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縱橫】出爾反爾是中共制勝的法寶

石濤
2019-05-15 11:18

今天是5月15號星期三,在5月初的時候我跟大家解釋過,我說5月份估計比較忙,跑來跑去出門比較多。有的時候時間上我們能夠轉過來,有的時候時間上實在是轉不過來。其實當時是在5月2號、3號,大概那個時間,當時正好是進行第10次中美貿易談判,他是4月30號到5月1號。我節目中還說了我也說也邪了門了,咱凈說7的定數、9的定數,人家談到第10回了,這個事不太一樣了。我說我也有點說不好了,但是呢,我們原來講的是從7向9個過渡,講了多少遍,有的朋友也提到說,濤哥,那東西你說太多了,耳朵都長繭子了。

其實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有些人聽起來長繭子,其實有些東西沒聽明白。就像我們講《封神演義》似的,很多話是重複的在講,很多故事也重複在講。其實重複講的一個根本原因,其實每次講的時候,第二次第三次跟前一次都不一樣,中間總會有點差距。

每一個人不會把自己的昨天定格到今天,而真正能夠修行,真正懂得修行,會修的人,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修行的人總會有一天結束,對吧?那到那一天結束了,如果一切都是有定數的話,但你進了師父的門,結束的那天,師父早給你定好了,一定是這種定數。真正修行的人有7的定數,咱們看到了,對吧?真正修行的人,師父能給你帶出這定數去。帶出這定數去,就是佛家裡說的圓滿,我以為的,對吧?

你不受時間的控制,才叫長生不老。道家裡說能夠長生不老,對吧?駕鶴西去。駕鶴西去,長生不老的話,他不就突破了時間嗎?而天地人是在時間之下,你都突破了時間,你想想吧你師父,師父根本不在其中,對不對?一個人一定是每天要改變的。每天沒改變,他改變不了。就像那個姜子牙似的,呆了40年,被元始天尊叫過去問,你這40年幹嘛了?告訴師父掃地做飯,姜子牙是這麼說的。

你看《西遊記》,《西遊記》裡面的孫悟空到了菩提老祖那兒,他好像呆了7年在裡頭,他在菩提老祖那兒呆了7年,菩提老祖問題這7年你幹嘛呢?打水,做飯,掃地,打水,做飯,掃地,孫悟空也是這麼說的。誰能理解打水做飯掃地是修煉?現在人想就是筒子河練把式,對吧?那是半夜子時出門到那兒去了,練功夫去了。有時候媳婦不高興的時候說深更半夜你出去幹嘛去了?那時候天壇、地壇都關門,只有筒子河那一帶不關門,主要是故宮後邊兒景山那兒。所以深更半夜有人練功夫的,咱原來見過,還有去也是練一些靜功,他坐在那兒不動,我說的意思是什麼?真正他修行的人,他要每天有所改變,對任何一個問題,他如果固定了,這個人就完了,沒錯吧?

所以在科學道理中有一些金科玉律,有一些所謂的原理或者有一些道理,他給你定死了。偉大的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還在興華門那兒貼着,對不對?他找死的那塊臘肉就放在那,他還貼着呢。你不是把活人都給糟蹋了嗎?對不對?現在出來倆思想那兒貼着一思想,現在出來習大大也叫思想,那不是你把人都毀了嗎?每一個中國人都看得到到底誰是思想啊?有人說不對,現在都是習思想。那毛思想在這貼着要萬歲啊,我拿鎚子鑿了它去,你肯定抓了我,對不對?你不就變成了混球了嗎?

