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接受採訪,稱孟晚舟正在讀五六門課程,準備讀一個”獄中博士“出來
任正非接受採訪,稱孟晚舟正在讀五六門課程,準備讀一個”獄中博士“出來

華為的終局之戰:認罪罰款,晚舟坐牢!

鄭清源
2019-05-28 12:43
作者稱“如果華為真的有違法行為,面對美國制裁罰款,甚至孟晚舟最終坐牢,華為都應該接受教訓,國人更應該理性對待。”而巧合的是,一周前任正非接受採訪稱孟晚舟準備讀一個”獄中博士“出來。

編者註:這是日前中國大陸網上的一篇熱文,現在已經被封殺,文章客觀回顧了華為案件的起源和過程,指出現在中共官方“把一個私人企業的違法事件,上升至民族尊嚴和政治對抗的高度,恐怕是華為不能承受之重,亦是中國國家不能承受之痛!“巧合的是任正非中央廣播電台採訪說了:“不擔心她的未來,我女兒現在本身也很樂觀,她自學五六門功課,將來讀一個“獄中博士”出來,每次打電話,她都說忙得很,充實得很。”或者,任正非早知道會有這一天。

從孟晚舟在加國被捕開始,人們就意識到美國“封殺”華為的日子不遠了,但仍然讓人深感震驚和意外的是,在5月16號的將華為列入“出口管制”清單,禁止美國企業或源自的美國的技術和華為交易之後,美國政府不但沒有收手,反而一口氣又公布了針對13家中國企業和個人的制裁。25號,又更進一步把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電子科技大學、國防科技大學、四川大學、西北工業大學5所國內大學列入制裁名單。

至此,“華為事件”的性質和形勢已經驟變!從最開始單純的涉嫌違反美國法規向伊朗出口違禁電子產品——這原本只是一個私人企業的違法經營問題,最壞的結果也就是步中興後塵認罪罰款罷了。而現在,事情好像在一步一步走向失控,一步一步走向不可挽回的惡化,開始上升到中美兩國的制裁和反制裁,甚至在政治、經濟、科技領域的全面對抗,

這恐怕絕對不是我們願看到的,與華為極度危險,與中國國家也相當被動和不利,和美國來一場“新冷戰”真的是我們想要的嗎?

事情怎麼會弄到這一地步呢?

讓我們回過頭來重新復盤一下“華為事件”的脈絡,再審視一下事發至今我們的應對,也許能找到更好的答案。

華為事件大背景:美伊恩怨

和中興類似,在我們談華為事件之前,有必要簡單說一下伊朗和美國之間的歷史恩怨。

1979年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美國大使館工作人員被扣為人質,時任美國總統吉米卡特操盤的人質營救行動失敗,並直接導致自己在當年的美國大選中失敗下台,此後經過多方交涉,這批人質最終在1981年1月被釋放,是為“伊朗人質危機”。

此後,出於對伊朗的報復,美國開始轉而對伊朗進行經濟制裁,但此時的制裁僅限于投資和石油禁運。

2006年以來,伊朗違反《核不擴散條約》不顧國際社會的勸阻執意發展核武器,這才招致了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彈,為促使伊朗放棄核武,聯合國安理會曾前後4次通過決議制裁伊朗,每一次美國都借勢推出一攬子制裁措施,從導彈、核武、高科技技術禁運,到金融資產凍結等等不一而足,而且越來越多,越來越嚴。

近些年聯合國、美國、歐盟對伊朗的制裁如下,需要注意的是聯合國的制裁中國都投票贊成了。

對伊朗制裁過程
對伊朗制裁過程

華為違反美國出口管制法規了嗎?

華為事件正發生在國際社會包括美國對伊朗制裁的這一大背景下。問題的關鍵是:華為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出口管制法規了嗎?到底是美國刻意打壓華為,還是真的掌握了華為違法的鐵證才下手的?

