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川普對中國貿易戰贏得了民主黨的跨黨派支持,圖為2019年川普國情咨文時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對川普鼓掌。AP圖片
目前,川普對中國貿易戰贏得了民主黨的跨黨派支持,圖為2019年川普國情咨文時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對川普鼓掌。AP圖片

川普顧問:為什麼自由貿易主義者必須支持川普貿易戰

鄭清源
2019-05-15 08:00
斯蒂芬∙摩爾認為,美中貿易戰是一場自由貿易的保衛戰:“如果川普獲勝,自由和公平貿易的未來會得到更好的提升。如果中國迫使美國退縮,自由貿易將遭受致命打擊,對於自由貿易主義者和全球繁榮來說,這將是一個非常壞的消息。”

日前,川普的經濟顧問斯蒂芬∙摩爾在美國國會山The Hill網站發表文章,稱自由貿易主義者們應該認識到中共的重商主義威脅,支持川普打贏這場美國人一生中的“史詩一般”的戰爭。

斯蒂芬∙摩爾是唐納德川普競選活動的經濟顧問。他與亞瑟·拉弗的最新著作是《川普經濟學:美國第一個重振經濟的計劃。》

我是一個自由貿易主義者,我討厭關稅—-這是消費稅—-但如果有適當的時間徵收懲罰性關稅,那就是現在,它是針對中國的。川普總統站在天使一邊,這是永久性停止中國(共)濫用貿易行為的正確時刻。

讓我們從基本事實開始:當川普進入白宮時,我們對中國徵收的平均關稅約為4%。中國對我們的關稅約為10%,即使包括川普在2018年首次對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徵收10%的關稅,我們的關稅仍然低於他們的關稅。因此,考慮到北京在中國的非關稅壁壘會使在那裡開展業務的成本過高,所以競爭環境並不平坦,特別是對我們不利。我們有一個開放的市場,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競爭,後者的大門則對美國緊閉。

教條的自由貿易主義者應該明白,這種現狀在經濟和政治上是站不住腳的。貿易不可能是一條單行道,必須互利、對等。這意味着要立即改革中國的重商主義經濟行為—-關稅,其他貿易壁壘,盜竊知識產權以及對美國的網絡間諜活動。我們不是在和一個友好的超級大國打交道,而是一個已經成為現實的威脅、對我們越來越敵對的超級大國過招。

川普的戰略是通過關稅和強大的武器來打擊北京脆弱的經濟,使美國公司和產品更容易進入中國市場。川普對中國習主席提出的要求,沒有一條是不合理的。自由貿易主義者應該認識到,如果川普的關稅有效—-誠然,這是一場危險的遊戲—- 我們將在某一天結束時進行更自由的貿易。

當然,這裡面臨的風險是加劇的貿易戰可能使得每個人都變得貧窮,但這是一場值得一試的賭博。川普正在利用美國相對於中國的戰略優勢。中國是一個以出口為基礎的經濟體,幾乎不受限制地進入美國數以萬億美元計的消費市場。由於未能真誠地進行談判,他們面臨著的,將不僅是超過半萬億美元年銷售額、經濟和股市崩盤的風險。

即使人們在普遍抱怨這些關稅的成本將由美國消費者承擔,但這可能被誇大了。上一輪10%的關稅對進口價格的影響微乎其微,這表明中國公司從他們的利潤中吸收了關稅,而不是提高沃爾瑪銷售商品的價格。中國人自己吞下了大部分費用。

川普選擇這場對抗的時機,真是太精明了。美國經濟和股票市場一樣高漲,因此我們處于良好的狀態。與此同時,北京錯誤地計算了川普的要求。他們低估了川普在這個問題上的決心。我了解川普:他不會退縮,而中國(報復)只是挖了一個更深的坑往外爬。

中國也錯誤估計了美國人民的決心以及我們對中國(共)的反感。我觀察到在這一點上,令人耳目一新的愛國主義的集會。參議員查爾斯∙舒默(民主黨紐約參議員DN.Y.)支持川普關於中國的推文(!),這表明美國人對中國在經濟和軍事上的不端行為感到沮喪。其他幾位民主黨人,包括參議員謝羅德∙布朗(俄亥俄州參議員D-Ohio),也支持關稅。我們有一個罕見的兩黨共識:美國必須迎戰中國。

自由貿易主義者應該做些什麼—-如果他們想要具有建設性—-幫助川普通過美- 墨- 加貿易協定,這將進一步孤立中國並促進國際貿易。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D-Calif)應該履行她的愛國義務,將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帶入21世紀。至少她應該允許在眾議院進行投票。

這場美中貿易爭端可能成為我們一生史詩般的經濟戰爭的第一場小衝突。如果川普獲勝,自由和公平貿易的未來會得到更好的提升。如果中國迫使美國退縮,自由貿易將遭受致命打擊,對於自由貿易主義者和全球繁榮來說,這將是一個非常壞的消息。這就是川普必須贏得勝利的原因。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