共產黨的東西根本禁不起推敲的,其實談不上推敲不推敲。就是我剛才說的,那頭叫思想萬歲,這頭都得聽你的。那頭一個死的,這頭一個活的。你糟蹋我們,但今天中國人就願意被糟蹋,為什麼被糟蹋?利益。所以利益的東西就是死的,還抓手裡頭,對不對?但是生命的東西他自然就是活的。在現實環境中當你懂得這樣道理的時候,一切都在變化中,其實一切都在定數中。在變化,是我們這一面看到的東西。在定數,是命中注定走這條路。

那為什麼有些人修不成?有些是命里註定的,還有些人玩不轉,你也可以說他命里註定的,你也可以說他活該,自找的。趙公明,他就一步之遙,半步之遙就修成了,加上他三個妹妹,完全所有道理都懂。就那一瞬間,他咽不下這口氣,沒人去請他,他自己從峨眉山出來。他說我看不過眼,我打抱不平。看不過眼打抱不平,在人中是不是豪傑?在修行中的人,就是活該,你就死定了,這話就不好聽了。但是即使他死了,他都成為了人中的武財神,你得供着他。死完之後,既提醒着人,又玩弄着人。提醒着人,他沒修成,成了武財神。

玩弄着人,人給他燒香磕頭,財神呀,你得幫我們家發財。你看,全毀裡頭了。他毀錢裡頭了,所有的人也毀錢裡頭了。你說對不對?他毀在落寶金錢裡頭,他毀在錢里了。今天的人去跪着求他去拜錢,不就把人都毀裡頭了嗎?你看,《封神演義》沒有這麼講的。在利益中拜財神,你得到了。在生命中拜財神,你死去了。趙公明,沒錯吧?這是咱話趕話說到這兒,我前頭講了一年多《封神演義》,可沒說這句話,我也沒看到,這就是生命的道理。

我想說的意思就是在現實環境中,在這樣的更替過程中,有時候到了時間,沒跟你說嘛,4月30號他開會到5月1號,這第10次的會議本身,習近平跟劉鶴翻車了。一翻車就把9的定數給定在那兒了,9的定數出現全新的概念。他要不翻車他就延續下去了,現在真相披露了,他就在第10次會議上翻車了,他把所有的前面9次談判全給推翻了。汽車拐彎了,不在這條線上了,你看這不就成了一段了,對不對?他不是汽車拐彎了,他走到這,汽車掉頭了。這一掉頭,川普不幹了,一把鎚子來了,小樣,急了。所以我沒說錯,確實到9上完了。

到9上一完,中間出現了經歷的過程,這就出在5月份。我跟大家說我說5月份事兒多,出什麼事兒,不知道。5月份事多,我自己也忙,我們節目前後時間上你可能會看到稍微有點或提前或者怎麼樣,那好歹我們不是做這一檔節目,其他我能夠隨身做的,那能夠跟上時間。

但是我們節目的內容很簡單,我們節目內容是跟大家分享在生命角度上看問題,所以他永遠不會落後的,會聽的人永遠不會落後。就像我剛才說的趙公明,人們只要在他面前一跪下求財,你就完了。因為趙公明是因為被落寶金錢打下來的,所以錢是假神,在與神同行裡頭就說錢是假神。但今天的人都去求錢,趙公明他們家店裡頭香火賊旺,意味着什麼?慾火焚身啊,紅塵滾滾,慾火焚身。男女都如此,老少都如此。

網上有篇文章這麼說的,我們分享的這個內容呢,他有一個前後的時間,那大家看我這期節目的時候肯定可以看到,就是說在整個環境中出現了巨變。因為事情的發生是上個周末,上個周末發生之後呢,川普在星期五上午的時候,因為是上個星期五的5月10號的00:01,加稅,2000億產品從10%增加到25%。而這部分就是習近平最懼怕的,所以習近平當時在阿根廷12月1號,委曲求全,雙方談判的人馬各派了9個人,很有趣。我跟你說,所以他會死在這,整個中共會崩潰在這個環境中。

他雙方各派9個人,原來是派7個,後來加了2個,你查當時的節目,你怎麼看?原來是7個,後來加了2個,他不是6個,也不是8個,他也不是10個,他就在7和9中。那如果在7中,他是完結的,那在貿易戰上他就完結了,後面沒續上。那從7改成9,那也就是說全新的一切在這個過程中將出現。而他在現實談判中也確實走了7跟9之間有過渡。90天走到7次會議的時候是90天的延長期結束,然後又給了2次,2個月給了2次,到了9。

