銷了控鶴監,可是如今,二張還在左右。”

武則天避實就虛,為自己辯解:“此事你不宜過問,朕寵幸二張,實際上是為了保養身體。以前朕服侍先帝,生育過繁,氣血枯竭。

而今疾病纏身,雖然吃了一些參茸之類的補品,可是效果不大,御醫沈南繆說過‘血氣之衰,非藥石所能為力,只有採取元陽,以培根本,才能陰陽合而血氣充足’

朕本以為此言虛妄,可事實證明,現在氣血漸旺,精力充沛,不騙你,朕最近長出的新牙就可以證明啊!”

狄仁傑不依不饒地說:“保養身體固然重要,但是陛下肆意縱慾必將貽害無窮,希望陛下不要再增加男寵了!”

武則天此刻像個做錯了事般說:“你的話句句良言,朕會從此收斂的!”

雖然武則天一生欣賞、尊重狄仁傑,狄仁傑也全心全意輔佐她,但是狄仁傑說到底是一個正統的儒家,他的心其實還在大唐那一面。武則天知道這一點,但是她也無可奈何。

武則天到了晚年,想立侄兒武三思為皇太子。一天,武則天詢問宰相們關於此事的意見,因事關重大,朝中大臣都不敢回答,只有狄仁傑直言進諫:

“臣觀天人未厭唐德。比如,匈奴人侵犯邊境,陛下派梁王武三思招募勇士,一個多月,也招不了一千人。廬陵王(李哲)去招募,不過幾天,就動員了五萬壯士。所以今日繼承大統,非廬陵王不可。”

武則天聽後大怒,但立皇儲的事情就因此擱置了。

《唐國史補》記載武則天夢見與大羅天女打雙陸。局中只要有子,旋即被打將,不得其位,頻頻輸給天女。

武則天對臣子說:“我最近老是做夢,夢裡下雙陸棋,怎麼也下不贏,這是怎麼回事?”

當時,狄仁傑和王方慶(武則天年間宰相)都在場,二人同時說:“雙陸不贏,是因為無子(沒有棋子)。這不是上天在警戒陛下嗎!?”

雙陸,又作雙六,指一種雙方各六枚的棋戲,又稱“六甲”,是漢字文化圈一種傳統二人桌上遊戲,由一個棋盤與相同數量的黑白(或任何兩種不同顏色)棋子(稱為“馬”)組成,棋子有各十二、十四、十五顆不等。

雙陸的起源,學界爭論不一。有一種說法,是由三國時期的曹植所創,最初流行於曹魏,于隋唐時達到高峰。圖為清 任熊《姚大梅詩意圖冊.雙陸圖》局部。(圖片:維基)
雙陸的起源,學界爭論不一。有一種說法,是由三國時期的曹植所創,最初流行於曹魏,于隋唐時達到高峰。圖為清 任熊《姚大梅詩意圖冊.雙陸圖》局部。(圖片:維基)

雙陸棋在唐代、五代、遼代、金代、元代曾風靡一時。

狄、王二人就以母子天性為切入點,勸諫武則天,將大唐皇統還給李氏宗親,還給唐太宗的子孫。

狄、王二人認為,姑侄之間和母子之間的情分,當然母子的情分更親近、更長久。如果立廬陵王,那日後武則天死後,作為李家的媳婦,她還可以享有李家宗廟的祭祀。如果立武三思,武氏的宗廟中,只能祭祀武氏宗族的人。一個已經出嫁的姑母,已經是嫁給李家的外人,怎麼還能享有武氏的宗廟祭祀呢?

二人的話提醒了武則天。武則天遂派徐彥伯到房州迎接廬陵王李哲。廬陵王抵達京師後,武氏將他藏在大帳中,又召見狄仁傑,談起李哲的事。狄仁傑還是慷慨陳辭,甚至說到動情的地方,聲淚涕下,淚流滿面。

於是,武則天把李哲叫出來,對狄仁傑說:“我把太子還給你。”狄仁傑一見廬陵王,頓時哭着拜賀新太子。狄仁傑又說:“太子都回來了,但是人們還不知道。人言紛紛,怎麼讓人信服?”

武則天復為李哲舉行正式儀式,迎接皇太子歸來。這個消息令臣民都感動不已。

武則天信重狄仁傑,常謂之“國老”而不呼其名。狄仁傑好諍諫,武則天每屈意從之。狄仁傑死後,武則天泣曰:“朝堂空矣!”常嘆:“天奪吾國老何太早邪!”

有趣的是,武則天晚年,謀劃李唐復國的人不止狄仁傑一個,但是後代人評價這段歷史,都將首功歸於他。這首先當然是因為發動政變的人多數是他推薦當大官的,其次就是因為他光明磊落,包括李唐復國這件事。可以說,狄仁傑一生對唐朝很忠,也是對國家的忠。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5-18 13:42

再造的人類不被新穹所寵 深因不外其此耶?!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