這個問題涉及到3個當事人:中興、滙豐銀行、星通公司。

1.中興模仿學習的“F7”是誰?

最開始把華為牽扯進伊朗問題的是中興。

2014年中興通訊一高層領導在到達美國機場、接受海關第二次檢查時,美方從與該領導同行秘書的電腦中發現兩份機密文件:《關於全面整頓和規範公司出口管制相關業務的報告》《進出口管制風險規避方案——以YL為例》。

“整頓報告”詳細介紹了違反美國出口管制法的風險……還特別指明可能會受到的大規模民事處罰風險,包括高層管理人員被判刑入獄、公司被列入黑名單以及被禁止直接或間接向美國購買產品,甚至還列舉過去中國公司被列入黑名單的案例——違反美國出口管制,高層被判入獄多年。

中興通訊伊朗出口風險規避方案出賣了華為,此文件已經被發布到了美國商務部網站上
中興的通訊伊朗出口風險規避方案出賣了華為,此文件已經被發布到了美國商務部網站上

“規避方案”則提出了通過四方合同,隔斷模式隱瞞美國政府,隨後再層層轉運將受出口管制的美國商品轉賣去伊朗的方法。

白紙黑字,人贓俱獲,後來這兩份文檔毫無疑問的成了中興認罪的核心關鍵證據。在中興提出和解並繳納8.9億美元罰款之後,這些文件都被公開在了美國商務部的網站上。

如果事情僅限於此,也就翻篇了。但這些文件的公布卻成了另一個更大更勁爆的事件的開始。

原來,美國商務部公布的文件顯示,中興說這些出口管制規避方案並不是自己原創,而是在學習一家代號叫“F7”的公司的先進經驗。據中興描述,F7曾利用獨立的合作夥伴代表F7在受管制國(例如伊朗、古巴)工作,更聘用德州儀器的資深員工以及華人律師協助F7去“隔斷風險”。

更關鍵的是,中興還提到F7曾因為涉及受管制國家的活動,在2010年試圖收購一家名為3Leaf的美國公司時,被美國政府阻止。

雖然這份文件並沒有明顯披露F7與華為的關係,但美國人說根據中興的描述,F7極有可能就是華為。因為就在2010年,華為想要收購3Leaf的主要資產,但最終因為美國官員的反對放棄投標。

通信圈的人都知道,作為中國高科技通信產業的雙子星,華為和中興于中國國家是榮耀,于彼此卻是死敵,幾十年來一路從國內打到國外,難解難分。華為稱中興為26,因為中興縮寫ZTE,而”Z”是26個字母里的最後一個,意思就是墊底貨。另外26也和“二流”諧音。中興稱華為F7,F7是“夫妻”的諧音而來,意思就是華為是低端夫妻店。為啥是“夫妻”,因為HW=Husband+Wife!

中興和華為,相愛相殺幾十年,早把對方研究成“透明人”了。如果說,中興在文件中描寫華為是怎麼怎麼乾的,我們也要這樣做!我相信100%是實錘了!那也就意味着,華為真的違反美國禁令向伊朗出口管制電子元件了。

2.滙豐銀行的認罪和舉報

滙豐銀行在2012年捲入一起洗錢醜聞,被美國指控違反制裁禁令,為來自伊朗、利比亞、蘇丹、古巴、緬甸等國的販毒集團提供洗錢服務,金額至少達8.81億美元。隨後,滙豐同意向美國政府支付19億美元罰款,並簽訂一項為期五年的延期起訴協議。

滙豐銀行並被要求聘請美國政府指定的諮詢公司Exiger,監督自己的合規改善情形,以及搜集可疑的交易活動,並向美國司法部報告。

正是美國聯邦政府設在滙豐銀行的“監軍”,發現了華為公司帳目中和伊朗關聯的可疑交易記錄,並將其提供給美國司法部,並最終引爆了美國對華為的指控。

3.孟晚舟+華為+Skycom=欺詐犯罪?

