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母親”(天安門母親網站)
“天安門母親”(天安門母親網站)

【六四30年】“天安門母親”遭監控 拒絕遺忘 感謝台灣蔡英文

岳文驍
2019-05-24 05:27
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走過30周年,天安門母親的訴求至今得不到中共所謂“人民”政府的回應和解決,而且不同程度受到監控。與之對比強烈的是台灣總統蔡英文昨天打破30年來慣例,會見了“六四”人士,誰是“人民”的政府,相信世人自有分辨。兩位受訪的天安門母親表示對“六四事件”拒絕遺忘,強烈譴責中共。

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走過30周年,“天安門母親”的訴求至今仍得不到中共政府的回應和解決。“天安門母親”們也一直遭受着當局不同程度的監控。與之對比強烈的是台灣總統蔡英文昨天打破30年來慣例,會見了“六四”人士。本台記者24日採訪了兩位“天安門母親”,她們表示對“六四事件”拒絕遺忘,並強烈譴責中共。

“天安門母親”、80多歲的張先玲,手裡沒槍、也沒炮,不知道是否因為能對中共的“強大政權”形成威脅,同過去29年一樣,她現在仍然被當局監控起來。

張先玲5月24日對本台記者表示:“門口有人看着,防記者,說不讓記者來。剛才來了一個日本朋友,他是我們的一個日本朋友托他來看我,結果也不讓進門!我隨便到哪都可以,但是要坐他們的(警察)車。他還要跟着。我不太清楚(其他‘天安門母親’),因為跟他們沒有聯繫,現在聯繫後增加一些麻煩,我就沒有聯繫。可能不是每個人都這樣,不知道它為什麼,我也搞不懂。”

共產黨號稱“人民當家做主”。張先玲表示,“它就是人民的代表,人民願意不願意它代表,它就代表了!敢說話的人民、敢跟他們提意見的人民都給看起來了!拍馬屁的不用看!”

張先玲看到了台灣總統蔡英文昨天會見了“六四”人士的消息。

另一位“天安門母親”尤維潔表示,台灣是跟我們不太相同的一個社會結構。

尤維潔:“我覺得一個民主社會應該允許不同的聲音和各種不同的意見共存的。蔡英文總統接待當年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領袖們,我沒有覺得有什麼可奇怪的。因為台灣也是屬於華人社會嘛,但是他是一個民主社會,有這樣的行為我也很感謝!感激!因為畢竟“六四慘案”,雖然這件事情發生在首都北京,但是這件慘案在國內是完全沒有任何聲音的!完全沒有!所有的華人社會,包括香港、台灣,對這件事情發表看法,我很感動!因為這場殺戮不應該被封存起來,應該不要忘記他們。因為我們曾經也是‘呼呼良知拒絕遺忘’,這件事情不能夠被無聲無息的淡忘下去。希望各個社會做這件事情的同時,最關鍵的是應該觸動中國政府。這件事情發生在中國,但是中國政府的這種冷漠是我不能接受的!太殘酷了!太慘絕人寰了!這是一個罪行!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有責任應該去譴責這種殺戮罪行!”

尤維潔譴責中共政府殘忍沒有人性,屠殺人民、屠殺年輕的學生。

尤維潔:“這是不能接受的!而且關鍵是30年在中國國內無聲無息,這也太過分了!我們也在呼喚正義,希望正義的力量觸動政府能夠懺悔,能夠對這件事情向我們所有的人道歉。很感謝各方人士這麼努力的在推動“六四慘案”解決。非常感謝!因為這是一個正義的事情。”

張先玲表示要堅持“天安門母親”的訴求。

張先玲:“我們為了自己的親人當然要堅持,這義不容辭!我們‘天安門母親’全體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要對話嘛,這個問題要解決,就是從對話開始嘛。你不能拿我們當什麼,我們是你們的主人哪!怎麼搞的本末倒置了,這幫人!這幫人腦子有病!以為自己是皇帝,還是以為自己是什麼!以為我們是賤民啊?莫名其妙!這種人智商太低了,沒辦法說!”

張先玲繼續說,“我們要求對話,實現我們的三項訴求。比如說真相,你殺人就是真相嘛,你殺人對不對?殺了多少人?應該出來講講吧?當初說一個人都沒殺,最後說殺了23個人,現在怎麼說呢?最早,89年還是90年的時候,它們承認過死了23個人,按法律依法賠償,道歉!你動用國家的正規軍殺和平示威的老百姓,而且老百姓的要求是‘反貪污、反腐敗’,那不是跟你們現在說的是一樣嗎?你不是你們一脈相承了學生的口號了嗎?你怎麼把人殺死了?有什麼道理呢?它也覺得理虧嘛,所以它害怕!”

“天安門母親”是“六四”事件死難者家屬群體,最多時,有200多人。她們旨在聯絡“六四”死難者的母親,一起要求中共平反“八九民運”,以及徹查及公布“六四”事件真相,向死難者家屬道歉。每年“六四”期間,這個組織的成員都受到北京當局控制。

今年3月的中共兩會期間,“天安門母親”在網上再次發表祭文,並致中共領導人公開信,要求中共領導人為“六四”民運正名。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田溪採訪報導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