很有趣,你怎麼解釋吧?他談判的時候那麼談的,結果這邊談判的時候,人數就這麼變,這邊也跟着變,到9就完了。我們現在看到的到9就完了。他在12月1號談判的時候,就是為了阻止這2000億,阻止關稅,阻止關稅戰。結果到了5月9號那天剛一過去,5月10號一開頭,這事不好說,他劉鶴本來應該是5月8號來,他裡頭草包子了,結果5月9號來。

5月9號下午5:00多才露面,你不是糊弄人嗎?你談什麼呀?下午5:00露面進去辦公室,6:20就出來了,扭臉7:15進去吃飯去了,吃飯一半劉鶴自己半截走了。實際吃飯的時候肯定說崩了,吃飯半截劉鶴走了,美國貿易代表跟財長沒送。送人那是地主之宜呀,沒送。那哥倆,後來收拾收拾包自個兒坐車走了,那都有錄像就在這放着呢。

到了10號上午他又去了,大概9:30,11:30出來,倆小時。就他進去的時候,川普一通罵,在推特上。跟中共國談,我已經煩了,煩透了我了,沒意思了,就這麼著吧,對不對?本來他答應要買我們農產品,這是川普說的,本來他要買我們農產品,那現在反正他也不買了,我們自個兒買,美國政府買。美國政府去買美國農場主的東西,我們要收他1000億的稅,我拿出160億,我給我們的農民把所有的糧食我都給買了,買完之後我上全世界我去送,很多人吃不着飯咱送給他,推文就這麼寫的。

那不就是罵你習近平呢嗎?對吧?你爺們不是爺們,說話不算數,你是12月1號你玩我。等到下午的時候劉鶴在上飛機之前,大概下午4:00多,川普又說了,還行,談得也還OK啦,我們談判肯定不會終止的,我們會繼續談的,至於關稅,再說吧。也可能取消,也可能不取消。這叫什麼話,轉了一圈,就等於是習近平折騰一番,就自個兒把自個兒被征的關稅給漲上去了。自己弄死自己,非常有趣。

結果等劉鶴星期五一上飛機,下午7:00,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出公告,接到美國總統的命令,要求對剩餘的中國進口美國的所有產品加征關稅。他要進行公眾諮詢,他的司法程序是這樣的,兩個星期的公眾諮詢。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開始啟動對所有中國進口產品加征關稅的程序。

不光那25加上去了,剩下這3000多億也加上了。原來一直說是3250億, 那後來他具體在加征的時候,美國貿易代表算的賬大概3000億,他說大概有3000億。所以故事就這麼發生了,發生到現在了。這是前提對應的,美國貿易代表星期五發表聲明,美國正準備對尚未加征關稅的3000億產品,3000億美元那。3000億美元,你現在算乘以6.8,2萬億人民幣。2萬億人民幣的話,你說養活多少人?2萬億,一個家庭一年掙2萬塊錢吃飯的。

通常算,我們就這麼簡單算,那如果一個人一年他的收入2萬塊錢的話,這很簡單,你要一個月收入一千七八到2000塊錢吧,那你一年下來24,000塊錢,沒錯吧?那它涉及到2萬億,將涉及到中國將近8000萬人一年的吃飯,涉及到中國8000萬人一年的飯錢,衣食住行正常的。

不知道習近平扛得住扛不住?美國跟中國進行了第11輪貿易談判,根本不是第11輪談判,他沒談,他是劉鶴過來去解釋說我們家老大為什麼翻車了?為什麼把那個協議商量好的法律條文都改了?他去解釋。那後來細節推出來的,他不是解釋,他堅持他的要求。

就是說不要訂在法律上,我們改成行政命令,非常雞賊。川普對中共的關稅戰是行政命令,他就像鸚鵡學舌一樣,什麼都不懂的背景之下,在操縱着今天全世界的浪潮,今天全世界落到這份兒上。所以根本不是11輪會談,根本沒談貿易問題,但他又不能說不是。在沒有達成協議的情況下結束了。然後呢,在談判數小時之前上調關稅,這無所謂了。

萊特希澤,美國貿易代表,今天早些時候總統命令,將2000億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同時調到25, 還命令我們啟動對基本上所有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加征關稅的程序,大概價值3000億,更多細節將在星期一公布,貿易代表辦公室必須徵詢公眾意見才能加以實施新關稅,這是整個事情的概念。