據外媒2013年1月的報導,時任華為財務總監、華為創辦人任正非女兒孟晚舟曾於2008年2月至2009年4月在香港註冊公司Skycom董事會任職。

2010年底,Skycom的德黑蘭辦事處,曾不顧美國對伊朗的貿易制裁,試圖向伊最大的手機運營商出售遭禁運的、價值至少130萬歐元的惠普電腦設備。出售產品的提案中,不僅有華為公司的標誌,而且有超過13頁的內容標明為“華為機密”。當地公司的僱員也自稱是“華為Skycom”員工。

媒體調查Skycom一系列文件及記錄後,發現華為、孟晚舟與Skycom在當時之前的10年間存在大量財務及其它方面的聯繫。例如,2007年,一家由華為母公司控股的管理企業持有Skycom全數股份,孟晚舟則是該管理企業的公司祕書。

也就是說,美國懷疑華為利用實際控制的Skycom作為“隔斷公司”,違反美國禁令向伊朗出口管制電子產品。

滙豐銀行等幾家金融機構當即詢問華為:這些指控是否屬實?

如果華為真的利用Skycom作為“隔斷公司”和伊朗做生意,那為這些生意提供資金來往的銀行,同樣會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規定,這是一種各大銀行不可承受的致命風險。

但華為很快就安撫了滙豐銀行,2013年8月,孟晚舟帶着一名英語翻譯及一份用中文寫的簡報資料,和滙豐銀行的高管會面並且做了簡報。孟晚舟在該次會面中說華為遵守國際制裁法律,已出售了此前持有的香港星通的股份,並且稱華為與香港星通之間是“正常的業務合作關係”。

當時,銀行選擇相信了華為解釋和保證。且華為和Skycom公司的相關文件並不能說明問題,美國因此一直沒有得到華為與伊朗、朝鮮等國來往的直接關鍵證據。

直到美國截獲中興公司的那兩份機密文件,認定F7指的就是華為,美國正式開始對華為展開調查!並於2017年4月第一次傳喚了華為美國子公司,此時華為已知道美國正在對自己進行調查。那之後,孟晚舟和其他華為高管就不再去美國了。據美國司法公布的消息顯示,孟晚舟在2014、2015、2016年曾經常去美國。她最後一次去美國是在2017年2月和3月。

2018年12月1日,加拿大執法部門應美方要求,在溫哥華國際機場逮捕了現年46歲的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理由是:欺詐。她涉嫌參與了一項陰謀,誘使金融機構進行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的交易。

美國對華為和孟晚舟的指控

2019年1月29日,美國司法部正式宣布:對華為提起刑事訴訟。在28頁起訴書中,美國人指控華為公司及孟晚舟犯有多達23項刑罪。與此同時,加拿大司法部聲稱:已經收到美國司法部提出引渡華為公司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的正式申請。

島主翻譯了美國人的訴狀。23項指控分別由紐約的布魯克林聯邦法院,和兩千公里之外西雅圖的一個大陪審團提出。之所以是兩家法院提出起訴,主要是因為華為案件涉及兩條不同主體的犯罪:1、違反制裁令與伊朗交易構成銀行欺詐; 2、盜取一家叫T-Mobile公司的商業秘密。

第一項指控有4個被告:總部在深圳並在全世界運作的電信巨頭華為、華為美國子公司、華為在伊朗的相關公司星通(Skycom) 以及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罪名包括銀行欺詐、合謀銀行欺詐、電信欺詐(應為電匯欺詐,wire fraud,編者注)、合謀電信欺詐(應為:合謀電匯欺詐,wire fraud)、違反及合謀違反《國際緊急經濟狀態權力法》、合謀洗錢以及合謀妨礙司法。

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的起訴書 孟晚舟涉及電匯欺詐等多項罪名
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的起訴書 孟晚舟涉及電匯欺詐等多項罪名

