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堯的故事】06-堯受封于陶 (音頻/視頻)

雪莉
2019-05-18 21:23

* 收聽點選128K,感受更好音質 *

帝堯者,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來到‘千古英雄人物—帝堯的故事’,我是東方,我是雪莉。

今天我們接着給大家講帝堯的故事。

上集我們講到,金正該去世,官位空虛,帝摯和眾大臣商議由誰來接替。帝摯本意要安插自己的親信,沒想到遭到眾大臣的異口同聲的反對。 這時帝摯問道:那麼金正之職由誰來接替呢?

這時老臣司衡羿在旁馬上接口說道:“以老臣愚見,沒有比堯在合適的了。堯是帝的胞弟,而且是大家都佩服的,帝以為何如?”

帝摯道:“好是好的,不過他年齡太小啊,恐怕不勝任。”

羿道:“老臣看起來,決不會不勝任。從前先帝輔佐顓頊帝,顓頊輔佐少昊,都只有十幾歲,這是有成例可援的。”帝摯道:“雖然如此,朕終不放心,且再說吧。”

水正、土正同聲說道:“司衡羿之言甚是,帝何以還不放心?”帝摯道:“朕總嫌他年紀太輕,既然汝等如此說,朕且先封他一個國君,試試看吧。當初顓頊任用先帝,朕記得亦是這樣做的。”火正道:“既然如此,請帝定一個封地。”

帝摯道:”朕前年奉先帝梓宮安葬,曾走過陶邑,那地方甚好,又近着先帝靈寢,離亳都亦不甚遠,封他在陶邑,你們覺得怎樣?“諸大臣都稽首道:“帝言甚善。”於是就決定封堯于陶,擇日再行冊命之禮。

帝摯是為三凶所蠱惑的人,那三個惡人挑唆帝摯,乘此機會,下令冊封堯于陶,即日就國,離開京都;同時下令其餘帝子, 也就是帝嚳的別的兒子們,都搬出帝宮,自行居住。 諸大臣雖然覺得這個命令來得太兀突,但因為從前頗有成例,而且是帝的家事,不是國事,因此不好進諫,只能由他去吧。於是堯奉了母親慶都,先往陶邑而去。自此堯就稱為陶候堯。姜嫄和簡狄帶着棄和契就搬到了京城外十幾里的地方,那裡有姜嫄經營的一片農田,就住在了那裡。

陶侯堯自從離開都城亳邑到了自己的封地 陶邑後,在他的國里任賢用能,親民恤下,幾年功夫,將一個陶邑國治理得非常之好,四鄰諸侯都佩服他。堯最注重的是農事,他派人到亳都去,將姜嫄、簡狄兩個母親,聯通棄、契兩個兄長都接了來住在一起,就叫棄做大由之官,管理全國農田之事。

一日,堯正在朝堂上聽政,忽然人報亳都的司衡羿同徒弟名叫逢蒙的來了。堯與羿本來要好,又兼羿是先朝的老臣,慌忙出門迎接。坐定之後,堯問他什麼時候離開的都城?來這裡是不是有什麼公事? 羿聽了,搖頭嘆息,就將近日朝廷腐敗的情形及自己發憤辭職的經過統統說了一遍。堯亦嘆息不置,就留羿住下。

次日,設宴款待,叫了許多朝臣來作陪客,羿一一見過。內中有個白髯老者,骨格不凡,陶侯堯待他非常敬重,親自替他布席,請他上坐,又親自給他斟酒獻菜。羿看了心中納悶,忙問這是何人。

堯道:“這位是務成老師,名字叫跗,說起來司衡想亦是知道的。”

羿吃驚道:“原來是務成老先生嗎?某真失敬了。”

說著,慌忙過去向務成子行禮道:“適才失敬,死罪死罪。”