那中國說採取反制措施,這是星期五的北京時間中午12:03,但任何反制措施都沒有太多,我沒有看到任何反制措施,而其實他沒東西了,他已經完全無牌可打了。你加吧,你把美國產品全加征關稅,對吧?美國進口的芯片,你加征50%,那沒問題啊,你問問你家華為這活能幹嗎?你們家的小米,你們家得小米餵雞都不吃了。為什麼?被雨澆了。你現在問題是這問題嘍,他大概合成大概1100億。

最後一輪談判結束,川普發推文說坦誠跟富有建設性,什麼時候還叫坦誠和富有建設性?你來了,人家問你說,你兒媳婦大肚子裝孫子,你怎麼裝的?那劉鶴就說,我跟你說我們當時怎麼裝的孫子。這不就坦誠了嗎?你得聽明白嘍,光用形容詞。人家沒說我問的問題,人家只說你很坦誠,你告訴我當時怎麼淘氣了,他就是這個結果了。

如果不是這個結果的話,你前腳走,為什麼人家把稅都加上去了,是吧?早跟大家解釋過,你不要怕騙子,不要怕被騙。騙子是他生命的真實,當他一旦騙你之後,他騙你一次,不論他騙你多少錢都是有數的,但是他在你的心目中失去了他的生命以後的永遠,無論他是活1天,還是活成1000年,他是騙子.這就是很多大陸人搞不懂的這一點。有一次有個朋友外頭車被人碰了,後來朋友打電話說濤哥幫忙。

去了以後,對方挺橫,中東人,中國人被人欺負。對方說你得相信我,我這有個車行,如何如何如何,說了一通。後來我問他,你開車行的?對呀。我問來的客人相信你嗎?你信他嗎?你只信他兜里的錢。開店的沒有好人,在中國人的傳統的文化中。車船店腳牙,無罪都該殺。你的行業,你乾的這手活,你就是這個。你現在說讓我信你,你就是騙子。

我說你可別介意啊,我通通都這麼講,你這麼說很正常,因為你把人撞了你就少花錢唄,所以少花錢你就很真誠唄,真誠就是騙子唄。給他說樂了。所以我說你不要跟我說我信你的,你也不信我的,我也不信你的,出了事兒,命該如此。

把這事兒了了,給人解決問題,掏錢把車修了,完了,我也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該幹啥幹啥去。有時候老外很有趣,你這到痛快,對不對?所以你別跟我說你要信我的,不可能。誰說這話誰是騙子。那共產黨不是,所以我說騙子是真實的,他把這東西當行業,他把這東西當成中國人生活生存的方式,所以把這個民族毀了,中國人的民族毀了。

那這東西為什麼川普這麼說?類似的,坦誠。坦誠你當初怎麼淘氣。具有建設性,那當然具有建設性了,就是你提出這個說法,對不對?你有建設性,你提出說法,我接不接單可是另外一回事兒。坦誠、具有建設性,這都是新華社說的詞。劉鶴說談判沒有破裂,雙方同意在北京去再進行會談,但沒有透露具體日期。

美國人根本就沒說,說行再談。你出去談戀愛,倆人握握手見見面喝杯茶,扭臉說有空咱再聊啊,我們等着到時候聯繫。誰兩個談戀愛說你怎麼長這樣,你以後別再找我了,你也犯不上得罪人家吧,對不對?不就這話嗎?你還真當真了。這頭打着,那頭乾著。那打仗的人都是邊打邊派使者到對方去,對吧?兩軍對壘不斬來使,自古都是這樣的,共產黨不是,所以你要明白這話,得會聽。

在很多方面沒有共識,但坦誠的說也有不一致的地方。習近平身邊就剩這隻鶴了,給這隻鶴累的夠嗆。我認為有些事情都是重大的原則問題,任何國家都有重大的原則問題,我們在原則問題上決不讓步。你已經答應人家了,白紙黑字都寫完了,把英文的原稿都翻譯成中文了,扭臉你就成原則問題。你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出爾反爾,就是你的原則,劉鶴這麼說的。

