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不允許中共以這麼蠻橫控制中國的方式延申到控制到世界
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不允許中共以這麼蠻橫控制中國的方式延申到控制到世界

【傑森訪談】貿易戰再升級為準冷戰? 誰是始作俑者? 誰忽悠民眾? (音頻/視頻)

靜汝
2019-06-2 20:46
有人說貿易戰現在升級成了技術戰,其實我認為不光是技術戰,貿易戰它事實上升級到了准冷戰、初級冷戰狀態。如果在這個過程中,中共不能真正的反省自己和這個世界大家庭的意識形態不兼容這樣的方式,反倒在國內開始挑起民族主義情緒,很有可能把中國推向和美國進一步抗爭的狀態。這種狀態讓中美之間可能會耦合度會越來越小,當中美耦合度越來越小的時候,最吃虧的事實上是中國老百姓。未來的國際也會站在美國這邊或中國那邊,很可能未來世界又出現了冷戰時期世界兩極的問題。但是中共願不願意站在美國和其他西方民主國家的對立面上,帶領一些亞非拉的一些窮兄弟再次跟西方社會開始進入冷戰狀態,這不是中國人民的利益所在,這其實是中共為了自己的生存而裹挾了中國老百姓,同時它又靠謊言和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使老百姓不知真相的卷進去。

傑森博士非常感謝網友、聽眾朋友對這個欄目的關注和支持。為了更好的和網友、聽眾進行互動,傑森博士新開了推特。傑森博士的推特是 傑森博士@jasonboshi

聽眾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就中美貿易戰升級,演變成科技戰,中共的中宣部近日大規模製造輿論導向。中共新華社日前(6月2號)對外發布了 《關於中美經貿磋商的中方立場》白皮書。白皮書公開指責美國,說美國挑起對華經貿摩擦,否認中國“盜竊”知識產權和強制技術轉讓。不過,外界普遍認為,中共此舉是顛倒黑白。那麼,中共在世界面前無視中美貿易戰真相,發表白皮書的目的是什麼?本台記者就此採訪了旅美經濟評論家傑森博士。

記者:傑森 您好。自中共發布了這個白皮書後,我看到很多報道包括評論,說中共已經撕破臉,非常拙劣的在全世界面前使用一貫說謊的伎倆來混淆視聽。我們知道美中貿易談判已經進行了十多輪了,似乎給人感覺之前中方還是有想和美國達成某種協議的意願。有報道說,但中共目前的舉動似乎完全讓之前的努力白費了,會讓美中貿易談判更加困難。您怎麼看?

傑森:中美貿易戰,我們知道從五月四日周末,中共決定毀棋以後,就是他們原來答應的很多條目,後來來了一個電文件告訴美國說是要重新討論。川普以此就決定對原來增加的大概兩千億的中國對美國出口的物資,從關稅原來10%上升到25%,在那之後,中共有一段有那麼一個星期是有點搖擺不定的。其實在隨後的那一周,中共還是派出劉鶴到美國,來跟美國解釋中國的一些立場。但是從那個事情以後,中共就逐漸逐漸的出現了越來越強硬的聲音,非常明顯中共內部是有派系分歧不同意見。如果他們一開始五月四日那個周末就立下強硬的態度的話,它不會讓劉鶴再到美國來跟美國解釋。

最開始中共對於中美之間貿易糾紛是網上封殺的,劉鶴訪問那一周是完全是網上封殺的,結果隨後越來越多的中共那邊官方媒體開始出現很強硬的聲音,比如說<人民日報>的社論也出來了,還有中央電視台的一些評論文章,措詞激烈的評論也都出來了。當這些訊息一旦出來,可以看到中共內部強硬派已經在用輿論在整個綁架所有的中美談判未來的走向。一旦民怨、民族主義情緒勾起來,中共可斡旋的餘地就變得非常小。