起訴書稱,華為在與其子公司星通技術(Skycom)和華為美國公司的關係問題上,故意誤導了幾家全球性銀行和美國當局,以便在伊朗開展業務。華為員工,特別是高管孟晚舟,持續隱瞞星通(Skycom)是華為附屬公司的事實,向銀行撒謊,導致這些銀行涉嫌違反美國法律,處理與伊朗有關的交易,其中一家銀行在2010年至2014年期間通過美國結算了超過1億美元與星通相關的業務。

 

值得一提的是:訴狀中還說,在2017年,當華為意識到美國政府的調查時,華為及其美國子公司試圖妨礙司法,將知曉華為伊朗業務的證人轉移到中國,並隱瞞和銷毀在美國的華為伊朗業務的證據。華為創始人“個人1”(任正非?)接受聯邦調查局調查時做偽證,這在美國是重罪。另外訴狀中有幾處塗黑,應該是還有華為其他高管被起訴,但人沒有抓住,目前不公開,搞不好就有任正非本尊!

第二項指控有2個被告:華為以及華為美國子公司。罪名包括盜竊商業秘密、電信欺詐和妨礙司法。

起訴書稱,華為盜取了美國運營商T-Mobile的一項名為“Tappy”的機器人技術,該技術能模仿人的手指,用于測試智能手機。據悉,在T-Mobile威脅要起訴這些犯罪行為後,華為曾在一份回復T-Mobile的報告中稱:盜竊行為是公司員工擅自所為,不是華為和華為美國公司的行為。

起訴書詳述了案件過程,值得注意的是有多處塗黑,或者任正非本人也直接涉足其中
起訴書詳述了案件過程,值得注意的是有多處塗黑,或者任正非本人也直接涉足其中

但,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發現,2013年7月,華為根據員工從全球其他公司竊取信息的價值向他們提供獎金,這些員工通過加密電子郵件將信息發給華為。美國列舉的很多證據(主要是電子郵件往來,被FBI截獲了,用電子郵件密謀真是很蠢的事)證明華為總部如何指示華為在美國的員工竊取T-mobile機器人資料,給參與的員工頒發獎金,事發後又歸罪于員工個人的。

針對美國起訴華為、引渡孟晚舟,中國外交部已表達最嚴重的關切,並誓言將保護中國公司的合法權益。按照美國法律,被起訴並不等於有罪。華為公司和孟晚舟將有充分機會在法庭上為自身辯護。

兩個問題供大家思考。

1.美國的這類調查是只針對中國的,只針對華為中興的,還是普遍性的,對世界各國違法的公司都打擊?

陰謀論從來都不缺乏市場,華為事件一出絕大多數人第一想法便是美國無法遏制我國在5G時代的強勢崛起,便通過政治手段調查這家標杆公司的莫須有的違法行為,然後橫加打壓。但如果你願意睜開眼,認真的回顧一下歷史,你就會發現不一樣的事實。

德國大眾“排放門”

大眾集團,旗下擁有奧迪、保時捷兩款世界知名品牌,長期高居世界500強前10名,是世界上前二的汽車集團。毫無疑問,是德國商界的標杆公司,是工業明珠。

2015年9月18日被美國環境保護署(EPA)指控尾氣排放超標,最終在2016支付了147億美元民事和解罰款。又在2017年1月被美國司法部指控刑事犯罪後,支付43億美元罰款。這兩項金額,加上對於消費者的賠償、車輛回購,接近300億美元。

那在這種重罰之下,德國人民,對於自己國家的民族企業、工業明珠,有沒有像在二戰時期那樣群情激奮、同仇敵愾,發起抵制美貨,抗爭到底的行動呢?