務成子亦還禮不迭,謙謝一番。羿道:“從前在下得到一個可以避箭的藥方,在顓頊帝討伐共工氏的時候曾經用過,大大的收了功效,據說就是老先生髮明的。當時某極想拜謁先生,以表感謝,苦于不知道老先生的住處。後來尋仙訪道,跑來跑去幾十年,又各處打聽老先生消息,終究沒有打聽到,不想今日在此處相見,真是三生之幸。”

務成子道:“那個方葯不過區區小技,何足掛齒。就是沒有那個方子,以老將的威武還怕破不來那共工氏嗎?老將歸功于某的這個方葯,未免太客氣了。”

羿又問道:“老先生一向究在何處?何日到此?”務成子道:“某一向只是遨遊,海內海外並無定處,前月偶爾到此,承陶侯殷殷招待,並且定要拜某為師,某不好過辭,只能受了,計算起來,亦不過四十多天呢。”

兩人一問一答,漸漸投機,羿無事時,總來找務成子談談,好在務成子亦是個並無官守的人,正好和羿盤桓

   一日,陶候堯忽然奉到帝摯的冊命,說要改封他于唐,堯亦不知道是什麼原故,但是帝命不能違,只得上表謝恩,並即日預備遷徙。那陶邑的百姓聽見了這個消息,頓時震動得不得了,一霎間扶老攜幼,齊來挽留。陶侯一一好言撫慰,並告訴他們這個是君命,無可挽回的。眾百姓聽了,亦無可奈何,但只是戀戀不捨。到了陶侯動身的那一天,差不多全邑都跑來相送,送了一程又一程,直至十里之外,經陶侯再三辭謝,方才哭拜而去。這裡陶侯奉了姜嫄、簡狄、慶都幾位母親及棄、契兄弟,又和務成子、羿、逢蒙等一大批臣子徑到唐邑。一切布置經營自然又要費一番辛苦。  此後,陶候堯又稱為陶唐候堯了。

放下陶唐候堯這邊不提。就說都城帝摯那裡。一日,驩兜、孔壬、鯀三人正在朝堂商決國事,忽報北方沈侯有奏章前來。沈候就是沈國的君主。

他的奏章說的是冀州北面少咸山地方近來出了一個怪獸,牛身人面,馬尾虎爪,名叫窫窳,大為民害,無法驅除。不得已,請帝派人前往設法剿殺,以安百姓等語。  三人將奏章看完之後,就商議說,究竟理他呢,不理他呢?派人去呢,不派人去呢?

鯀道:“依我看不能派人去,為了區區一個獸就要朝廷派兵,豈不是笑話嗎?如派兵去,仍然殺它不掉,豈不失了威信? 我看以不理他為是。”

驩兜道:“我看不然,現在四方諸侯都有輕叛朝廷之心,只有沈侯隨時還來朝拜通問。如今他來求救,我們如果不理他,豈不是更失遠人之心嗎?所以我想應該理他的。”

孔壬道:“我有一法,陶侯堯現在已經改封于唐,唐和少咸山同在冀州,相去不遠,我看就叫陶唐侯去救吧。如若他殺得了猰貐,當然那仍舊是我們朝廷遣將調度之功,倘使殺不了猰貐,那麼陶唐侯的信譽就一定會大大減損,就不致於和我們競爭天下了。如若他自己親征,竟給猰貐吃去,不是太好了嗎?”

驩兜和鯀二人聽了,都鼓掌大笑道:“好計!好計!就照此做去吧。”於是一面打發沈侯的使者歸國,並說道:“朝廷就派人來救了。”一面又下詔陶唐侯,叫他即速前往少咸山除害。

這三個壞人定計,那麽陶唐候堯如何對策呢?

聽眾朋友,我們今天的故事就到這裡。我是雪莉,我是東方,咱們下次節目再見!

紫君根據鍾毓龍《上古神話演義》編輯整理

==============

更多請看:

如日如雲 昭昭聖君-帝堯的故事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