所以從目前來看,對中共的那個態勢,美國這邊基本上也都是強硬的回應。回應的第二步棋,其實在2018年當時美國在考慮華為,主要是因為華為竊取美國技術和其它的一些影響或認為危害美國國安全等等這樣一系列問題,先是川普發布了一個總統令是禁買,就是禁止華為的產品賣到美國。然後緊接着更加嚴重的是商業部出了一個禁賣的建議,不是說立刻禁賣,是把華為放在一個實體列表裡頭。凡是在這個實體列表的企業,美國任何技術要賣給這些企業,都得經過美國商務部的批准,而這個批准的過程本身幾乎是非常難非常難,某種程度上講就相當于對華為禁買。這就是一種升級了,把原來簡單的貿易糾紛,貿易上的一些問題直接上升到了技術和國家安全的問題。

當然隨後中共的官方,還有包括華為的總裁任正非,他通過各個渠道展現出來的都是比較抗爭的聲音。任正非高調的說,華為備胎已經準備好,早就預料到這一天了,說華為應該是沒有什麼大問題。然後中國網民因此愛國主義情緒等各方面也被激蕩的非常強烈,這個過程就使得中共那邊強硬派越來越佔上風。因為民族主義情緒一旦激起來的時候,幾乎是誰敢說這個時候跟美國妥協,誰就成了民族罪人,所以誰也從政治上或者名譽上都很難擔當這樣的角色。所以說中共的強硬派成功的靠輿論,靠美國這邊的一些具體的措施,把整個目前中美貿易和談幾乎推到了一個非常難再坐下來平心靜氣談的狀態。

但是確實中方可打的牌也非常少,因為畢竟中國買美國每年只也不過就買一千兩百億,在前面兩輪的互相之間的打擊關稅的過程中,一千兩百億基本上用光了。這次中國只能去把其中大概六百多億的對美國的產品分成四個等級來徵稅,最高的征25%,低的也不過就征5%。所以這次對美國的關稅上的回應是很弱的,幾乎沒有其它的,關稅上是沒有牌可打了。

但是因為美國在針對華為這個事情上,事實上是把貿易戰有一點點升級到了技術戰這樣的層面。在這樣的情況下,中方現在在媒體上開始強硬回應,是不是中方可以用稀土,因為畢竟全世界80%的稀土是中國出產的,從稀土上是不是可以對美國反制。很多高科技產品,包括一些風力發電機,或者其它一些電路板等等都要用到稀土的材料。所以稀土這個東西中共認為是有一定的反擊力,因為其它幾乎沒牌可打。

技術上的話,美國也不怕中國有任何的技術封鎖,因為中國都是下游技術,它在最基礎的技術層面不具備完全封鎖美國的能力,而美國的技術是全球化的,基本上他要封殺某一個公司,那個公司幾乎就快破產了。

記者:那像華為5G這樣的技術呢?

傑森:5G這樣的技術,其實最底層的,包括這次針對華為,當美國宣布這個事以後,華為這才發現它的芯片框架結構雖然是英國的公司,但是那個公司因為採用了超過25%的美國技術,它也在美國禁賣令的管轄範圍之內。

記者:怎麼解讀美國的這個禁賣令?

傑森:美國禁賣令的概念是,我不允許美國技術賣給這個公司。像這個英國公司你的產品如果包括超過25%的美國技術,如果把你的產品賣給中國公司 ,你等於變相的也把美國的技術賣給這個中國公司了。美國這個規定是如果你產品超過25%有美國的技術,要麼你放棄美國的技術,要麼你就得遵從美國這個法律。從這點上來看,不管是華為芯片的框架結構,還有華為本身操作系統,它用的是安卓,是谷歌開發的,是美國公司。還有其它的一些,比如Wi-Fi、Bluetooth等等這些,在一般情況下都認為是很邊緣的,不像是最核心技術的部分,但又是手機或者其它產品不可缺失的部分,這才陡然發現其實這些全都在美國的掌控之下。

所以其實華為面臨了很大的危機。在面對這樣子的情況,中共不去具體的告訴老百姓,華為為什麼美國針對它發出這麼強硬的禁賣令。它(中共)簡單的把它歸結成美國讎視中國的技術發展,眼紅5G的領先技術,為了阻擋中國成為技術強國來給中國穿小鞋。在這樣的詮釋下,很容易激起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

其實這時候中國老百姓也在問,能不能麻煩這個黨告訴我們美國到底對我們要求是啥,為什麼不放心我們老百姓知道美國對我們到底是什麼要求。其實中共那邊確實不敢讓老百姓知道,因為老百姓知道的話,老百姓會立刻站到美國這邊。當然我們首先說貿易和談的過程中有什麼要求。

記者:那請您能解釋一下這些個具體要求?

