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年支聯會“六四”遊行 黃雨傘再現街頭 反送中惡法成焦點。(希望之聲)
“六四”30年支聯會“六四”遊行 黃雨傘再現街頭 反送中惡法成焦點。(希望之聲)

(視頻)“六四”30年大遊行黃雨傘再現街頭 追究中共屠城“反送中”成焦點

鄭銘
2019-05-26 09:20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香港支聯會按照傳統,在“六四”前夕舉行“愛國民主大遊行”,主辦方聲稱,有2200人參加。遊行隊伍高喊支聯會五大綱領 “平反八九六四 、追究屠城責任 、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同時加入了反“送中”惡法的元素。由於天氣不穩 一陣風雨一陣晴天,遊行人士紛紛打開雨傘,長長的遊行隊伍形成了黃雨傘海。

視頻製作:鄭銘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香港支聯會按照傳統,在“六四”前夕舉行“愛國民主大遊行”,主辦方聲稱,有2200人參加。遊行隊伍高喊支聯會五大綱領 “平反八九六四 、追究屠城責任 、結束一黨專政”等口號,同時加入了反“送中”惡法的元素。由於天氣不穩 一陣風雨一陣晴天,遊行人士紛紛打開雨傘,長長的遊行隊伍形成了黃雨傘海。

遊行人士先在灣仔球場集會,啟程前,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宣讀今次大遊行宣言,指30年來已有成千上萬有形無形的腳印,是港人堅定爭取民主的最佳印記。他強調只要人心不死、燭光不滅,相信公義必勝。

遊行下午約3時由灣仔修頓籃球場起步,途經皇后大道至西區中聯辦。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今次遊行除了悼念“六四”,不少人亦希望向政府表達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憂慮,又指過往的活動均在表達“平反六四”訴求的同時,也會連帶其他本地其他議題:“因為一路以來,我們支持平反‘八九民運’,這個本地運動都是連結一些本地的議題。當年我們在2003年、2004年我們一樣有呼籲大家反對‘23條’的立法。也都在幾年前,大家記得在六四燭光集會,也都有學生上台反對中共‘8.31方案’,然後焚燒《基本法》表達他們的不滿。所以,其實我們香港支持‘平反六四’這個運動,和我們其它本土議題的運動精神,都是支持民主、反對專制。”

“六四事件”30周年,香港支聯會按照傳統,在“六四”前夕舉行“愛國民主大遊行”。(攝影:鄭銘)

他希望今年因為《逃犯條例》(送中惡法)引起的風波,有更多人參加“六四燭光晚會”:“表達我們對民主的訴求,表達我們對公義的要求,也都表達我們沒有忘記當年‘六四屠殺’時候,那麼多為民主犧牲的人士。”

何俊仁透露,在“六四”前夕,“天安門母親”成員近日有被旅遊、被滅聲、被監控情況,但相信她們的精神力量仍然相當龐大。

“六四事件”30周年,香港支聯會按照傳統,在“六四”前夕舉行“愛國民主大遊行”。(攝影:鄭銘)

“佔中三子”之一,佔中案罪成、被判緩刑的朱耀明牧師也有參與遊行,他在隊頭一起拉橫幅。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也有前來聲援,受到許多市民的歡迎,他們爭相與其合照,並相互鼓勵喊加油。他表示,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曾發生類似鎮壓人民的事,而最終政府都要承認錯誤,他對“平反六四”充滿信心。

近期歐盟就修訂《逃犯條例》一事提出外交照會,八位來自美國參眾兩院的跨黨派議員也就修訂《逃犯條例》向特首林鄭月娥發信。不過林鄭皆不為所動,還聲稱這些國家沒具體意見,甚至稱受泛民誤導。李柱銘回應說:“因為她不可以‘認衰’的,在共產黨面前不可以認錯。認錯不就是她錯了嗎?那怎麼辦?就要下台。所以怎麼都撐的,繼續講大話的。”

他批評林鄭身為特首,沒顧及港人的利益,強推惡法,對於黃台仰和李東升獲德國的難民庇護,李柱銘認為德國政府作出今次決定不是無理由,原因是林鄭一直都無維護香港法治,一直只站在中共一邊做事,而不是站在香港人一邊。