德國人不但沒有那麼做,且對他們自己國家的企業進一步“落井下石”了。

2018年6月13日,德國的布倫瑞克檢方,就“排放門”一事,再對大眾處以10億歐元的罰款。慕尼黑檢察官辦公室,逮捕了大眾旗下奧迪品牌的CEO施泰德。

日本東芝出口蘇聯事件

1985年日本東芝違反《巴塞爾協議》向前蘇聯出口發動機,被美國制裁。在 1987 年 3 月美國國務院指令駐日大使呈現證據後,日本政府態度由之前的拒不認錯開始轉變,在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之後積極糾錯, 政府方面的應對措施包括:

1987 年 4 月通產省官員首次承認東芝非法出口事實並赴美協調

1987 年 5 月,日本通產省依據《外貿及外匯管理法》行政處分東芝事件中的涉事企業

1987 年 5 月,日本警視廳逮捕了日本東芝機械公司鑄造部部長林隆二和機床事業部部長谷村弘明

1987 年 7 月,日本修訂了《出口管制法》。

東芝企業層面的應對措施包括:

1987 年 5 月,東芝機械公司社長引咎辭職

1987 年 7 月,東芝董事長和總經理宣布辭職

1987 年 7 月,東芝公司投入 1 億日元在美國 50 個主流媒體的整個版面上登“謝罪廣告”。

包括我們上面提到英國滙豐銀行19億美元罰款,這些都是美國歷史上著名的針對外國公司的天價違法處罰案例。

如果這些還都是美國針對外國企業,那對本國企業美國是怎麼操作的呢?

2008年美國金融風暴後,經歷長達5年的調查,美國司法部對全球金融業的翹楚,JP摩根,罰款了130億美元。要知道,這家投行,可是伴隨着合眾國的誕生和成長的,伴隨了幾代美國人民的成長,身上承載着美國夢,浸透了美國精神。除此以外,花旗銀行被罰款了70億美元、美國銀行被罰款了167億美元、高盛被罰款51億美元 、摩根士丹利被罰款32億美元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輝瑞,是目前全球最大的以研發為基礎的生物製藥公司,總部位於紐約。2009年,被美國的司法部罰款23億美元,罪名是違法銷售藥物;

波音,是全球航空航天業的領袖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民用和軍用飛機製造商。2006年,因違禁出口軍用級芯片和涉嫌賄賂,被美國司法部罰款6億多美元,CEO被離職、CFO投入監獄。

微軟,Windows操作系統在全球無敵手,有電腦的每一個中國人,都使用過她,都知道比爾蓋茨。從1991年開始,美國反壟斷局就認為微軟壟斷,開始調查,並要求拆分為二。截至2005年,微軟為反壟斷訴訟支付了近40億美元的罰金。

美國司法部門,對自己國內的企業,下起手來,同樣一點都不輕。這些案例說明美國並非只針對華為中興,也並非只針對外國企業,更並非針對中國。

2.如果華為真的違法了,美國據此指控懲罰華為,雖然霸道,但卻事出有因。我們真的應該把一個民營企業的違法事件,上升到民族尊嚴和政治對抗的高度,不惜和美國打一場新冷戰嗎?

此次華為事件,美國要求加拿大政府引渡孟晚舟,對我們而言,被放大成用政治手段打壓企業甚至遏制中國崛起,對他們而言,或許只是常規操作而已。政府和國人是不是應該參考一下德國、英國、日本在面臨類似事件的應對之道?

華為事件如果能在規則和法律的層面解決,是最好最合理的結局。如果華為真的有違法行為,面對美國制裁罰款,甚至孟晚舟最終坐牢,華為都應該接受教訓,國人更應該理性對待。

把一個私人企業的違法事件,上升至民族尊嚴和政治對抗的高度,恐怕是華為不能承受之重,亦是中國國家不能承受之痛!

來說幾句


匿名
2019-06-01 19:34

請問作者待在井裡好好的,為什麼要出來丟人現眼?

匿名
2019-05-29 06:21

鼠目寸光

不具名
2019-05-29 05:19

應該嚴懲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