傑森:貿易和談過程中,事實上是美國要求中國在經濟領域進一步改革開放,然後訊息領域要開放。比如說經濟領域把一些中共原來壟斷,國營企業壟斷的行業,他(美國)希望開放,不光是針對美國開放,針對各個國家都開放,而且包括中國的民企都會享受到這個利益。

前一段時間中共在美國和談的過程中,以前他說除了我批准的領域你能進入,其它領域如果我沒批准,默認這個領域是國家專有的,後來它就改了這樣的方式。它在跟美國和談,為了展現自己開放的方式,它就說,我現在改成除非是我禁止的,我有個黑名單,在這個黑名單上產業領域,是我們國家所專有的。其它的,所有的外國企業,民營企業都可以進入。事實上這個就已經是美國在跟中國和談的過程中,中共就已經做出了有利於很多民營企業的措施,開放了很多其它的領域。從這點上來看,其實美國是真的像很多人說的,是在倒逼中國停滯了十幾年的經濟體制改革。

據說最近這一次翻臉的中共的一個重要的原因,為什麼中共突然出現強硬派?就是因為中共有一個派系的人認為,美國提出來的條件是絕對絕對不能容忍的,比如美國要求中國開放互聯網,讓老百姓能得到更暢通的網路訊息。中共說你這不是把我往死路上推?我堅決不同意。這個過程中基本上就出現了強硬派突然開始強硬起來,然後開始進行民族主義情緒,使貿易和談不能再進行下去。

而在華為這個事情上,中國人總覺得華為是中國民族的驕傲,說中國人終於有一個品牌,技術品牌可以打到世界上。但事實上最近《華爾街日報》有一個長篇非常細緻的報導,對華為整個發家過程,如何通過竊取各種各個西方公司的技術來發家的。這個過程有一個詳細的報導,非常仔細,包括一些很細節的,包括當時華為竊取Cisco程控交換機的時候,當時它不但偷了原代碼,而且偷了Cisco的用戶手冊,不但偷了用戶手冊的全文,包括把用戶手冊中間Cisco自己寫錯的錯別字都原樣不動的照翻過去。當時Cisco公司律師就專門飛到深圳找到任正非,質問他說你們為什麼這麼明目張胆的從頭到尾偷我們的技術?任正非就很不耐煩的說,你怎麼證明呢?就說你用戶手冊一模一樣,連中間的錯別字都一樣,任正非就直接說這純屬巧合。就是在耍賴,完全是在耍賴。

而整個這個過程中,華為雖然說自己是民營企業,但是華為是國家政府全力支持的。華為為什麼能在世界各個領域拿到那麼多訂單?它的技術領先,這個其實不是主要原因,核心原因不光是體驗在它的產品服務的價錢不高,更多的體現在它是一條龍的服務。它不光給你提供網路出新技術,同時給你提供一套的工程實施,同時它還把中國的一些銀行帶到談判桌邊,讓中國銀行直接給你貸款。很多窮國一看華為來了,給我提供技術,給我提供施工,給我提供資金,我就當時享用5G網路,到時候收費給華為還錢就行了。這種事情基本上很多窮國是興奮死了要做的,而這個事情在國際上看是不合理。

記者:怎麼看這個不合理?