遊行隊伍的龍頭約兩小時到達西區中聯辦。大會宣布超過2200人參加,較去年的1100人多一倍。警方表示,高峰時有2100人參加。

遊行的民眾訴求各有不同,港府強推的“送中惡法”,是民眾關注的焦點。( 攝影:鄭銘)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總結今次活動時表示,“六四事件”加上《逃犯條例》(送中惡法)的爭議,是遊行人數大幅上升的原因,他呼籲市民參加在維園舉行的“六四燭光集會”,若屆時人數多,將有助儘快推動《平反六四》。另外,社運人士雷玉蓮沿途灑冥紙,抵達中聯辦後在現場燃燒冥鏹,遭警方制止。

遊行民眾訴求各有不同

此外,遊行的民眾訴求各有不同,港府強推的“送中惡法”,是民眾關注的焦點。

剛從國外畢業回來的余先生今年23歲,他指過往曾參加過“六四燭光集會”,但沒參加過“六四”遊行:“除了‘六四’的遊行集會之外,其實有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因為最近修訂逃犯條例,所以就我覺得兩樣東西都值得我再行出來去遊行。”

他形容引渡惡法如同港人頭上的一把刀:“我們相信香港這一套,我們不信他們(中共)這套,所以我們不引渡人回去,其實就是這麼簡單。”若通過惡法,香港已不是過去的香港:“即是無論經濟上或者人身自由、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其實多方面都受影響的。”

“六四”30年大遊行黃雨傘再現街頭 追究中共屠城“反送中”成焦點。(攝影:鄭銘) 

有不少年輕學子也上街抗議。包括第一次參加“六四”大遊行18歲香港大學生施同學。

他透露,89年時自己尚未出生,現在覺得香港政府越來越猖狂。他認為“六四”是應該平反,但今次上街的主因是引渡惡法:“雖然它是冠冕堂皇,就說引渡內地來香港的逃犯去內地,我是絕對不贊成藉陳同佳‘過橋’(借口),到現在即使台灣當局已經說陳同佳……怎麼通過逃犯條例,都不會接受,但港府都是繼續強推這條條例。其實我們看到它只不過是藉這個實踐它的政治目的。”他表示決不容許此惡法在立法會被強行通過,又認為中共現領導人上台後,加緊對香港的管控,“近幾年見到習近平上台之後不斷收窄我們無論是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在很多方面我們都受到內地的侵蝕。”

“六四”30年大遊行黃雨傘再現街頭 追究中共屠城“反送中”成焦點。(攝影:鄭銘)

89年時方22歲北京電郵大學生的鄒先生,去年移居香港,首次參加“六四”大遊行。曾參加學生絕食的他說,6月4日那天凌晨,父親跟他說“槍響了”,他早上約8時騎車去木樨地、六部口,看到了那些慘狀:“政法大學看到了那些遺體。”他直言當時他的反應很震驚,至今仍無法忘懷:“因為從來沒有想到在北京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對於港人30年來堅持悼念及要求“平反六四”令他很感動:“我們只是希望感謝香港同胞在30年前對大陸民運的支持,也感謝30年來你們的堅持。我希望香港人民會有更多的自由,更好的空間,能夠發展自己的政治、經濟文化。”

他堅信。港人爭取民主自由會感染大陸百姓:“因為這個社會一定是會不斷的往前走。那麼我們這代人過去了,新的一代人會有新的追求,那會有新的方式。”

回想當年學生運動,他表示,當年希望中國往好的方向走下去,更開明及民主,但30年過去,他認為是走向壞方向,他說,首次來港參與悼念活動,自己本身有恐懼及擔心,但認為要走出來,希望為大環境作出改變,也希望香港保持民主火種。

遊行的民眾訴求各有不同,港府強推的“送中惡法”,是民眾關注的焦點。( 攝影:鄭銘)

遊行的民眾訴求各有不同,港府強推的“送中惡法”,是民眾關注的焦點。( 攝影:鄭銘)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