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羅西在6月4日的聽證會上作證。(視頻截圖)
佩羅西在6月4日的聽證會上作證。(視頻截圖)

美國會舉行多項活動 紀念“六四”30周年

季雲
2019-06-5 12:49
6月4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聯合蘭托斯人權委員會等多個機構舉行聽證會、集會,紀念發生在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六四慘案”30周年。兩黨多位重量級議員參加了活動,眾議院議長佩羅西(Nancy Pelosi)等議員再次譴責中共屠殺學生和30年來對天安門真相信息的封鎖。“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周鋒鎖等人也作為證人出席了聽證會。

64日,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聯合蘭托斯人權委員會等多個機構舉行聽證會、集會,紀念30年前發生在中國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六四慘案”。兩黨多位重量級議員參加了活動,眾議院議長佩羅西(Nancy Pelosi)等議員再次譴責中共屠殺學生和30年來對天安門真相信息的封鎖。“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周鋒鎖等人也作為證人出席了聽證會。

(聽證會錄像)

佩羅西“保證”:“犧牲不會被遺忘”

佩洛西作為特別證人在聽證會上第一個發言說:“今天,我們記得30年前中國政府對自己人民的殘暴屠殺。記得學生、工人和市民的勇氣,他們和平地與一個高壓政權抗爭,要求他們應有的自由和人權。我們都記得,他們依照美國自由女神像的形象塑起自己的民主女神像,記得他們引用美國國父的名言,記得坦克和軍隊鎮壓了他們的抗議,但卻無法熄滅他們心中燃燒的自由之火。”

“30年後,一張永恆的照片依然烙在我們共同的良知上,一名男子站在街頭,隻身阻擋一輛坦克。”

佩羅西傷心的是,數年後她到中國時,卻發現多數學生都不知道這張照片。“中共完全壓制了在天安門廣場發生的事情以及隻身擋坦克的男子。他被全世界所敬仰,但中國的年輕人卻不知道。”

佩羅西說,中共對政治犯的最嚴厲懲罰就是讓人們忘記這些政治犯和他們奮鬥的目標,但“我們保證要讓那些政治犯知道:他們沒有被遺忘。在美國國會,他們的名字被人牢記、他們的犧牲被人認可。他們的犧牲不僅僅是為了他們自己,而且是為了全世界的民主。”

“六四大屠殺”後兩周,佩洛西發起決議案,向中國學生提供庇護,美國國會1992年通過《中國學生保護法案》,5萬多得以留在美國。“六四大屠殺”兩年後,佩洛西組織議員訪問北京,在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前拉開着“獻給為中國民主事業犧牲之烈士”的黑條幅,並讀聲明、獻白花。

議員:中共目標沒有改變,人權迫害越演越烈

CECC共同主席、聯邦參議員盧比奧(Marco Antonio Rubio)說,三十年過去了,中共政權沒有任何改變,“雖然中共現在採用了不同的鎮壓方法,目標卻是一樣的”。

CECC主席麥戈文議員(Jim McGovern)說,自“六四屠殺”以來,中國的人權狀況愈加惡化;出於恐懼和維穩,中共極力封殺“六四”真相,“部分原因是中國領導人每天都感到恐懼。他們感到恐懼,因為天安門真相威脅到中共統治中國的合法性。他們的維穩攝像頭、內容審查、拘留所以及他們防止中國人民了解真相的那種偏執,都反映出這點。”

蘭托斯人權委員會共同主席、CECC委員、聯邦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表示,在談到中國時,從長遠角度看,美國必須重新思考價值觀和利益要如何協調一致“錢不會使專制者改變打壓政策,只會使專制者更加蠻橫”。“我們再也不能將人權與其它利益分開

周鋒鎖:見證“屠城”

周鋒鎖是“六四大屠殺”的親歷者清華大學獨立學生聯合會的代表。他描述了自己見證中共軍隊“六四屠城”的經歷。“63日上午,在清華大學宿舍,我聽說一輛裝滿武器的卡車不知何故落在學生手中。我意識到這是即將鎮壓的跡象。於是他來到到了天安門廣場,呆在那裡直到64日早上被中共軍隊和坦克驅離。”

中共軍隊超過20萬人從四面八方進北京,北京人民涌街頭,用他們的身體抵擋全副武裝的軍人。學生受到些勇敢民的保護”。“我最後一個從南側離開紀念碑時,中共軍人開始我們推倒在地,用棍棒打我們,並用槍指着我們。坦克離我大約十英尺。廣場就像個戰場。當我聽到學生的悲傷哭聲時,我發誓回來對抗中共的暴政。在離開的路上,我在復興醫院外的自行車棚里看到了40多具屍體 。其中一位是我清華大學的同學鍾慶。”

吾爾開希:國際領袖需清醒面對中共

“六四”學生領袖吾爾開希在聽證會上提醒美國,不要被中共欺騙“我當時說過,中共不可信任,它是對世界各地自由民主的威脅。”他表示,30年後美國國會是要“再次警告民主正受到攻擊”。中共領導人屠殺自己和平抗議的人民時,這一政策會改變嗎?不,它不會。”他表示,中共正在利用“防火牆”,聯合華為、騰訊和微信等高科技公司,全方位地監控中國民眾,打壓人權。

吾爾開希還批評了從美國總統老布什開始的對中共的接觸政策,令中共之後漸漸做大。他願意相信世界領袖們有足夠的智慧,不重犯昨天的錯誤。“我相信你們有勇氣,在中共太過強大和太晚之前面對它,這將讓我們30年前在天安門的犧牲值得。”

64日下午,二十多個團體在國會山前集會,紀念“六四”三十周年,佩洛西多位國會議員出席並發言。新科國會議員列文(Andy Levin1989年正在中國成都學習,當時他在筆記中寫道:“我看到許多人被打、被殺,我看到很多人被反綁雙手,像一袋袋土豆一樣被扔上卡車,之後再也沒人見過他們”。“三十年後,我們還將其稱作‘天安門大屠殺’是不對的,因為中共政府針對民主進行了一場系統的、全國性的鎮壓。”列文在集會上說。

集會進行的同時,國會就393號決議案表決,獲全票通過。393號議案支持1989年天安門學生運動,關切受難者及其家庭,要求中共政府承擔責任,停止審查“六四”相關信息,並保證流亡學生回國的安全。

來說幾句


wpDiscuz