傑森:為什麼不合理呢?美國的自由市場理念是,國家和公司是分開的,國家不直接參与企業運作。他認為企業是單獨的個體,這個單獨的個體在國際上去競爭,這是公平的。但是如果說我有一個大的國家作為支持,然後資助某個企業,讓這個企業到全世界競爭,那其它沒有一個企業,任何一個國家的企業都競爭不過這個華為,那就是因為華為背後是有強大的中國的國家安全體系、銀行體系,還有其它一些體系來支撐的。這在美國來說叫政府的(subsidize)資助,政府的這種額外對企業的支持,使得美國的企業處於一個競爭劣勢,這對美國企業是不公的。

另外美國也看到,中共想利用華為在整個全世界形成一個華為控制的網路,事實上是在擴展中共自己的軟實力。它希望中共自己未來也有美國這樣全球控制力,這個控制力展現在以後我要想跟美國對抗的話,我不想讓哪個國家跟美國交往,我就說你不許跟美國交往,要交往的話,你們國家所有的電信網路我就不再維護了。因為一旦你用華為的產品以後都得用,升級,換代,報廢的產品,替換等等,如果華為不支持,這個國家的整個通訊網路就癱瘓了。未來5G不光是人和人之間的通訊,還包括物和物之間的通訊,比如物流,遠程的自動車輛的控制。如果未來5G是這麼重要的一個東西,華為如果讓你的5G系統停了,等於現在你的電話,你的網路,你整個高速公路的通訊系統,鐵路系統的通訊系統全部都停了,一停的話,你鐵路也運行不了,高速也運行不了,人也打不了電話,整個國家就癱瘓了。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看到中共事實上是靠不合理的支持華為,事實上是給華為壟斷世界的機會,同時也就是給中共一個壟斷世界的機會,這在美國來說是不能容忍的。在這點上,中共確確實實在和美國事實上是有一個核心的這種世界利益的誰是未來世界的主導地位這樣一個糾紛。

從全世界的角度來說,美國在二戰1945年之後,作為世界最主要的強國,他事實上是做了世界警察的角色,維持了世界的秩序。在美國作為強國這樣整體世界框架下,整個世界是和平進行了60多年。一旦未來中共如果真的主導世界的話,很多人是惴惴不安的。這就是為什麼最開始對於5G的恐慌,事實上最開始做這方面危險性調查研究的,反倒是澳大利亞,新西蘭這樣的國家。因為跟美國有五眼聯盟這樣的協議,澳大利亞、新西蘭他們畢竟勢力小,無法跟中共抗衡,他請求美國作為西方自由社會的代表,來直接針對以華為為前身、中共對全世界的擴張。

事實上美國現在在針對華為,也是在實施一個對於自由世界的一個現有世界框架的維護。

記者:有報道指,目前中共這種大外宣已經挑起了一些中國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特別是在華為這個問題上,一些中國老百姓覺得好像美國是在阻止中國的崛起。

傑森:其實我倒覺得核心原因是中共的意識形態跟美國格格不入,跟文明的世界格格不入,所以使得世界對中共產生警惕。而華為因為有中共這樣臭名昭着的領導,使得國際上對華為也產生了很多懷疑。某種程度上講,我承認華為是個受害者,但是不幸的是因為它的領隊是中共。中共在國際上過去十幾年,隨着經濟能力的提高,在國際上越來越蠻橫的做法,這個事實大家都看到了,包括在澳洲,美國。直接在美國社會裡利用它手下的華裔、僑民或者特務,直接毆打在澳大利亞或者美國的言論自由其他的反中共的團體,這對美國來說是絕對不可容忍的。他們看在眼裡,事實上他們心中對於中共全球擴張的後果是怕在心中的。他不允許中共以這麼蠻橫控制中國的方式延申到控制到世界。所以從這點上來看,對於華為的制約,事實上是對中共制約,而不一定對中國的制約。

在這樣的角度下,我們看到不管是貿易戰美國這邊的要求,還是對華為的制約,核心還是中共的問題,倒不一定是針對中國的問題。

其實美國在國際競爭的過程中,二戰以後也是面臨了幾個大國的挑戰。最開始比如說一些歐洲的國家,後來比如日本。有一段時間,日本幾乎買斷了美國所有樓房、汽車等等大的企業,但是美國跟日本從來都是朋友之間的競爭。兩國之間有協商有討論,從來沒有上升到意識形態這樣的問題。但是中共跟美國這邊的競爭完全是意識形態的問題。