川普總統對華貿易堅定立場,得到了兩黨議員的支持。川普在美國政壇中,在近代的歷史中是極具爭議的美國總統,表現出美國的民主黨派人士,對他的直接的攻擊,各方面的攻擊。但很奇怪,對待中共問題上卻是歷史性的一致。用共產黨的話是人民內部矛盾跟敵我矛盾。中共是人的敵人,中共對人而言是超越撒旦的魔鬼。

白宮發表聲明,引用兩黨議員的話說,川普在對中共公平貿易問題上採取的強硬立場得到普遍支持。引用議員的最主要的是他的政治對手,參議院少數黨領舒默,舒默是極其反對打擊川普的,他說對中共政權要堅持下去,川普總統不要退縮,力量是戰勝中共政權的唯一方式,還這麼說的,這句話是川普在推文中這麼說的,是在加稅前應該是在星期五的凌晨之前,他在推特上講的,而且他是第一時間講出來的,從而造成了華盛頓郵報,華盛頓郵報和彭博社都在引用他的話。魯比奧:這是堅決反共的,他說毫不驚訝,中共正試圖反悔他們同意作出的改變,多年來他們讓對手非常渴望達成協議,以至於可以僥倖逃脫。

川普總統第一個提出了最可靠的威脅,來擺脫糟糕的協議,這中文翻的不咋地。很顯然就是中共利用反悔的方式屢屢得手,把時間耗過去,打對手措手不及,從而讓對手只能順着他們走。反悔、出爾反爾是中共制勝的法寶,無論是對外還是整他黨內的對手,還是殺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手活。大鳴大放,放完了全殺。百花齊放,全給你們把花給你掐了,連根兒都刨了。

對老百姓,對各界社會的精英,對他們自己內部的,廬山會議,對不對?全給你殺了。習近平反腐,把他內部的全乾掉。本來他順竿走就行了,因為他幹掉他內部的對手的時候,共產黨反腐必亡黨,這不就應了這句話嗎?扭臉他騎在共產黨身上,他覺得他有機會了。所以人的貪慾在明白人的眼睛裡非常可憐。

你貪慾必下賤,你的行為一定被神來整治,做出下賤的事,你想不下賤太難了,就是那東西。喬治亞洲共和黨的參議員,為總統的堅定立場鼓掌,我並不比任何人更喜歡關稅,但我絕對認為,在貿易問題上維護美國人的利益。民主党參議員布朗:中共政權欺騙傷害美國工人太久了,關稅將中共政權帶到談判桌前,現在我們就在那裡,總統必須確保真正的改變,以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

兩黨對川普的支持,就是對過去時間裡民主黨派的人,克林頓也好,奧巴馬也好,絕對是對他們的聲討。沒有這兩個人,就沒有今天中共的邪惡,在國際環境中。南卡的共和党參議員格雷厄姆:完全支持川普對在談判中的做法,這是美國和世界讓中共國遵守規矩的最後的和最好的機會。

我覺得這時候他用“最後”這個詞兒顯得很特別。共和黨布萊克本:一直在竊取我們的知識產權,確保美國公司的利益的一部分,不是事後才想到。希爾共和黨:我們強勁的經濟使得美國處于絕對的優勢,有最大的影響力來解決這樣的根本問題。美國經濟本身處在一種歷史性的這種高點。其實川普現在經過的一切,習近平他曾經經歷過。習近平從2013年開始反腐,他勢力非常薄弱,全黨絕大多數人都不信他,他卻藉助反腐之力跟王岐山搭檔。

他就走成了,那就叫順天意。

而去年3月25號開始他一見金正恩,3月25號我強調那天是受難周的第一天,一周之後就是神的兒子的受難日。他扭臉變成共產黨之後,立刻他就全完了。他自己的醜態的一切都是在這個期間出來的。

對中共強硬立場是正確的,很高興兩党參議員認同這一點,竊取我們的技術優勢,對我們造成威脅,關稅是最後的手段,但中共一直不允許公平的自由貿易,我們必須能夠創造這一點,必須讓中共認識到我們是認真的,我們是必須堅持得到的。所以美國在他的錢上印了一句話“in God We trust”,成為中共政權的天敵。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