如果按歷史上沒有美國現有的國際控制力,我們知道美國有一個着名的參議員叫魯比奧(Marco Rubio)。他說其實目前中美之間貿易戰某種程度講是一種好事,因為古代的時候沒有貿易戰,如果兩國發生問題的話只有血腥的戰爭。正是因為希望通過貿易戰能讓中共對於它全球擴張的狀態有所收斂,同時能對於它全世界推行它自己非常霸道的這種意識形態的擴張有所收斂,也許可能還能迴避未來世界真正劇烈慘烈的衝突。因為不可能讓中共沿着它現在這個道路走下去。

中共總說我們是和平崛起,如果是和平崛起的話,當時習近平剛剛執政的時候,剛剛上台的時候,他到佛羅里達川普的莊園裡頭,跟川普一口答應不再在南海建立任何軍事設施。因為南海本身是美國一個重要的通道,南海本身是國際海,但是中共卻立刻在南海開始把很多的島礁灌水泥變成這種可以連成一片的這種起飛的空軍基地。這事實上就完全違背了當時的承諾。這個點上來看,給整個南海周邊國家帶來一種非常不可預測的前景。還有包括釣魚島。歷史上中共完全放置不管的一個荒礁,但是為了展現它對於日本的抗爭,或者解決國內的一些矛盾,以前保釣的人是中共往回打的,現在好像釣魚島成了中國必不可失的一個地方。同時前俄國佔領了中國現有國土幾乎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的面積,它卻一聲都不吭。

整個來說你可以看到中共不是和平崛起,西方看到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它的大外宣每年花一百億,準備把<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打造成國際通訊網路,在時代廣場直接每天播放新華社大的廣告。所有這些它的從這種意識形態上,從地緣政治上,它的擴張,西方社會是非常非常擔心的。這就是為什麼川普一上台以後,他把中共列成了競爭對手,而不是過去這種合作夥伴的概念。

就是反覆說到現在,其實唯一的結論就是,中共現在幾乎自己也看到了,它跟世界是格格不入的。世界以前因為沒有看清它,對它是採取了一個合作的態度。但是此時此刻當它的經濟發展到世界第二大的時候,它的野心越來越大的時候,它的意識形態上展現出跟西方格格不入的這種狀態的時候,西方現在已經開始警覺了。這個警覺的過程,美國是從自身利益最基本點上說的,他是從貿易這個方面說的。而貿易這個方向說的起因又是中國在竊取美國技術這樣的角度來說。事實上美國從頭到尾都是在應戰,而不是在挑戰。

現在美國擋了一個華為,事實上美國大量的企業,中國早就一聲不吭就擋了,比如說臉書,谷歌,推特,還有YouTube等等,這些都在中國是沒法用的。各方面來看,真正挑起貿易戰,挑起這種不平等競爭的是中共。怎麼可能每年美國賣給中國只有一千兩百億,而中國賣給美國五千兩百億,全球92%的中國國際貿易賺的錢,是從美國賺的。這樣的不平等,不平衡的方式,你讓美國還能持續多長時間?每年三千多億美國財富流到中國,這樣流下去美國會被掏空的。美國為了自身的民族生存,他也得想辦法,把這種方式調整或者放緩。

所以,所有這些事情不是美國在強欺負中國。事實上某種程度講,美國是一個莫名其妙的一個龐大的受害者,他非常強大,但同時他又非常遲緩的反應。美國研究,中共那邊是竊取技術,大約價值每年損失是六千億美元。而中共那邊堂而皇之把這個叫彎道超車。它說我們利用更新換代各方面,我們利用我們龐大的市場把外國企業吸引進來,然後把他們的技術為我用,這事實上國際上都是不能容忍的這種侵略或者強取。

有人說貿易戰現在升級成了技術戰,其實我認為不光是技術戰,貿易戰它事實上升級到了准冷戰,是准冷戰的開始,初級冷戰狀態。如果在這個過程中,中共不能真正的反省自己和這個世界大家庭的意識形態不兼容這樣的方式,反倒在國內開始挑起民族主義情緒,很有可能把中國推向和美國進一步抗爭的狀態。這種狀態讓中美之間可能會耦合度會越來越小,當中美耦合度越來越小的時候,最吃虧的事實上是中國老百姓。未來物價或者各種各樣的技術發展,都可能會展現出很大的問題。當然國際也會站隊,未來的國際也會站在美國這邊或中國那邊,很可能未來世界又出現了冷戰時期世界兩極的問題。但是中共願不願意站在美國和其他西方民主國家的對立面上,帶領一些亞非拉的一些窮兄弟再次跟西方社會開始進入冷戰狀態,這不是中國人民的利益所在,這其實是中共為了自己的生存而裹挾了中國老百姓,同時它又靠謊言和煽動民族主義情緒,使老百姓不知真相的卷進去。

記者:另外,我看到有報道說,有銀行分析,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貶值至8.50,以彌補關稅損失。

 

傑森:這個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小的,為什麼我說非常小呢?中國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金融穩定的問題。中共目前遇見一個大的問題是啥?中國外匯儲備事實上是中國人民幣的一個基礎,很多人民幣不是以黃金備儲的,它是以外匯儲備備儲的。而中國龐大的外匯儲備不能那麼亂花,因為它背後是支撐它人民幣價值的。但是歷史上它的外匯儲備主要每年增加的量來自於中美貿易,因為我剛才說了,國際貿易90%的賺的利潤是從美國這賺的,一旦中美貿易開始量下降的話,中共那邊全球貿易的利潤就會大減,它的貿易每年外匯儲備增加量,從貿易這部分增加量就會減少。而同時很多企業外移,企業外移的話資金就外流,而且投資就會減少,這就使得外匯儲備在減少,如果增加量減少,同時往出流的量就增加,中國外匯儲備會岌岌可危,一旦外匯儲備量急遽減少的話,中國人民幣價值就會一泄千丈。這就是為什麼對於中共來說,現在當務之急是保着人民幣,資金錢不要從中國往外流。你想想如果人民幣開始猛貶,中國老百姓會嚇着,它只要貶超過7.1%,老百姓每個人都會充分利用自己每人可以換五萬美元這樣的數額,跑去換美元,那會大量的人民幣的錢會從中國流成美元,那對中共是滅頂之災。

所以在我來看的話,中共自己也說人民幣貶值對於中共來說,是弊大于利,雖然貶值可以使它抵銷一些美國對它的出口方面的增加關稅的因素,但是它很可能會引發中國熱錢大量外流,撼動整個中國金融體系。

記者:我看還有媒體說,中共現在能用的還有稀土這張牌。

傑森:稀土這個牌,剛才沒說是因為我一直認為這是個不重要的事情。中共這邊也是在宣稱稀土是它的一個牌可以打,但是畢竟不是說全世界其他國家沒有稀土蘊藏量。只是因為中國不在乎環境污染,所以敢去做這種稀土污染性很強的產業。但事實上美國這邊稀土蘊藏量是非常大的,而日本好像在它的近海部分找到了大概夠全球90%使用的稀土存量,而稀土冶煉的技術全球都有。所以可能中國打稀土牌的話,使美國企業非常短暫的有一些困難,但是因為這個技術、蘊藏量世界各地都有,這個事很快會解決的。而一旦解決的話,中國會喪失一個龐大的產業,國際需求產業。以前其它國家不發展是因為中國已經滿足了國際市場,現在中國扣着不賣,別的國家就會發展這個產業。所以從這點上來說,它不能制約美國,只能讓美國稍微難受一下,但它產生效果是跟美國進一步在各方面脫鉤,形成未來潛在的准冷戰的態勢。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違者必究。

 

來說幾句


wpDiscu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